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小瘪三宋保军
    天才3秒记住本站网址【笔迷阁 Www.BiMiGe.Com】

    乐队先前演奏的是《夜莺》,乐曲欢快、轻松、悠扬,十分应和聚会的气氛,这时停了下来。%乐%文%小说 www.しwxs520.com(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只见宋保军和那名了什么话,小提琴手便慌忙起身朝他鞠躬,脸色颇为惶恐。

    接着乐队重新开始,却又换了一乐曲。那曲调叶成器听不出来,不过感觉又比原来更洒脱自如了不少。

    宋保军转到烧烤摊前,柳细月拿起一串烤肉直接送进他嘴里。

    看到这里,叶成器扭头过去向易琮宁假装不经意的问道:“那宋保军究竟什么来历啊?我之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哪个宋保军?”易琮宁不明所以。

    叶成器朝前方努努嘴:“就是柳细月的男朋友。”

    易琮宁知道叶成器的心思,说:“我找个人帮您问问。”

    叶成器忙拉住他道:“算了,不用了。呃……你这套宅子风景不错嘛,远眺江景,夜色宜人,很美好呀。”

    “叶少喜欢,这套宅子我送你。”

    “呵呵,这世界上的东西,哪有喜欢就能拿到的?留着欣赏就够了,不必亲自拥有。”

    “叶少说话真有哲理,我要是拜你为师就好了。”易琮宁赶紧一套马屁奉上。

    两人闲聊着话,却见海盛公子刘佩龙提着一杯马蒂尼含笑走来。跟他在一起的那位美得冒泡的女伴却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呆。

    叶成器只道是来套近乎的,端起侍者盘子里的酒。他原本认识刘佩龙,但两人只是泛泛之交。

    今天的聚会相当于一个见面会,在一种宽松、休闲的环境下以交友方式各自交流,老成员认识新成员,象京总部认识茶州分部。不时有人过来与叶成器谈话都属于正常,他都必须小心应付。这关系到他将来在乌衣会中的声望和人际关系网络。

    “刘公子,你好。令尊最近过得还好吗?去年我同父亲见过令尊一面,他精神劲头真是令人羡慕,有空代我向令尊问个好。”叶成器与刘佩龙碰了一杯。

    刘佩龙微微鞠躬道:“有劳叶少挂念,家父身体还过得去。”

    “刘公子就快毕业了?到时候海盛公司这艘巨轮可得由你来掌舵了。”叶成器说话间仍时不时望向场上的宋保军柳细月二人。只见宋保军指着手中的烤肉串皱着眉头向厨师说话,那戴着高帽的大厨先是有些不屑,两人开始争执起来,厨师自然不会和客人吵闹,只是脸上不满之意更重了。

    叶成器暗忖这家伙好端端的和厨师吵什么吵,委实不够体面。却见宋保军接过厨师递来的围裙系在腰间,亲自下场烤肉。手脚飞快灵活,刷油下料有条不紊,火候掌握非常精准。那厨师吃了一块他烤好的肥羊肉,先是满脸震惊,然后连连点头。

    刘佩龙也顺着叶成器目光瞧过去,应道:“家父春秋鼎盛,起码还要再保公司二十年周全。还请叶少对我家多多支持啊。”

    叶成器看得有趣,注意力几乎全放在了宋保军身上,对刘佩龙只是随口应付两句:“你我同为乌衣会成员,自当相亲相爱了,呵呵,呵呵。”

    刘佩龙试探着问道:“叶少也在关注宋保军?”

    “哦?你说宋保军?”叶成器反应过来,道:“似乎挺好玩的一个人。”

    刘佩龙壮着胆子说:“我知道这个人的来历。”

    “是么?”叶成器不答反问。

    刘佩龙猜准了对方的心思,赶紧说道:“这个宋保军,是柳细月的同班同学,好像有点小聪明。他父亲是装修公司的制图员,家境算是比较一般。这个家伙很会吹牛虚张声势,哄得柳细月团团转。”

    叶成器没有一丝多余的波动,微微笑道:“你说真的假的?他可是柳细月的男朋友呢。”只见对面有个女孩向柳细月走去,两人聊了几句,柳细月不知说了什么话弄得那女孩好不自在,脸上讪讪然的表情。

    刘佩龙道:“呵呵,有教叶少得知,柳大小姐什么样的家庭?怎能选择宋保军那种小瘪三?其实在学校里追求柳大小姐的人不少,她不胜其烦,就叫生性滑溜的宋保军冒充男朋友,当个挡箭牌而已。你看他们两人,柳大小姐花容月貌,宋保军尖嘴猴腮、獐头鼠目、贼眉鼠眼、面目可憎、形容猥琐、人品低级,站在一起好比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两人怎么可能是一对?”

