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节 单飞的反击

      单飞饶是一直在琢磨着鬼丰的打算,听到鬼丰这般说时还是难免错愕,“你帮我杀了吕布?”
  
      “不错。”
  
      鬼丰说话间身形微闪,已到了单飞的身旁,低声道:“你跟我来。”
  
      单飞心下骇异,但还能保持着镇静,就见鬼丰居然真的到了吕布所藏之地,轻轻的招手。等单飞近前时,鬼丰轻扳机关,已开启石室跳了下去,回头望向一脸惊异的单飞道:“动手吧。”
  
      吕布赫然就躺在地下的枯草上,身下垫着锦绣的缎子。
  
      单飞对这里的情形熟得不能再熟,见枯草上躺着的的确是吕布。此刻的吕布神色苍白,全然没有呼吸的模样,远非不死僵尸的时候可比,此间尚点着一盏油灯,照得吕布脖颈上的那道红印看起来益发的明显。
  
      如今的吕布被女修重创,实则奄奄一息。
  
      鬼丰热心道:“你带了刀没有?”
  
      单飞立在那里动也未动,听鬼丰这般说时缓缓的摇头。
  
      鬼丰微有不满道:“夜黑风高,要来杀人为何不带一把刀在身上呢?不过不妨事,外边有不少大石,你随便捡几块过来砸,吕布的脑袋虽硬,但你的武功也非等闲,多砸几下,总能杀了他。”
  
      见单飞仍未动手,鬼丰似有些意外,提醒道:“这种机会并不多见,你已经浪费掉不少时间了。”
  
      单飞低头看了手上的通灵镜一眼,知道鬼丰说的不错,他还剩下一多半的时间。要杀吕布是个力气活,他就算拿石头来砸,要干掉吕布还需要一些时间的。
  
      不过他居然还能平静的站在那里,“为何要去找石头?你背上不是有一把剑吗?你那柄剑绝非凡品,砍下吕布的脑袋应该轻而易举。”
  
      昏暗的油灯下,鬼丰的面具泛着诡异的色彩,“你实在是个小心的人。你怕对吕布出手时我会对你出手,这才要用我的剑来杀吕布?还是你想顺便也杀了我?”
  
      “你看来也很小心。”单飞突然道:“我只是想起了一件往事。”
  
      鬼丰本来是少有的热切,等望见单飞冷静的神色时,鬼丰终于恢复了往昔的淡漠,“你若不急,千方百计来到这里只想叙旧的话,我自然更不用急了。”
  
      单飞听鬼丰这般说,对近在咫尺的机会仍旧没有急切,沉声道:“当初曹棺劝诗言还回晨雨,进而改变晨雨的命运时,你就曾要‘帮’我做一件事。”
  
      他‘帮’字说的意味深长,眼眸闪亮的如同天星般。
  
      只有这种时刻的单飞,才是睿智全出。
  
      鬼丰的目光益发的冷淡,“哦?”
  
      “你给我一根无间香,让我伺机去杀了以前的曹棺。只要曹棺一死,邺城的曹棺自然会消散,那他无法改变晨雨的命运,我就不用和晨雨分别。”单飞回忆道。
  
      “有什么问题吗?”鬼丰反问道。
  
      “听起来没有什么问题。”
  
      单飞目光闪动道:“但我近来才发现,诗言早就决定将晨雨还给西域人,杀不杀曹棺,始终改变不了诗言的想法。”
  
      鬼丰啧啧道:“还有此事?我倒从来没有想过。”
  
      “你想过的。”单飞正视着鬼丰的双眼道:“你实在是天底下罕见的奇才,但你毕竟不是神仙,你如今对我从几日后穿来丝毫不感觉意外是有原因的。”
  
      鬼丰看着单飞咄咄的眼眸,反问道:“什么原因?”
  
      “原因是你当初在邺城就曾看过两个诗言,而且知道诗言在做什么改变。”单飞了然道:“你见过无间效应,这才对我的出现并不意外。你更知道诗言不会改变主意,亦知道接下来的进展,但你还在蛊惑我去杀曹棺。若非当初晨雨阻止我,我几乎中了你的算计。”
  
      鬼丰眼中有寒芒微闪,这一次却是沉默无言。
  
      “你背后就有利剑,但你一定要假我之手来杀吕布,却不肯用你背上的利剑,我知道你一定有你的用意。”单飞凝声又道。
  
      鬼丰若不在意道:“你猜得到?”他声音中多少带着讥诮,似不信在一年前还显得青涩的少年会有这般头脑。
  
      “我猜得到!”单飞冷静道。
  
      鬼丰背后的长剑似在嗡鸣,身躯已如长枪般挺直,“那不妨说来听听。”
  
      “我知道你一直在想着灭世。”
  
      单飞看不到鬼丰的表情,但毫不畏惧的直视着鬼丰冷酷的双眼,“这本是疯子一样的想法,你却一直在坚定的去实现。可是你身手智慧是高绝的,若说一统天下还是有可能,但想要灭世,还是力有不能。”
  
