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金宵
    ♂』    修炼中心。

    隶属第七舰队的超能力者,在余长林极度渲染的话语之下,变的热血沸腾,战士们都想看看,这个被老舰队长夸的神乎其神,只用一招就能把公认小天才余乐扔进海里喂鱼的云阳,到底有什么能耐。

    与此同时,严冬从器械室里请来了一位枯瘦老者,他已经瘫痪,坐着悬浮式轮椅,一头银色长发的老者低着头,用手里一把精致的刻刀,雕刻一块木雕。

    第七舰队的超能力者们很熟悉这位残疾怪老头,他叫金宵,名义上是器械室的库管员,但他从来不做任何事,永远低着头,雕刻手里的木头。

    战士们需要借用训练器械,尽管走进器械室自己去找,如果有谁胆敢问一句需要的器械放在哪里,一准会受到金宵的白眼。

    器械用完之后需要还给器械室,也只能自己摆在它该有的位置,如果出来的时候又受到金宵的白眼对待,那就说明摆放的位置不对。

    总之战士们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脾气这么大的库管员,背地里都管他叫金老妖,这么多年下来,战士们早已经养成习惯,无论如何绝不敢给金老妖添麻烦,甚至有些战士为了省去麻烦,干脆就不去器械室里借训练工具了,实在需要的话,宁可自己买。

    反正金宵就是这样一个不负责任,而且脾气非常古怪的残疾老头,至于他雕刻的东西,是人类的大脑,器械室里有一半空间用于摆放训练器械,另一半,全都是金宵的作品。

    战士们背地里猜测,金宵年轻的时候一定杀过很多人,否则他怎能把人类的大脑雕刻的如此栩栩如生?

    他用白色木块雕刻大脑,然后用水彩细笔描绘脑部血管和神经元,完成后的作品和真正人类的大脑没有任何区别,每一根细细的血管,每一条颜色稍显黯淡的神经元,都被准确的描绘出来。【愛↑去△小↓說△網w  qu 】

    金宵制作的每一个大脑都不一样,有健康成年人的大脑,患有认知障碍症的人的大脑,脑癌患者的大脑,各个年龄段孩子的大脑。

    金宵的器械室,堪称整个修炼中心最恐怖的存在,幸好来这里的都是超能力战士,如果普通人进了摆满人类大脑的那间仓库,还会以为是进了某个杀人狂魔的地盘呢。

    永远把自己关在器械室里雕刻恐怖大脑的残疾怪老头金宵,今天一反常态的出来了,战士们纷纷躲着他,装作没有看到他的样子。

    “长林在搞什么鬼?”金宵低着头,手里的刻刀以精妙的手法轻轻一撇,雕刻着大脑复杂蜿蜒的结构,口中问道。

    严冬面对师父显得有些紧张,正色道:“他发现了一个很特别的年轻人,叫云阳,请您无论如何都要看一看云阳的表现。”

    金宵低声道:“自从迪克之后,我就没再见过能让我感兴趣的大脑结构,长林凭什么觉得我会有兴趣。”

    严冬知道,师父口中的迪克,指的是迪克逐月,现任军神费蓝逐月的父亲,老一代军神!

    而在金宵口中,说起老一代军神,一脸轻松的样子,就像在谈论某个顽劣的儿童。

    严冬想了想,换了一种语言风格,笑着对金宵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何要这样做,但他说,只要让您能看一眼,哪怕回头您永远不再见他,也无所谓。”

    “我觉得他既然这样说,一定是非同小可,所以才把您请出来。”

    严冬调侃的口吻果然起了作用,金宵好像有了一点点兴趣,终于停下手中的刻刀,抬起头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看一看吧。”

    此刻云阳已经被军方的这些超能力者推上擂台,正一肚子郁闷,余长林莫名其妙的捧杀,把云阳害苦了,现场上千名军方的超能力战士都想和云阳打一架,为此他们争执不休,几乎到了要动手的地步。

    忽然~

    云阳感觉自己像被电流击中一样,猛的一哆嗦,如此强烈被窥视的感觉云阳从未体验过,他急忙抬头寻找,发现了坐在悬浮轮椅上的金宵,残疾老头的目光就像一道光,透过云阳的肌肤,看穿云阳的骨髓,身体每一个细胞在金宵面前都无所遁形。

    云阳和金宵同时猛地一怔,云阳惊讶于这个怪老头的目光毒辣,而金宵惊讶的发现,自己能看透云阳体内每一个器官,每一块肌肉,唯独看不到他的大脑结构!

