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 帝都战火
    一声爆炸。

    魔环城的军营里突然炸起一颗火球,军械仓库被火柱掀上了天,让校场里正在训练的士兵当场愣住。忽然从校场大门的方向飞进来几架战斗舰,舰上火力全开,一条条猩红的光束轰到校场上,饱和的火力轰炸立时让手中只持着训练刀具的士兵死伤大半。几名军官大叫着让士兵后撤,这时,军营后方一道气机升起。那道气机里充斥着疯狂的味道,可那几名军官却是脸上一喜,因为那是甘利的气息。有大将坐镇,那几架战斗舰根本掀不起风浪。

    果然甘利一脸狞笑地走了出来,当下便有一名军官跑了过去道:“将军,我们遇到袭击了。”

    “我知道。”甘利抬起手放到这名军官的肩膀拍了拍,然后说:“我就是那个袭击者。”

    “什么?”

    军官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甘利已经拧断了他的脖子。看到这一幕,剩下的军官和士兵都有些无所适从。甘利冷酷地笑道:“放弃抵抗吧,你们的艾伦陛下已经变成宇宙里的尘埃。从今天开始,魔环城将会迎来新的统治者,我说,你们可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这时魔环城各处均有爆炸出现,帝都里一些重要的场所。例如星舰港口、城防处等地方已经变成一个个战场,由魔狼、黑冰和红炎三个家族组织的军队早在拉默的安排下秘密潜进城里。现在则发动了突袭,和帝都的卫兵发生了连场冲突。让帝都卫兵绝望的是,除了来自三大家族的军队之外,竟然连暗影军以及部分幽影军的军官和士兵也变成了敌人。在魔影帝国的历史上,大概还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混乱过。便是当年弗里乌斯兵至大断层,魔环城也未曾被战火熏染,可如今,这个千年帝都到处可见火光。

    暗影堡亦是处处战斗。

    寝宫里,佩琪两姐妹均手握匕首,看着前方的大门。大门外渐渐出现了杀声,片刻之后大门被人踢开。两姐妹互视了眼,便要上前拼命,誓死保护宫殿。可看到那大步走进来的拉默时,两人先是一呆,跟着佩琳欣喜地跑过去道:“拉默大人,原来是您。”

    佩琪的视线则落在拉默那右手一根长爪上,那上面正沾着血迹,当下脸色一变叫道:“快回来,佩琳!”

    “什么,姐姐?”

    佩琳回过头,于是没有看到拉默抬起了手。下一秒,那根长爪刺穿了佩琳的胸口,弹出一条血箭。

    “不!”佩琪大叫,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抬起匕首朝拉默闪电刺去。

    拉默冷笑一声,另一手抬起屈指弹在佩琪的匕首上。匕首立刻弹飞,同时一缕指风如刃般擦过佩琳的脸,在她脸上切开一条口子。拉默摊手伸前,掐住了佩琪的脖子。看着眼中已经失去神彩的妹妹,佩琪艰难地从嘴里吐出一句话:“为什么?”

    “为什么?”拉默笑道:“原因很简单,我要给这皇宫换个主人。所以关于那一位的东西,我全都不想看见,当然包括你们在内。”

    用力一握,佩琪听到自己脖子被拧断的声音,然后视线迅速昏暗下去。在意识滑入黑暗的瞬间,她仿佛听到那天晚上艾伦温柔的话语:“好好睡一觉。”

    抱歉了,陛下……

    将二女的尸体随意往地上一丢,拉默问道:“还没找到萝拉吗?”

    身后一名暗影军杀手道:“我们查过,萝拉在港口送行后并没有回到暗影堡,现在伯拉克将军已经亲自带人去打了,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她。”

    “暮光还有那个白头小子呢?”

    “有人看到暮光和萝拉一起离开了港口,目前两人应该在一处。至于另一位大将白,甘利将军已经前往镇压。”

    拉默眼珠一转道:“如果暮光和萝拉在一起,那伯拉克就没法完成任务了,他根本不是那个叫暮光的女人对手。至于甘利那一边……”

    他转过身道:“通知伯拉克回来,和我们汇合,集中力量镇压那个叫白的小子!”