      见鬼丰并不插嘴,单飞一口气道:“但三香却给了你绝佳的机会,因为黄帝那些人本是灭世重生后的人,他们拥有灭世的能力。你知道自己无法独立灭世,这才开始专心寻找三香的线索。你这种聪明人,自然更知秘地的往事。你动用山魈在南皮偷袭虎豹骑并非要帮袁谭,而是要引发曹操的重视,在许都你更是公然的出现,擒拿曹丕、杀伤曹纯后引诱赵达前来抓你,亦是想制造声势,你知道曹操一定会关心此事……”
  
      鬼丰无声无息的笑,“他就算得不到三香,亦不是让三香落在别人手上的人。”
  
      “你成功的吸引到曹操的注意,让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悉数参与进来挖掘当年的往事,而你早就联系到了夜星沉,顺便将白莲花送到了冥数。”单飞缓缓又道。
  
      “看来我倒小瞧了你。”鬼丰轻叹道:“不过这样也好,你越聪明,我就越喜欢的。”见单飞皱眉,鬼丰解释道:“动用权术的人总喜欢愚民,认为这样利于控制,但我还是不同的,我觉得这世上应该多点聪明人,这样才更有趣味。”
  
      单飞盯着鬼丰,接着道:“夜星沉就是权术之人,掌控欲极强,你说服他参与你的灭世计划,他或许不想灭世的,只想掌控这个世界,但那无关紧要,你要的只是他的参与,你和他不过彼此利用。我等从冥数逃离,你知道我们会到云梦秘地,这才尾随而来。吕布死而复生,自然让曹操焦虑难言,曹操能这快知道这个消息,少不了你的功劳。”
  
      “过奖过奖。”鬼丰淡淡道。
  
      “这就和丢下一根骨头般,是狗就会来抢一样。”单飞有些无奈道:“曹操正在平定冀州,眼看荆州有吕布复活,知晓刘表或许无意许都,但吕布已是许都的心腹大患,毕竟吕布的陷阵骑兵本是天下第一,吕布若是重组骑兵,荆州有吕布、刘备这般将领,曹操怎能不忧心忡忡?曹棺派许多人手南下,正是要伺机除去吕布,不过这亦在你的计划中。”
  
      鬼丰不置可否,单飞却对自己的想法确信无疑。这些日子来局面错综复杂,让人着实摸不到头绪,但他冷静旁观事态变化,细心的揣摩,早对全局益发的清晰。
  
      “你就是想让曹操派人南下和刘表火并,趁机推行你的灭世计划。但你的野心不止如此,你知道凭一个死而复生的吕布只能让天下更乱,要灭世还是欠缺不少机会,因此你索性想要激怒云梦秘地参与此事!”
  
      单飞目光咄咄道:“别人本来不敢得罪云梦,但你鬼丰灭世都敢,有什么不敢尝试?你知晓楚天赐的身份后,立即将其泄漏给刘表,蔡瑁得知后如获至宝的带楚天赐前来获取好处,而你将风声透漏给曹营,利用楚天赐引发曹营和荆州的交战,之后你更要对楚天赐不利,挑动云梦中人的愤怒。他们越愤怒,局面就越是失控,而你还能趁机将吕布变成了不死僵尸。你以前一直控制山魈行事,但山魈浑噩根本不合你意。得到了不死僵尸吕布,对你而言,才算真正的开启了地狱之门。”
  
      “精彩精彩!”
  
      鬼丰听单飞一口气说了很多,抚掌赞道:“单飞,别人还在抢骨头的时候,你将一切想的清楚明白,实在让人不能不赞。不过我既然要利用吕布,为何还要带你杀了他?”
  
      “因为你知道我根本杀不了他。我若动手,只会更加激发吕布、貂蝉的恨意。”单飞凝声道:“你让我做的事情,无非是想增加仇恨。杀曹棺如此,杀吕布亦是如出一辙。你游说了夜星沉,挑动许都、荆州和江东的拼杀,更要激怒了云梦,你知道怒火会毁灭一切,这和你的灭世计划不谋而合。你一直希望我亦能被你摆布。”
  
      鬼丰终于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他轻叹道:“单飞,我不能不说你是个睿智的人,很多人事后都是浑浑噩噩的如棋子般任人摆布,根本不明所以,只有你还能清醒的分析。不过无间不是仙家法宝,分析亦不能左右大局,如今地狱之门已开,你来这里说明我的计划已全然发动,让你不能不用无间扭转战局。你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所剩时间亦不太多,难道你会眼睁睁的看着吕布将所有人一个个的咬成僵尸?那里有你的兄弟亲人,说不定还有晨雨。”
  
      单飞额头微有汗珠,但仍旧握拳道:“鬼丰,你也只有一次机会。”
  
      “哦?”鬼丰似有不解道。
  
      “现在杀了我!”单飞昂声道:“不然,你的计划终会被我所破!不用杀了吕布,我亦能破解你的计划!”
  
      ps:求月票,求订阅!多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