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7章 群雄集结!
    同一时间,天元界广袤无垠的星海中,由四百二十五尊阵列式星炬组成的联邦第九号“星空之门”,正跟随太阳的运动轨迹,缓缓调整着每一面太阳帆的偏转角度,以便汲取到更加充裕的阳光,尽可能节约灵能消耗。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从正面望去,那真像是星辰大海中熠熠生辉的一万束火焰,绽放出最瑰丽的华彩,对着太阳,狂热地舞蹈。
  
      肉眼无法看见的灵能涟漪,更是穿透了四维空间,被其余六大世界和诸多资源星球、星空城镇、大型星舰之上,类似“监星仪”、“浑天星动仪”之类的法宝接收到,成为指引他们前进的宇宙道标。
  
      这是全联邦规模最大的星空之门,足以指引整整一支舰队瞬间穿梭四维空间,来到天元界的上空。
  
      同样级数的星空之门,在天元界的星海中一共有三座,共同支撑起了都世界和其余六界之间多如牛毛、欣欣向荣的航道。
  
      每一座“星空之门”都是一头吞金巨兽,光靠太阳能根本不能满足他们日常消耗的十分之一,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高纯度晶石被运送到这里,变成足以照亮四维空间的灵焰。
  
      所以,当那艘满载高纯度晶石的运输舰缓缓靠近第九号星空之门时,拱卫星空之门的两座星海战堡中,并没有一名官兵感觉到不对。
  
      即便明知战争的阴影早已降临,但作为联邦都的天元界,是固定式防御大阵最密集,看似最难啃的一根硬骨头,飞星界或者天环界才应该是黑风舰队的要攻击目标——这样的认知,早就悄无声息侵蚀了不少人的警惕。
  
      更何况这艘运输舰每隔十天就会来一次,不少官兵还认得出这艘运输舰上斑斑驳驳的锈迹和陨石擦痕呢!
  
      直到这艘运输舰并没有按照往常的惯例,慢慢停下来接受检查,而是陡然加、加、再加,而星舰外壳上也激荡出了绝不属于运输舰,比不少主力战舰都要高,深红如血的强灵能护盾,毫不掩饰它的恶意时,才有人出了第一声尖叫!
  
      黯月计划的最后一环,正式开始。
  
      此刻,距离黑风舰队降临天元界上空,还有一小时,五十九分,四十四秒。
  
      ……
  
      天元界,天元星,天都市东郊。
  
      负责从地面遥控指挥三座星空之门,调度各地和都之间航线的“联邦空间航行指挥中心”就坐落在东郊的群山之间,地面上四个深深凹陷,直径达到上百米的碗型灵波射器,源源不断向星空传输大量信号和指令。
  
      总共七支车队,从四面八方集结,悄无声息朝“联邦空间航行指挥中心”挺进。
  
      金心月端坐在其中一辆重装甲战斗飞梭车的后座,摩挲着手掌中的万妖联军权杖,沉默不语。
  
      从黯月计划开始实施,她一直是自信满满,胜券在握,甚至有点儿高深莫测的味道。
  
      然而此刻,就在黯月计划真的走到了最后一步,即将见分晓的时候,她却有些心神不宁起来。
  
      “师父……”
  
      坐在旁边的弟子雪儿,感知到了师父的异样,轻轻唤了一声。
  
      “无论如何,不能回头了。”
  
      金心月喘了口气,闭上双眸,疲态尽显,既像是解释给弟子听,又像是自我安慰,“我们在弄险,黑风舰队也在弄险,大家都希望一战定胜负,不想拖成两败俱伤的持久战,所以大家都在刀尖上跳舞。
  
      “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选择这么激进的战术,否则,就算在常规作战中击败了黑风舰队,也没那么容易彻底消灭他们,战争拖上三五七年,拖得联邦满目疮痍,一片白地,肯定会有新的帝国远征军来到,轻而易举将我们收割!
  
      “所以,这场刀尖上的舞蹈,再惊险,再疼痛,再鲜血淋漓,都必须跳下去!
  
      “只希望,我们这场戏做得足够逼真,真能让黑风舰队相信天元界已经一片大乱,诱惑他们跳到我们的伏击圈里来吧!”
  
      雪儿握住了金心月的手,轻声道:“天佑我族,天佑联邦!”
  
      金心月并不是一个相信鬼神,相信老天的人。
  
      她甚至是一个神佛敢阻挡在她通往权力之路上,她就敢屠神灭佛的人。
  
      但是此刻,看着不远处山巅之上高耸入云的聚灵塔和射塔,她竟然也鬼使神差地呢喃道:“天佑我族,天佑……联邦!”
  
