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3章 天魔!天魔!
“天魔降临!”
  
  李耀已经很久没听过这个词了,但他的确亲身经历过一场规模浩大的天魔降临,正是在飞星界的心脏“天圣城”第十星环上。
  
  那次天魔降临,造成了第十星环的浩劫,无数人被魔头附体,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更多人惨死在群魔乱舞之中,成为飞星界数百年来最惨痛的悲剧。
  
  而那,也是一切的开始。
  
  那次天魔降临事件,根本就是萧玄策和他背后的“星孩”一手策划的。
  
  他们为了推进“太虚战兵”计划,自导自演了这场天魔降临的灾难,让天魔几乎摧毁了整个第十星环,在最后关头才派出大批太虚战兵去驱逐天魔,塑造出太虚战兵战无不胜的形象,为之后几年,太虚战兵在整个飞星界的疯狂膨胀,扫清了一切障碍。
  
  当然,在那一战中,李耀正好置身于第十星环,机缘巧合之下,第一次斩杀元婴修士“幽冥刃庄子游”,得到了他的精神战秘法,还混上了星盗的星舰,抵达蜘蛛巢星,遭遇星盗之王“白老大”,更在一连串变化之后,发掘出刺星斋,又深入星盗至尊严心剑的洞府修炼数年,一举突破到了究极金丹境界,最终回到天圣城,阻止了萧玄策和星孩的大阴谋。
  
  这一连串蝴蝶效应般的连锁反应,却是策动天魔降临的萧玄策和星孩,当初不可能预见到的了。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血色心魔道,“高级的天魔,那些魔王、魔君甚至魔神们,也是拥有智能的,绝不是萧玄策之辈可以轻易驱策,更何况‘第十星环天魔降临’事件,是一场戏,在这场戏里,天魔是注定要被太虚战兵打败,才能彰显出太虚战兵的威风,让飞星界所有宗派都来炼制太虚战兵。
  
  “在这件事里,好处都被萧玄策和星孩得到了,天魔方面却要白白送无数魔头去死,凭什么?
  
  “问题来了,其一,萧玄策究竟是怎么和域外天魔联系上的,怎么能驱策对方降临到第十星环,发动一场有来无回,吃亏到家的暴乱?
  
  “其二,假设萧玄策承诺要给天魔一些好处,究竟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让天魔动心呢?要知道之后几年,直到他阴谋暴露,身陨道消之前,天魔一直没太大的动静,即便有所谓好处,都一直没兑现啊!天魔难道还是什么善男信女,肯忍气吞声吃下这样的闷亏么?
  
  “其三,即便当时,飞星界的天魔首领真是吃斋念佛的善男信女,满口答应要不计回报地帮助萧玄策换成你是萧玄策,你信啊?
  
  “没理由,实在没理由,是,萧玄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是毫无人性的修仙者,但修仙者也自诩为人类文明的代表,是星海帝国的正统继承人,那就是域外天魔的死敌啊!要知道,昔日的星海帝国,极有可能就是被域外天魔弄崩溃的呢!
  
  “从昆仑遗迹之战来看,无论修仙者再怎么坏,还是颇有几根硬骨头的,连盘古族都敢毫不犹豫地轰杀,更何况是域外天魔?
  
  “所以,域外天魔实在没理由会听从萧玄策的驱策,萧玄策也实在不可能相信域外天魔,他们的勾结,是绝不可能发生的!”
  
  李耀心思电转,脑域中掀起惊涛骇浪。
  
  血色心魔是他的第二人格,刚才说的这些话,其实就是李耀自己平日经常在琢磨,但又很快抛到脑后的疑惑,只不过此刻借助血色心魔之后,有条理地说出来而已。
  
  飞星界天圣城第十星环的天魔降临,直到今天都算是一桩公案。
  
  当年很多人都对萧玄策和域外天魔勾结的事情耿耿于怀,但直到萧玄策兵败身亡,‘星孩’被彻底消灭,都没有答案。
  
  此后百年,飞星界一直风平浪静,偶尔固然有小规模的魔头侵入星舰,导致船员中邪之类事件发生,但大规模的天魔降临,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时候,新联邦忙于巩固七大世界,应对真人类帝国远征军的侵袭,所谓“域外天魔”之类虚无缥缈的东西,甚至“百年前域外天魔和萧玄策集团的关系”,这种无足轻重的小事,除了历史学家之外,早就被人们遗忘了。
  
  李耀在脑域中沉吟道:“没错,萧玄策是一个铁杆修仙者,他没理由和域外天魔搭上线,更不可能绝对信任域外天魔,放任他们在自己的大本营‘天圣城’里肆虐,这把火一放,谁知道域外天魔会不会杀得兴起,一路祸害到天圣城的核心去呢?”
  
