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偷窥容珏
“别乱想。”
  
  容珏一眼看出慕轻歌在想什么了,薄唇一勾,摸摸她脑袋,看向前面慈悲为怀的佛像,轻声道:“我现在很好。”
  
  前所未有的安宁与幸福。
  
  “嗯。”慕轻歌也不想那些了,她看其他人都在诵经,拉着他往一边走去:“我们也去诵经吧。”
  
  “等等。”容珏见众人跪在蒲团上,拉住她,朝另外一侧占卜的看去,温声道:“你肚子不小了,跪着不好,去给自己求一支签吧。”
  
  “来都来到了,不诵经不好吧。”
  
  “我将你的份儿一起念了。”容珏说时,拍拍她脑袋,不容置喙的道:“去吧,去求签。”
  
  “好。”
  
  慕轻歌无奈的应声。
  
  其实,她对求签不求签的并不是太相信,她到底是接受过科学教育的人,但估计是因为孝懿皇后的经历,他什么都担心太多了,为了让他安心,她只好顺着他的意思,去求签了。
  
  “施主,可是来求签?”
  
  负责求签的,是一个小和尚,他双目稚嫩,眼神却清净无波,一看便知早已绝了红尘了。
  
  “嗯。”慕轻歌应声,笑问:“小师傅,我应该怎么做?”
  
  小和尚神色认真的道:“施主直腰跪在这蒲团上,手握签筒,闭上眼睛晃签筒,直到签筒有竹签掉下来即可。”
  
  “好的。”
  
  慕轻歌颔首,轻轻抚着肚子,直腰跪了在了蒲团上。
  
  小和尚将桌面上的签筒递给她:“施主,请。”
  
  “谢谢。”
  
  慕轻歌接过签筒,闭上眼睛,抱着签筒用力晃了几下。
  
  ‘啪嗒!’
  
  一支签,掉在了地上。
  
  慕轻歌睁开眼,一手抱着签筒,微微倾身过去,将掉在地上的竹签轻轻捡了起来。
  
  她翻过竹签,一看,上面有一行字
  
  山重水复前路难,不识明珠不识君。
  
  慕轻歌看着这一行字,眉心跳了一下,抓住竹签的指尖有些泛白。
  
  “施主?”小和尚见慕轻歌愣住了,轻声唤道:“签筒让小僧放好便好。”
  
  慕轻歌回过神来,抱着签筒的手紧了紧,笑道:“传言佛家一花一叶一菩提,就人对佛心而言,则是一人一世界,一佛一如来,这签其实一次则足矣,对吧?”
  
  “施主是个少见的明理之人。”小和尚双手合十,道一声阿弥陀佛,然后意味深长的道了一句:“希望施主看开些。”
  
  慕轻歌听着,倒是笑了,也不答,只是问:“小师傅,你可就是解签的人?”
  
  “非也。”小和尚正色道:“这里的每一支签,都由住持一一详解。”
  
  “住持?”
  
  “是的。”小和尚颔首:“施主若想解签,小僧可以替您引路。”
  
  慕轻歌一听,朝容珏那边看了一眼过去,去见容珏正前所未有的认真的跪在蒲团上,容色沉静的跟着大家一起诵经。
  
  容珏有着当世无匹的绝美脸庞,他的侧脸也是极好看的。
  
  他诵经的时候,双目紧闭,掌心拿着一串佛珠,一边跟着诵经,修长漂亮的手指一边捻动着佛珠,从侧面看去,完美得让人怦然心动。
  
  慕轻歌已经许久未曾认真的看过容珏的侧脸了,自从她怀孕以来,她总是早睡晚醒,容珏则总是照料她入睡,才会睡。
  
  然而每天,他总比她早醒来,通常她醒来他已经在梳洗,很多时候甚至他已经去西厢忙事情去了。
  
  如今看一眼过去他的侧颜,宁静美好得让人怦然心动。
  
  “施主?”
  
  小和尚唤她。
  
  慕轻歌回过神来:“嗯?”
  
  小和尚脾气很好,重复了一次:“可需要小僧引路?”
  
  慕轻歌再度朝容珏那边看去一眼,却恰好看到原本跪在容珏左下侧的秦子清突然睁开了眼,微微侧眸,朝容珏看了过去。
  
  所有人都在闭目诵经,就她一人睁开了眼睛。
  
  她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容珏,眼底有着深深的恋慕,爱慕之意明显而露骨。
  
  慕轻歌看着,微微眯眸。
  
  秦子清喜欢容珏,是整个皇城都知晓的事情,只是,在人前她素来表现得高雅矜持,鲜少会露出太过分的目光。
  
  然而,这一刻的目光,则是露骨至于,还透露出一股强烈的占有欲!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任何人,会在看到自己伴侣被觊觎时能够平静的。
  
  慕轻歌也是,她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或许是感觉到了慕轻歌的目光,秦子清微微转脸过来,赫然对上了慕轻歌冰冷的双眸。
  
  看到是慕轻歌,秦子清一怔,但很快便如往常那般,对她温柔清雅一笑,然后继续转头过去看容珏,目光还是不加以掩饰。
  
  秦子清长得非常好,她的言行举止带着大世家磨练出来的从容优雅,方才一笑更是无懈可击的大方得体。不明情况的人,肯定以为她方才是在和朋友笑。
  
  然而,慕轻歌没有瞎。
  
  她清晰的从秦子清那佯装温柔的眼底看到了挑衅!
  
  她仿佛在说,我看容珏又如何?
  
  你能将我如何?
  
  他本来便不属于你!
  
  慕轻歌顿时被气笑了。
  
  她觉得生气,觉得可笑之余,对于秦子清越发的反感了起来了。
  
  不过,她并没有冲动,泼妇骂街并非她风格,顺着秦子清的挑衅行事,更是太过愚笨。
  
  毕竟,她可没错过她在移开视线时,眼睛不着痕迹的朝她的腹部看来过来。
  
  她什么心思,她非常明白。
  
  不过,她慕轻歌也不是一个愿意这样吃暗亏的人。
  
  她拧头过去,笑着对小和尚道:“谢谢小师傅,待会我自己问人去找大师便好。”话罢,对小和尚点点头,便朝秦子清走了过去。
  
  秦子清这个时候,还是没有闭上眼睛继续诵经。
  
  慕轻歌走到她身后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她唇角一勾,冷笑不语。
  
  慕轻歌也懒得去看她脸色如何,微微倾身,在她耳边用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秦小姐,你爱慕王爷多年,也就只敢在这个时候偷看两眼,平日当着王爷面儿却连抬眼都不敢,你也是够可怜的。所以,我同情你,你喜欢看,还请随意,不过别怪我不提醒你,太明目张胆王爷可是会发现的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