第六十四章锻造比斗
    一秒记住【笔趣阁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欧阳明看了眼他手中这把刀,虽然觉得这家伙的身形有些过于消瘦,眼睛也有些水灵,但却未能看透她的真正身份。

    不过,倪英鸿递过来的这把刀,他只要一眼扫过,就能认得出来。

    在其他人眼中,一模一样的装备其实也是有些细微的区别。特别是对于自己亲手锻造的装备,自然能够一眼认出。

    轻轻点头,欧阳明淡然道:“不错,这是一把良品军刀,我记得上缴到库房了。”

    他上缴到库房的装备已经不少,被人弄出一件也不算什么。而且,他们弄出来的只是普通白板装备,连属性都没有,就更加不值得欧阳明关心了。

    倪英鸿的双目微亮,道:“你这把刀上明显有着一些瑕疵,按理来说,一旦有这些瑕疵存在,能够达到良品就不容易了。可是,为何这军刀竟然能够达到良品五阶呢?”

    欧阳明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心中暗道,这种明眼内行人,最是讨厌不过了。

    老匠头连忙轻咳一声,道:“呵呵,小兄弟,这可是锻造师的核心机密啊,就连我老头子也不知道,又怎么可能告诉你?”

    “哈哈,老匠头说的是。”倪运鸿自从欧阳明开口之后,就一直是若有所思,直至此刻才突然眼眸一亮,大笑道:“欧大师,我们以前是见过吧?”

    欧阳明轻咳一声,道:“倪大师应该是记错了,你没有见过我。”

    倪运鸿微微点头,道:“是啊,我没有见过你这张脸。”

    欧阳明心中暗叹,他知道这家伙终于认出了自己的声音。那一晚夜斗,他虽然蒙住了脸,但却没有改变声音啊。而且,在最初见面之时,他的态度也有些诡异,瞒不过对方才是正理。

    老匠头和倪英鸿都是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倪运鸿将军刀拿了回来,认真的问道:“请问欧大师,你这把军刀是否还有改进的余地?”

    欧阳明是跟着老匠头而来,若是以辈分而论,算是老匠头的弟子。但是,就凭他手中的这把军刀,就已经当得起大师这两个字的称呼了。

    想了想,欧阳明点头,道:“若是再要改进,应该可以提升此刀的耐久度吧。”

    “耐久度?”倪运鸿一怔,但片刻之后他立即恍悟,笑道:“欧大师说话真是有趣。不错,我思考了一晚,此刀明明有着改进余地,但无论怎样设计方案,似乎都无法提高它的品质了。呵呵,原来真正的缺陷在这儿啊。”

    这把刀已经是良品五阶,因为原材料的限制,想要将它提升到上品的概率,那就是微乎其微。但是,在耐久方面却可以下些功夫,让耐久也达到10点的巅峰。

    不过,这样做所花费的时间和功夫,却有些得不偿失的感觉。

    然而,倪运鸿却是一脸的欢喜和兴奋,他双手微微一撮,一缕火光顿时从他的手中燃起。

    当这火光亮起来的那一瞬间,欧阳明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

    这是军火么?

    无论是欧阳明自己,还是老匠头,或者是军营中的那些军火锻造师们,他们所获得的军火其实也有不同。但无一例外的是,那些军火都带着红色光芒。

    可是,此时倪运鸿手中的火焰却是一片纯白,而且更让人感到惊骇的是,这火光并没有丝毫的灼热感,反而让人有着一种寒风扑面的凉飕飕的感觉。

    他转头向着老匠头看去,却见老匠头盯着那白色的火焰,目光颇为复杂。

    片刻之后,老匠头似乎是感应到了欧阳明的询问目光,他压低了声音,道:“小子,看好了,这是灵火中的一种,效果与军火类似,不过各有所长。”

    听着老匠头的话,倪英鸿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屑之色。

    区区军火,又怎么可能与灵火相提并论。不过,这老匠头也算是有真才实学之人,就连哥哥都相当敬佩,她自然不可能因为对方的一句话而失了礼节。

    片刻之后,白色火光一收,倪运鸿大笑道:“欧大师,我擅自改了你的军刀,别见怪啊。”

    说罢,他将抛给了欧阳明。

    欧阳明伸长了手臂,稳稳接住。他面色阴沉地看了几眼,那军刀上的所有工艺缺陷都被对方抹平了。虽然没有使用军火探查,但他却已经知道,这把军刀上的耐久属性必然已经达到了良品巅峰的10点。

    只是,自己的作品在其他人的手中变得完美,这种感觉怎么也不好受。

    倪英鸿略显得意地一笑,道:“欧大师,家兄的灵火可是罕见的冰火,远胜普通军火呢。”