    一条红色的剑光斩落,几名幽影军当即身体分家。红后的剑身上却是滴血末沾,萝拉收起长剑。看往另一侧,暮光连暗火也没有拿出来,只是用那把短剑就杀死了一队士兵外回一名帝国将军。于是这座大楼的天台上,除了她们两人之外,就再也没有活着的人。萝拉看往城内,放眼看去,处处可见火光和浓烟,她眯眼道:“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呢,不过,我们可以捉个来问问。”暮光突然闪出,直接掠出了天台,伸手捉住天台的边缘长腿闪电踢出,踢爆下面一个窗户钻了进去。片刻后,她提着一名暗影军的杀手回来,把杀手丢到地上,暮光用短剑抵在杀手的脖子上道:“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那名杀手笑了笑,主动把自己的脖子往短剑上一擦,当下鲜血喷出。暮光哼了声,把杀手的尸体踢下天台,收起短剑道:“看来我们得找别人问问了。”

    “看那边。”萝拉抬手指去,在城市另一侧。天空之上出现一个白色的冰晶图案,整个魔环城里,只有白才会让天空出现冰晶图纹:“暮光,我们去那边,必须找到白。”

    两个女人从天台掠了出去,落到旁边另一幢大楼上,魔环城的大楼和围绕的磁轨成为了她们的落脚点,让两人迅速从空中接近白的所在。

    此刻,白正站在一条街道上。他已经启动了冻土霜衣,身体被冰甲保护起来,全身更是散发着冻气寒意,让大半条街道冰雾弥漫。白的手中提着一根冰枪,冷漠地看向前方。前方只有一条人影还站着,疯魔甘利从嘴里伸出舌头,轻轻在手上这把匕首舔过。白冷然道:“听不懂人话吗?我已经说了吧,给我滚开。”

    这条街道通往暗影堡,白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甘利轻声道:“你要去找那个叫萝拉的女人吧?我猜,现在拉默已经杀死她了,你何必白忙活,还不如留在这里陪我好好玩玩。”

    白不为所动,只是点头:“好,你想死,我就让你死。”

    手中冰枪掷出。

    人同时俯冲而去。

    甘利大笑:“白毛小子,别以为你长得像他,就把自己当成了他。如果是他的话我还会害怕,可是你还不够资格。”

    他挑开了冰枪,匕首拉出一片细碎的寒光切向冲来的白。白的手中冰层迅速蔓延,生成一把冰刃,和甘利的匕首纠缠在一起。两人均是以快打快,冰刃和匕首不知道碰撞了多少次,白和甘利的身影在街道上如狂风般移动。附近的士兵根本跟不上两人的速度,两名强者的交手让他们看得眼花缭乱。

    突然激战中的两人停了下来,却是甘利的匕首扎进白的肩膀里,可白的冰刃却捅进疯魔的小腹处。然后两人同时分开,白立定,肩膀处爬上冰层便将伤口封闭。甘利则手捂着小腹,那里没有血液流出,却是伤口处缠绕着白的冻气。白抬起手,冰刃上下结出新的冰层,形成了长弓状。白一手拉弓,朝甘利闪电般射出一根冰箭。

    甘利一笑,双脚踩着地面闪移了开去。冰箭落空,但突然半空改变轨道,甘利不料白还有这一手,眼看冰箭电射而来,他这才抬起匕首挡格。但冰箭被匕首磕到并没弹开,然而爆炸。顿时释放了一蓬冰雾,甘利吸入一口只觉血液也要冻僵,当下色变。要知道以他的力量尚感到如此寒意,那这蓬冰雾得有多冷?甘利从冰雾里撞了出来,身体慢慢爬上薄霜。甘利咬牙,身体微微下蹲,这是他先将冲刺的先兆。可突然看往左侧一座大楼,大楼十层的窗户炸开,有两道人影从楼上落下,落到了白的附近,自然是萝拉和暮光。

    看到这两个女人,甘利就开始打退堂鼓了。一个白已经够扎手了,再加上个堪比戴弗琳的暮光,甘利还没有自负到以为自己可以对付两名大将级强者。

    “白,你没事吧?”萝拉看了白一眼,尽管白如今已经是十七八岁的模样,但萝拉总会把他仍当成那个少年。

    因为萝拉和艾伦的关系,所以白对她要比别人亲近一些。听到萝拉的话,他脸上的漠然淡了不少,说:“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了。”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白点头:“那个男人说父亲的舰队已经被基德人的空间武器摧毁,现在他、还有拉默以及另外一些人发动叛乱,想要谋夺王位。我不相信父亲就这样死了,所以打算回暗影堡找到你们再离开,现在倒是省了不少麻烦。”

    萝拉全身一震,她几乎不也相信自己的耳朵。再看到相对镇定的白和暮光,她才收起心中的慌乱,点头同意白的计划。暮光也道:“放心吧,殿下没死。至少现在没有,否则的话,我会知道的。”

    暮光这些君王和艾伦有着某种联系,如果艾伦丧命的话,君王确实会感应到。而且他们是以艾伦的鲜血精粹转化而来,一旦艾伦死亡,他们也难以在这个世界保留形体。现在暮光还活蹦乱跳,便是艾伦活着的最好证明。

    想通这一点,萝拉放下心来,点头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走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