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节 关键的相见
单飞用的是一箭数雕的策略。
  
  如今局面错综复杂,伊始的时候,单飞只感觉有人利用楚天赐挑拨许都、荆州和江东的关系。如果孙策不是因为孙尚香的缘故,说不定亦卷了进来。对很多人来说,楚天赐实在是个诱人的诱饵。
  
  推测阴谋背后的主使有时候很简单,看最终谁会得利就能知晓个大概。
  
  获利的是谁?
  
  似乎谁都有可能得到利益,但等到看到楚天赐死亡的那一刻,单飞已意识到三方一不小心,都可能受到致命的打击。
  
  云梦秘地会因楚天赐的死进行报复!
  
  有人不但对三方势力进行挑拨,而且在对云梦秘地进行挑战。姬归猜的不应有问题,除了夜星沉,很难有旁人有这般的胆量和魄力。
  
  鬼丰呢?此人始终若隐若现,但单飞却感觉此人的头脑不比夜星沉要差。
  
  这是鬼丰、夜星沉联手的结果,目的是……灭世?!
  
  单飞知道这个想法说出去可能耸人听闻,如今事实却是一步步的验证了他的想法,夜星沉控制着冥数,有灭世的能力。吕布又变成了不死僵尸……
  
  许都、荆州、江东可算天下最大的三股势力,如今三方的矛盾益发的激化。本来是赤壁之战才会爆发的冲突,如今看起来要提前了?
  
  云梦秘地也在卷入进来……
  
  一切在“不经意”间恶化,结果绝对不容乐观!
  
  单飞知道姬归、楚威肯定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这才会和他单飞达成一个协议。姬归当然明白有人在对云梦秘地下手!
  
  曹棺想救诗言,他单飞也希望从诗言那面得到个确切的消息。
  
  单飞一直未如曹棺那般执着,他始终未对孙尚香说出她就是晨雨的推测,但他心中实则益发的倾向这个答案
  
  他没有对孙尚香说出这个结论,因为他看出孙尚香的抗拒,亦怕伤害了孙尚香。找到诗言后,他相信就会真相大白。
  
  诗言是个有灵性的女子,她若认不出晨雨的话,这天底下只怕再无人能认识晨雨了。
  
  单飞和曹棺般早知道这点,但他没有迫切的去实现这个目标。这本是他和别人不同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目标伤害了太多的人,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目的对旁人造成伤害。
  
  建议改进云梦秘地的规则、救出诗言帮助曹棺、顺便解决他单飞心中的困惑。对云梦秘地而言,还能明白真相、找到对付外敌的方法,这本来一举数得的事情。
  
  提出要求后,单飞满是期待的看着姬归,他希望这个如乡巴佬一样的智者会如他想的那样朴实、知道变通,明白世上的丑恶,但终究对人还是心怀善意。
  
  最少对于伤害了诗言的曹棺,姬归还表现出少有的克制。
  
  姬归不等回答时,楚威已坚决道:“不行!”
  
  单飞暗自叹息,还能微笑道:“为什么?”
  
  “没谁能阻挡诗言祭天,你单飞亦不能!”楚威冷冰冰道。
  
  曹棺双拳紧握,双眸中有红丝遍布。
  
  姬归一旁道:“楚威,我倒觉得单飞说的很有道理。规则本不是为了约束,而是为了让人能在规则下变得更好……”
  
  “你同意单飞的想法,就因为诗言是你最疼爱的孙女吗?”楚威冷笑道。
  
  曹棺等人均是露出难以想象的表情。他们入了云梦秘地后,听姬归叙说诗言的往事时,都知道这老者对诗言很是喜爱,提及诗言的时候,姬归亦是露出怜惜和憎恨之意因为诗言的受伤而怜惜,因为曹棺的所为而憎恨。
  
  单飞听到诗言以前叫做弦声的时候,甚至在想弦声、弦曲、弦歌本来是姐妹……他亦没有想到过诗言居然是姬归的孙女。
  
  姬归终于有了丝无奈,“诗言是否祭天是一回事,我们去找她询问真相是另外一回事。楚威,莫要让仇恨蒙蔽了我们的眼睛。”
  
  楚威微怔,不等再说什么的时候,就听楚天理低沉道:“宗主说的不错,诗言是否祭天和我等探明真相不必混为一谈。爹,孩儿已做错了一次,如今一定要查明事情的真相。”
  
  众人均怔,扭头望向那身躯微颤的汉子,不信那如岩石般男子会说出认错的话语。
  
  “你说什么?”
  
  楚威倏然到了楚天理的面前,下一刻的功夫楚天理已重重的摔了出去,撞在树上的声音让人听了很是惊心动魄。
  
  楚天理翻身站起时嘴角已有血迹,但还是坚持道:“孩儿说既然已做错了一次……”他话不等说完的时候,就见父亲又到了眼前!
  
  挥手!
  
