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0章 满桌子的支票和股权!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苏锐正靠在床头,和秦悦然一起商讨着接下来要签订的协议,而此时白秦川的电话便已经打过来了。?
  
  “锐哥,我已经从这两人的嘴巴里面掏出结果了。”白秦川说道。
  
  “哦?效率这么高?快说来听听。”苏锐的唇角微微翘起,把免提给打开了,这样身边的秦悦然也能听得到。
  
  在解救夜莺方面,白秦川一点都不积极,可是一旦脏水泼到了他的头上,他的效率就已经高到了让人指的地步了。
  
  此时的白家大少爷赤着上身坐在床上,目光之中透着些许的凝重:“我想,我从这两人口中掏出来的结果,还挺让人烦恼的。”
  
  “怎么讲?”苏锐微微一笑,说道:“让你都觉得烦恼了,难道说,那个幕后黑手很恐怖?”
  
  “锐哥,你这次在东洋,是不是杀了一个叫做龟山景洪的人?”白秦川皱着眉头说道:“听说他是个很厉害的忍者?”
  
  “龟山景洪?”
  
  听了这四个字,苏锐的眼睛骤然间便眯了起来,一束极其危险的光芒从其中释放了出来!
  
  何止是个很厉害的忍者?那是神忍好不好!
  
  算起来,那个神忍龟山景洪最后的身亡,苏锐是直接原因!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又想起了东洋驻华夏大使岩田北英曾经告诫过他的话!
  
  当时岩田北英就说龟山景洪的弟子可能会来华夏找苏锐的麻烦,没想到岩田大使的话还是有着一些的失误,川崎上真和松叶伟雄不是来到华夏找麻烦,而是一直潜伏在华夏很多年了!
  
  就凭那两人满嘴顺溜的华夏语,也绝对能够看出来这一点了!
  
  如果他们所言是真的话,那么龟山景洪妄图染指华夏地下世界的野心可绝对不在山本太一郎之下!对方要杀掉苏锐,确实是有动手的理由。
  
  可是,对方为什么要把黑锅扔到白秦川的头上?难道说是为了在刺杀不成之后,让双方自相残杀吗?
  
  苏锐和白家的争斗虽然有不少人知道,但是一般人却不会去想着利用这一点,尤其是川崎上真和松叶伟雄这种级别的,顶多是在华夏黑暗世界的底层打混,他们要是能够想到这一层,那可真是要奇了怪了。
  
  所以,在苏锐看来,八成是有人在给他们提示。
  
  “这一点我倒是没有从他们的嘴巴里面问出来。”白秦川想着那两人鲜血淋漓的惨状,摇了摇头:“我已经下了很重的手了,据他们交代,他们之所以要选择嫁祸到我的头上,也就是因为在黑拳擂台上听别人随便的提了一句。”
  
  “这个理由能够说服你吗?”苏锐问道。
  
  “基本上说服我了。”白秦川叹了一口气:“确实是有这种可能性的,毕竟天马会所的黑拳擂台鱼龙混杂,都很多喜欢热闹的世家子弟都会常去看拳赛,这种消息的传播还是挺迅的。”
  
  “好吧。”苏锐轻轻的说了两个字,随后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白秦川所给出的这个答案确实也没什么问题,但是苏锐就是隐隐的有点不太放心,他相信自己的第六感,毕竟在这种关头,想要浑水摸鱼的人实在是太多,这次是在他和白秦川之间丢下了个小火苗,下次保不齐就会扔下一颗大炸-弹。
  
  假设真的有这么一个幕后黑手,他大可以让别人在黑拳擂台旁边随便的聊一些苏锐和白秦川之间的矛盾,然后通过间接的途径,把这句话传到两名东洋杀手的耳朵里。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事情似乎就有些不太好办了,而且,幕后之人的手段实在是非常高,让人即便想要去追查,都完全的无从查起。
  
  觉察到苏锐久久没有讲话,白秦川说道:“锐哥,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这两个人我现在给你送过去吧?”
  
