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节 离奇的失踪
单飞不知道诗言说的“难以切割”的用意,他感觉和曹棺的关系很让人头大。??
  
  是曹棺将他单飞带到这个世界的!
  
  之后兜兜转转,他单飞和曹棺间总有点牵扯不清的关系,可诗言说的不是“你们”而是那就是应该还包括诗言的意思。
  
  他单飞和诗言会有什么关系?
  
  诗言困惑的自语道:“她说我居然和她有关系,我为何想不起来?”终于摇摇头,诗言自信道:“我眼下不知道,不过我会在这里想起来的。”
  
  望向单飞,诗言道:“你应该听我爷爷提及我上祭台的目的,我伊始想的很简单……我只想通过曹棺改变这个悲惨的世界,不过我失败了。”
  
  单飞安慰道:“你并没有失败。最少你改变了曹棺、曹棺又影响到曹操……”
  
  曹操当初亦是杀戮难数,但最近的手段柔和了一些,这其中说不定也有诗言间接的作用。单飞看得出曹操很受曹棺的影响。
  
  “但这不是破解轮回的方法。”诗言喃喃道:“我们或许能改变一时,但不用许多年,这个世界又会到了分分合合的地步。”
  
  单飞默然。
  
  他那个时代很多国家都还不稳定,什么共同体、盟国的层出不穷,有合并、有分解的,分合的范围不过更加广博一些,本质和华夏的战国七雄没什么改变!
  
  都说大家是地球人,可各个方面的歧视、差别看起来永远都是不能泯灭。
  
  “我失败后现问题所在,就想从黄帝那里得到最终的答案,这才选择了上祭台。我看得出来,曹棺还想要‘救’我。单飞,告诉曹棺,是我自己选择走上祭台,而不是要躲避死亡。”
  
  诗言微笑道:“我爱曹棺,但我更想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希望他能支持我。”
  
  单飞苦笑,“我很难对曹棺解释的,你为何不亲自来说?”
  
  他对诗言油然产生一种敬佩。他反倒比曹棺更能明白诗言的意思。
  
  诗言痛苦过、彷徨过,在他单飞和晨雨讨论诗言的时候,还认为诗言是在畏惧和躲避,事实却证明,诗言是个勇敢的女子。
  
  很少有女子能像诗言这般有勇气。
  
  诗言想要通过上祭台寻求破解世上轮回之道!
  
  单飞对那些鼓动别人去伟大的人并不感冒,因为那多少有些自私、煽动的成分,但对那些能自的坚持自己的理想、甚至不惜因此献身的人还是心存敬意。
  
  不过他亦知道很难向曹棺解释这件事情,因为在曹棺的心目中诗言是为他曹棺上祭台,他曹棺就一定要救诗言!
  
  旁人的解释只会让曹棺更加的钻入牛角尖,这就是局中和局外的差别,亦如一个坠入情网的少年,你的任何提醒都是于事无补,一定要等他自己醒悟才可。
  
  “我说了,他也不会信的。”诗言轻叹道:“他是变了很多,但他用了无间后本是为了我,如何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去做这件事情?以他的性格,就算自己去祭天,也不会让我去做的。”
  
  单飞不能不说诗言对曹棺了解的很是深刻。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让他慢慢的明白这点。”诗言微笑道:“你去楼兰神庙时带上曹棺,说是我的吩咐。告诉曹棺,在那里能找到救我的方法。”
  
  单飞皱眉不语,他看得出诗言这次说的并没有那么自信。
  
  “不过女修的目的绝不会是对你说的那么简单。”诗言低声道。
  
  “女修有什么目的?女修的宿命究竟是什么?”单飞接连两问道。
  
  诗言犹豫片刻,“单飞,我不能和你说。因为我虽然不怕死,却知道这和无间效应仿佛。你改动的越多,反弹亦会更加的强烈。我如果径直告诉你答案的话,你就会缺乏了去改变的过程。”
  
  见单飞沉吟不语,诗言耐心解释道:“这就是和一个恶人为恶般,我们看到的总是他为恶的结果,却很少有耐性去寻求他为恶的原因。更多的时候,尘世中对于这种事情不过是一杀了之,但土壤在,就会结出相同的恶果。一杀了之不过让问题深埋、让我们忽视土壤所在,因此问题总会再次爆出来。”
  
  单飞反问道:“你让我去寻找滋生宿命的原因?”
  
  诗言赞道:“你真的聪明,怪不得马未来会选中你。我相信以你的悟性,寻求答案的时候就已在着手真正的解决宿命的问题。”
  
  上前一步,诗言满是鼓励道:“单飞,这世上很多人都是言行难一,但你不同。你只要按照自己的本心去做,我相信你能一定能解决这个两千年来一直存在的问题!”
  
