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节 心中一座坟藏着两个人
诗言!
  
  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曹棺心中发誓,但在那一刻却是出奇的冷静。
  
  单飞已帮他曹棺见到了诗言,接下来如何来做,他必须好好的谋划。见到诗言并非万事皆休,曹棺看得出楚威让诗言祭天的决心。
  
  曹棺心中算计时,郭嘉却有些意外,亦有些担心——他和曹棺般想到去见诗言的阻碍、亦担心事情会有变化。
  
  郭嘉没想到姬归就这么带他们见到了诗言,随即想到了一个更关键的问题,如果曹棺猜的不错,诗言能认出孙尚香是否是晨雨!
  
  真相就要大白?
  
  孙尚香若是晨雨自然不差,但郭嘉却是未成行、先虑败的人物,心道以孙尚香的性情,若知道自己不是晨雨的话,那结局会……
  
  郭嘉极目望向诗言,却发现那如精灵般的女子就那么的站在高台上,居然没有任何激动之意。
  
  这是诗言?
  
  郭嘉心中微沉,若不是因为看到曹棺确信无疑的神色,他实在难信黄金高台上站着的会是诗言。
  
  无论是和曹棺久别重逢、还是和孙尚香师徒见面,诗言在这种情况下都不该如此的冷静。
  
  单飞亦感觉双手有些发凉,他几乎和郭嘉一般想法,但他察觉到孙尚香的娇躯颤抖的更甚的时候,终于抑制住自己的激动,单飞低声道:“姬老丈,我等能不能和诗言说上几句?”
  
  姬归缓缓点头,轻声道:“诗言,本来你在此间的时候,我等不应该打扰你,不过……”
  
  “他们要问鬼丰的事情吗?”诗言曼声道。
  
  单飞头一次见到诗言、亦是首次听到她的发声,感觉这女子不但人如精灵,声音亦如天籁之音般清澈不染尘埃。
  
  诗言竟猜到他们的用意?那她是否明白他们别的目的?
  
  再不犹豫,单飞扬声道:“不错,这就是我们来此的‘一个’目的。诗言,如今云梦秘地面临敌人的挑战,吕布变成了不死僵尸,鬼丰似在策划着所有的一切,我们知道你见过鬼丰。晨雨亦说过,当年鬼丰曾拉拢你加入他的计划,但你拒绝了他。”
  
  他每句话可说都是极为的震撼,本以为诗言会震惊。不想诗言居然冷静如初,轻声回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见过鬼丰。那是个……”她沉吟片刻,似也不知道怎么评价道:“他是一个奇怪的人。”
  
  众人闻言缓缓上前,聚拢在祭台之下。
  
  诗言从第一眼望向曹棺后,居然再没有看向曹棺,沉吟道:“鬼丰心中有座坟、藏着两个人。”
  
  所有人都是错愕难言,根本不明白诗言是什么意思。
  
  诗言微笑道:“我想你们很难理解的……”
  
  “我理解。”孙尚香突然道:“你是说他有两种性格的,对不对?”她本不是轻易插言的人,但见诗言望着她的时候,再没有她用许愿神灯时对她的关切,孙尚香的一颗心沉入谷底。
  
  诗言的情绪为何变化的这般大?她孙尚香难道不是晨雨?不然诗言不会这么冷漠!她那一刻心中绞痛,虽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忍不住试探发问,希望引起诗言的注意。
  
  伊始的时候,她不想自己会是晨雨,因为这对她来说本是荒谬的事情,但得知自己有可能是晨雨时,她又迫切的需要答案。
  
  为自己,亦为了单飞。
  
  曹棺说的不错,这件事必须干净利索的解决,她不是晨雨就离开单飞;她若是晨雨就要查明真相,不能让单飞为她一次次的冒险!
  
  哪怕知道结果是伤痛,她亦准备勇敢的面对。
  
  诗言缓缓望向孙尚香,眸中似藏着什么,半晌道:“你说的很类似,但还是不完全相同。在我看来,他本是两个人合为一体的。”
  
  孙尚香芳心一颤,不知道诗言这句话是否有言外之意。
  
  单飞亦是双眉微扬。
  
  “他有个身份叫做杨阿若,郭祭酒见多识广,应该听说过此人。”诗言轻声问道。
  
  郭嘉很是意外,没想到诗言居然叫出他的名字。不过想到云梦秘地有着世间的记录,诗言认识他又是意料之中。
  
  “我的确听过此人,杨阿若此人击剑任侠,因嫌自己长的太过俊美,很多时候戴着鬼面具行事,斩杀关中豪杰难数。诗言姑娘说的就是这人?”
  
