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追杀不绝
    “你是说,这么多藤蔓怪树,都是为了保护这棵蛇蔓树吗?”白莲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陆尘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如此。这种树天生便极邪恶,一旦有种子落地发芽直到长成,在这中间便会陆续开始腐蚀并控制周围的花草树木,然后全部变成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他指了一下周围那些黑色的林木,道:“将母树周围的土地完全围住,任何误入这片黑色林中的人或兽,都会被这些如巨蛇般的藤蔓攻击,别说是普通人了,就是修士,如果道行稍差者,也往往会被咬噬卷裹致死,而其他一些鸟禽妖兽的,一年到头下来,死在这里面的可也不少。”

    白莲脸色有些苍白起来,下意识地看了周围一眼后,对陆尘问道:“可是我们刚才冲进来的时候,好像没看到有什么死人或是妖兽动物的骸骨啊?”

    陆尘像是看白痴一般地望了她一眼,道:“你不会认为这些鬼东西只知道杀戮,不晓得吃东西吧?”

    白莲不知为何身子颤抖了一下,面上露出一丝像是作呕的样子,道:“它们居然吃……”

    陆尘点头,道:“这世界本就是很残酷的,不是么?”

    两个人一起转过身,看着面前那棵银白色奇树,此刻在他们眼前,这棵奇树仿佛被一片银光包裹,看上去流光溢彩、圣洁美丽,令人叹为观止。

    若不是亲眼目睹,或许是难以想象这世上居然会有如此美丽的一种奇树吧。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在这份美丽背后,却有另一番可怕的现实。

    白莲深呼吸了好一会,心情似乎才慢慢平复了些,不过当她再看到那棵银白奇树的时候,眼中便有了厌恶之色。她向蛇蔓母树看了几眼,对陆尘问道:“这倒有些奇怪了,为何我们靠近这树后,那些藤蔓反而不攻击我们了?”

    陆尘想了想,不太肯定地道:“这个我却也是不太清楚了。大概是这种蛇蔓树的天性就是如此。嗯,不过也有可能是这种怪树本体孱弱,不敢让周围这些可怕的藤蔓太过靠近,否则的话,说不定连自己都被吃了。”

    白莲将信将疑,总觉得陆尘这话说得有些不太靠谱,不过现在似乎也没什么更好的解释,只好狠狠地哼了一声,道:“要不,我们把这树砍了算了,也免得再害人。”

    陆尘笑了起来,道:“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还有这种为民除害的心思?”

    白莲对他翻了个白眼,不过就算是如此,漂亮的女孩翻白眼也是额外的另有一番风姿与美丽。

    陆尘沉吟片刻,道:“还是先别砍了。这蛇蔓树应该是只能生长在迷乱之地中,神州浩土上的其他地方我从未听说过有这种怪树出现过,大概是迷乱之地这里混乱的五行灵力才能造就出这种诡异的树种?而且据我所知,一旦这蛇蔓母树死亡,又或遭受重创失去了对周围蛇蔓的控制,整片蛇蔓林就会跟发疯一样,不顾一切地开始向外扩张掠杀,中间至少会持续六七天左右吧。若真是这样的话,我们也就离不开这里了,必死无疑。”

    白莲听了之后不惊反喜,看着陆尘却是向前踏出了一步,道:“怎么,莫非你有了离开这里的法子?”

    “还行吧,大概知道一个法子。”陆尘说道,“不过到底管不管用,还得试一下才明白。”

    说着,他缓步向那棵银白奇树走去,同时手中忽然黑光一闪,却是多了一柄黑色的短剑,看上去刀锋锋锐,显得锋利无比。

    “这种蛇蔓树诡异非常,周围那些藤蔓也非常难缠,普通修士就算修炼到了金丹修士境界,在这蛇蔓林中也会十分头疼,轻易都摆脱不了,更遑论底下那些筑基、炼气修士了。”陆尘淡淡笑了一下,道,“不过在这种地方,蛇蔓树上却是有一件宝贝可以帮我们。”

    白莲道:“是什么?”

    “树汁。”

    陆尘走到蛇蔓树的旁边,仔细看了那树干几眼后,忽然一剑划下!

    只见黑色短剑异常锋利,直接便在这棵大树上切开了一大道口子,过了片刻之后,一股乳白色的树汁便从那伤口处流了出来。

    白莲走了过来,看着那些粘稠的,同时散发着一股古怪气味的白色树汁,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对陆尘问道:“这些树汁有什么用?”

