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逃命之王
    这一片蛇蔓林占地面积着实不小,以之前那一批出现的黑衣人大概十几个人的数目,当然不可能真的能将这片林子封锁到密不透风的地步。之前他们能够堵住陆尘的去路,多半便是因为安魂符的原因,而这一次陆尘从蛇蔓林中出来以后,便没有再看到有黑衣人出现在附近了。

    这当然算是一种幸运吧,显然因为失去了安魂符的指引,那些黑衣人被迫分开了。而哪怕是一人扼守一段,也不太可能完全能守住所有的漏洞。

    陆尘没有任何迟疑,叫过阿土便翻身坐了上去,然后俯低身子趴在它的背上,低声说道:“快逃命了。”

    黑色巨狼精神一振,迈步向前开始跑了起来,速度迅速提高,转眼间便如离弦之箭往前方冲去,同时狼头高昂,似有几分激动,张开嘴正要长啸时,突然从耳边又传来了陆尘淡淡的话语声,道:“对了,别乱叫,惊动了别人,我们就完蛋了。”

    阿土脚下一个踉跄,硬生生地将潇洒的长啸嘶吼声吞了回去,然后一路狂奔。

    不过好景不长,哪怕陆尘已经尽量俯低身子隐蔽自己的身影,但还是被人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顿时呼啸声、惊呼声此起彼伏,天上地下都有光芒人影向这个方向疾掠了过来。

    陆尘面不改色,只是回头看了一眼,随后抱紧了阿土的脖颈,道:“快跑吧,被人抓到,咱们就要死了。”

    阿土再不隐匿踪迹,蓦地一声长啸,四脚翻飞,速度又提高了一倍,转瞬之间,竟然将那些修行有成的修士们又拉开了一段距离。

    后头的追兵人群里,顿时传来一阵惊疑声,似乎对阿土脚力和力量如此强大都有些惊讶。

    便是陆尘也有些意外,比起那些黑衣人追兵,他此刻直接趴在阿土的脊背上,更能清晰地感觉到黑色的皮毛下阿土那贲起的肌肉中所蕴藏的爆炸性的力量,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加强大。

    于是一时之间,天穹之下的迷乱之地里,形成了前后追逐的壮观景象:黑狼阿土背着陆尘疯狂逃命,而身后则缀着五六个从附近赶过来的黑衣人,并且随着时间流逝,更多发现了这边异状的黑衣人也从蛇蔓林的其他方向赶了过来,逐渐汇合到一起,向着陆尘冲来。

    按照一般的道理,天下间绝大多数的妖兽在全力奔跑时无外乎两种情况,一种是跑得快的,一种是跑得慢的。跑得慢的,自然就被人抓住干掉了;跑得快的,那真是极快,几乎比所有修士的御空飞行都要更快,但一般都不能持久,毕竟妖兽的身躯对这种爆发性的力量最多只能支撑很短的一段时间。

    所以,在过往,一旦有人族修士追捕妖兽时,遇到这种逃跑极快的妖兽,只要能跟得上去后,多坚持一阵便往往能抓住了。

    这一天跟在阿土和陆尘背后的那些黑衣人也是如此想的,前头那只黑色巨狼奔跑速度极快,哪怕他们御剑飞行时也没有立刻拉近距离,不过所有人对此都并不在意。大家都在远远地追着,反正最多再过一小会那妖兽必定会体力耗尽慢下来,到了那时,还不是手到擒来?

    只是追着追着,一小会过去了……

    一刻过去了……

    一时半会、半个时辰什么的都过去了……

    前方的黑狼变成了黑点,越跑越远,半空中御剑飞翔的,和地面上发力奔跑追赶的都落到了地上,一个个气喘如牛,面面相觑,片刻后纷纷喘着粗气大骂出声:“我去!这他娘的什么怪物?”

    ※※※

    强劲的风吹起阿土的毛发还有陆尘的衣衫,这样的感觉一直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后头再也看不到那些黑衣人的影子,而前方不远处就是之前陆尘所看到的鼠丘山了。

    陆尘拍了拍奔跑中阿土的脑袋,阿土这才缓缓降了速度,停了下来,然后张开了嘴吐出一半舌头,在那里吭哧吭哧喘气。

    陆尘从这只黑色巨狼的背上爬了下来,看了它半晌,目光也有些发直,过了好一会后才感叹道:“本来看你打架一般般,我还觉得你这笨狗果然没出息,就算变成圣兽也就这样了。谁曾想,你这货打架不行,敢情是所有的能力、长处都放在逃命这上头了吗?”

