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肆章 剑气凛然
    ♂

    “丹都骨?”黄老四嘿嘿笑道:“老子待会儿让你连骨头都没有。?  ”话声刚落,已经疾步上前,挥刀便往丹都骨砍了过来。

    其他人此时都是四散分开,苗家老者则是抱着阿绫躲到一旁。

    这黄老四虽然好色,但是刀法却不算弱,一刀砍下,度不慢,丹都骨低喝一声,已经侧身闪过,度却也极快,黄老四一刀砍空,便觉得身侧劲风忽起,丹都骨一拳已经照着黄老四太阳穴打过来。

    “堂主,这苗狗的身手倒是不弱。”五品堂众人都是在旁看热闹,有人抱起双臂,笑道:“黄老四,可别败在一条苗狗的手下。”

    黄老四感觉到身侧劲风忽忽,后退一步,脖子后仰,手腕一转,手中刀已经朝着丹都骨的小腹拉过去。

    丹都骨赤手空拳,倒也不敢与黄老四硬接,后退躲过。

    两人你来我往,转眼间也是交手了十余回合,丹都骨的力气很大,度也不慢,不过黄老四刀法也有些套路,一时间竟是打成平手,都是伤不了对方。

    齐宁在楼上瞧见,心下暗暗称赞,他自然看得出来,这丹都骨的武功也不算十分高明,若是普通人,以丹都骨的力量度,对付三五个人不在话下,不过这五品堂都是江湖人出身,这黄老四明显是练过刀法,丹都骨想要胜过黄老四也不算容易。

    明知对方一群人佩刀拿剑,丹都骨却还是敢于挺身而出,这苗家汉子却也是侠骨心肠。

    “黄老四,这苗狗赤手空拳,你拿着武器,就算杀了他,也是胜之不武。”边上有人哈哈笑道:“你要真想宰了他,不如赤手空拳和他打,这样打胜了他,才有面子。”

    黄老四闻言,竟果真将大刀丢到一旁,欺身上前,一拳向丹都骨打了过去。

    丹都骨低吼一声,不躲不闪,竟也是握住拳头迎了上来,黄老四见得对方如此,微有些吃惊,可是同伴都在边上,自然不好示弱,两只拳头竟然生生地碰在一起,丹都骨面不改色,黄老四却感觉拳骨宛若碎裂一般,一阵剧痛,心叫不妙,丹都骨却根本不等他多想,另一只拳头挥打过来,黄老四欲要闪躲,却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度,硬是被一拳打在肩膀上。

    “哎哟!”

    黄老四叫了一声,肩胛骨竟似乎也被这苗汉打的碎裂,丹都骨见状,欺步上前,双拳齐出,便在此时,边上光芒一闪,一人竟然是提剑冲着丹都骨直刺过来。

    这人与黄老四平日交情不错,知道丹都骨手上的力量确实了得,若当真让丹都骨双拳击中黄老四,黄老四虽然不至于被打死,但非得受重伤不可。

    依芙在楼上瞧得清楚,见到有人从旁出剑偷袭,禁不住低声骂道:“无耻!”

    好在楼下正在打斗,大家注意力都在丹都骨身上,加上外面风雨正急,倒也无人听到依芙声音。

    齐宁此时却是神情冷峻。

    五品堂的人,当然是得到铁血文的召集,赶到西川集中,准备前往千雾峰攻打黑莲圣教,按照神侯府和江湖上各般说法,黑莲圣教乃是江湖毒瘤,无恶不作,为非作歹,乃是一等一的邪教,自然要全力铲除。

    可是黑莲圣教做过多少恶,齐宁不清楚,但这五品堂今日的言行,齐宁却是亲眼目睹,心中不由冷笑,暗想五品堂所作所为卑鄙无耻,只怕比黑莲圣教还要龌龊。

    眼见得那一剑便要刺中丹都骨,却见到跟随丹都骨的那苗人不知何时口中已经含住一支小竹管,在剑尖便要刺中丹都骨之时,一根细针般的物事已经从小竹管中射出,奇准无比地射入那剑手的咽喉中。

    长剑立时脱手,那剑手捂住咽喉,连退数步,脸上的皮肤几乎是在顷刻间便变成紫黑色,随即向后仰面倒在地上,只抽搐两下,便即动也不动。

    所有人都是一怔,那光头堂主却是反应迅疾,厉声道:“杀光所有人!”心知苗人用毒厉害,身影前欺,极是快,还没等那苗人反应过来,一拳已经重重击在那苗人心口,那苗人一声惨叫,身体已经飞出门外,落在了雨中,一口鲜血吐出,地上挣扎不起。

    丹都骨惊声道:“巴察!”想要冲出去看同伴伤势,早有两人拦住去路,一刀一钩,都是往丹都骨身上招呼过去。

    丹都骨厉吼一声,足下一挑,竟是将那支长剑挑起,探手抓住,挥剑拼杀,只是他显然从未用过长剑,不成套路,片刻间,在两人的联手攻击下,已经是连连后退,左挡右支,显得异常狼狈。

    “刺啦!”