  楚威的身形看起来已近幻影,挥手之间就要击中楚天理的胸膛……
  
  楚天理闭目。
  
  他躲不开,亦不想躲。没谁明白他的心情,亦不知道他看到那一箭射穿貂蝉娇躯的时候、心中的悔意。
  
  如仙说的有错,若不是如仙她们到了云梦泽,一切根本不会发生;如仙说的又没错,若非他急于为兄长复仇向貂蝉逼问关于吕布的下落,貂蝉或许不会死。
  
  在那女子笑着流泪质问他的时候,他已相信吕布不是凶手。撒谎的人不会有那么悲痛的神色,他从未见过有人那么悲伤的时候。貂蝉若是没有撒谎,杀死他大哥的就不是吕布,那他楚天理做的一切本有错处。
  
  无论吕布以前有什么错,但这一次,错的是他楚天理。
  
  听闻单飞所言,他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听从单飞的建议,都说“一之谓甚、岂可再乎”,他既然知道自己错了,就不会逃避。他开始慢慢明白那看似年轻的少年处理起问题来,有着难言的稳重成熟。他决定为那因他而逝的女子做一些事情,哪怕明知严酷的父亲不会原谅他的错处。
  
  父亲从不允许楚家的子弟有一丝错处!
  
  若非如此,大哥亦不会……
  
  眼看那一掌就要击在楚天理的胸口!
  
  一人蓦地出手,托住了楚威的手腕,将楚天理拉到了身后。
  
  出手的人正是姬归,也只有姬归!
  
  郭嘉目露惊叹之意。只凭这两人一击一托的动作,他就知道这两人绝对是世间巅峰的高手。
  
  双掌相交,无声无息。
  
  姬归脸色微红,楚威脸上却有青色一闪,随即众人就感觉有沛然的斥力二人身上传来,有功夫稍弱的荆楚刺客已难耐二人间无形的压力,踉跄后退。
  
  “姬归,你做什么?”楚威厉声喝道:“你管教不好自己的子女,难道还要阻挡我来管教儿子不成?让开!”
  
  他长吸一口气,身形蓦地涨大两成。
  
  众人骇异,不知这是何等神通时,姬归反倒放松了身躯,皱眉道:“楚威,眼下最要紧的不是追责,而是如何解决大敌当前,难道不是吗?”
  
  楚威微怔。
  
  “天理急于为兄长复仇,思考欠周有情可原。既然如此,为何不给他一次改正的机会?”姬归商量道。
  
  “他犯了错,就一定要惩戒!”楚威寒声道。
  
  楚天理脸色微变,但身躯却未颤抖。
  
  姬归许久才道:“好吧,他或许应受惩戒,但这些事情都不是急迫的事情,查明真相才是最紧要的事情,你反对吗?”
  
  楚威冷哼一声。
  
  姬归见状缓声道:“你既然不反对,那我们这就去见诗言!”他一言落地,曹棺鼻梁酸楚,随即听楚威道:“见诗言可以,但却不能改变诗言祭天的事实!”
  
  曹棺心中发冷时,就听单飞道:“好了,我们先见诗言。”
  
  单飞从来的都是有得谈就先谈,因为他知道人心是肉长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转机出现,能见诗言已是姬归做出的让步!
  
  虽听楚威说的冷酷无情,郭嘉还是微有振奋,知道他们终究走出了最关键的一步。
  
  孙尚香更是芳心颤抖,不知见到诗言之后,一切是不是立即会有答案?
  
  姬归缓步向前走去,楚威却是冷望如仙道:“不相关的人留在此地,若有异动,格杀勿论!楚天理、赵思益,你们守在这里,若再有错处,神仙也是无法再救你们两个。”
  
  如仙淡笑道:“此间或许神秘,但我倒没有多大的兴趣。”
  
  郭嘉亦笑道:“我却很有兴趣,亦想知道当年的真相呢。”他倒是不客气,立即跟在了姬归的身后,曹棺如何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自然紧紧跟随。
  
  孙尚香双手冰凉间,就见单飞望来,温暖的笑道:“你我和诗言好像也有点关系,不妨跟过去看看。”
  
  众人跟在姬归的身后,缓步穿过了桃花林,一路上经春夏秋的三季变幻,等近初冬的景象时,姬归终于停了下来。
  
  手一挥,前方看似无路的地方有门户洞开,随即有炫目而冷漠的金光笼在众人身上。
  
  黄金祭台!
  
  曹棺早听过孙尚香的描述,在见到金光那一刻,立即知道此间为何有金光闪烁。他一直怀疑楚威会阻拦、姬归会捣鬼,但见到前方有九层黄金祭台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意识到姬归并没有使诈,而是将他真正的带到了诗言面前。
  
  霍然抬头,见到祭台最高处那个轻盈如精灵般女子回眸望来,一眼如三生相见般。心情激荡,声音哽咽在喉间,曹棺心中呼唤道诗言!
  
  他不知追了许久、历尽千辛万苦的磨难,本以为绝望的再没转机的时候,却终于见到了诗言!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