    “汪!”黑色巨狼再次叫了一声,发出与它体格不太匹配的声音。

    陆尘摇摇头,伸手摸了摸阿土那硕大的脑袋,感慨道:“全天底下最会逃命的圣兽吗……好吧,至少也是有个天下无双的本事了。”

    阿土仰起头,对天嚎叫了一声,声音悠长,听起来很有气势的样子,似乎如万兽之王霸气侧漏震慑四方,全然不像是和陆尘两个人刚刚一起狼狈逃命来着。

    ※※※

    鼠丘山就在眼前,身后有追兵杀手。回首北望的时候,天地悠悠,广阔无边,只是却再也没有退路了。

    陆尘沉默着凝望北方,在原地让阿土休息了一会后,便转过身,带着它走进了鼠丘山。

    鼠丘山是一座大部分地域都很荒凉的山脉,山体上随处可见有众多巨大而深不见底的裂缝,幽深黑暗,不知通往何处。传说中在这一带凶名昭著的妖兽云地鼠,就住在那些地底的裂缝中。

    陆尘听说过云地鼠的名头,但以往并没有真的见过,毕竟若无必要的话,也没人愿意跟这些凶残嗜血的妖兽碰面,特别是云地鼠这种妖兽往往成群结队,一旦惊动,就是几十上百只甚至更多,碰到什么都是一拥而上,那场面光是想想就足够让人惊悚的。

    若有选择的话,陆尘其实也不想从鼠丘山这边走,只是身后追兵甚急,而且谁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又从哪里钻出新的仇人杀手来,比如对他仇深似海的魔教,所以想来想去,似乎妖兽再凶也比人更好一些,那就还是往这边走吧。

    只要通过鼠丘山再过恶蟒谷,就到了龙川,再过了那条传说中也是极凶险的大河后,大概也就差不多能摆脱那些追兵了吧。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还能活下来的话。

    鼠丘山上的路,居然意外地不算太难走,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座山并不算陡峭险峻,山势也算平缓。就山形来说,除了那些裂缝割裂的地方外,大部分地方都能安全走过。

    陆尘与阿土小心翼翼地走在山上,尽量避开那些大的裂缝,一些小的裂缝也就一跃而过了。

    如此走了半天,居然什么事都没有,传说中的云地鼠毫无踪影,那些巨大的裂缝一个个阴森森但静寂无比,没有半点动静。

    这情景有些出乎陆尘意料之外,因为传说中云地鼠的厉害可不是开玩笑的,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随时跟阿土又要亡命逃跑的准备,但眼下看来,却是用不上了。

    不过这当然是一件好事而不是坏事,这些突然消失的云地鼠让陆尘原本预估荆棘遍布的艰险路径突然间变得坦途一片起来,陆尘甚至干脆在阿土休息好了体力回复之后,又骑上了阿土背上,让它一路跑去了。

    反正这山上只要没有云地鼠这种妖兽,真是再好走不过了,只要避开那些裂缝就可以。

    就这样,跑了大半天,在这一天黄昏的时候,他们居然就顺顺当当地越过了这座传说中十分凶险的大山。

    夕阳余晖下,回首看看那座光秃秃的鼠丘山,陆尘还是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心想,那些凶残嗜血的云地鼠这是都到哪儿去了?莫非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曾经发生过什么诡异的天灾,直接将那种妖兽全部灭绝了吗?

    因为并没有遇到想象中的阻隔,翻越鼠丘山这一路走得十分顺利,所以直到这时后头的追兵也没有追上来。而进入夜晚后想要再找人也更加困难,陆尘的心中安定了不少,甚至已经开始盘算是不是真的还要继续往南边逃去,毕竟恶蟒谷特别是最后的龙川大河,也都是极凶险的所在,能不去最好就不去了。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地就被冷峻的现实打消了。迷乱之地危机四伏的黑夜也没能阻挡住杀气腾腾的黑衣人们,他们如同执着的猎手再一次追了上来,在夜色中翻过了鼠丘山,紧追而来。

    始终保持着警惕不敢放松的习惯,再一次救了陆尘一命。他在身后布置的数个预警陷阱之一被人触发了,提醒了他,这片土地上确实没有了他的立足之地。

    然后,他和阿土又和丧家之犬一般亡命逃去,在黑夜中仓皇逃窜,躲避着那些融入黑暗夜色里的杀手。

    那个夜晚里,迷乱之地中时常有凄厉的嘶吼声响起,那多是倒霉的路过的妖兽遭到了飞来横祸,不过陆尘同时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那就是自己似乎是被一条毒蛇盯上了。

    有一双冰冷的目光,在那黑夜深处始终盯着他的后背,无论他如何奔逃,依然紧盯不放,令他背生寒意。

    他逃了一整夜,勉强甩开了那些黑衣人,但是,这感觉却始终未散。(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