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节 抢占先手
    众人均和郭嘉类似的念头,楚威虽是铁面无情,但做事绝不鲁莽。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楚威既然逼问如仙,事情就应是如仙等人做的无疑。
  
      这个女子恁地大胆,可说是老虎的屁股也要摸一摸,有什么东西值得她这般冒险?
  
      但无论她遣什么人去偷东西,她们是因缘巧合的进入这里,想要出去必定要得姬归等人的准许,否则一辈子就可能老死在这里。
  
      这是云梦秘地,鬼丰、夜星沉来了都要束手束脚。这二人就是知道这点,才始终没有出现。既然如此,有人偷了东西离不开此间又有何用?
  
      众人均是这般想,听姬归问时,脸色可说极为古怪,暗想怎么会有人能够离开?不想楚威肃然道:“不错,我进入了云梦心脏,现破天鼓不见,偷窃之人亦是不见。我启动了云梦的天眼搜寻,此间再无那人!”
  
      姬归神色凝重,他知道云梦的天眼对内人、外人一辨而知,楚威这么说,偷窃之人就绝不会再在这里。
  
      如仙轻笑道:“看你老儿说的煞有其事,说不定破天鼓是被你们自己的人拿走了。我们的人都在这里,你若是不信,大可叫孙郡主搜搜我们。”
  
      她本是惊诧的神色,但听到人已消失不见,神色很快恢复如常。
  
      楚天理低喝道:“你撒谎!”
  
      如仙眨眨秀眸道:“我哪里撒谎了?方才我等就是感觉闷得慌,向你等请示能不能四处稍加走动,你也是同意的。”
  
      她话未落,楚天理已重重摔的出去。
  
      出手的却是楚威!
  
      众人见楚威对亲子亦是不容情面,一出手就击飞了楚天理,都是面露不忍之意。如仙本是笑意盈盈,但见楚威这般模样亦是心中忐忑,再也说不下去。
  
      “楚天理出外处事不当,对内行事亦是荒唐离谱,老夫定会严惩不怠。”楚威看也不看儿子一眼,盯着如仙道:“你看他对貂蝉之死心存愧疚,利用他的善心行事,更是罪不容恕!”
  
      如仙看着那老者如钉子般目光,心中微冷,强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郭嘉轻叹一声道:“如仙,天理兄对你等心存歉然,这才任你等四下稍加走动,可你利用他的善心遣人出去窃取东西,实在很难对得起天理兄的善意。”
  
      他虽不知详情,可听姬归、楚威几语,也多少明白其中的缘由。
  
      楚天理对貂蝉之死显然心怀愧疚,郭嘉这般人物如何会看不出来?如仙就是利用这点趁楚威、姬归离去时向楚天理说事,趁机扩大行走范围,更有人借机冲入云梦核心之地。楚威深知这点,愤怒儿子的无用,这才出手重责。
  
      郭嘉知晓这老者实则是动了真怒,楚威对儿子都是这般不留情面,更不会对如仙有怜香惜玉的感觉,若等这老者严刑逼供,那是谁都无法阻挡。
  
      “交出那人和破天鼓。”郭嘉商量道:“你等……”
  
      他话未说完,楚威已道:“你等还不会死,不然的话……”
  
      如仙虽是心冷,仍旧硬着头皮道:“楚威,你也看到了,我们的人都在此间,你要搜的话,也可让孙尚香来搜,你还要我们怎样?”
  
      “你以为老夫是瞎的不成?你们连同你一共有八人入了此间,但眼下只有七人。”楚威一字字道:“另外一人是谁?说出来!”
  
      见如仙娇容阴晴不定,楚威嘴角突然露出丝冷酷的笑,“你来到此间后,见楚天理心软,又见姬归毫无主见,就认定我等是不过如此罢了?”
  
      如仙未语,但心中却多少有点这种想法。
  
      不想楚威话未落地时,陡然挥手。
  
      姬归喝道:“且住!”他身形微耸之际,霍然就要上前,如仙等人的头顶突然现出一个红色的血洞。
  
      霍然止步,姬归神色间露出不忍之意。
  
      就听一个黑衣女子在尖叫声中蓦地腾空而起,竟被那红色的血洞吸入其中。
  
      嗡的声响后,有白骨从血洞中跌落到地上,瞬间散乱。血洞封闭后,又有鲜血数点从空中落入白骨之内,徒添无尽的血腥之意!
  
      众人心中大惊,纷纷倒退数步。见到同伴瞬间就化作一具散乱的白骨,剩下的刺客虽是经过太多的磨练,有人已是身躯微晃,几乎就要吐了出来。
  
      楚威上前一步,盯着脸色苍白如雪的如仙道:“我数到三,你若还是不说的话,你再是自负容颜貌美,也不过变成区区的一具白骨!”
  
      如仙容颜若土,见楚威才要开口,急声道:“好,我说!”
  