      此刻,距离黑风舰队降临天元界上空,还有一小时,五十八分,五十九秒。
  
      ……
  
      天元界,距离太阳极其遥远的星域边缘,幽暗无尽的冰冷空间中,一支涂装成纯白色,显得极其扎眼的舰队,从一片碎石星带中挣扎出来,大摇大摆朝着天元星的方向驶来。
  
      那是刚刚结束为期半年的“深空巡航演习”,“理论上”应该弹尽粮绝、人困马乏的联邦军第十六深空舰队,也就是俗称的“大白舰队”。
  
      他们是回到环都星域进行休整和补给,顺便加强都一线防御的。
  
      大白舰队旗舰“无尽燃烧号”,舰桥之上,舰队最高指挥官白星剑,双手枕着脑袋,二郎腿翘得高高的,舒舒服服半躺在指挥椅上,通过悬浮在半空中的数百张光幕,查看过去半年诸多演习科目的总体汇报,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他的副手,大白舰队总参谋长“萧离水”在旁边,眉头紧锁地看着他,时不时还撕心裂肺地咳嗽一阵,每次咳嗽起码要持续半分多钟,简直要将心肝脾肺肾统统都咳出来为止。
  
      说起来,这个“萧离水”亦是昔日叱咤风云的一号人物。
  
      他今年两百六十多岁,即便在修真者而言,都是行将就木,随时蹬腿都算“寿终正寝”的年纪。
  
      此君是飞星界、蜘蛛巢星的星盗出身,早在两百年前的蜘蛛巢星上就大有名气,他和昔日的星盗之王白星河是同一时代的人物,出道甚至比白星河都早,而心狠手辣和鬼蜮伎俩亦不遑多让。
  
      此君之所以出名,乃是因为他有一个十分恶劣的习惯,从来都不屑于去劫掠普通运输舰,却喜欢“黑吃黑”,去狩猎那些刚刚和武装商团的护航舰队血拼一场,拼到快弹尽粮绝的同行,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劫掠到大笔财货。
  
      此事尚未曝光之前,他是蜘蛛巢星上的一方豪强,此事曝光之后,众多星盗才目瞪口呆现,过去几十年间,竟然有过五十支星盗团都是折在萧离水的手上,被他干掉的星盗,简直比被天圣六宗干掉的星盗都多!
  
      虽说星盗之间偶尔黑吃黑一把,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专门盯着星盗打,还每次都斩尽杀绝不留半个活口,这就实在太恶劣了!
  
      萧离水的卑劣行径犯了众怒,饶是如此,他依旧在数十支星盗团的围剿之下,周旋了将近五年才失手被擒,随后他被关在蜘蛛巢星地底的黑牢中受尽折磨,一方面是星盗觉得他死有余辜,这么死实在太便宜了他,更关键是据说他几十年间吞噬了无数星盗团,积累了一批天文数字的财富,这笔横财不吐出来,谁又舍得让他死呢?
  
      就这样,萧离水在蜘蛛巢星的黑牢中关押了整整三十年,被最强大的几支星盗团共同看管和拷问,久到快要被所有人遗忘,久到蜘蛛巢星被修真者解放时,他还浸泡在黑牢腐臭的脏水里!
  
      如何处置萧离水,便成为十分棘手的难题。
  
      说他是星盗吧,他的确是,还是星盗中最穷凶极恶、阴险狡诈的那种,肯定不能放出去危害社会。
  
      但查来查去,他干的尽是黑吃黑的买卖,猎杀的都是别的星盗,根本查不到他劫掠普通运输舰队的真凭实据。
  
      而且这时候,他已经在黑牢里泡了三十多年,骨头都快泡烂了,才一百五六十岁,正是修真者的壮年,却泡出了满头白,满脸皱纹,一身伤病,乍一看和三五百岁一样。
  
      医生的判断是——即便不和别的罪大恶极的星盗头子一样执行死刑,他最多也就再活三五年,最多最多七八年了。
  
      于是,萧离水最后的刑期就是——有期徒刑,五十年!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从一百年前就开始动不动咳嗽,一咳就是半天,每天要咳三碗血的“老家伙”,竟然硬是挣扎着熬过了五十年的刑期,还被白星剑从不知道哪个贫民窟的犄角旮旯里捞出来,先是当他的星舰参谋,随后是大白舰队的参谋长,在天环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十分诡异地焕了事业的“第二春”!
  
      “老白。”
  
      萧离水捂着嘴,咳嗽了半天,又慢条斯理将满是黑血的手绢塞回乾坤戒里去。
  
      光是从他温和甚至有些迟钝的声音里,一点都看不出昔日“黑吃黑”的凶狠狰狞,“马上就要回到母港了,纸包不住火,这件事你准备怎么解释?
  
      “虽说咱们大白舰队是独立作战部队,所有演习科目也是由咱们自己拟定,但你这半年来演练的所有战术,都和事先汇报给总参谋部的演习科目完全不同,总要有个说法吧?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大幅度修改演练科目,练习了整整半年的‘强灵磁干扰环境下,无网络状态下的作战’,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真人类帝国的灵磁干扰技术会强到这种程度,能瞬间切断我们和外界的一切网络联系?
  
      “果真如此,为什么不正大光明将演习科目上报,却要偷偷摸摸另搞一套?”
  
      白星剑正在抖动的二郎腿忽然静止,片刻之后,再次抖了起来:“别心急,老萧,很快就知道了。”
  
      萧离水道:“知道什么?”
  
      “知道——”
  
      白星剑眯起眼睛,眼底又是疑惑,又是兴奋,喃喃道,“我是不是着了那个死老鬼的道儿了!”
  
      此刻,距离黑风舰队降临天元界上空,还有一小时,五十七分,三十六秒。
  
      -----
  
      不好意思各位。
  
      明天冬至,这两天是我们这儿传统扫墓的日子,家里长辈比较多,这两天都在上坟。
  
      今明两天就每天两章吧,以三章为基准的话,算我欠大家两章,本周内一定补上,诸位见谅!(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