    叶成器连连点头,说:“听刘公子语气,好像与他有怨?”场上的宋保军加入了柳细月与那女孩的对话,只说了几句,那女孩便笑逐颜开,花枝乱颤。好像他是情绪控制器一般,随意就能操纵别人的喜乐。

    刘佩龙一惊,笑道:“我怎会与那种小角色有怨?也就是觉得他不太靠谱罢了。”

    “呵呵。”叶成器心知肚明,并不接话。他又不是傻子,怎能受对方挑拨?

    刘佩龙见对方脸色不豫,暗道不如自曝其短才能最快的拉近双方距离,于是自惭的一笑,说:“叶少见笑了,其实那宋保军委实不是个东西,他屡次接近我女朋友意图不轨,十分胆大妄为。我看在柳大小姐面子上终究没有理会此人。”

    “哦?”叶成器终于来了兴趣。

    刘佩龙说:“其实嘛,我觉得我们应该对乌衣会每一位成员负责,柳细月遭受小瘪三蒙蔽,传出去别人也会笑话我们乌衣会什么时候层次这么低了,堂堂柳家大小姐,交这么个男朋友没的叫人耻笑。我认为我们有必要拆穿宋保军的嘴脸,让柳大小姐明白谁才更适合她。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这话叶成器赞同,说:“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做才好?”

    刘佩龙死死盯着场上的宋保军,道:“削他面子,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知道什么地方该来什么地方不该来。”

    叶成器伸过手去与刘佩龙相握,说:“对了刘公子,这一届乌衣会理事会,我们内部在茶州安排了两个名额,不知你有没有兴趣竞争这一席位?”

    刘佩龙大喜,情知终于跟叶少交上了朋友,握着他的手连连摇动,说:“叶少一言,刘某敢不从命?”

    叶成器招手叫来边上一直候命的几个随从:“你去伴奏乐队的小提琴手那里问问,他先前和那个黑西装白衬衣的男人说了什么。那谁,你去烧烤摊问问厨师,那个黑西装白衬衣的男人跟他说了什么。”

    两个随从很快回报。

    “你们都问清楚了么?”

    第一个随从挠着头面有难色,应道:“回少爷,都问清楚了,不过他的话我不太明白。”

    叶成器道:“你照原话说就是了。”

    随从苦着脸思索道:“那个黑西装的男人说小提琴和管弦乐的伴奏技巧太过向吉他风格靠拢,缺乏个性和对位。还有、还有不连贯的连顿弓法让小提琴像是在哭泣。呃,还有、还有他不自觉收紧全身肌肉抬高上半身重心的姿势让音乐色彩变得偏向阴暗。呃,还有几句话,我记不住了……我,我再去问问……”

    “不用了。”叶成器知道普通人对自己不理解的事物往往很难记住,叫住那名随从。和刘佩龙对视一眼,都有些惊讶:小瘪三能迷住傻大姐柳细月,确实是有才华的。

    第二个随从说:“那个黑西装说厨师为了增加烤肉的鲜嫩,用了过量的蚝油,反而破坏烤肉的口感,其实只要火候掌握到位……”

    “行了行了,你下去。”叶成器打断随从的话,不耐烦的挥挥手。

    刘佩龙说:“古往今来大奸大恶之徒,往往也是多才多艺之辈。就像蔡京秦桧,千古奸相,照样吟诗作对,书法一流。宋保军不过有点小聪明罢了,翻不起什么浪花。”

    叶成器点头称是,道:“这个小瘪三,就交给你了。”

    “叶少放心,我一定及早叫宋保军在柳大小姐身边消失。”

    叶成器自然不可能亲自出面,他必须要把柳细月追到手,不能在对方心目中留下坏印象。不过让人暗中踢掉一块绊脚石,倒是没什么问题。

    ……

    叶家从民国初年至今,接近百年历史,始终屹立不倒,改革开放以后更是进入展的快车道,与朱家、魏家、苏家并称象京四大家族,凭的是父辈的辛酸血汗和子子孙孙的努力。

    经过百年繁衍,叶家子侄无数,旁系亲戚多如牛毛,分别掌握大量资源与利益。叶家实行家主制度,由最有本事、最有威望的成员出任家主,负责统管一切,主导大方向。

    另外还有个‘七人长老会’的机构,大多是第一第二代中掌握一部分实权的成员担任,只有进入叶家“七人长老会”的才算是权力的核心。长老会是家族的决策者和利益分配者,并且对家主实行监督。

    在长老会认为家主可能给家族带来不利的情况下,会进行‘强力纠错’,反对者过半数的话,可以否决家主的命令;如果全员反对,可以改选家主。(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