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9章 双面大少
这川崎上真的臀部本来就已经被粗糙的水泥地给摩擦掉了一层皮肉,此时根本连碰一下都疼。
  
  而白秦川这样用皮鞋的底面来碾压,简直快要让川崎上真疼的昏过去了!
  
  他对疼痛的耐受力其实并不算差,但是白秦川的鞋底是那种防滑的,带有许多的纹路,这些纹路和他的伤处毫无保留的接触在一起,简直快要让他难受的昏过去了!
  
  “白秦川,你他妈的就是混蛋!”川崎上真还在怒骂道。
  
  “都到了我的院子里了,你们还不愿意开口说实话吗?”
  
  看着对方在惨叫,白秦川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的波动,他冷冷的说道:“在苏锐面前装装样子就罢了,这都落到我的手心了,还想往我身上泼脏水?混账东西!”
  
  骂了一句之后,白秦川的脚底更加用力的碾压,让川崎上真的面色都已经完全的涨红了!
  
  碾压了一会儿,看到这个川崎上真并没有任何吐口的意思,白秦川的目光变得更冷,他对黑龙说道:“把这两个家伙给我拖进地下室里面。”
  
  毕竟这院子虽然能够隔绝别人的视线,但是却不隔音,白秦川想要对这两人进一步审讯的话,就必须不让外人听到这两个杀手的惨叫。
  
  是的,白家大院的所有人,此时在他看来,都是外人!
  
  白秦川在这个院子里面有一个专用的地下室,平时很少会过来,一打开房门,一股浓浓的发霉气息便迎面扑来。
  
  白秦川皱了皱眉头:“扔进去。”
  
  黑龙的双手猛然一推,这两个被捆住了手脚的杀手便在地上连续的翻滚了好几圈。
  
  “下次看来得把这个地方收拾收拾,好歹审讯别人的时候也得有个合适的场所啊。”白秦川说着,随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用审视的目光望着两人。
  
  “我知道你们是东洋人,苏锐这次大败东洋的山本组,我想你们应该知道这个消息。”白秦川的唇角微微上翘,忽然勾起了一抹冷笑:“我想,你们是山本组的余孽吧?”
  
  山本组的余孽?
  
  川崎上真和松叶伟雄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说道:“白秦川,你休想从我们的嘴里面掏出任何的东西来!你要是男人,就抓紧给我们一个痛快的了结!”
  
  听了这话,白秦川的脸上涌现出了浓浓的嘲讽之色:“在华夏呆了很久了吧,连激将法都学会了?不过,可惜的是,我不会杀你们的。”
  
  此时,来到了白秦川的地盘,这两人终于不再藏着掖着了,他们刚刚的话无疑就意味着,这两人根本就不是白秦川指使的!
  
  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不承认?”白秦川再度露出嘲讽的冷笑:“你们以为,我在招揽你们两个的时候,就没有暗中对你们的过去进行考察?”
  
  “对我们的过去进行考察?”川崎上真重复了一遍。
  
  “不错。”白秦川点了点头:“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就是山本组埋在华夏的钉子吗?你们之间的那些接触,能够瞒得过别人,但是别想瞒得过我!”
  
  他加重了语气!
  
  川崎上真反而淡定了,他同样冷笑着对白秦川说道:“既然你已经猜到了我们的身份,为什么当着苏锐的面的时候,不直接说出来呢?”
  
  “直接说出来的话,那可不是我的风格。”白秦川微微一笑:“这么说来,你们承认自己是山本组的成员了?”
  
  “都被你看出来了,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川崎上真看着白秦川,脸上露出了怨毒的光芒。
  
  “现在先别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因为待会儿,你们看向我的目光,会比现在怨恨一百倍。”
  
  一般人都不愿意去承受别人怨毒的注视,但是白秦川却浑然不觉,迎着这种目光,他甚至好像觉得自己的心情都有点变好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听了这话,望着白秦川那看起来很轻松的目光,川崎上真和松叶伟雄的心里面齐齐都是咯噔了一下!
  
  “就是这个意思。”
  
  白秦川忽然站起身来,从墙角捡起了一条鞭子,反手就抽在了川崎上真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
  
  对方躲闪不及,脸上骤然便出现了一条血痕,从下巴延伸到了额头,上下嘴唇全被抽破了,显得触目惊心!
  
  这两人都没搞懂,白秦川为什么会突然暴起抽人!
  
  简直是说变脸就变脸!
  
  此时,他们看着白秦川,心中升起了一股无法言说的寒意!
  
  抽了一鞭子之后,白秦川看了看川崎上真的脸,然后看了看手中的鞭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情:“你应该觉得幸运,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拿起鞭子来抽人。”
  
  川崎上真听了这话,简直就想要破口大骂了,尼玛,作为第一次被你抽的人,这特么的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吗?
  
  “这条鞭子是从新加坡带来的,据说是印尼的藤条,用药水泡过的,他们那边警察都用这个。”白秦川盯着对方脸上的血痕,笑了笑:“这效果让我很满意。”
  
  说着,他又猛然一扬手!
  
  啪!
  
  又是一声脆响!川崎上真的脸上又多了一道血痕!
  
  这血痕是从左边的颧骨一直延伸到了右边的颧骨上,如果不仔细看的话,甚至会以为把他的鼻子从中间分成了两半!
  
