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节 诗言的答案
    郭嘉问话时用了个巧妙的策略,暗想只要诗言回答,他总能有点结论。单飞一听,一颗心瞬间揪了起来,他千辛万苦的到了这里,最重要的目的不亦是为了这个答案?
  
      诗言良久才道:“曹棺,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郭嘉和单飞均是怔住,没想到诗言居然采用了避而不答的方法。
  
      “你说!”曹棺倒是毫不犹豫。
  
      “至于如何请你帮忙,我会和单飞说及。”诗言轻声道。
  
      曹棺很是诧异,他不知道诗言有什么计划不能当面对他来说,一定要单飞来转达。
  
      “眼下你们先离开这里。单飞,你将孙尚香……送到外边后,再回转片刻,我有话想和你说。”诗言商量道。
  
      连郭嘉都是暗自纳闷,不知道诗言这么安排的用意。
  
      看到曹棺的迟疑不舍,诗言微笑道:“你如果连这件事都无法做到,我怎么能信你会帮我去做事呢?”
  
      曹棺看到诗言眸中的期待,一咬牙,转身方要下祭台,就听诗言轻唤道:“曹棺……”
  
      霍然止步,曹棺以为诗言改变了主意,忙道:“什么事?”
  
      “你怕死吗?”诗言问道。
  
      曹棺怔了下,他做梦也没想到诗言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不敢立即回答,只怕再有差错,曹棺认真思索了许久,“我怕死。不过我是怕我未向你说出我真正的心意后就死去。如今……我什么都不怕。诗言,如果有可能……”
  
      “我要替你祭天”几个字迟迟没有说出,曹棺不是不敢,而是知道说出亦是没有用处。
  
      诗言微笑的看着含泪的曹棺,眸中亦有雾气道:“好。那我会让你做件极为危险的事情,单飞会告诉你去做什么。你如果做到了……”她说话间看了祭台下的姬归一眼,低声道:“我们说不定有再见的机会。”
  
      众人惊诧。
  
      姬归在台下好像没听见一样。
  
      曹棺更是难以置信道:“真的?”
  
      “自然。”诗言含笑道:“我骗过你什么?”
  
      曹棺认真的回忆良久,精神渐渐振作。他蓦地发现诗言对他是有隐瞒,但诗言真的从未骗过他什么!
  
      缓缓走出祭室,曹棺看着门户再次关上,扭头望向留在外面的郭嘉道:“郭嘉,你有什么想法?”
  
      郭嘉负手默然片刻,双眉微扬道:“我只看出诗言决定去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一定要单飞去做,而且需要你的帮手。除此之外,我暂时没有别的想法。曹棺,诗言不是故弄玄虚的女子,她不肯……”
  
      看着树下还在昏迷的孙尚香一眼,郭嘉低声道:“诗言不肯给出晨雨的答案,一定有她的难言之隐。那诗言的难处究竟是什么?”
  
      曹棺亦明白这点,但真的想不到问题的答案。
  
      xxx
  
      单飞也想不明白,他将孙尚香送出了祭室,回转到九层祭台之顶独自面对诗言时,亦和郭嘉一样的困惑。
  
      只要一个“是不是”就能解决的问题,诗言为何不对他说出答案?
  
      “你一定奇怪我为何不径直给你答案?”诗言凝视着单飞,轻声道:“这世上如果有三个人知道晨雨是不是孙尚香的话,我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个。”
  
      单飞抑住心中的激动,苦笑道:“你若说出来的话,我会很感激你。”他知道另外两个应该就是孙钟和鬼丰。
  
      “我若不说呢?”诗言反问道。
  
      单飞沉默了半晌,“我觉得你会有不说的道理。我和你虽是初次见面,却早听曹棺、晨雨说过你。晨雨最尊敬的是你,曹棺最爱的是你,我想能让曹棺、晨雨依恋的人,做事必定有她的道理。”
  
      诗言的眸中满是赞赏之意,“晨雨没有选错你。”
  
      单飞心中不知何种滋味,他感觉诗言既然这么说,问题终究不会有什么结果。
  
      不想诗言眨眨眸子道:“我可以告诉你答案,但如今已不仅仅是一个答案那么简单。你和孙尚香之间有个极大的阻力……”
  
      “我和孙尚香?”单飞的目光如星光般的闪亮。
  
      “是的,你和孙尚香之间!”
  
      诗言微笑强调道:“这个阻力非你们二人能够抗衡,我就算告诉你们答案,增加的亦是你们的磨难、甚至会引发更激烈的抹杀,那时候我们的问题更大。”
  
      单飞喃喃道:“答案会增加我们的磨难,引来激烈的抹杀?”
  
      诗言轻声道:“因此我方才选择了沉默。”她说话间眸中闪着坚毅的光芒,“但沉默不是代表着我不会反抗,我不是怕死的人,曹棺不是……你看起来也不是?我们既然不怕死,那还畏惧什么?我们需要做几件有意义的事情。”
  
      单飞皱了下眉头,不知道诗言为何几次提到“死”字。
  
      “你要帮助晨雨!晨雨虽立誓破解宿命,但她眼下是最需要你帮助的时候,你不会让她失望的,是不是?”
  