    边上一名刀手瞅见时机,竟是从旁偷袭过去,一刀砍在了丹都骨的背上,丹都骨一个踉跄,忍住剧痛,那使钩之人却已经是用铁钩钩住了丹都骨肩头,斜拉过去,丹都骨肩头顿时血肉模糊,鲜血四溢。

    眼见得丹都骨性命不保,苗家老者焦急万分,回那了一根木棍,便要冲上前,却见到眼前一花,一道身影挡在前面,苗家老者吃了一惊,仔细一瞧,却现正是齐宁。

    “五品堂,果然是无品至极。”齐宁冷笑道:“以多欺少,倚强凌弱,你们还要不要脸?”

    依芙此时也已经跟在齐宁身边,拉住阿绫手腕,摇头道:“不要怕。”

    齐宁突然出现,五品堂诸人立时瞧过来,见到齐宁一身苗装,一时间也分辨不清,一人冷笑道:“堂主,又来了两个不要命的,嘿嘿,还有个妞儿,这妞儿可比先前这个够味得多......!”

    丹都骨此时已经是退到齐宁身边,浑身鲜血,拿刀那人并未停手,又是一刀往丹都骨砍过来,丹都骨欲要强忍剧痛迎敌,却感觉手上一松,手中的长剑竟然已经被齐宁夺过,齐宁夺剑之后,根本不做犹豫,顺着剑势,长剑上挑,“噗”的一声,已经是瞬间刺中了那持刀之人的手腕。

    那人感觉手腕剧痛,手中大刀脱手而落,齐宁长剑斜而向上,剑光划过,已经将那人从腰间到肩头的衣衫斜划开,只需再往里面寸许,便等若是将那人开膛破肚。

    那人一时间呆住,手脚冰凉,竟是如同石头一般,站立动弹不得。

    五品堂众人都是大惊失色,他们毕竟是习武之人,虽然武功算不得高明,但剑法的好歹多少也能瞧得出来,齐宁一剑伤腕,两件破衣,技惊四座,几人完没有想到,一个苗家少年,竟有如此厉害的剑法。

    不但是五品堂诸人,便是依芙此时也是大吃一惊。

    她知道齐宁的身手不弱,可是却没有想到齐宁的剑法竟然厉害如斯。

    一阵死寂,光头堂主一使眼色,一左一右又有两人齐齐冲出,直往齐宁攻过来,齐宁冷笑一声,等到那两人的兵器快要触到身体,脚下一滑,鬼魅般闪过,顺势出剑,一剑便刺入了一人的肩头,随即手腕一转,剑刃在那人血肉之中旋转了一下,那人惨叫一声,肩头的经脉瞬间就被齐宁挑断,手中兵器落地。

    齐宁也不耽搁,拔剑而出,按照脑中所记的剑图,长剑极其迅而自然地反手撩到另一人的大腿上,刺入进去,迅拔出,那人亦是一声惨叫,翻身倒地。

    只是这片刻间,齐宁十招未出,便已经吓住一人,伤了两人。

    这固然是因为剑图之中所画的剑术神鬼难测,更是因为这几人的武功实在不算高明,在如此鬼魅精妙的剑法之下,根本抵挡不住。

    五品堂七人,被细针毒杀一人,黄老四被打断肩胛骨,齐宁剑下,一伤肩脉,一伤大腿,只余三人完好无缺,可是这番下来,包括那光头堂主在内,都是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再出手。

    丹都骨一脸惊讶之色,苗家老者也是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齐宁见光头堂主怔怔呆,努了努嘴,道:“喂,这位堂主,咱们还要不要打?”

    光头堂主浑身软,他武功虽然比之其他几人要高明,可是亲眼目睹齐宁剑术,心中知道齐宁的武功远胜自己,勉强笑道:“这位......这位小兄弟剑法了得,在下......在下钦佩,不打不相识,咱们......咱们做个朋友如何?”

    “就你这下三滥的样子,也配和我做朋友?”齐宁叹了口气:“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瞧了黄老四一眼,问道:“对了,你叫黄老四?”

    黄老四惊魂未定,连忙点头。

    “你很喜欢女人?”齐宁笑道:“人家要是愿意,我也管不了,可是人家不愿意,你也不能强求。看来你还是管不住自己裆里那点玩意,我只能替你管管。”冲着光头堂主道:“你会用刀?”

    光头堂主道:“会......不会.....我......!”

    “到底会不会?”

    “在......在小英雄面前,我的.....我的那点刀法,连.....连狗屁也不是......!”光头堂主勉强笑道。

    “拿刀,带黄老四出去。”齐宁道:“将他那玩意儿骟了,你是堂主,连自己的手下都管不好,还要麻烦我老人家,真是要不得。”

    黄老四面色剧变,失声道:“小英雄,不......不能......!”

    “他不骟你,我就要杀他,你觉得他会如何选择?”齐宁微笑道:“他是你家堂主,你总不能为了保住自己那点东西,连自家堂主的性命都不顾吧?”

    光头堂主倒是干脆得很,拎起刀,拖着黄老四出了门,片刻之后,就听黄老四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齐宁叹道:“这下子好了,应该不会再犯大错了。”

    -----------------------------------------------------------

    ps:恳请大家帮忙在公众号“锦衣沙漠”之中点击文章底部的广告哦,赏沙漠一点饭吃,多谢大家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