    这装成男孩子的小姑娘看见自家兄长棋高一着,不由得有些洋洋得意。

    老匠头虽然心中有些不舒服,但却不得不承认,这冰火之奇妙,确实超过了军火许多。

    然而,欧阳明双眉一挑,道:“冰火嘛,这名气确实是有趣和罕见呢。”

    倪英鸿双目眨了一下,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欧阳明笑眯眯地道:“我是说,冰火的名字果然奇妙,但效果也就是一般般了。”

    倪英鸿怒极而笑,道:“好大的口气,莫非你的军火能够胜过家兄的冰火?”

    欧阳明淡淡地道:“是否能够胜过,比一场不就知道了。”

    老匠头的脸色微变,他带着欧阳明上门,可不是为了挑场子的啊。转身,他正待呵斥两句,就听倪运鸿道:“欧大师,既然你那么有兴趣,我们不如就择日比一场吧?”

    欧阳明的嘴角微微翘起,笑道:“倪大师,你还想失败么?”

    倪运鸿面无表情地道:“欧大师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再落败了!”

    老匠头顿时牢牢地闭上了嘴巴,心中却是纳闷,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比过了呢?为何自己竟然一无所知啊?

    欧阳明毫不退缩地道:“嘴巴上保证没用,你要怎么比?”

    倪运鸿沉吟片刻,道:“你我选用同样的材料,各自打造一整套装备,谁的装备更强,谁就获胜,如何?”

    欧阳明重重地点头,道:“好,这个公平。”

    打造整套装备,那就不是局限于一件,由此可以将锻造师的全部实力展现出来,并且减少了偶然事件的发生概率,确实是一场最公平的比斗。

    倪运鸿笑道:“既然欧大师同意,那么……”他想了想,道:“就定在三日之后,我们在器械营公开场地比试,到时候我会邀请东营田将军和西营陈将军前来主持和评判。”

    老匠头的眼皮子陡然跳了一下,他深深地看了眼倪运鸿,目光有些阴沉。

    欧阳明却是大笑道:“好,只要你能够请得动,我没有问题。”

    倪运鸿竖起了右手,道:“一言既出。”

    欧阳明同样竖起手掌,与他拍了一下,朗声道:“驷马难追!”

    老匠头微微摇头,轻叹一声,道:“倪大师,既然你们约好了,那老头子就带他回去准备一下,三日之后,就看你们的表演了。”

    倪运鸿轻轻点头,道:“好,那就在比试之后,我再向前辈请教技艺。”

    他这一次口中所说的技艺,就不再是充满了火药味的比拼,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探讨和交流。

    送走了老匠头和欧阳明之后,倪英鸿一脸的好奇,问道:“哥,你以前见过欧阳明?”

    倪运鸿苦笑一声,道:“确实见过一次,而且还比过一次。”

    倪英鸿一脸的骇然,道:“你们真的比过,而且你还输了么?”她摇着头,道:“不可能,你可是族中年青一代的第一锻造师啊。”

    “哈,你想哪里去了?”倪运鸿哭笑不得地道:“我和他切磋过武技,结果落败而逃了。”在想起那一晚最后不战而逃之时的情况,他的脸上就不免流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

    倪英鸿的眼睛愈发的瞪圆了,道:“这更不可能了,你是家族中将技巧掌握最好的人,除非那小子已经是阴品境界,否则怎么可能战胜你?”

    其实,就算是阴品武者又如何,倪运鸿胜过的阴品强者也不是一个两个了,其中还不乏阴品三等以上的强者呢。

    然而,倪运鸿却是微微摇头,道:“欧大师的武道境界比我尚且不如,但是,他对于技巧的运用却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我,是败在了技巧之上。”

    其实,如果真是因为境界不如而落败,倪运鸿反倒是不怎么在意。可是,技巧上的落败,却对他造成了无以伦比的冲击。

    倪英鸿怔怔地看着兄长,她终于有些明白,为何倪运鸿一反常态地想要与欧阳明较量,而且还提出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比试,所比试的项目,更是他所擅长的整套装备。

    可以说,在这整套装备的比试中,倪运鸿有着特别的隐藏手段。

    比试尚未开始,但结果其实就已经注定了。

    看来,在哥哥的心中其实是放不下那件事情,所以才会选择以锻造装备的方式发泄出去。

    摇了摇头,倪英鸿突然间觉得欧阳明有些倒霉,他竟然碰到了愿意全力以赴的哥哥,希望此次事情过后,他不要被打击得失去信心才好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