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 让往事随风!
秦悦然打开了一系列的文件,开始逐条修改着。
  
  苏锐马上要和白秦川摊牌了,那些所开出的条件全部都要再审核一遍,尤其是在从白忘川的嘴巴里掏出了一些关键性数据之后,这最终的摊牌条件发生了大幅度的改变。
  
  要知道,白忘川是前一天晚上才出的事,距离现在不过二十四个小时而已,虽然由手下的助理帮助整理了一些,但是秦悦然要进行最终的确认。
  
  这是一场关键之战,不能有半点含糊。
  
  苏锐可以放心的休息,但是秦悦然却不行,她必须要为自己的男人守好通往胜利的道路。
  
  揉了揉发涩的眼睛,秦悦然继续在电脑前埋头敲打着。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也不会相信这个如此漂亮的姑娘,竟然还会这么的勤奋努力。
  
  …………
  
  而此时,白秦川正坐在车子后排,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张照片。
  
  静静的看着照片上的那个倩影,白秦川许久都没有出声。
  
  “这是你的初恋女友吗?”开车的黑龙说道。
  
  他的声音很粗犷,与他的身材非常的搭配。
  
  “初恋女友倒算不上,因为从来没恋过。”白秦川的嘴角牵扯出了一丝复杂的笑容来,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人行走在世间,做事情还是要小心一些,能不碰线的就不要碰,否则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掀翻。”
  
  说着,他深深的看了那张照片一眼,然后掏出了打火机。
  
  啪的一声,火苗窜出来,照片的一角就被点燃了。
  
  火光映红了白秦川的脸。
  
  “你怎么把这照片给烧了?”黑龙问道。
  
  他和白秦川之间并不是上下级关系,而更像是朋友,黑龙在言语之间也没有对白秦川毕恭毕敬。
  
  “留着也没什么意思,烧掉反而更好一些。”白秦川两根手指捏着照片的一角,看这照片上的倩影被火光逐渐吞噬,笑道:“烧了之后就会忘记了,也就没有痕迹了,以前年轻的时候做过很多无聊的事情,现在想来,那些无聊的事情却可能是致命的。”
  
  黑龙听不懂这些藏着机锋的话,他摇了摇头:“你们世家公子哥之间打起交道来真累。”
  
  “其实以前是不大累的,在某个人出现了之后,现在倒真是累的不行。”白秦川意味深长的说着,火苗都快要烧到他的手上了。
  
  打开车窗,把照片仅剩的边角给扔掉,然后白秦川望着远去的火星,拍了拍手:“好了,随风飘散吧。”
  
  黑龙摇了摇头:“喜欢的女人就去追,追到手才好,为什么还要把照片给烧掉,我真的不能理解。”
  
  “那是因为你太俗了。”白秦川笑道:“要去享受追逐的过程,但是一旦追到手了,可能就会觉得没意思了。”
  
  “这真是个奇怪的思路。”黑龙说道:“如果追到了手,不是更应该好好的呵护吗?”
  
  “非也,非也。”白秦川再次摇了摇头:“我如果想要女人,很简单,一个电话就能够找来一堆好身材的女人,可是这样就没意思了。”
  
  停顿了一下,白秦川又说道:“和普通的女人相比,我更喜欢有趣的女人。”
  
  “所以你才会把照片给烧掉?”黑龙又问道,他还是没能理解白秦川的意思。
  
  “这是她在我手中的最后一张照片了,烧掉就烧掉了,有些秘密,总是不想被别人发现的。”白秦川说着,在车里伸了个懒腰:“从现在开始,各自天涯吧。”
  
  烧掉的不止是照片,还有那些过往的心路历程,一切的一切都随风湮灭了。
  
  黑龙摇了摇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已经出山几个月了,但是仍旧没有学会用世家公子哥们的习惯来思考问题。
  
  有些东西是一辈子都无法学会的。
  
  白秦川叹了口气,又沉默了许久,才说道:“我听说贺天涯回来了。”
  
  “贺天涯是谁?”黑龙瓮声瓮气的问道。
  
  “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清楚。”白秦川摇了摇头,更像是自言自语:“只是我不知道的是,他这么多年都不在国内,为什么偏偏挑这个节骨眼上回国?”
  