  血色心魔道:“除非,不是萧玄策,而是另一个比萧玄策层级更高,被萧玄策绝对信任,甚至能控制萧玄策的人,和域外天魔有深度合作!”
  
  李耀沉声道:“星孩!萧玄策不过是台面上的傀儡,化身成他义子萧天宝的‘星孩’才是幕后的主谋!”
  
  血色心魔道:“呃,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其实真人类帝国提取出高阶修士的神魂,炼制成纯能量体‘星孩’,再用他们穿越四维空间,探索深邃的宇宙……这种方法虽然既节约灵能,又节省时间,其实却有极大隐患的。
  
  “因为茫茫宇宙,无论三维空间还是四维空间,甚至更高的维度,都充斥着很多人类无法想象的诡异存在,比方说域外天魔的‘域外’二字,未必是说他们居住在三千世界之外,某个很远很远的星域,而是说,他们很有可能是平时蛰伏于四维空间,偶尔才降临到三维空间来‘猎食’的存在。
  
  “当三维空间生物,也就是人类在‘破碎虚空’,实施星海跳跃时,就进入到未知的领域,原本神魂就极容易被入侵半天前,莫玄教授就是趁着星海跳跃时,妄图入侵咱们的神魂啊。
  
  “即便有血肉之躯的保护,都未必能抵挡住这种侵袭,更何况星孩只是一束神魂,没有半点保护,赤条条在四维空间穿来穿去,简直像是一只香气四溢的烤鸡,在豺狼虎豹的注视之下大摇大摆啊!
  
  “所以,我以前就非常奇怪,真人类帝国的运气怎么这么好,派出这么多‘四维防御能力’极弱的星孩,穿梭于宇宙之间,竟然一次都没有被域外天魔或者别的能量生命盯上?胆儿太肥了吧这个,无知者无畏啊!”
  
  李耀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脑域中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你,你是说,当初降临到飞星界的那个星孩萧天宝,极有可能在降临时,就被域外天魔侵蚀了,其实他不单单是真人类帝国的星孩,更有可能夹杂了一部分域外天魔的成分?”
  
  血色心魔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但你仔细想想,还记不记得那个星孩萧天宝说过,他刚刚降临到飞星界时,遭遇了一场特大星海风暴,神魂被扫得七零八落,虚弱到了极点,所以才蛰伏了上百年,又选择萧玄策这么一个代理人,才能慢慢展开计划,建设星空之门,召唤帝国舰队?
  
  “反正,刚刚遭遇星海风暴,七零八落的星孩,是最好的侵蚀对象,连我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侵蚀它的。
  
  “飞星界本来就是能量生命的乐园,铁原星有血纹族,星空中有域外天魔,说不定在四维空间里还有别的奇奇怪怪的存在,如果说星孩早就被侵蚀了,我一点儿也不会奇怪的。”
  
  李耀额头渗出一滴冰晶般的冷汗,忽然又深深狐疑起来:“你们能量生命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怎么你好像很希望我能消灭掉域外天魔?你们都是同类,不应该互相帮助的么?”
  
  “联邦人和帝国人也是同类,帝国人和圣盟人也是同类,大家都是人类,还不是杀来杀去杀得很开心?”
  
  血色心魔“叽叽叽叽”笑了起来,“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只有同类才需要同样的资源和大致相似的生存空间,才有彼此厮杀的理由啊!如果是异类的话,很多时候反而能和平共处了呢!
  
  “至于血纹族和域外天魔的关系,或许再加上乱七八糟的什么‘混沌’,呃,大概就像你和蟑螂之间的关系一样吧除了都是碳基生命,都有可能来自一个源头之外,就没半毛钱关系了。”
  
  “是吗?”
  
  李耀微微皱眉,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多关注一些能量生命方面的知识了。
  
  “是啊!”
  
  血色心魔理所当然地说,“你知道吗,光是你的家乡天元星,就有超过三亿种碳基生命,绝大部分都和你没任何关系吧,你说全宇宙会有多少种能量生命,难道每种能量生命都是亲戚,都要守望相助的么?
  
  “对我来说,域外天魔存在的意义只有一个食物,我是狼,域外天魔是羊,你干掉的域外天魔越多,我能吞噬到的天魔碎片也越多,就能变得越来越强大,总有一天能彻底压制你!所以呢,放心啦,为了吞噬更多域外天魔,我刚才说的都是实话,怎么会骗你呢,嘿嘿嘿嘿!”(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