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2章 你的黑锅!
口罩男的这个问题真的问到了点子上。
  
  小丁的回答也入情入理。
  
  白秦川到底会不会动用关系把他们从监狱里面捞出去呢?
  
  如果捞出去的话,那么不就证明白秦川和杀害白忘川有着最直接的关系吗?
  
  以白家大少爷的智商,完全不至于做那么傻的事情!
  
  “如果白秦川不来救我们的话,那么他就不担心我们把他给供出来吗?”口罩男问道。,,,,小说br/
  
  “就算是供出来,又有多少人会相信?又有多少人愿意冒着危险去查到大少爷的头上?”小丁此时看起来倒还显得比口罩男淡定一些,分析的非常精确。
  
  “而且,你和大少爷之间的通话全部是用的反语,就算是你把他举报了,查了通话录音,也不可能对结局造成一丁点的改变,你说对吗?”
  
  “确实如此。”听了这话,口罩男忽然像是失去了不少的力气,就这么靠在座椅上,任由车子颠簸。
  
  他和白秦川之间的对话确实全部都是反话,如果警方真的从这段通话录音之中取样调查的话,还真的调查不出来什么结果的,只能证明白秦川对弟弟一往情深!
  
  “白秦川对我有恩。”口罩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他给供出来的,至于你……”
  
  “你完全不需要来怀疑我,大少爷也对我有恩。”司机小丁说道:“我哥在临死之前把我交给白大少爷,他这三四年来待我不薄。”
  
  “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好好的活着吧。”口罩男叹了口气,拍了拍小丁的肩膀:“靠你了。”
  
  “嗯。”小丁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就找个停车场,我们换辆车。”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像是丢掉了什么非常珍贵的东西一样,心里面一阵空落落的。
  
  准备弃车之后,司机小丁竟有了种视死如归的感觉,他的车速极快,很快就让汪泽龙连他的后尾灯都看不到了!
  
  “被破胎器扎了还能跑那么快!”汪泽龙开着车在后面追着,同时对着对讲机低吼道:“对方的车胎内部安装了破胎继行器!续航里程最多不超过八十公里!在这八十公里内,对方一定会换车逃离!”
  
  到底是经验丰富的国安重案处长,立刻就判断出来了事情的关键点。
  
  汪泽龙-根本就不用看地图,附近的地形便开始立体的在他脑海之中展开,一系列命令被迅速布置了下去,一张大网也被迅速支起来!
  
  苏锐已经提前指明了追击方向,让犯罪嫌疑人暴露了,在这种情况下,汪泽龙若是还让对方跑了,那么他会认为自己没脸面对苏锐的!
  
  …………
  
  而此时,津山某间医院的天台上,苏锐和白秦川正在并肩而立。
  
  望着下方的景色,苏锐的眸间似乎有着云海在翻涌。
  
  “嫌疑人已经现身了。”苏锐说道:“我想,很快你就能见到把你弟弟害成这样的凶手了。”
  
  白秦川点了点头:“嗯,辛苦你们了。”
  
  “我并不辛苦。”苏锐说道:“只是,如果我把凶手交给你的话,你准备怎么对待他们?”
  
  苏锐的这句话看起来很平淡,但实际上却充满了机锋。
  
  “我也不能违背法律。”白秦川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波动:“法律会对他们做出惩罚的。”
  
  说着,白秦川转过脸来,看着苏锐,说道:“锐哥,这一次白家确实已经吃了不少的亏,秦家也对我们步步紧逼,我想,现在是我们最终摊牌的时候了。”
  
  “最终摊牌?”苏锐淡淡一笑:“也就是说,今天是我们把‘价格’最终确定下来的时候,对不对?”
  
  白秦川点了点头,脸上仍旧没有多少表情:“忘川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所以我希望这件事情能够早点结束,否则的话,白家撑不了太久。”
  
  白家撑不了太久?
  
  听了这话,苏锐嘲讽的一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白家根本不是骆驼,而是一头凶狠的猛犸巨象。”
  
  白秦川终于露出了苦笑:“锐哥,你这个比喻可真的不太恰当啊,如果白家凶狠的话,怎么会步步受制于人?”
  
  “步步受制于人并不怪你,而是怪白忘川让你们失掉了先机。”
  
  说到这里,苏锐摇了摇头,淡淡一笑:“白秦川,把白家逼到这个份上,你是不是挺恨我的?”
  