      她自负美貌、又凭媚术颠倒了众生,来到此间后还是带着几分侥幸,但见楚威这般犀利的手段,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极为严重的错误。
  
      “是鬼丰让我这么做的!”如仙紧张道。
  
      众人寂静。
  
      姬归、楚威二人虽都知晓夜星沉,但对鬼丰这人很是陌生,他们是从单飞、诗言口中得知此人,闻言不由互望一眼。
  
      “鬼丰不会亲入此间的。”姬归缓缓道。
  
      众人知道姬归不会猜错,鬼丰再是自信,亦不会自陷绝路的犯险。
  
      如仙立即道:“他当然不会进入这里,但他算准了……算准了……”她脸色更白,感觉到郭嘉的目光隐有不满之意,如仙喏喏道:“他感觉我们……有机会进来,才安插一个外人混入我们之中。那人和我们本无关系,鱼目混珠的进来,就是要窃取云梦之物。我请楚天理让我等方便,以余众遮掩楚天理的视线,让那人借机混入云梦心腹之地。至于她如何找到地方、偷得了什么、如何离去的,我是一无所知。”
  
      楚威面沉似水,“但你总知道那人是哪个?”
  
      如仙本要讨价还价,可望见楚威握紧的右手,恐惧道:“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单飞却是和她熟识。”
  
      众人一怔。单飞亦是错愕不已。
  
      如仙早趁机闪身到了单飞的身侧道:“楚威,一切本和我等无关,我把一切都是告诉你了,你莫要言而无信!”
  
      她最惜容貌,但见到同伴瞬间化作白骨的模样,虽不知道对方如何做到的这点,但再也掩不住心中的畏惧。
  
      躲在单飞身侧,才能避过那不知何时出现的血洞。
  
      楚威目光如刀,冷冷的看着姬归道:“姬归,你一直说天女传人再是公正不过,如今……”
  
      “单飞并不知情。”姬归沉着道:“你我都是不能协调一致,单飞如何能阻止身边的人去做什么?”
  
      单飞心中感谢,扭头望向如仙道:“你还未说那人的名字?”
  
      如仙微微的吸气,扬声道:“我只知道那人叫做白莲花!”
  
      单飞怔住。
  
      孙尚香秀眸中亦是闪过一丝惊诧。
  
      单飞自然熟知白莲花,亦知晓在琴鼓山顶洞时,白莲花和张辽等人一起在山洞中不知去向。他当初从孙尚香口中得知此事时微觉诧异,因为他知道白莲花的本事,亦知这少女早非当初那天真的少女,谁能轻易的擒住白莲花这种女子?
  
      在乱石堆的地室内,他一眼扫去,看到了张辽、荀攸、边风一帮人等,甚至连葛夫人、亚克西都在其中,却唯独没有白莲花!
  
      白莲花叫鬼丰姜叔叔,和鬼丰的关系自然非比寻常。
  
      如今的乱局是鬼丰、夜星沉一手操纵。
  
      白莲花又适逢其便潜入此间,却对他单飞一直装作视而不见……白莲花究竟在做什么,她又知道什么?
  
      心绪繁沓,单飞见众人神色复杂的望过来,更看到楚威冷冰冰的眼神,镇静道:“我不知道此事,但我尽力帮云梦找回破天鼓。”
  
      姬归缓缓道:“如此最好不过。”
  
      楚威冷哼一声道:“你怎么找?”
  
      “白莲花不在此间?”单飞反问了一句。见楚威、姬归摇头,单飞实在不知道白莲花如何能离开此地,沉吟道:“她若不在这里,肯定会到了大泽之上。吕布亦在上面。”
  
      “我感觉你不用担心白莲花会变成僵尸。”楚威冷笑道:“如今想来,她和吕布很可能亦是一路的,就和这个如仙一样!你最担心的应该是你留在上面的一帮兄弟。”
  
      “不错。”
  
      单飞赞同道:“白莲花若在泽上,我会劝她还回破天鼓。吕布眼下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情,我去阻止他!”
  
      一言落地,众人皆惊,难以置信的看着那承诺的少年。
  
      姬归虽对单飞重视,楚天理、赵思益却一直对单飞有丝轻视,这才自作主张的行事,但这二人合力都是无法奈何的吕布,单飞居然想去阻止?
  
      “你怎么阻止他?”楚威微有动容道:“用无间吗?”
  
      “用我自己的方法。”
  
      单飞极为镇定道:“我请两位再给我一些时间。”他这些日子来奔波往复本是疲惫不堪,但知道事态紧急,深深吸气恢复了精力,面向姬归道:“请老丈将我送到方才进来的那乱石堆处。”
  
      “用不用我帮手?”孙尚香亲眼目睹了吕布的狰狞,真不知道单飞如何能止住吕布,对于白莲花,她倒不算太过担心。
  
      白莲花对她孙尚香咄咄逼人,但孙尚香如何不知白莲花对单飞的爱意着实深厚,白莲花这般作为,会不会是为了单飞?
  
      ——寻回晨雨、夺回冥数的控制!若是根本帮不了单飞,反倒拖累单飞的人,离开单飞!
  
      这本是白莲花和她孙尚香的赌约,她孙尚香从未忘却,白莲花如何会忘?白莲花未见得会帮单飞来寻晨雨,却最可能帮单飞夺回冥数的控制。
  
      破天鼓和冥数的控制有关?
  
      白莲花在做赌之时,早就胸有成竹?!
  
      .
  
      ps:求几张月票,还请有条件的兄弟订阅观看,增加点订阅量,数据好看些。呵呵。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