  两道血痕触目惊心!
  
  “还不跟我讲实话?”
  
  白秦川的面色骤然变冷!低吼道!
  
  讲实话?
  
  “我们不是承认了是山本组的人了吗?你还想怎么样?”川崎上真吼道:“我们刚刚说的是真话!”
  
  “你说你们是山本组的成员,我就会相信了?骗鬼呢?我随便挖个坑,你们就钻进去了?”白秦川反手又是一鞭子:“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说与不说,自己决定!”
  
  丢下这一句,他便对黑龙吼道:“黑龙,给我把他们两个的衣服给扒光!一件都不要留!”
  
  黑龙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对这样的命令并没有任何的反驳。
  
  等到这两个东洋人的衣服全部脱掉后,白秦川便拎着鞭子,站到了两人的身前!
  
  …………
  
  等到了三个小时之后,白秦川才走出了地下室。
  
  他身上的贴身衣服都已经被汗水给湿透了,整个人也像是刚刚跑完了马拉松一样,累的直喘气。
  
  毕竟这种审问可是个消耗极大的体力活,而白秦川又不愿意让黑龙去做,反而自己亲自动手,在这过去的三个小时里面,他不知道往两人的身上抽了多少鞭子,到了最后,他的胳膊都已经酸疼的抬不起来了。
  
  不过,还好,他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白秦川走后,房间里面的那两个东洋杀手已经是像两条死狗一样了,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他们被脱得精光,浑身上下都是密密麻麻的血痕,看起来简直触目惊心。
  
  黑龙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早点交代,也就不用受这个苦了。”
  
  说着,他便要关上门离开。
  
  而松叶伟雄看了他一眼,眼睛里面满是屈辱与怨毒:“杀了我们!杀了我们!”
  
  “杀了你们?”黑龙摇了摇头:“不,我不会杀你们,白秦川也不会杀你们,真正要杀你们的人,是苏锐。”
  
  说出了这句似乎和他的性格极不相符的话语,黑龙便关上门,离开了地下室。
  
  “你准备怎么办?”黑龙看着瘫坐在沙发上的白秦川,目光之中仍旧是一片平静。
  
  旁观者清,他能够看的出来,刚刚白秦川已经明显把那两个东洋人当成了出气筒,拼命的发泄着这些天来在心中压抑着的情绪!
  
  这种情绪真的是被压抑的太久了,黑龙站在旁边,看着白秦川那发狂的样子,简直像是看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白家大少爷。
  
  这绝对不应该是白秦川应该有的样子!
  
  “我不是告诉苏锐,我需要二十四个小时吗?等我睡一会儿,天亮再说。”白秦川勉强把外套脱掉,扔在沙发上,然后撑着扶手站起来,拖着疲惫的身躯朝着浴室走去。
  
  从两个东洋人口中所获得的答案,让他完全轻松不起来。
  
  白秦川冲了个澡,然后便沉沉的睡去了。
  
  …………
  
  而此时,远在华夏南方的翠松山上,月光明亮,惠风和畅,和首都相比,这座大山的周围并没有任何的雾霾,空气简直好的不得了。
  
  而在翠松山的后山悬崖边,有着一个小小的简陋柴房。
  
  真的就是柴房,里面堆满了一捆捆的柴火。
  
  当然,除了这些柴火之外,还有一张简易搭建的木板床。
  
  而在木板床上,还有一个身影,她正侧躺着,姣好的身形曲线流畅。
  
  这正是夜莺。
  
  枕着胳膊,望着柴房的窗外,她的眸间很平静,并没有太多的情绪。
  
  这一间柴房,就是她要面壁思过三年的地方。
  
  而她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两个多月。
  
  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人讲话,有的只是一捆捆的柴火。
  
  当然,平日里除了和这些柴火面面相觑之外,夜莺还能打开那扇小小的窗户,看着窗户外面的一棵棵翠松。
  
  再好的风景,看上几天也就腻了,而夜莺,还要继续在这里度过三年。
  
  这两个多月的与世隔绝,若是换做别人,可能会寂寞的发疯,夜莺倒还好,只是一直保持着沉默,这种感觉挺难受的。
  
  想想之前在“凡尘俗世”之中经历的种种,夜莺不禁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ps:感谢烽火戏猪头、烈焰没唧唧(林大大你这样合适么)的万赏!
  
  感谢靈犀子、贪吃的小灰灰、travel过客6、上班娶老婆、电鳗808、酥囡囡囡囡阿、昵称重名太多、水中泡泡、幽幽的蛋蛋刀、雪花15975328、只爱小烈焰(我就是小烈焰)、豆豆的天堂、沧澜水韵、魅力丿二哥、面具小丑t、谈笑论纵横、李大大75、天天源、ljq3365、好巧遇到你、少年狼彡、uk_小神龙、潮味轩、林红喜大哥哥、烈焰死变态(擦擦)、取名字阵难、lee咔咔ka、qw363、kev星星点灯、berrychen、薇薇糖衣、恶魔炽天使、深空失憶、我要变身啦、条条不能吃、solo莫墨、天目山人、书友418431、小萌战狼、南高一颖、姑姑我要娶你(你咋不上天呢)、帅秦秦、温度120110、怪渣扎、文府、中华神剑、happying93、凡所有相、书友38511601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