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逃得飞快
    从昆仑山上距离此地千山万水间,他却突然出现在这里了。

    这一对曾经在昆仑山上、昆仑派中都风光无限的师兄妹二人,看上去年纪相差极大,几如爷孙,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地位,因为在不久之前,他们甚至都一起住在昆仑派最崇高的天穹云间冬峰之上,都是那位化神真君的门下弟子。

    只是转眼间时移世易,人世变幻如过眼云烟,真君陨落,冬峰坠毁,曾经盛极一时的白晨一脉刹那间繁华落尽,只剩下了满目疮痍,还有天穹云间之下如今仍然还堆积如山的石块废墟里,依然残留了几分昔日风光。

    如今在这荒凉的迷乱之地中,卓贤与白莲二人彼此对视,一时间都有一种莫名的苍凉荒谬感。

    过了一会后,白莲开口道:“带我回去?”

    卓贤点了点头,道:“是啊,昆仑派才是你的家啊。”

    白莲冷笑了一声,道:“二师兄,以前你这么说就算了,现在还能说得这么坦坦荡荡,我也是十分佩服。”

    卓贤面不改色,似乎并没有听出白莲口中的讽刺之意,道:“小师妹,我说的话都是真心的。你小小年纪就跑出来浪迹天涯,实在是太过危险了,不如还是随我回去吧。只要你日后修炼有成,这天下之大,又有何处不是你想去就能过去的?”

    白莲凝视卓贤,忽然道:“回去我住哪?”

    卓贤一怔,道:“什么?”

    白莲道:“我住惯了冬峰,其他地方不想住。”

    卓贤苦笑起来,摇摇头道:“小师妹,冬峰已经毁了。”

    白莲冷笑道:“要不,你回去求个情,让我去夏峰上住几天?”

    卓贤看上去仍然心平气和,对白莲的胡搅蛮缠并没有什么生气的样子,还是温和地道:“夏峰乃是天澜师叔的洞府圣地,全派上下除了他老人家外,便无一人能够上去。这一点,怕是为兄做不到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回去有个什么劲?”白莲挥挥手,道,“我不回去了,二师兄你自己先回吧,替我向大师兄问个好,请他好好养伤早日复出,重振师门雄风,到时候我就回去投靠他,你说好不好?”

    卓贤摇摇头,道:“这可不行,大师兄闭关疗伤,谁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出来,几年十几年都有可能,难道这么长时间你都不回山?”

    白莲咬了咬牙,看着卓贤没说话,卓贤也是平静地望着她,两人对视良久,气氛好像突然间冷了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莲像是突然厌烦了这虚情假意的言辞游戏一般,啐了一声,一脸厌恶地道:“二师兄,咱们能不这么假了吗?”

    卓贤叹了口气,还是没说话。

    白莲冷然道:“你说要带我回去,说得好听是回家,实际上我回去以后说不定也跟大师兄一样要去闭关几十年吧?”

    卓贤沉默了片刻,道:“小师妹,你天生五柱神盘,是千载难逢的修炼奇才,天澜师叔是爱才之人,说不定他以宗门基业为重,会好生栽培你的。”

    “放屁!这种话你自己信么?”白莲恨恨地骂了一句。

    卓贤嘴巴张了张,随后忽然莞尔一笑,叹气道:“其实我自己真的想信的。”他看着白莲,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诚恳之色,道:“小师妹,你看,若是我连自己说的话都不信的话,又怎么能让别人相信呢?”

    “你胡言乱语什么,我听不懂。”

    “我的意思是不管你信不信,我自己是相信的。”卓贤温和地道,然后迈步向白莲走去,同时口中说道,“小师妹,你听二师兄一句话,还是随我回山吧。这迷乱之地一片混乱,眼看着又有杀戮将起,你在这里很是危险。”

    白莲向后退了一步,面上露出几分戒备之色,同时眉头微微挑了一下,道:“你说什么,这里一片混乱和杀戮将起,又是什么意思?”

