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节 鬼丰的“好心
    想到白莲花所为多是为单飞,孙尚香心中微有酸楚。她不怕白莲花伤了单飞,但知道白莲花若真如她孙尚香所料,那她很快就要离开单飞!
  
      知道自己很难破解晨雨的问题,因为她无论如何努力,前方都是横亘着难以逾越的大山,孙尚香却想在最后离别之时能否帮手。
  
      她有许愿神灯,如果郭嘉、曹棺所言不假,那她在关键时候还能助单飞一臂之力。
  
      单飞听到孙尚香的提议,微笑道:“你们在此间等待我的好消息就可。我已想出阻止吕布的方法!”
  
      他一言出,众人均是惊奇,如仙神色有些异样。
  
      单飞本是越挫越勇的性格。如今局面看起来错综复杂,旁人或多或少的一头雾水,他却从中找到了关键之处,暗想吕布变成不死僵尸绝对是夜星沉和鬼丰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他要破解对方的计划,还是要从吕布下手。
  
      “姬老丈,烦劳你立即将我重新送到乱石堆中。”单飞道。
  
      姬归看了单飞半晌,从他的神色中看出执着的信心,微笑道:“好。”他手一挥,蓝洞已现。单飞再吸口长气,闪身到了洞中后随即消失不见。
  
      如仙失去单飞的屏障,见楚威冷冷的望来,多少胆怯道:“我什么都说了,到这里并非我自己所愿,你们是公平的人……”
  
      楚威冷淡道:“我们的确是公平的人,对于单飞这等尽力之人定有回报,但对于存心算计我等之人,却不会有什么客气。”
  
      “我怎么算计你等?一切都是鬼丰的计划。”如仙辩解道。
  
      楚威凝声道:“当初那种危险的时候,你等执意留在乱石堆中,是不是早知吕布会变成僵尸?亦在等云梦出手擒拿吕布时借机混入此间?既然如此,所有的一切如何会没有你的参与?”
  
      一言落地,如仙的俏脸已变得极为难看。
  
      单飞从半空跳出后,正落在吕布藏身的地室旁不远。
  
      这时冷风正寒,四周阴沉的难以望远。单飞立在那地室旁,看着地上那已风干的鲜血片刻,缓步走到赵思益踢开的机关前。
  
      机关巧妙,不过单飞曾目睹赵思益开启过,再次开合并不为难。他扳动机关,缓缓的合上地室然后再次打开,闪身跳到了地室之内,见吕布躺着的地方下有枯草、上有锦被。
  
      锦被微旧,已被鲜血侵染。
  
      他稍微翻动下锦被,闻着有淡淡的麝香气息传来。
  
      吕布身硬如石,睡在枪尖上看起来都没有问题,有人却细心的铺下这种锦被,生怕他受寒辛苦。
  
      那人应是貂蝉。
  
      除了貂蝉,还有谁会对吕布有一分关心?
  
      单飞看着那染血的锦被半晌,环望四下再无收获时,终于跃到地室之上。他在面对孙尚香时自信满满的承诺,心中实则对怎么制止吕布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吕布要杀了所有人。他单飞当初就不是吕布的对手,如今更是无法抗衡吕布,能阻止吕布的机会看来只有趁吕布昏迷的时候……用无间回到三天前,他能改变什么?
  
      并不急于动用无间,单飞虽对左近的地形略有了解,但还是快步的绕着乱石堆走了一圈,查看着附近遗留的痕迹后,又走到张辽等人被囚的石室前。
  
      他要确定几件事情看守的人都在哪里?他如何接近吕布才不会被人发觉……他用无间后到的是个满是敌意的地方,一不留神,说不定就会死在防守刺客的手上。
  
      张辽等人被囚禁在这里着实有了几日,不可能没有人看守。
  
      有尸体埋藏的地方就会有土层的不同,有人呆着的地方就会有痕迹的差别,他那一刻极尽心思的去想,不但在脑海中还原着附近的地形,还在揣摩着三日前左近的情况。
  
      良久,他才再从石室中窜出,纵到旁边的石堆之顶,四下张望着,找到一处不起眼的石堆灌木之侧,确定此间并无人曾经呆过的痕迹。
  
      微微的吸气,看着黑沉沉的天空,单飞取出了通灵镜捏在手上默然片刻……
  
      有光芒微闪后,石堆旁的单飞已然消失不见!
  
      早经过多次的时空穿越,单飞知道眼下最重要的是选择地点。这里是荆楚刺客的居留所在,对外自然极为防备,但就因为这样,这些人自信防范,对于内部的动静反倒不会那么严密。
  
      他查看半晌,确信落脚点不会有人监视,亦不会有刺客存在,这才选择穿到此地。
  
      三日前的这里应没什么变化。
  
      眼前微亮再暗,单飞知晓自己地点未换,流光偷转。他借暗夜正要隐藏身子查看周围的形势时,就听一人就在他身边不远淡然道:“我知道你会来的!”
  
      单飞虽是胆大心细的加意防范,但那种环境下,蓦地听到有人这般言语,一颗心还是略有抽紧。
  
      那人是在和他说话?那人怎么可能会和他说话?
  
