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3章 落网!
在听到了苏锐说出“好自为之”四个字之后,白秦川立刻感觉到了一阵浓浓的不妙。
  
  他望着苏锐的背影,这才意识到,在太阳神殿稀里哗啦的追杀之下,早就与家族失去联系的白忘川凭什么本事能够从中东回到华夏?
  
  白忘川早不打电话晚不打电话,为什么偏偏在苏锐从首都军区总院出来之后就给他打电话?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那个号码……”
  
  白小说秦川本能的想要去查一查白忘川打给自己的电话,但是他转念一想,觉得这又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他已经从内心深处判定,这次白忘川的事情是苏锐给下的套了!
  
  然而,就算白秦川判断出来又怎样,苏锐自然是不会承认的,对方握着这样一个把柄,白秦川就算是想要反击,都完全使不上力气!
  
  打蛇打七寸!白秦川此时甚至感觉到自己的七寸位置都已经完全被苏锐捏住了!
  
  白家大少爷真的觉得自己脑残了。
  
  他忘了首都的争斗是怎样的步步惊心,忘了对手是多么的狡猾凶狠,他一心想着不要再让白忘川惹麻烦,所以才痛下杀手,这真的不太符合白秦川往日的风格。
  
  他这一段时间实在是被秦家和苏锐给逼的凌乱了,现在想来,这八成就是个圈套,可他还是头脑发热的跳了进去!
  
  没有人能够做到对所有事情都深思熟虑之后再行动,就像苏锐,也会经常冲动的不顾一切,白秦川也是一样。
  
  他最近所处的环境给了他极大的焦虑与焦灼,焦灼会扰乱人的思绪,做出决定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的冷静。
  
  在这种情绪的影响之下,白秦川做出“让白忘川消失”的决定,似乎也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
  
  如果没有白忘川接二连三的类似于自掘坟墓的行为,白秦川和整个白家根本不会遭受如此大劫,会仍旧处于蒸蒸日上的进程之中,何至于成为首都无数看客茶余饭后的谈资呢?
  
  白秦川也早就感觉到了从白忘川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浓浓的敌意,他知道,自己和这个弟弟之间,早晚会有一场争权夺利的决战,那么不如趁着对方颓败之时,让这一场决战提前到来好了。
  
  这就是白秦川做出这一系列决定的原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站在他的立场上,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由于事先已经有过一系列的安排,因此白秦川虽然不希望口罩男和小丁被抓到,但是也不担心此事,毕竟他在电话里用的都是反语,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但是,白秦川却不想让苏锐掌握这个事实。
  
  毕竟,没有人想让别人看到自己性格里面的阴暗面!
  
  此时,苏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天台之上,而白秦川却还在怔怔出神着。
  
  “你们……多保重吧。”白秦川的眼前浮现出了两个身影,然后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他这句话明显就是说的口罩男和小丁。
  
  白秦川不打算营救他们了。
  
  …………
  
  此时,小丁正把他的绝世车技给展现出来呢。
  
  虽然有警车不断的加入追逐大军,但是他们只有被小丁越甩越远的份儿,在视死如归的心态影响之下,小丁的车技简直发挥到了极致,每一次漂移和甩尾都堪称视觉艺术,让人看了不禁眼花缭乱。
  
  当然,由于速度太快,路上难免会发生碰擦事件,不过,虽然这辆小瑞纳看起来车皮很薄不禁撞,可是,和德系车碰了几次,对方竟然完全不是这瑞纳的对手,被碰到的地方纷纷瘪了下去。
  
  “这车子改装的不错。”口罩男夸奖了一句。
  
  坐在车子里面不断左冲右突着,口罩男现在的心情已经完完全全的静了下来,反正死马当成活马医,如果不是白秦川,他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那么,再死一次又何妨?
  
  “这是我哥哥留下的车子。”小丁的状态也发挥到了极致,他本来满腹抱怨,但是现在生死攸关,也不想和口罩男说太多。
  
  “你哥哥是我听说过的最出色的改装天才,据传他本来已经收到了美国麻省理工的录取通知书,可他却要执意开个汽车改装厂,真是太疯狂了。”摇了摇头,口罩男也有些感慨。
  
  小丁没有讲话。
  
  对于他来说,他的哥哥是他一辈子也无法超越的对象。
  
  “对了,我一直想知道,你的哥哥是怎么死的?”口罩男说道。
  
  “车祸。”沉默了一会儿,小丁才回答道:“试驾改装车的时候,刹车失灵,车子撞断了护栏,冲出了盘山公路。”
  
  那次事故的时候,小丁并不在哥哥的旁边,但是他却见到了触目惊心的残骸。
  
  他的哥哥在改装车子的时候,不仅会在车辆性能上面对车子进行极大的提高,在安全性方面也同样不会忽视,换而言之,他的哥哥并不是一个单纯追求速度的狂人,他真正在意的是车子强悍的综合性能和舒适的驾驶感受。
  
  可是,就是这么一辆安全性非常不错的车子,在小丁最后见到的时候,却几乎已经被完全摔扁,能摔掉的部件几乎全部都被摔掉了。
  
  冲出盘山公路,在倾斜度极大的山坡上滚出了上百米,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逃生!
  