    大脑是人体最复杂最精密的存在,如果非要形容大脑究竟复杂到了何种程度的话,应该说人类的大脑比这个宇宙还要更复杂!

    金宵这辈子从未遇到过同样的情况,他的眼睛能够看透一切,哪怕是军神这样传奇一样的存在,在金宵面前同样无所遁形。

    唯有云阳,金宵看不透他,无法知道他的大脑结构,无法通过洞察原能之门,了解云**备什么样的超能力和怎样的潜力。

    基因风暴对于云阳脱胎换骨般的改造不仅仅局限于身体,更在于云阳的大脑,云阳的思维能力远远超过普通人,正是因为他大脑结构变的越来越精密。

    或许出于一种保护,没人能知道云阳身上的秘密,无论多少次,云阳用原能检测仪评估等级的时候,检验报告永远只显示云阳当前的原能指数是多少,对于云阳的超能力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哪怕代号君王这样的史前超级计算机,也无法识别。

    慢慢的,金宵收回自己的目光,云阳则发现了金宵的古怪,那绝不是透视超能力,因为云阳自己就会用透视,或许是某种云阳所不了解的奇怪能力吧,反正金宵给云阳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残疾老头,绝对不简单。

    “老师,您觉得云阳如何?”严冬见师父收回目光,又拿起刻刀,于是好奇的小声问道。

    “有点意思。”金宵淡淡回答道。

    严冬猛地一怔,有点意思?师父觉得云阳有点意思?

    要知道,金宵当年对严冬的评价是不怎么样,对前代军神迪克逐月,也不过就说了句有点意思而已!

    由此可见,银河系能让金宵觉得有点意思的人,是如何稀少!

    事实上,严冬并不知道,此刻金宵虽然嘴上倔强,心中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云阳是他有生以来第一个看不懂的人

    “大烟枪,你可千万别让兄弟们失望!”

    “这回看你的了!”

    经过一番争执,隶属第七舰队的超能力者们终于选出一个代表,一名又黑又胖的大个子,叼着一只黑色合金烟斗,粗重的眉毛仿佛画上去的一样。

    他叫于劲风,外号大烟枪。

    严冬看到大烟枪准备登上擂台的时候,不禁叹了一口气。

    自己这些手下太坏了,居然让大烟枪去对付云阳,实在有点欺负人。

    大烟枪永远叼着那只黑色的烟斗,哪怕睡觉的时候。

    但他的烟斗永远都不会被点燃,因为里面根本就没有烟草,自从做了军队的斥候,大烟枪就戒了烟,毕竟斥候这种工作不能让自己身上有容易被发现的味道。

    但是叼着烟斗的习惯,于劲风无论如何都改不掉,他喜欢嘴里叼着一支烟斗,留着两撇小胡子,那样很像自己死去的父亲。

    关于于劲风的父亲,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反正于劲风穷尽一生努力,都想成为和父亲一样的战士,他穿父亲穿过的战斗服,用父亲用过的兵器,嘴里叼着父亲最喜欢的烟斗。

    “下手要有分寸!”严冬想了想,冲于劲风喊道。

    于劲风不以为然笑了笑,冲严冬轻轻挥手,示意自己知道规矩。

    严冬真的有点担心大烟枪会把云阳欺负的太惨,别看他的等级不算太高,战将中级,但于劲风却有着身体强化系最狂暴的超能力,速度!

    每秒钟移动速度超过五千米!

    一分钟之内他就能抵达三百公里外的战场!

    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就能环绕地球整整一圈!

    至于云阳,严冬并不知道,截至目前,云阳有多达十四种超能力,其中最强的超能力,也是速度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