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节 划出银河的人
    事突然!
  
      从楚威示警到孙尚香硬闯祭台不过数息之间,单飞心悬往事,但还能恪守自己的原则,他尽量在不破坏云梦秘地的规则下行事。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很多事情的恶化都在不在意的破坏间。
  
      有人要对付云梦秘地?那人是怎么闯入云梦秘地的心脏?楚威口中的秘地心脏会不会和冥数般,都是主控室级别的?没人能在不得云梦秘地的允许下进入这里,那要闯入秘地心脏的人就是这里的人?
  
      外人还是自己人?
  
      若是云梦秘地的人为何要闯?要是外人的话,只有如仙那些人!
  
      单飞脑海的问题接连不断的闪过时,从未想到孙尚香会硬闯祭台!心中暗叫糟糕时,单飞还能解释道:“她……不是有意的,肯定是生了什么紧要的事情!”见楚威、姬归都在盯着他,单飞还能微笑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们可以再打开祭台的入口,我会劝她出来!”
  
      “打不开了。”姬归凝重道。
  
      “什么?”单飞失声道。
  
      楚威冷然道:“我去对付入侵此间心脏之人。姬归,你若再是优柔寡断,我亦不会放过你。”他话未落,人已消失不见。
  
      单飞看着肃然的姬归,商量道:“老丈,我可以对天誓,我绝没有破坏秘地的心思,孙尚香也不会有。”
  
      姬归缓缓的望向了郭嘉和曹棺。
  
      郭嘉摊手道:“郭奉孝若是对云梦秘地心存算计,不得好死。”他和单飞都知道眼下问题的严重,暗想在这种地方搞不好就是同归于尽,大伙最要紧的是齐心。他是问心无愧,誓并没什么犹豫,不过他还是忍不住看向了曹棺。
  
      曹棺半晌才道:“去闯云梦心脏的事情绝对和我无关,不然让我此生见不到诗言。”
  
      单飞、郭嘉不约而同的舒了口气。他们心中都有些担忧,但听曹棺这么说总算心中有底——曹棺若不是有十足的确信,不会拿诗言的事情做赌的。
  
      姬归喃喃道:“那入侵云梦秘地心脏的只有如仙那帮人。难道……”他眉头紧锁间,随即叹道:“如果真是这样,谁都保不住她们的性命。”
  
      郭嘉眉头紧皱。
  
      单飞懒得操心如仙等人的事情,却很担忧孙尚香的情况,追问道:“老丈,祭台的门户为何打不开了?”
  
      姬归挥挥手,沉吟道:“门户似乎有了问题,又像是……诗言在里面闩上了门。”
  
      单飞对这种防盗装置并不稀奇,暗想他那个年代的防盗门都可以在内部自锁,他只是吃惊诗言的目的,“诗言为何要关上祭台?”
  
      姬归早闭上眼睛,似在感受着什么,半晌后惊诧道:“不知道,我向诗言问话,她没有回答!”
  
      xxx
  
      单飞焦急时,孙尚香心中的焦虑更是不言而喻。她虽是冷静、知道此举不妥,但她煎熬了许久,若不在此时问出想要的答案,出了这祭台想要再回来询问诗言,那几乎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诗言和曹棺说的平淡,但是和曹棺在诀别。
  
      孙尚香敏锐的感觉到这点,这才在众人退出祭台时毅然的冲了进来!
  
      她一定要得到答案!
  
      本还担心姬归、楚威他们随后进来捉拿,可回头望去,不见门户那有丝毫的动静,孙尚香略有奇怪,很快紧张的盯着诗言,见其默然,孙尚香急声道:“诗言,你为何不说话?我只想得到一个答案!”
  
      诗言虽是平静的凝望孙尚香,但不知为何,眸中却闪过丝紧张之意。略有沉吟,诗言轻声道:“你……你……不用知道这个答案,只要记得……”
  
      “为什么?”孙尚香几乎吼了出来。
  
      她真不明白!
  
      为何诗言只要一个“是否”就能释疑的事情,偏偏不说出来?她看得出诗言知道答案!
  
      如果诗言不知道的话,这时就会质疑她的问题。
  
      诗言只让她不用理会,诗言知道她孙尚香是否是晨雨!
  
      纤腕微翻,孙尚香已将许愿神灯拿在了手上。
  
      诗言见状,容色改变道:“不要!你千万不要!”
  
      她话音未落时,就听孙尚香低声喝道:“诗言,告诉我,我究竟是不是晨雨?”她那一刻心中前所未有的迫切,不知道用了许愿神灯后感觉到的那个诗言和眼前见到的为何有了不同。
  
      难道不是一个人?
  
      她蓦地许愿,神灯倏然大亮!
  
      黄金祭台的千万光芒在那一刹间,倏然被神灯吸入其中,诗言眸中带着凛然时急声叫道:“不要伤害她!”
  
      孙尚香心中困惑不解,根本不知道诗言在向谁说话时,陡然芳心震颤,一口血遽然喷了出来!
  
      天昏地转间,孙尚香瞬间就坠入了黑暗之中,但晕过去的刹那,她还能想到一个奇怪的问题——没有人击中她,诗言也没有对她出手,甚至对她又表现出难得的关切,那她是被谁所伤?
  
