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2章 朋友,来夺舍啊?
李耀感觉自己,瞬间被太阳吞噬。
  
  雷雨琴的爆发,实在来得太强烈,太猝不及防,又太不可思议了!
  
  她明明神魂枯竭,陷入弥留之际,精神之火微弱到了极点李耀和龙扬君两名高阶元婴反复确认这一点,并在她的大脑中种下了重重禁制,才放心和她展开对话。
  
  岂料,所有禁制都像是面对洪水的篱笆墙,瞬间就被冲得无影无踪,一股既炙热又冰冷,既黑暗又光明,无比狂暴又无比宁静的力量,势不可挡地从雷雨琴脑域深处冲出来,将李耀和龙扬君同时淹没!
  
  这……不可能。
  
  这……不是雷雨琴自己的力量,甚至不是人类应该拥有的力量!
  
  李耀觉得自己就像是置身于狂怒的恒星中央,血肉之躯在瞬间灰飞烟灭,只剩下一条瑟瑟发抖的神魂,而那太阳中央却隐藏着一颗巨大的黑洞,一拉一扯,将他的神魂拉扯到了几百万公里的长度,打着旋儿朝黑洞中央跌落!
  
  “啊啊啊啊啊啊!”
  
  整个过程并不痛苦,反而充满了说不出的宁静,就像是他即将融入某个温暖而永恒的存在当中正是这种诡异的宁静,令他发出了野兽般的吼叫,竭力想要摆脱深陷其中的感觉,却怎么都挣脱不了。
  
  再一次,时光倒流,蕴藏在他神魂深处的记忆碎片飞快流转,百花星域、天环界、萤火虫号、龙蛇星域、古圣界、百年漂流、百年前一次次惊心动魄的冒险,记忆越来越幽远,越来越模糊,越来越触及到神魂的最深处,骸骨龙星、秘星会、大荒战院、丁铃铛、赤霄二中,直到最后,来到昏黄天空下,紫色废水横流的法宝坟墓,来到生命的起点……
  
  那股从雷雨琴脑域深处猛窜出来的力量,如同致命的毒蛇般,钻到了李耀的脑域深处,在他的神魂本源之上,狠狠纠缠着、撕咬着、吞噬着!
  
  这种感觉,李耀并不陌生。
  
  欧冶子、血纹族、星孩,全都试图吞噬过他的神魂。
  
  但哪一次的吞噬强度和力度,似乎都不如这次,远远不如!
  
  李耀觉得,自己的神魂就要碎裂了,至少,此生的神魂就要碎裂了。
  
  “砰!”
  
  他仿佛听到自己脑域深处传来一声清脆的破碎声,那条冰冷的毒蛇钻透了封印在他神魂之上的坚固外壳,亦令他的记忆,回溯到了法宝坟墓的婴儿时期之前,很久很久以前。
  
  李耀浑身一颤,又回到了那片黑暗无垠的宇宙,卓立于那颗蔚蓝色的星球,那个星系的第三号行星,也是唯一的可居住行星之上,他听到自己用最庄严、最深沉的声音发誓:“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完成秃鹫计划,一定会毁掉”
  
  这道记忆,或者说这一缕从神秘世界“地球”跨越亿万星辰,发射到天元界的神魂,立刻对那股侵入自己脑域的冰冷力量展开反击。
  
  来自雷雨琴大脑中的诡秘力量,怎么都不可能想到,在李耀的神魂深处竟然隐藏着如此可怕的东西!它能一路侵蚀到这里,已经是强**之末,就像超过极限射程的,李耀的精神力量却是蓄势已久的弹簧,反击如雷霆万钧、摧枯拉朽,瞬间就将对方彻底撕碎,连逃出脑域的机会都没留下!
  
  李耀听到自己脑中传来阵阵惨叫,有老人的,有孩童的,也有楚楚可怜的少女声音。
  
  他知道这是魑魅魍魉的诡谲手段,并不为所动,依旧咬紧牙关,放出神魂中最后一缕光明,高举意志之刃,将这些钻到自己脑子里的东西统统绞杀殆尽!
  
  这场短促却激烈的神魂攻防战,几乎耗尽了李耀体内最后一滴灵能,他连悬浮在半空中都做不到,被人造重力场捕捉,狠狠砸落在十几米深的圆柱形空间底部。
  
  恍恍惚惚间,李耀只见到半空中的龙扬君周身晶铠片片爆裂,浑身上下长出了一簇簇华丽的水晶,所有水晶都激荡着比超新星爆发更加刺眼的光芒,隐约可以看到在半透明的水晶簇中,一道道七彩纷呈的流光正在追杀一道淡灰色的光芒,那淡灰色的光芒如同受伤的巨蟒,不一时就被斩得七零八落!
  
  龙扬君如水晶琢磨而成的脸庞上再无半点人类表情,说不出的森严冷峻,晶莹剔透的胸膛中发出了滚滚怒吼:“……混沌!”
  
  攻入龙扬君体内的最后一点淡灰色光芒,和侵入李耀体内的诡异力量一样,统统都被绞杀!
  
  “啊!”
  
  对面如白发魔女般的雷雨琴尖叫一声,体内像是有亿万只看不见的七彩飞虫散开,化作一蓬蓬迷离的烟雾袅袅升起,涟漪冲向四面八方,将圆柱形空间内的每一点光亮统统吹灭!
  
