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忌日
“皇上!”
  
  一侧的太监总管见了,忙小跑着上去,笑盈盈的道:“是各位小主子来了,小主子们估计上山回房放好东西之后,当即过来拜见皇上了,不知皇上可要见各位小主子?”
  
  皇帝双手负立,淡淡颔首:“让他们进来吧。”
  
  “是。”
  
  太监总管应了一声,忙小跑着出去了。
  
  皇帝侧眸看了一眼皇后,“皇后,今天路途颠簸,想必你也累了,不如早些回厢房歇息吧。”
  
  “臣妾途中一路都有歇息,反倒是皇上途中还要批阅奏折,如今又诵经念佛两个时辰,皇上都不累,臣妾又怎会累?”
  
  皇后说时,端庄一笑,“况且,这一次孩子们大概都来了,臣妾也许久未见过孩子们了,顺道见一见也好。”
  
  皇帝不再说什么,看到一侧有香火,移动两步,拿了六根,到一侧点燃。
  
  皇后看着,不知想到了什么,上翘的唇角一抿,微微垂首,不发一言。
  
  这个时候,慕轻歌等人来到皇帝皇后身后,正要跪首叩拜,皇帝手里捏着几根香,回眸,威严道:“来苍山,大家只跪神灵与祖先,不必多礼。”
  
  “谢皇上!”
  
  皇帝颔首,眼睛若有似无的朝慕轻歌看了一眼过来,但很快移开了视线,道:“大家都好好跟着大师念经一刻钟,然后上香拜佛,就回去吧。”
  
  话罢,便手执香火,弯腰叩拜。
  
  其他人原本有些拘谨的,原本还想上前说几句敬语,见皇帝如此随意,并且认真叩拜,便不敢贸然上前去打扰,纷纷朝皇后鞠躬见礼。
  
  “好了,大家都莫须多礼。”皇后说时,走到慕轻歌跟前,温柔的牵起她的手,“珏王妃,你身孕应该是八个月了吧?”
  
  慕轻歌没想到皇后竟然会忽然表示亲近,被她抓着的手有些紧,她挣一下没挣开,只能点头应道:“是的。”
  
  皇后拍拍慕轻歌的手,一双美目看着她的脸:“珏儿真疼你,气色养得不错。”
  
  慕轻歌笑了一下,不答。
  
  容珏在一旁冷冷看着皇后。
  
  容颖其实一直挺怕皇后的,有她在比在皇帝面前还战战兢兢,一听皇后这话,容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受特别深,忙点头:“就是就是,四王兄几乎对四王嫂寸步不离,别人靠近一下都不行。”
  
  皇后一听,就笑了,正要说话,却见将几炷香插进焚香炉的皇帝转过头过来,对慕轻歌道:“珏王妃,过来朕这里。”
  
  慕轻歌一愣,朝容珏看了一眼过去。
  
  皇帝却瞥一眼容珏,淡淡道:“怎么,过来一下也如此谨慎,难道朕还会吃了你妻子不成?”
  
  “是。”
  
  慕轻歌一听,也不等容珏说话,乖巧的上前几步,来到了皇帝的左后侧。
  
  皇帝也没管她,继续让一侧的小师傅给他递过来几炷香,点燃,然后在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将之递给了慕轻歌:“先给长辈上一炷香吧。”
  
  在场之人怔住了,一是为皇帝的举动,二是因为皇帝说长辈?
  
  为何是长辈,而不是祖先?
  
  慕轻歌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了,接过皇帝手中的几炷香,恭敬道:“谢父皇。”
  
  皇帝颔首,看着慕轻歌虔诚的叩拜,将几炷香插在焚香炉里,淡淡的说了一句:“苍山不比皇城,自己多注意一些,早上给朕与皇后请安这些就免了吧。”
  
  皇后一怔,很快端庄一笑,不说话。
  
  慕轻歌知道和皇帝皇后在同一个地方,早上肯定是要去给皇帝和皇后请安的,听皇帝这么说,却还是有些惊讶:“谢谢父皇。”
  
  皇帝不答,静静的看着一点点燃烧着的香火,片刻后才转身对皇后道:“走吧。”
  
  皇后笑盈盈问:“皇上可要回厢房歇息?”
  
  皇帝颔首,阔步转身离开。
  
  皇后眼底含笑,当即跟了上去。
  
  “四王嫂!父皇对你真好!”皇帝身影刚离开佛堂,容颖则啧啧叹息:“父皇还从未如此对我说过话呢!”
  
  慕轻歌看一眼在不远处,已经开始认真的念经诵佛的众人,伸手弹了一下容颖的额头:“好好去诵经,别再这里打岔。”
  
  容颖吐吐舌头,“好吧,本小王这就去,不然父王定然骂我。”说着,乖乖的根这一个小师傅,去诵经了。
  
  慕轻歌看着他的背影,然后朝容珏看一眼过去,却见看着他静静的看着一侧的焚香炉,出了神。
  
  她走过去,牵着他的手,轻声问:“怎么了?”
  
  容珏手回握她的,用只有两个人听得清的声音道:“今天是母后和姬叔的忌日。”
  
  慕轻歌一听,心微微一沉。
  
  她一直觉得容珏今天特别安静,很少说话,原本她还以为是因为周围人多,他不高兴的缘故,现在才发现,或许,这才是他今天沉闷的原因。
  
  她轻轻挣开容珏的手,走过去,问小师傅要了几炷香,点燃,像皇帝递给她那般,递给他,轻声道:“上柱香吧?”
  
  容珏看了她一眼,片刻之后才伸手接过。
  
  跪在蒲团上,虔诚的三个叩首,最后,他手上的几炷香插在了皇帝之前插下的旁边。
  
  慕轻歌轻声道:“嗯,晚些我们带琰儿也过来上一炷香可好?”
  
  “嗯。”
  
  慕轻歌见他站了起来,忍不住问:“今天这个日子,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如果她知道,定然在珏王府便让人准备一下,祭拜一番。
  
  “傻瓜,这个说给你听作甚?”容珏摸摸她脑袋,眼睛朝焚香炉看去,淡淡道:“我一直以为,估计只有我一人记着这个日子了。”
  
  慕轻歌也朝那个焚香炉看了一眼,她记得,皇帝连续上了两次香,难不成,他是
  
  慕轻歌心一跳,猛地朝容珏看去,容珏淡淡道:“歌儿,你可知,母后怀着我七八个月的时候,也恰好碰上了苍山之行?”
  
  “啊?是么?”慕轻歌没想到这么巧,笑了一下。
  
  不过,容珏下面的话,却让她笑不出来,他道:“当年,母后怀着我时,八个月多,还没上苍山,在苍山脚下突然血崩,我与母后差点双双死在这苍山之上。”
  
  慕轻歌心脏抽痛了一下,她直到今天才知道容珏竟然是早产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