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箭术比赛
    天才3秒记住本站网址【笔迷阁 Www.BiMiGe.Com】

    刘佩龙应付女孩子时不忘留心宋保军的反应,只见他拿过芒果6手机就随手放在餐桌上,根本没多看一眼,不由眉头一皱,也太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ia/u///】

    抽签到第一位的女生在裁判的指引下拉弓射箭,弓还没完全张开,也没特别瞄准便急忙放手,箭矢落在距离箭靶好几米远的地面上,周围响起一阵哄笑。那女生也不以为意,笑笑说道:“重在参与,重在参与嘛!”

    裁判是从附近健身馆临时请来的健身教练,有一点箭术射击的底子,自称曾在茶州市酒联盟飞镖大赛中获得过冠军。

    那女生又射了剩下两箭,均没有命中箭靶,得分为零,笑嘻嘻的对着箭靶自拍一张照片,站过一边去,准备等着喝酒领罚。

    箭术这运动,电视镜头上看着简单,其实没有想象中的容易。站姿、搭箭、扣弦、开弓、瞄准、脱弦等等动作都有要领讲究,不是普普通通一开弓一搭箭就能射得正中目标的。

    几个报名参赛的女孩都是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没有受过训练,权当做一项娱乐,玩玩便罢。

    那个乔乔射了两箭皆不中,到第三箭时找到柳细月,叫道:“柳姐姐,帮我射一箭好不?”

    柳细月不知该不该答应,拿眼睛去看宋保军,等他示下。

    宋保军微微点头,柳细月便接过反曲弓。

    乔乔观颜察色,见柳细月竟然要等宋保军同意,更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旁边几个女的倒有愤愤不平之意:好端端的一场比赛,你凭什么叫别人帮忙?不过碍着柳细月身份不便出声。

    易琮宁笑道:“既然是玩玩,柳细月友情客串也是可以的。”连主人也这么说了,其他人更没理由反驳。

    柳细月根据裁判员指点,拉弓搭箭,认真瞄准。她本就是大大咧咧的傻大姐,这么一站着,有种英姿飒爽的风度,格外叫人迷醉。

    箭矢射出去堪堪碰了箭靶边缘一下,啪的落在地上,按照规则是零分。不过裁判员还没来得及表态,易琮宁大声道:“一环!大小姐真乃花木兰,有百步穿杨之能,可称为女中豪杰,令我辈敬仰!”

    裁判员机灵,马上给记了一分。

    其他几个观战的女孩子越恼怒,纷纷用不太友好的眼神瞪着乔乔。

    排到男士,也都是眼高手低的人物,毕竟有些膂力,表现要比女孩子强。间或射中一环两环,马上欢呼雀跃,如同站在众山之巅,傲视群雄。

    终于轮到了刘佩龙,他没去拿弓,反而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宋保军面前。

    “宋保军,我学校早已仰慕你多时,听说你是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系的带头大哥。”刘佩龙的语气带着强烈的讥讽,笑道:“这样,我们来玩个彩头怎么样?”

    宋保军道:“什么彩头?”

    “我和你单独比,到结束时谁的分数高就赢,反之则输。既然是易公子家里,我们就随便玩个数目好了,赌个二十万。另外,输的人要沿着游泳池爬一圈,敢么?”

    前面大多是玩闹性质的比赛,就算有人耍赖也无伤大雅,只当做一桩趣事,现在刘佩龙一番话把一大半人都吸引过来瞧热闹。

    二十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在一群富家公子哥儿眼中还不够看。然而输了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沿游泳池爬行一周,这玩笑可就开大了。

    如果不是仇人,谁也不会轻易开出这么伤人自尊的玩笑。就算生意场上拼得你死我活的竞争对手,也还会给对方留一分余地。

    一时间大家看着场地中心的宋保军和刘佩龙,眼光就有些不同。

    柳细月当即怒道:“刘佩龙,你当真要和我过不去么?”

    “抱歉,柳大小姐,我没问你。”刘佩龙耸耸肩摊摊手,说:“怎么?宋保军,不敢吗?想在女人裙子底下躲一辈子吗?”

    柳细月一推宋保军肩膀:“跟他比!让他爬!”

    刘佩龙早已安排好的几个群众演员立即在边上喊道:“比!一定要比!不比不是男人!”