  诗言轻轻的点头,“不错,杨阿若就是鬼丰。”
  
  郭嘉心中微震,当初他和单飞谈及三香时就曾提过这个猜测,如今蓦地得到诗言的确定,反倒有些意外。
  
  “不过杨阿若又不是鬼丰。”诗言幽叹道。
  
  众人大为困惑,曹棺终于道:“诗言,为何这么说?”他到现在才抑制住激动的心情,见诗言不再望来,他没什么抱怨、却只盼诗言能和他说上两句。
  
  说上两句,代表诗言原谅了他。
  
  曹棺虽觉得是奢望,但心中仍在祈求。
  
  诗言缓缓扭头望向曹棺,看着那热泪盈眶的男儿,半晌才笑道:“自然因为这里面有个秘密。”她说话时,眸中终有晶莹闪烁,“曹棺,你……变了很多。”
  
  曹棺泪水垂落,不想十数年后再见,诗言和他的第一句话竟是这般的沧桑。他和诗言分别不久,但在他心目中,实则又是过了十数年。
  
  “我是变了很多,可我在变好。”
  
  急急的辩解,曹棺如同孩子般申述,“诗言,你相信我,我真的变的好了很多。”
  
  诗言凝望曹棺良久,轻声道:“我信你。”
  
  曹棺身躯晃晃,几欲晕倒。
  
  诗言默然半晌,回到正题道:“在我看来,杨阿若只能说是鬼丰的一半,鬼丰的另外一半叫做姜岐。”
  
  众人微有错愕,对姜岐这名字很是陌生。单飞却记得白莲花的话,知道鬼丰的确有个名字叫做姜岐,而且擅长养蜂,但他始终难解诗言话中的用意。
  
  心中一座坟、藏着两个人?这是不是和晨雨变成孙尚香的境况很相近?
  
  “不过无论杨阿若还是姜岐,都有段不堪回首的过去。”诗言轻叹道:“我只看出这点,具体是什么事情,当年我并没有追问。”
  
  “因为这两段过去,才让鬼丰变得愤世嫉俗,进而想要灭世?”郭嘉思索道。
  
  诗言沉吟许久才道:“我和郭祭酒想的相似,感觉鬼丰的确解不开心结想要灭世。其实很多人都有这个想法的……每个人在极度痛苦的时候,不是想要毁灭自己,就是想要毁灭这个世界,因为除此外,那些人根本无法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不过很多人对痛苦无能为力,只能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鬼丰能力更大,毁灭的东西就会更多。”
  
  “吕布是不是亦是如此?”单飞突然道。
  
  诗言赞赏的看着单飞,微笑道:“单飞,你是个善良的聪明人,想得很对。你解决问题的方式……亦和别人很不相同。”
  
  单飞若有所思。他一心多用,自然还记得吕布正在云梦泽上肆虐,如今听诗言夸奖,他没有什么自得,却深受鼓舞。
  
  郭嘉心中却是奇怪,不知道诗言人在祭台,为何像知道外部动静般?
  
  诗言轻声道:“我本来还想再说些事情,可是眼下……倒不用了。”目光闪亮的看着单飞,诗言道:“你说的你自己肯定明白,剩下的要做的只是坚持你想要做的事情就够了,至于结果如何倒不见得那么重要。单飞,坚持自己所想,你不但能帮助云梦秘地解决眼下面临的问题,还能……”
  
  她若有意、若无意看了孙尚香一眼,轻声但坚定道:“你一定还能找到自己最希望得到的答案。”
  
  单飞顺着诗言的目光望去,一时奇怪。他不知道诗言若是真明白他心中所想,为何不径直说出答案?
  
  “好了,我能说的就是这些。”诗言轻声道:“你们请回吧。”
  
  众人错愕,从不想诗言会如此简略的回答。
  
  他们想要从诗言这里了解鬼丰这个人,诗言只对鬼丰形容了一句——心中有座坟,藏着两个人?
  
  “诗言。”曹棺心中着实有千言万语,如何会这快离去。
  
  “曹棺。”诗言轻咬红唇道,“你会不会再听我的话呢?”
  
  “我会!”曹棺嗄声道:“可我不会……”他一定会听诗言的话,面对刀山火海亦是绝不犹豫,但他知道诗言要说什么。
  
  “离开云梦秘地吧。”诗言含笑道:“今天能再次见到你,我真的……真的……很开心。谢谢你,让我重新相信很多事情。”
  
  曹棺泪流满面,只是道:“对不住,对不住。可是我不能……你亦不能……”他看出诗言的离别之意,还待再说什么时,姬归、楚威神色突变,低声道:“不好!”
  
  众人一时惊吓。
  
  他们都知道这二人都是云梦中最顶尖的人物,能让二人同时这般失态的事情绝不是什么好事。
  
  “离开这里!”楚威根本不做解释,见曹棺趁机要向祭台上冲去时,伸手一拎,已将曹棺甩出门外。
  
  曹棺一屁股坐在地上,虽未受伤,但感觉有力道封住了他全身的气息,让他声音都是无法发出。
  
  郭嘉见楚威瞪来,闪身到了门外。
  
  姬归同时道:“单飞,郡主,你们离开这里。”他说话间,一拉二人和楚威并肩冲到了门外。
  
  祭台门户将闭未闭时……
  
  楚威急声道:“我们在祭台的时候,有人居然要闯此间的心脏!”他话音未落,陡然大喝一声,竟向孙尚香抓去。
  
  单飞大惊时,就见伊人在门户将闭未闭时,以电闪般的速度冲到门中!
  
  祭台门闭!
  
  众人惊急时,孙尚香以前所未有的身法冲到九层黄金祭台之顶。金光闪烁下,望着冷静的诗言,孙尚香咬牙道:“诗言,我是不是晨雨?求你告诉我真正的答案!”
  
  .
  
  ps:求月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