    陆尘道:“你把这些树汁涂抹在脸上、手脚处,包括衣裳上也都抹一些,周围的那些藤蔓便会自然而然地将你认作是它们同根同源的一份子,不会发动攻击了。”

    白莲“啊”了一声,正有些犹豫处,却看到身边的陆尘已经伸手去接过那些白色树汁,开始往自己身上涂抹起来。

    白莲面上神情扭曲了一下,有些不忍直视般地看了一眼正在往自己身上、脸上抹树汁的陆尘,道:“这法子真的管用吗?”

    陆尘“哼”了一声,也不理会她,只淡淡地道:“不听我的话随你,不过将来若是你被这周围的藤蔓所杀死,可别找我抱怨。”

    白莲咬了咬牙,忽地一跺脚,似乎是下了决心,瞪着陆尘道:“要是你敢骗我,从这里出去后我一定要杀了你!”

    话说出口,白莲便也用手去接纳乳白色的树汁,然后直接就往脸上涂抹而去,顿时一股异样的气息扑鼻而来,而且气味浓烈古怪,白莲险些呕吐了出来。不过,幸好在不久之后从树汁中居然又有一股隐约清香之气随之飘散出来,让人闻着十分舒服,很快就缓解了之前那种呛人的气味。

    没过多久以后,两人便将这蛇蔓树树汁涂抹了全身。除了那些奇异的气息弥漫在他们身边外,他们二人看过去就像是被白色的泡泡从头到脚包围了一样,显得异常滑稽。

    白莲看看陆尘的模样,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身子,脸色难看极了;而陆尘显然对这些外表的东西毫不在意,中间抽空还接了些白色树汁,替阿土全身也抹了一遍。

    阿土这一次看起来居然十分的乖巧,没有半点反抗。

    等一切都准备妥当后,陆尘等人又在林中等待了一会,只见周围确实十分安静后,便试着向外头走去。

    陆尘走在第一个,阿土和白莲都在他身后瞪大了眼睛仔细看着,那些黑色的藤条就垂落在不远处,阴森森的树林中仿佛安静得犹如恶鬼窥视。但令人惊奇的事发生了,在陆尘缓缓踏出了几步之后,那些藤蔓居然真的没有去攻击他。

    白莲一声欢呼,大受鼓舞,而在她旁边看起来还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一直在周围打转转的黑狼阿土,还在瞪大了眼睛看着陆尘。

    陆尘在原地站了一会,然后又尝试着往前方再次多走了七八步,此刻,在他身子周围已经全是那种黑色的蛇蔓。

    但在他的身边一片安静,蛇蔓毫无攻击的迹象,显然,这就是因为他涂抹了那些白色树汁的缘故。

    白莲和阿土不再犹豫,也迈步离开了那棵蛇蔓树,然后在陆尘的带领下,开始向林子外面走去。

    当然了,他们不可能是顺路返回,虽然白莲一开始有点想返回去悄悄看一下卓贤的动静,但陆尘否则了她的想法,在辨认了一番方向后,然后挑了另一个方向继续前行。

    ※※※

    “那个方向是哪边?”白莲问陆尘道。

    陆尘的回答也很简略,道:“南边。”

    白莲皱了皱眉,道:“虽然我对迷乱之地这里还是外行,但大概的情形我还是知道的。你往南边走,不就是越来越深入迷乱之地了吗,等于是越走越凶险了。到时候别搞得正邪两道还没杀掉你,你自己就先死在迷乱之地深处了。”

    陆尘笑了一下,道:“没什么大事,大不了,打不过跑呗。”

    白莲“哼”了一声,道:“也不是每次机会都这么好的。之前我那位二师兄过来,是想接我回昆仑山,我觉得不太对劲,是不想回去的。但若是下次再被他找到的话,只怕就未必能逃走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陆尘道,“眼下先脱离苦海再说。”

    “好吧。”

    两人一狗在林中开始向南方走去,同时一直都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周围,除了那些可怕的藤蔓外,他们还不时抬头仰望天空,大概是生怕那位卓贤突然从空中出现并发现他们的情况。

    不过,卓贤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蛇蔓林中受了伤,在离开这片林子后便就此消失无踪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陆尘、白莲还有阿土一行人总算是慢慢走出了那片蛇蔓林。

    从一片阴森黑暗的林子中走出来,看着周围重新变成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的模样,两个人都是下意识地长出了一口气,仿佛像是心中一口闷气吐了出来。

    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陆尘的脸色忽然微微一变,只见有十来个全身黑衣的男子,却是从前方出现,缓缓围了过来,并且眼睛都是在盯着他。(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