    卓贤没有回答,只是越走越近。

    白莲脸色一沉,忽然口中一声轻啸,身子却是倒飞而起,迅敏无比地向后掠去,然而尽管她动作极快,但眼前只是一花间,卓贤的身子竟是如同鬼魅般移了过来,同时伸手向白莲手腕抓去。

    白莲吃了一惊,不由得对这位二师兄有些刮目相看。过往在白晨真君一脉中,白晨真君高高在上那是不用说的,座下弟子三人中,闲月真人乃是元婴境大真人,又是昆仑门掌门,身份地位、道行境界俱是顶尖的。而三弟子白莲虽然入门迟年纪小,但自身天赋根骨实在太强,是公认的千载难见的奇才,甚至小小年纪就已经可以展望元婴境界,然后上限拉高到化神之境了。也正因为如此,白莲在昆仑派高层精英人群中,名气也是极大,毕竟多少年了,昆仑派才出了这么一位五柱天才。

    相比起来,白晨真君的二弟子卓贤,虽然也是多年老牌的金丹修士,公认的道法高强德高望重,但论起名气,不如师兄闲月真人,近来甚至就连自己这位小师妹也不太如了。

    这当然是一件很令人沮丧的事,不过世间事往往如此,并没有太多道理可讲,加上卓贤向来为人低调,不出风头,所以存在感也不强就是了。

    就连白莲自己,平日里其实多蒙这位二师兄照顾,但心里与强大无比的师父和大师兄相比,还是挺看不上这位二师兄的。

    做事的照顾人的没有多少尊重,高高在上的不管事的反而被人敬畏,大抵便是如今这世道人情了罢。

    只是不管白莲再如何轻视,但现如今一旦真正动起手来,卓贤这位老牌金丹修士,白晨真君座下正牌的二弟子,却还是瞬间展现出了令人惊讶的强大实力,任凭白莲如何左冲右突,卓贤都能抢先一步拦在她的面前,令她无法离开。

    白莲连换了十几种身法手段,却始终无法冲破卓贤的阻拦,心头越来越是惊骇,甚至隐隐有了一种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那种感觉。

    虽然这是一句很有道理的老话,但是一旦有了这种感觉,毫无疑问的,就是自己的自信心已经受到了重击。

    终于,在再一次腾挪闪避后,再没有躲开,卓贤猛一伸手,抓住了白莲的右手手腕,平静地道:“小师妹,别闹了,随我回昆仑山吧。”

    说着,他手上微微使劲,顿时,那手掌便如铁锁一般,扣在了白莲的小手上,再进一步就要以其雄浑无比的灵力压倒这个小姑娘了。

    就在这个时候,卓贤忽然听到白莲冷笑了一声,道:“你现在如此猖狂,就不怕以后我修成元婴化神,回头将你碎尸万段?”

    卓贤身子微微一震,眼中也是有些愕然,要知道,白莲的天分实在是太好了,别人说元婴、化神的可能是吹牛,她这么一说还真是有很大几率成真的。

    被一位未来的化神真君从现在开始就惦记着、记恨上?

    饶是卓贤向来冷静沉着,此刻也不禁是额头渗出冷汗,心里一阵的毛骨悚然。

    不过,总算他不是凡人,再怎么说也是白晨真君调教多年出来的弟子,哪里可能因为这么几句话就被吓破胆。这五柱天才自然厉害,若是日后能成为化神真君那当然更加厉害,真有那么一天,说不定白莲都可能是昆仑派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化神真君都未可知。

    但现在没成就是没成,现在的白莲还只是一个道行比不上自己的小姑娘而已。

    卓贤手上一紧,两个指头有意无意地在白莲白皙的手腕上某处脉门上按了一下,白莲顿时低呼一声,身子半边都软了下来,同时冷汗淋淋而下,怒道:“二师兄,你真的要为虎作伥吗?”

    卓贤摇摇头,道:“我这是为你好。”

    “放屁!”白莲骂道,“你这人怎地如此虚伪,明明就是想拿我去邀功请赏,硬是要说什么为我好。做坏事还想要好,然后再加一条让自己心里好过?你要不要脸?”

    卓贤淡淡地道:“你年轻不懂事,我不跟你计较。不过你这样未免有失身份,也太吵了。小师妹,为兄失礼,只能暂时封住你的嘴……”

    话音未落,突然间卓贤霍然抬头,似乎在那瞬间感觉到了什么,紧接着,猛然只听一声凄厉长啸从他背后陡然响起,一片巨大黑暗的阴影扑了过来。

    风声凄厉,气势如排山倒海!

    卓贤大吃一惊,急迫之下只得放开白莲之手,同时连退数步,并指如刀,在身前圆弧虚画,一片金色光盾霍然出现,挡在了身前,护住了心口。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一只黑毛巨狼凭空出现,双目中幽光闪烁,凶狠无比,而在另一端,一只手蓦地从旁边伸了过来,一把拽住白莲的手就拖着她拼命逃去。

    白莲定睛一看,只见出现的正是陆尘。

    先是一惊,继而一喜,随即又怒,白莲咬牙喝道:“你跑过凑什么热闹?”

    陆尘在奔跑中斜眼向这边看了一下,虽然气氛紧张却还是笑了起来,道:“你这么凶,不还是跟着我跑得飞快?”(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