      他本有不信,但分辨出那人的声音后,内心暗自叹息。单飞缓缓的转过身来,就看到身后丈许的石堆顶上正坐着一人。
  
      天无月。
  
      那人脸上的青铜面具还是闪着狰狞的光芒。
  
      鬼丰!
  
      单飞看到鬼丰的那一刻,实在难信此人的算计竟如此精准。看到他单飞蓦地出现,鬼丰居然没有丝毫的惊诧,而且好似早想到他会到来?
  
      缓缓挺直了腰身,单飞感觉手心尽是冷汗,还能冷静道:“你知道?”他虽感觉荆楚刺客和鬼丰之间有些关系因为吕布当初被赵云击退后,是鬼丰帮吕布挡住众人。但直到这种时刻,他才确定鬼丰和如仙之间早有勾结,不然鬼丰怎会安然守在此间?
  
      要对付那些刺客就很麻烦,这里居然还有鬼丰!
  
      那石堆顶并非是舒服的所在,鬼丰坐在其上却是安稳不过,“单飞,你来是要杀吕布的吗?”
  
      单飞眼皮子微微一跳,暗想他遇到的可是三天前的鬼丰,那时候的鬼丰见到他穿越过来不诧异已让人惊错,那时候的鬼丰居然还算到他单飞此行的目的?
  
      到底是谁从未来而来?
  
      这人恁地神奇?
  
      “你知道我怎么来的?”单飞不信道。
  
      “自然是用了无间,不然如何能不惊动防守的刺客到了这里呢?”
  
      鬼丰声音中没有揶揄,只有感慨,“当年我初见你的时候,就和你说过,好好的活下去,活到见到无间的那一刻,我一直在等你能真正的运用无间,我也无数次想过如何和用无间的人交谈,如今终于得偿了心愿。”
  
      单飞凛然之际,望向鬼丰背后的那黑柄长剑。剑柄过头,斜插在乌黝黝的剑鞘中。
  
      当初他单飞对鬼丰就是惊为天人,时至今日他单飞武功精进,但居然对战胜鬼丰还是没有半分把握。
  
      这人实在太神秘、太难测。
  
      檀石冲当初拽得难言,但狂妄的人总会撞到天花板,鬼丰的极限却是无限。
  
      “你没有让我失望。”鬼丰喃喃道:“当初我和你说过,你那一段日子的际遇,某些人一生都做不来。你若是一直留在许都,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不过你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你也只有这一条路可选。因为曹棺既然将你找来,就不会让你有别的路选。”
  
      单飞见鬼丰仍和以往般和他聊天,真的搞不懂这人是寂寞还是怎地……
  
      鬼丰明知他单飞有意破坏计划,居然还是这般淡然?
  
      “我当时还说过……”鬼丰轻声道:“这世上有帆的人本来不多。”
  
      单飞记得在小白马寺殿顶听鬼丰说过这些话,终于沉声道:“你自然是有帆的一个,不过感觉你的方向是驶向地狱?”
  
      他本要激怒鬼丰寻找机会,不想鬼丰轻轻抚掌笑道:从未有人如你这般说出我的方向。我的确一直憧憬着驶向地狱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向着这个方向努力。经过我这些年的努力,我们终于看到了地狱的入口。”
  
      单飞问道:“是你把吕布变成了不死僵尸?”
  
      鬼丰目光微闪,反问道:“看来我已成行?”
  
      单飞看着三日前的鬼丰,心中有着难言的怪异。他不经意的一句话告诉了鬼丰有关未来的事情,鬼丰居然全然了解。
  
      “我知道我一定会成行的。”鬼丰口气中带着唏嘘道:“云梦秘地的人虽是武功高强,但始终不会脱离人的本性。楚天赐若是死了,狂傲的云梦中人一定会去找吕布,貂蝉自然不肯交出吕布,两方一定会有冲突。吕布被迫后就会变成不死僵尸,将一腔恨意转到世人的身上。云梦派出的人很是了得,但对付山魈或许可以,要拿下变成僵尸的吕布还是力有不能,既然如此……他们就一定会开启秘道想要擒拿吕布。”
  
      拍拍手,鬼丰轻松道:“一切是不是这样变化的?会有别的变化吗?仇恨下各种人做的事情,结果早有预期的,不然叫什么轮回呢?”
  
      单飞暗自心惊,知晓鬼丰不仅是算的精准,而且将人性了解的极为透彻,“然后你就安排白莲花趁机混入了云梦秘地?”
  
      “看来她亦是没有让我失望。”鬼丰微笑道:“她本来是为了帮你的,拿到破天鼓就有极大的机会取得冥数的掌控。”
  
      单飞眼角又跳时,就听鬼丰道:“你没有觉得我一直是在帮你吗?”单飞微愕,实在想不到鬼丰会有如此一言。
  
      鬼丰如同魔鬼般的声调道:“当初我在黑山的时候,就想帮你拿到通灵镜,随即又让白莲花帮你夺回冥数的控制。事到如今,你一定认为我会拦阻你杀掉吕布?”
  
      单飞神色微变,反问道:“听你这么说,你等在这里还是想帮我?”
  
      “你说的再正确不过。”鬼丰的青铜面具闪着难测的冷辉,“我就是一直在等你前来,然后帮你杀掉吕布!”.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