  黑龙没有插嘴,任由白秦川在那里自我分析。
  
  “这贺天涯回国就回国好了,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回白家大院?我真的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说着说着,白秦川的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神色来:“不过,这样一来,事情就开始变得有意思起来了,不管这贺天涯究竟打着什么主意,最终都不是我一个人在为了白家而孤军奋战了。”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开了两个多小时,白秦川才回到了白家大院。
  
  让人感觉到非常惊讶的是,白家大院上上下下一片平静。
  
  没有想象中的手忙脚乱,没有本该出现的义愤填膺,人们的表情平静,似乎在过去的二十四小时之内所发生的一切都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白忘川受了伤,自始至终也只有白秦川一个人去探望了而已。
  
  在这些人看来,白忘川这个惹祸精能不能够回归家族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白家在接下来的“浩劫”之中,将会出现多少的损失!
  
  所以,堪称奇迹的是,白忘川的重伤到现在都还没有惊动白家老爷子。
  
  坐在车子里面,望着一切照旧的白家大院,白秦川冷笑:“这是一潭绝望的死水,激不起半点涟漪。”
  
  “你们家里的人都太自私了。”黑龙忽然瓮声瓮气的说道。
  
  “你说的不错。”白秦川点了点头:“连你都看出来了,说明这个家族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那你还会带着他们一起前行吗?”黑龙说道。
  
  “那我来问问你。”白秦川反问道:“如果你是翠松山的大师兄,如果你遇到了这种情况,又会怎么办?”
  
  “我不会让任何人侵犯翠松山的。”黑龙说道,他的答案简单直接。
  
  “你的这个答案太不立体,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白秦川想着刚刚烧掉的那张照片,自嘲的说道:“我现在真的想甩开一切,然后一走了之啊。”
  
  “想要甩开一切,可没那么简单。”黑龙看了看雕梁画栋的白家大院。
  
  此时他已经把车子停下了,两人却没有立即下车。
  
  “我得提醒你一句,今天我对苏锐说了夜莺的事情,相信他很快就会上翠松山,去解救你的那个小师妹了。”白秦川说道。
  
  “那他是找死。”黑龙瓮声瓮气的答道:“师父他老人家做出来的决定,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小师妹触犯了门规,被师父责罚,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哦?”听了黑龙的话,白秦川饶有兴致的问道:“你知道夜莺到底是犯了什么错吗?”
  
  “我不知道小师妹犯了什么错,但是师父他老人家既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就一定有着他的道理。”黑龙完全不会质疑他的师父。
  
  这个答案并不在白秦川的意料之中,他想了一下,又问道:“那在夜莺闭门思过之后,你们翠松山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愿意帮她求情的吗?哪怕是在张不凡的面前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也行啊。”
  
  黑龙毫不犹豫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师父他老人家做出来的决定,自然没有人会怀疑的,在翠松山,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衡量是非对错的那一把尺子。”
  
  “这句话还真是冠冕堂皇。”白秦川嘲讽的笑了笑:“也就是说,你们确实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夜莺说话?”
  
  “确切的说,小师妹叫白莺。”黑龙这话无疑是默认了白秦川的问句。
  
  白家大少爷脸上的嘲讽之色更加的浓郁了:“你们心中都有着一把尺子,用来衡量是非对错,可是,你们衡量是非对错的标准是什么?”
  
  停顿了一下,白秦川继续说道:“你们衡量对错的标准,就是你们师父的最终做法,只要是张不凡做的,那就是对的,只要是张不凡不允许做的,那就是错的,我说的有问题吗?”
  
  “这个……”
  
  黑龙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要知道,从小在翠松山里面长大的他,从来没有被别人问过这种问题,他在潜意识里根本不会去质疑自己的师父!
  
  “夜莺这件事情,我承认是我有些不地道,苏锐要因此而怪我,我无话可说。”白秦川摇了摇头:“不过,你们这些师兄弟,比我更不地道。”
  
  他自嘲的笑了笑,然后便开门下车。
  
  后备箱打开,两个杀手被黑龙拖了下来。
  
  这里是白秦川的私密小院,白家大院里的其他人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两人的屁股仍旧是血淋淋的,看起来真的惨不忍睹。
  
  “让他们趴好了。”白秦川说道。
  
  黑龙把这两个杀手给拧过来,按着头,让他们趴在地上,脸贴着地。
  
  在黑龙的强悍力量之下,这两人的脑袋竟是连转一下都困难,他们感觉到自己的牙齿都要被地面给挤压的活动了!
  
  尤其是被白秦川踹的鼻梁骨折的松叶伟雄,此时更是疼的不行,本能的想要痛呼,可嘴巴和地面死死的接触着,他根本张不开嘴来呼喊!
  
  “敢往我的身上泼脏水,你们想好会面对什么后果了吗?”
  
  白秦川淡淡的说了一句,走上前去,伸出脚来,在这川崎上真那血淋淋的屁股上面狠狠的碾了几下!
  
  ps:第三更送上!大家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