  雷雨琴,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在黑暗彻底笼罩之前,李耀看到龙扬君也从高空跌落下来,周身水晶重新缩回体内,她重重砸落在地上,蜷缩成婴儿形态,不知是瘫软还是昏迷。
  
  一切归于寂静。
  
  那道残魂“柳山”似乎都被波及,感应不到他的半点儿颤动。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黑暗中,李耀和龙扬君的呼吸既微弱又清晰。
  
  尽管乾坤戒中就带着光源,随便搓搓手指也能搓出一缕灵焰照明,但两人都连一根小指头都懒得动了。
  
  李耀专心致志地调动着每一颗细胞中的每一束线粒体,飞快恢复着体力和灵能。
  
  脑域深处,仍旧有细碎的声音,如阴暗角落里的老鼠,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你杀不了我,嘻嘻嘻嘻,我会一直潜伏在你的神魂深处,吸收你的情绪波动为生,特别是你的负面情绪!每个人都有黑暗面,没有人是纯洁无暇的,所以我一定会卷土重……来……你,你,你是什么,你,你是什么怪物啊!”
  
  血色心魔懒洋洋的声音传来:“朋友,来夺舍啊?”
  
  那声音:“不可能!怎么可能!你究竟”
  
  血色心魔:“少废话,大家出来夺舍,都要讲究先来后到啊,我他妈都在这儿待了一百多年都没等到,想插队,门都没有!”
  
  那声音:“啊!啊!啊!啊!”
  
  在血色心魔“哧溜哧溜”的大快朵颐声中,那一缕缕细碎的声音,很快就在惨叫中彻底湮灭了。
  
  李耀将神魂沉入脑域,皱眉看着血色心魔化作一道旋风,四处狩猎这诡异声音的场面,道:“这是什么?”
  
  “不知道,大概是某种能量生命。”
  
  血色心魔拍着圆滚滚的肚皮,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舔着嘴唇道,“很熟悉的味道,总觉得很久以前吃过。”
  
  李耀悚然一惊:“能量生命?血纹族!”
  
  血色心魔摇了摇头,撅着嘴唇道:“全宇宙的能量生命又不是只有血纹族一家,域外天魔也算是能量生命啊,还有传说中和盘古明为敌的‘混沌’,也是一种很古老的能量生命,咦,刚才这个女人是用很古怪的强调,喊了‘混沌’两个字?”
  
  李耀瞪大眼睛,退出内视状态,呼唤龙扬君:“喂,醒着没有?”
  
  龙扬君的声音,仿佛从海底传来,混浊而沉闷:“……我不知道。”
  
  李耀:“现在情况紧急,咱们先别玩深沉,正常说话行不行?你刚才说了‘混沌’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混沌……”
  
  龙扬君在黑暗中幽幽道,“好像是,我只感觉到那女人的脑袋忽然间炸开一样,一下子将我炸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几十万年前的上一世,没错,我曾经遇到过类似的力量,混沌的力量,她被混沌入侵了!”
  
  李耀深吸一口气:“等等,等等等等,我脑子现在有点儿乱,混沌、血纹族、域外天魔……这么多种能量生命?”
  
  “就好像‘盘古明’并不是一个种族,而是无数个碳基生命种族的联盟一样,所谓‘混沌’,应该也不是一种能量生命形态,而是很多种能量生命的聚合体。”
  
  龙扬君沉默了很久,轻舒一口气,道,“又或者,它本来就是一个东西,但是遇到不同的明和种族,给它取了不同的名字,在洪荒时代,它就叫‘混沌’,在星海帝国时代,它就叫‘域外天魔’,在百年前的飞星界,它就叫‘血纹族’!
  
  “果真如此,一切都解释得通了,为什么莫玄教授百年后会性格大变,一意孤行,为什么他又能掌握超越联邦甚至帝国远征军的技术,凭一己之力,就将联邦的大一统灵网、人工智能和虚拟空间技术,提升了这么多,因为他得到了‘混沌’的技术支持!”
  
  李耀急道:“你是说,莫玄教授在很久以前就被‘混沌’侵蚀了,就好像我曾经被‘血纹族’侵蚀一样?”
  
  这个问题,既是问龙扬君,更是问自己脑域深处的血色心魔。
  
  血色心魔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别这样看我,不是我干的……不过龙扬君的说法也有道理,所谓‘血纹族’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能量生命,差不多类似于原始星球上的古菌,他们在星海中漂流了亿万年,期间冒出无数个变种,进化出全新的能量生命分支,这些分支被命名为‘混沌’或者‘域外天魔’,也很正常啊!
  
  “红花白藕绿叶,混沌、天魔和血纹本是一家这个理论,马马虎虎也说得通啦!
  
  “对了,顺便说一句,百年前你和莫玄教授一起闯荡的第一个新世界‘飞星界’,是非常适合灵能生命栖息的地方,就好像沙漠中的绿洲一定会吸引无数生物,我不觉得那里只有‘血纹族’一家灵能生命存在,好比‘域外天魔’,就是那里的三大天灾之一,动不动就玩‘天魔降临’什么的。
  
  “咦,好奇怪,说起来,自从你们平定了修仙者之乱后,飞星界好像就很久没有闹过‘天魔降临’了呢!”(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