    被他们乱七起哄,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从来不嫌事大,纷纷叫嚷起来。

    宋保军心里没底,脸上成竹在胸的表情,淡淡笑道:“既然刘公子强烈要求,那么我恭敬不如从命。”

    刘佩龙与他握手:“加油哦,我很看好你的。”

    宋保军道:“希望刘公子说话算数……”

    一句话没说完,刘佩龙握住的手突然力,五指如同铁钳一般,紧紧箍住宋保军的手掌。手指狠狠压住对方掌指关节,生轻微的咔咔的响声。

    宋保军猝不及防,险些惨叫失声。

    刘佩龙身材高,力气大,手掌偏宽,抓握较为轻松,又是突然难,挤得宋保军骨骼间几乎没有一丝缝隙。

    更要紧的是,他早已有备而来,五根手指都戴着金属扳指。

    相反,宋保军长期缺乏锻炼,说他手无缚鸡之力都叫好了。只是三十二重人格觉醒之后才开始进行一部分锻炼,打过几次篮球,算不上什么。两人一经握手,强弱立判。

    “呵呵,我当然说话算数了。如果是我输了,我说爬就爬,绝无二话。”刘佩龙大声说道。

    十指连心,刘佩龙死命的挤压抓握,宋保军几乎痛得冷汗淋漓,换做别人早就连蹦带跳,惨叫连连了。但他是谁?

    哲学人格曾经指出,痛苦和磨难是促进人类进化的一大要素。所以宋保军学会了承受痛苦。

    面对刘佩龙使出吃奶的力气捏握自己手掌,骨骼几欲裂开,痛到心脏抽紧,宋保军愣是没吭一声,脸上仍然没有一丝多余表情,微微笑道:“刘公子这么热情,我可有点承受不住啊。”

    放在旁人眼中,他们只是握手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

    刘佩龙心中惊疑不定,暗道:“老子戴的是金属扳指,怎么捏他没有反应?”见大家都在看着,便慢慢松开了手,说:“呵呵,你我惺惺相惜,此番比赛不管结果如何,我愿与你结为兄弟。”

    他这话一出,众人又连番叫好,自然是赞刘公子的器量高致,乃有古人之风。

    宋保军极快的将手收进裤兜里掩藏痛苦,脸上偏偏还要做出满不在乎的笑容,左手一拍刘佩龙肩膀,道:“呵呵,看来我是非得认你这个老弟不可了。”

    亏得他体内几种人格转换自如,先把自己放在哥哥的位置,总不至于叫别人占了便宜。

    宋保军这么一拍,也是使尽了浑身的力气狠狠打在刘佩龙的肩膀上,拇指向内勾起,以极快的度顺势一歪,击中刘佩龙的颈部大动脉,表面动作看起来亲热无比,就像兄弟俩一般。

    刘佩龙眼前一黑,身子差点歪倒,方才知道原来宋保军是个不肯吃亏的,你整他一下,他马上就还你一记。若非易琮宁、叶成器还在边上看着,恐怕两人就能当场厮打起来。

    “好,闲话不多说,我们开始比赛。”刘佩龙捂着脖子拿起一把反曲弓。

    弓的选择很有讲究,长度、磅数、弓弦等等。反曲弓的成年人拉力一般在十八磅至四十磅之间,三十六磅往上的已经属于专业级别。

    普通人如果不是经过专项训练,很难拉得开、拉得稳三十六磅以上的反曲弓。而且这拉弓也很有讲究,不是说拉得开就算过关,还要在拉开之下保持动作稳定,在不抖的情况下将箭射出,这非常考验一个人的肌肉。

    前面几位男士拿的都是三十磅左右的反曲弓,在裁判员惊讶的目光中,只见刘佩龙从从容容选出一柄四十六磅弓。

    开始有人用手机进行全程摄影,以记录刘公子装逼耍帅的全部过程。

    他左手持弓,右手持箭,双脚不丁不八站立,手与肩齐,手臂与弦保持一定的空间,目注前方,姿势稳健自然。那裁判员不觉又在心中赞叹:专业,太专业了!

    光是这站姿与前面几个参赛者相比,刘公子完全站在一个更高的档次。

    伸手将箭支置放在箭座上,一用力,稳稳拉开,抬起弓开始瞄准。这时大家屏息静气,都在等待他的最终表现。

    刘佩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手指轻轻松开,箭矢呼地离弦飞出,钉在三十米外箭靶的红心外边,夺的一声,箭羽兀自颤动不止,九环!

    在见多了其他人拙劣的表现,刘公子这一手简直震惊全场。

    莫艾霞等人马上跳了起来,叽叽喳喳叫道:“刘公子好厉害!刘公子天下第一!宋保军你等着爬!”

    刘佩龙回头淡淡看了宋保军一眼,说:“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是江海省二〇一五年大学生运动会射箭比赛的第三名,总成绩差六环就能追上全国纪录了,你确定要和我比?”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大家望向宋保军的眼光不禁多了几分怜悯。众人似乎已然看见他跪在游泳池边上凄惨爬行的景象。

    柳细月咬着牙满眼都是怒焰,说道:“好啊,刘佩龙,原来你给老娘下套子来着。”(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