      单飞半晌终道:“我不会。”
  
      黄河上就开始承诺的那个少年,如今从未忘却。他说过的话,他全都记得。
  
      诗言露出了欣慰的笑,认真道:“眼下你要找的已不止是晨雨,你亦要和晨雨般去破解这两千年的宿命、还有女修传人的宿命。”
  
      单飞看着诗言慎重的神色,知道这女子如今说的每句话都有深意,他暂时记了下来,径直道:“我怎么帮助晨雨?”
  
      他一直想帮晨雨,但是以前他根本找不到晨雨,如今听诗言的意思——孙尚香就是晨雨?
  
      诗言没有明言,单飞如何会听不出这点?诗言不会平白关注他和孙尚香之间的问题。
  
      “我……”诗言沉吟半晌才道:“单飞,你到了此间,听到我爷爷提及了往事,知道我做的一切。我似乎将这个世界变得更糟……”
  
      “你没有!”
  
      单飞否认道:“如果人人都如你做的一样,这个世界早就击破了黄帝之后的轮回。”
  
      他没有撒谎。
  
      爱一个人不会有错,期待一个人做出善良的改变亦不会有错,如果这些都是错,那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诗言秀眸闪亮,轻叹道:“谢谢你。我以前很是沮丧、本来已少了信心,但我等到了曹棺,如今又听到了你的话,让我信心更增。单飞,你和晨雨都应该知道——磨难对软弱的人来说,就是意味着逃避退缩,可对于坚信自己想法的人来说,磨难只会让你我不再软弱,更会让我们清楚的明白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单飞发怔,鼻梁微有酸楚,记得诗言最后说的几句话就是晨雨当初给他的留言。
  
      “流泪意味着软弱,意味着你再没有了办法。”诗言轻声又道:“你要寻找到问题的答案,靠的本不应该是泪水。”
  
      单飞身躯微震,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诗言。
  
      诗言露出丝狡黠的笑,“你看,我知道很多事情的。”
  
      “这是……”
  
      单飞嗓子发干,记得这几乎就是孙尚香当初在狼牙峰镜室内和他的对话。他对这几句话的印象极为深刻,因为当初他听到孙尚香这般言语,就曾想到过——孙尚香和晨雨说的不同,意思却是出奇的相似,晨雨是个坚强的女子,孙尚香亦是。
  
      诗言将那孙尚香说的那几句话几乎原封不动的说出来,之前又提及到晨雨的留言,这女子究竟是如何知道这般隐秘的事情?
  
      这本是不可能有第三人知道的对话!
  
      诗言是误打误中,还是刻意用这两句话提醒他单飞——晨雨忘记了他,却还有着从前的性格?
  
      “这都是你和晨雨说过的话。”诗言轻轻的吸气,神色间略有紧张之意,却坚定道:“当初孙尚香用了许愿神灯和我交流的时候,我从她的头脑中得到了这些事情。”
  
      单飞只感觉手脚冰凉,热血刹那间全部涌到了头顶,“你是说……”
  
      诗言缓缓点头,却轻轻摆手,不让单飞再说下去,含笑道:“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人,一定能明白的。”
  
      很是感喟,诗言低声道:“人的记忆是很奇怪的东西,只要发生的事情就一定会记在脑海中,区别是——有些人能完全无误的回忆出来,有些人却是没有这个能力。”
  
      单飞心情激荡,暗想诗言这么讲,无疑是说她是从孙尚香脑海中得到了晨雨的记忆!
  
      孙尚香真的就是晨雨!
  
      微微的舒气,单飞破解了心中的谜团,一时间信心百倍。在他看来,晨雨是否记得他单飞已无关紧要,只要他能确定晨雨就在身边,那还有什么畏惧?
  
      虽不知道诗言为何这般迂回曲折的和他说明,单飞还是感激道:“多谢。”
  
      诗言微笑道:“这是你自己想到的,可不是我告诉你的。”向祭室门户的方向望了眼,诗言随即道:“请你记住我今天和你说的每句话。”
  
      单飞见诗言有结束谈话之意,迟疑道:“你和曹棺间……”他记得诗言和曹棺还有个约定。
  
      “看来我帮了你,你很快就会帮我了。”诗言方才始终有些紧张,这会儿却有了轻松之意,“你处理完此间的事情,就要去楼兰神庙的?”
  
      单飞略有意外,不知道眼前这如精灵的女子如何知道这多的事情,不过他还是点头道:“女修让我到楼兰神庙寻找巫氏的人……”
  
      他留意到诗言听他提及到“女修”时露出的紧张之意。微有困惑,单飞迟疑道:“你要曹棺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诗言喃喃自语道:“奇怪,我总有一种感觉……我们几个人之间的事情本是难以切割……”
  
      单飞微愣。
  
      .
  
      ps:前两天看了一个视频,说在新疆某处发现的岩壁画上,出现了飞行器外星文明等等一些如今都无法理解的图画,而且考证后发现,那是一万多年前的图画,而楼兰在哪里,想必大家也都知道的。嘿嘿。(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