  当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助理当场死亡,撞得七窍流血。然而,小丁的哥哥还算是命硬的,当场并没有死,在医院里抢救了半个月,才彻底告别了人世。
  
  在临死之前,这位改装天才把年轻的弟弟托付给了白秦川。
  
  “刹车失灵?可惜了一个天才。”口罩男听了,摇了摇头:“抱歉。”
  
  “嗯,这也是想不到的事情。”小丁摇了摇头,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五分钟后,他一打方向盘,车子一个剧烈的漂移,拐进了一个地下停车场。
  
  紧接着,便有轮胎的剧烈摩擦声从停车场里面不断的传来了!
  
  三分钟后,一辆蒙迪欧驶出了停车场,至于那辆瑞纳,则是静静的横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面。
  
  “你的偷车技术还可以。”小丁说道。
  
  “年轻的时候就靠这个手艺过日子的。”
  
  口罩男坐在副驾上,对小丁的夸赞并不怎么在意,他辍学之后所偷过的车,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跟家常便饭没什么两样。
  
  “遥想当年,偷一辆车,拆开卖零件,至少能赚回原车三四倍的价钱。”口罩男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一丝缅怀的神色:“可惜如今已经不再年轻了,也懒得做这种事情了。”
  
  经过了这十来个小时的逃亡,口罩男和小丁之间似乎也和谐了很多。
  
  然而,就在他们刚刚冲出停车场,还没驶出两百米的时候,小丁便猛的一踩刹车!
  
  “怎么回事?”口罩男问道。
  
  “该死的,是交通管制!”小丁操控着蒙迪欧,猛烈的转向,可是,当转过去之后才发现,他们连回头路也没法走了。
  
  直升机的轰鸣声越来越近,两辆警车也出现在了路口,把这条路给完全堵死了!
  
  “完了,无路可逃了。”小丁有点颓丧的说道。
  
  而前方的警察好似如临大敌,已经把枪给举了起来,瞄准着驾驶室。
  
  只要小丁敢再有任何动作,那么他们绝对会立刻开枪的!
  
  “他们怎么就又追上了?”口罩男的眉毛狠狠的拧在一起,眼中完全是难以置信!
  
  “我也不知道,我已经尽全力了。”小丁说着,把档位换到了“P”挡,然后一拔钥匙。
  
  于是,发动机的轰隆声便戛然而止,车子熄火了!
  
  这就代表着,他们已经彻底放弃抵抗了!
  
  上有直升机,下方有交通管制,外加警车堵路,在这种立体包围之下,他们真的是插翅也难飞了!
  
  小丁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汪泽龙早就已经判断出来他们要换车的企图了。
  
  车胎被破胎器扎了,续航里程不会超过八十公里,而他们刚刚驶进去的这个地下停车场,也是这惠丰镇县城唯一还算比较大型的停车场了!
  
  他们想要偷车的话,自然要选择这种空旷的地下停车场,越是大型,就越不容易引人注意!
  
  凭借着多年的破案经验,汪泽龙已经把犯罪嫌疑人的心理给揣摩的透透的了!
  
  他开着普拉多是追不上这两人的,干脆半途换了国安的直升机,直接飞到这里等着了!
  
  果不其然,他的判断并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
  
  小丁和口罩男开门下了车,把手举在头上。
  
  在这种时候,反抗已经失去了意义,如果他们想要凭借双脚逃跑的话,那么唯一的下场就是被打死。
  
  这里并没有地方留给直升机降落,此时,从直升机上面垂下来了一根机降绳,汪泽龙就这么单手抓着绳子,从上面滑了下来。
  
  小城市里极少会见到这种情形,因此汪泽龙的机降动作几乎吸引了所有的眼球。
  
  看到喷在直升机身上面的“国安”二字,口罩男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然后把脸上的口罩给摘了下来。
  
  汪泽龙大步走过来,盯着口罩男那苍白的脸色,露出了一丝微笑。
  
  当然,他的笑容之中带着一丝嘲讽。
  
  “好久不见了。”汪泽龙说道:“没想到再次遇见会是这种场面。”
  
  口罩男摇了摇头,双手放在身前:“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铐上,带走。”汪泽龙说道。
  
  …………
  
  津山市局的官方微博很快便发布了一条消息在特大枪击案发生十九个小时之后,嫌疑人落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