  单飞走出祭室的时候,脑海中转着方才诗言说的一切,他留意到几个关键的地方。
  
  诗言虽然没有明言孙尚香就是晨雨,但是她多方面的指出这个事实,甚至将孙尚香脑海有晨雨的记忆都找出来、对他清楚的说明。诗言一直没有直接说出答案,一定有她的考虑!诗言为何要这么做?诗言是不是在暗示什么?诗言说的他和孙尚香之间的阻力来自哪里?
  
  提及“女修”的时候,诗言有丝忌惮之意,她反复提及女修的宿命,却不说出宿命的真正内容,而且诗言提及到她若说及真相,会引激烈的抹杀,反倒会增加他和晨雨的磨难。抹杀什么?记忆?谁在抹杀?诗言说了,那种力量是他和晨雨根本无法抵抗的!
  
  心中微凉,单飞想到“女修传人的宿命”几个字,又回想到当初女修重现、傲世天下的模样时,脑海中如电闪而过女修是个强势的女人,他单飞知道强势就意味着控制。
  
  不待他再想时,曹棺已冲到他面前,急声道:“单飞,诗言让你做什么事情?”
  
  “带你去楼兰神庙。”单飞回道。
  
  “那里有救诗言的方法?”曹棺立即道。
  
  单飞传言道:“诗言说你去那里,能找到救她的方法。”
  
  曹棺皱眉不解道:“真的?”
  
  单飞摊手道:“你若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扭头向树旁望去,见孙尚香缓缓的睁开眼眸,容颜略有憔悴,单飞心中微痛。
  
  孙尚香很是茫然道:“我怎么会在这里?”她只记得自己使用许愿神灯来质问诗言后就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她已在祭台之外。
  
  和当初用许愿神灯寻找诗言受阻的情形类似,只是这一次反应更加的猛烈,为何她要见诗言询问答案,就会出现受阻的问题?
  
  孙尚香心中不解,缓缓站起又要向祭台的方向走去时,现有人轻轻的抓住了她的手腕。不用看亦知道是单飞,孙尚香强笑道:“我还想问诗言一些事情,你不要拦我。”
  
  单飞望着孙尚香的失落,几乎要脱口说出答案,但回想到诗言的提醒,终于道:“不用了。”
  
  “为什么?”孙尚香不解道,看到单飞眼中的担忧之意,孙尚香咬唇道:“我不会有事的,你不用担心什么。”
  
  “可云梦秘地好像有点问题。”单飞扭头望向姬归,岔开了话题。
  
  单飞对姬归很有好感,知道这睿智的老者看似淡然的不理世事,实则帮助他们许多。若是楚威在的话,说不定会治孙尚香一个擅闯祭台的罪名,更不会让曹棺亦上祭台和诗言相见。
  
  姬归并没有那么刻板,甚至默许他们做一些事情。
  
  曹棺亦是明白这点,想起云梦秘地方才生的意外,居然对姬归主动道:“姬老丈,适才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他知道诗言不会再见他,只想看能不能帮手换取诗言的自由。
  
  姬归神色有了分凝重,沉声道:“你们跟我来。”
  
  他带着众人回转到桃花林处,见如仙等人很是不安的立在那里,楚威看起来如同冰冻的寒铁般,萧杀无限道:“如仙,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若再不开口,莫怪老夫辣手无情!”
  
  单飞等人一听,已知道是如仙在捣鬼。
  
  如仙见郭嘉等人远远的走来,咬牙道:“楚威,你让我说什么?云梦秘地不是公平的地方吗?不是我们做的,你抓不到人就拿我们撒气,这也叫公平?”
  
  众人错愕。
  
  有人擅闯云梦的心脏,楚威出手,居然抓不住来人?
  
  姬归神色凝重,缓缓道:“楚威,眼下如何了?”
  
  楚威脸色寒的凝霜,冷然道:“方才云梦心脏有人偷入,你是知道的。”见姬归点头,楚威道:“那人拿走了那里的破天鼓!”
  
  姬归耸然动容,“什么?”
  
  单飞一看到姬归这种模样,就知道“破天鼓”这玩意对云梦秘地很是重要。
  
  孙尚香芳心本忧,她陪单飞历尽艰辛的来到此间,对和单飞的约定、白莲花的赌约一直记在心上。
  
  她以为自己这次能帮单飞找到晨雨,不想每到关键的时候就会晕了过去,难道这本是她的命?她做赌之时就已注定要输的命?
  
  听到楚威提及“破天鼓”几字,她感觉似有耳闻。再一回忆,她记得在初见自鸣琴时曾坠入幻境,听到个女子对什么单将军提及过破天鼓,那是和自鸣琴一样,都是黄帝遗留之物。
  
  郭嘉一旁倒是奇怪,缓缓道:“拿走了东西,让她再交出来就好。”他说这话倒是自然而然,暗想这个地方是难进难出,若没有楚威、姬归的准许,谁能出去?
  
  没有任何人能在这里逃过楚威和姬归的捉拿!
  
  楚威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姬归似从楚威脸上看出了什么,惊诧道:“那人不见了?”.
  
  (未完待续。)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