      她软软的倒了下去。
  
      神灯一亮再黯,有鲜血如雾缓缓的从半空而落,染上了祭台、撒在孙尚香的身上。
  
      诗言见状本要上前,不知为何却还是凝立在那里并未稍动。她神情满是不忍,但她还是静静的立在那里,幽然轻叹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
  
      孙尚香霍然睁开了眼眸——眼眸中没有了幽然的相思,只有了无边的萧杀。
  
      诗言神色的关切渐渐的淡去,涩然道:“女修?我知道一定是你了!”
  
      “孙尚香”缓缓站起,少了三分柔弱的观感,却多了十分的傲视天下的姿态!
  
      她这刻自然不是孙尚香,而是女修回转!
  
      四下望了眼,女修淡然道:“你知道是我?你是哪个?”
  
      诗言半晌才道:“你会不知道我是哪个?”
  
      “我自然知道你是哪个。”女修冷然道:“你是晨雨的师父,看起来又像是在黄帝后、偶入此间的人。”
  
      她对身处何地问也不问,因为她才是这里真正的传承之人,如何会不知道这种奇异的地方是在哪里?
  
      “可你并不简单。”女修盯着诗言道:“若不是我封住她的记忆、不让她再和你相见,你几乎告诉她所有的一切!你究竟是谁?”
  
      诗言蹙眉道:“我是谁?”她那一刻略有茫然。
  
      女修手中的许愿神灯遽然有明光一道落在了诗言的身上。
  
      诗言娇躯微颤间,神灯明光回收,女修的眸中居然也有了丝讶异,“是你?你居然还在?”
  
      “什么?”诗言反倒有丝不解道。
  
      女修随即恢复了冷静,喃喃道:“原来你还不知道,那最好不过。”
  
      诗言不再询问自身的事情,她看出女修对她并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女修虽是萧杀,她对这个掌控苍生的女王并没什么畏惧。
  
      “这就是女修的宿命?”诗言惋惜道。
  
      女修冷然不语。
  
      诗言执着道:“继承女修传承的人,就会被女修强行的抹去以往的记忆,听从你的命令行事,因此晨雨虽然立志破誓,却始终想不起她以前的事情?”
  
      女修缓缓道:“她本来要想起来了……我倒没想到她以前的意志是如此的惊人,居然将和单飞一起的记忆保存了下来。”
  
      “可你阻止了她去回忆,亦暗中让她觉得困惑,不知道那些记忆究竟是否是真实存在的?”诗言神色亦冷道。
  
      女修冷笑道:“没有任何人能违背我的意志,晨雨不能,你……也不能!这是我最后给你的警告,你莫要对她提及以前任何的事情。”
  
      “不然呢?”诗言反问时带着丝气愤。
  
      “你知道后果的。”
  
      女修冷淡道:“我或许不会杀了你,但会杀了她!”
  
      诗言蹙起纤眉,半晌才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女修反问道。
  
      诗言喃喃道:“你不和我说,我也能猜出来。”
  
      女修带着哂笑道:“你猜得出来?”
  
      诗言看着女修,缓缓道:“你下葬的方法是世人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你下葬的秘密更没有太多人知晓……”
  
      女修淡淡道:“这就是你猜出来的事情?”
  
      诗言摇头,“我心中一直有点奇怪,既然如此,为何会流传出女修传承的事情?流出这个传说的人究竟是谁?”凝望着冷漠的女修,诗言轻声道:“传出这个秘密的本是你自己!”
  
      女修眸中有寒芒闪动。
  
      “谁都以为你传出这个秘密是为了让人传承你的能力,辅助单家人绞杀使用异形香之人。”
  
      “难道不是吗?”女修多少收起了轻视,似惊奇诗言的聪颖。
  
      “不是这样的。”
  
      诗言摇头道:“若是这样的话,你不必抹去传承之人要保留的记忆。你根本不信传承之人,你要自己动手做些事情是不是?必要的时候……”
  
      她神色有些惊骇,“必要的时候,以你的个性,你甚至……”她没有说下去。
  
      女修目光凝冷,亦没有追问。诗言明白她的目的,她也知道诗言要说什么。
  
      “你有个可怕的计划。”诗言说话间娇躯微颤,眸光倏然亮,“我知道了,你的计划是想……”
  
      她没有再说下去,并非故弄玄虚,而是心悸的难以自已。
  
      “我小瞧了你。”
  
      女修凝望诗言半晌,轻叹道:“你居然能猜到我的计划。”微微一笑,女修笑容中却带着说不出的萧肃,“但你不会破坏我的计划,对不对?”
  
      诗言没有言语。
  
      “没有人能违背我的意志,亦没有人再能破坏我的计划。”女修缓缓上前一步,凝望着诗言道:“你也不能。记住这点,不然你会后悔。”
  
      看着昂而立、并不畏惧的诗言,女修淡漠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你站在这祭台上还能如此的冷静,我就知道你不是个怕死的人,我念及和你的关系,亦不想杀了你。可是你若想破坏我的计划……”
  
      冷的如冰山般,女修字字凝寒道:“死的就不止是你!”
  
      .
  
      ps:谜团出来了,**也要来了,求月票助力!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