  “爱恨不由人。”白秦川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理解你的做法,换做是我,结果也会是一样的,甚至可能还会变本加厉。”
  
  苏锐不想再和白秦川兜圈子了:“你也许听说过,我经常被别人称呼为铁公鸡,属于雁过拔毛的类型。”
  
  “锐哥,我明白你的意思。”白秦川再度苦笑了一下:“不过是想最后压一下价格而已,但是在我看来,锐哥你却并不是这样的人,你在很多时候都很大气。”
  
  “不,也许在某些时候,我会吝啬的远远超出你的想象。”苏锐微微一笑,然后说道:“白秦川,前一段时间,我在东青港养伤,可是,却有两个人深夜到医院里来行刺我。”
  
  “真是胆大包天了。”白秦川冷笑了两声:“是谁这么不自量力?”
  
  他这冷笑显然不是针对苏锐的,而是在嘲讽那些胆敢刺杀苏锐的人。
  
  在白秦川看来,这真的是太不自量力了,哪怕是他,现在也绝对不敢做出这种没脑子的事情。
  
  苏锐携大胜之势从东洋归来,势头正劲,根本无人能及,再加上他本身的实力就是如此的可怕,谁敢不开眼的刺杀他?
  
  至少白秦川觉得,只要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你说的不错,或许绝大多数人都会这么想。”苏锐点了点头:“不过我并不认为我已经强大到了让所有人都必须忌惮的地步,而且还有一点或许你并不知道。”
  
  “锐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秦川的心里面隐隐的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很简单。”苏锐望着白秦川的眼睛,直截了当的说道:“这两个杀手都把责任推到了你的身上。”
  
  “推到了我的身上?”白秦川的眼睛一下子就瞪的老大:“这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无脑的事情来!”
  
  “是啊,我也是这么跟他们讲的。”
  
  苏锐说道:“我也觉得这种行为很无脑,可是对方偏偏一口咬死了这一点,偏偏要把脏水泼到你的头上,你说我该如何是好?”
  
  白秦川心中那股不妙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他看着苏锐的眼睛,想要从其中找出一些答案来。
  
  可是,苏锐的眼神里面满是轻松,白秦川根本不可能从其中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锐哥,我可以保证,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白秦川丝毫不觉得自己的保证有掉价的成分,继续说道:“我现在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以后也不会做。”
  
  白秦川的心里面有着一股无法言喻的情绪在奔涌着,好似随时有可能喷发出来。
  
  他知道,苏锐选择在这种时候提出这种话来,目的是非常明显的。可白秦川不知道的是,究竟是谁在背后给他搞小动作?用如此低劣的手段来挑拨他和苏锐之间的关系?
  
  白秦川暂时想不出答案,但是,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
  
  “我相信你的话。”苏锐眯了眯眼睛,说道:“我也相信,对方心怀歹意,是故意在你我之间拉仇恨。”
  
  “锐哥,谢谢你的信任。”白秦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请你把那两个杀手交给我,我想,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白秦川知道他现在需要去做什么他必须要从这两个杀手口中掏出幕后的指使者,也只有这样,他才可以甩掉自己的身上的黑锅。
  
  苏锐这个消息,让本来就处于焦头烂额状态之中的白秦川更加的烦躁了。
  
  可是,他有什么办法?
  
  敢往他和苏锐之间泼脏水,幕后的主使者可绝对不是个没有身份的人,白秦川知道,当他选择直面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意味着他同时要多拥有一个敌人了。
  
  当然,白大少爷可从来不是什么善茬,别人敢往他的身上泼脏水,那么他就一定要让幕后的人付出代价。
  
  有很多时候,那些看起来很低调的人,一旦动起手来,会比雷霆还要迅猛,甚至完全不给敌人翻身之机!
  
  “把这两个杀手交给你当然没问题,不过,我真的担心他们会死在你的手里。”苏锐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有些意味深长。
  
  “我不会杀人的。”
  
  白秦川顺口说了一句。
  
  不过,说完之后,他的心中立刻咯噔了一下!
  
  谁说自己不会杀人?
  
  自己才刚刚选择干掉亲弟弟白忘川!
  
  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可以吃的话,那么白秦川是绝对不会做出当初的选择的!
  
  他活了这么大,可十几个小时之前的那个决定,绝对是他此生最大的败笔,没有之一!
  
  事实上,之前在酒店的卫生间里面,白秦川已经狠狠的打了自己两巴掌,他要把自己给打的清醒一些!
  
  苏锐此时的话似乎意有所指,但是白秦川却并不确定对方究竟有没有看出来什么。
  
  “我待会儿会把那两个人交给你。”苏锐拍了拍白秦川的胳膊:“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苏锐便转身离开了天台。
  
  好自为之?
  
  听了这话,白秦川控制不住的一个激灵!
  
  “糟了!”他低声说道!
  
  PS:晚了些,第三更送上!
  
  再次感谢大家的超级给力支持!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