  “好,给我送来吧。”苏锐眯了眯眼睛,说道。
  
  听了这话,白秦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他可不想让这两个人死在自己的手上,用鞭子抽他们是一回事,可用鞭子勒死他们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因此,如果苏锐说他不要这个人,那么白秦川真的会感觉到蛋疼无比的。
  
  不是他不能杀,而是他不想让自己的手上沾太多的人命,而要是就简简单单的把他给放了,白秦川又会不甘心的。
  
  矛盾的白家大少爷啊。
  
  “我这边的合同也已经拟的差不多了,你来的时候顺便看一眼吧。”苏锐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顺便看一眼?
  
  听了这话,白秦川差点没喷出一大口老血来!
  
  那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股权转让协议,那可是割肉协议啊!
  
  签完这份协议,白家这一头大象,估计至少会少掉两根前腿的重量!
  
  这简直就是恐怖到极点的事情!
  
  而这么重要的事情,到了苏锐的口中,居然就成了……顺便看一眼?
  
  怎么就顺便的?老子就是奔着这件事情去的好不好!
  
  白秦川把手机扔在床上,不断的喘着粗气。
  
  站在他的立场上,是断然不可能原谅苏锐的,整个白家因为这件事情而跌到了谷底,其他亲属更是会对苏锐恨之入骨。
  
  可是,白秦川也知道,这件事情根本就怪不得苏锐!
  
  一切都是白忘川的错!
  
  本来大家相安无事,和平共处,可白忘川偏偏要自作聪明的去招惹对方,这简直就是混蛋行为。
  
  他一个人作死就罢了,可是他就想不到,身为白家的二少爷,他的所有行为都将和白家挂钩的!
  
  仇家无法在白忘川的身上寻得平衡,那么这份不满就会转嫁到白家的身上,白忘川的所有错误,都将由整个白家大院来背负!
  
  一想起自己的混账弟弟,白秦川就咬牙切齿。
  
  他完全相信,在白家大院内部,还有很多很多的人抱着和他同样的想法,都不想让白忘川再活着回到白家大院了。
  
  好不容易把这个惹祸精送到了中东,结果这货还不消停,害得整个白家损失了这么多的利益,一想到这一点,那些利益至上的白家人可就心疼的直滴血。
  
  所以,白忘川被枪击之后躺在医院,这是几乎半个都都知道的事情,可是除了白秦川之外,整个白家却没有一个人去看望他!简直就是醉了!
  
  要是白忘川醒来,看到这种情形,估计能直接气的去见阎王了。
  
  吐槽了一番,白秦川叹了口气,没办法,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他现在站在这个位置上,就必须挑起白家的担子,哪怕要为此背负“丧权辱国”的名声。
  
  除了他,没有人能够再扛得起这份责任。
  
  白秦川站起身来,他感觉到浑身上下仍旧酸疼无比,夜里抽鞭子抽的太狠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
  
  而这些酸疼之感,更像是那无形而庞大的压力作用在他身上的直接体现!
  
  收拾了一下心情,又有一个名字从白秦川的脑海之中跳了出来。
  
  “贺天涯,你回来这么长时间了,却一直都没有露面,你在忙活什么?”白秦川摇了摇头。
  
  他穿上了外套,在出门之前,本能的把手伸进了内衬口袋,想要把里面的照片掏出来看一看。
  
  不过,这一下却摸了个空。
  
  白秦川这才想起来,这照片已经在昨天晚上被烧掉了。
  
  口袋是空的,他的心中也有一股很明显的怅然若失之感。
  
  “就这样吧。”
  
  白秦川整理了一下衣服,便走出门去了。
  
  今天,他破例的没有再去向老爷子请安。
  
  去了之后,无非又是一通训斥,白秦川已经有些腻了。
  
  反正接下来要割肉,割完肉肯定会有不少人对自己表现出强烈的不满,就像是清朝的李鸿章一样,两头不讨好。
  
  “管他呢。”
  
  白秦川甩了甩手,便带着黑龙一起离开了。
  
  而这个时候,秦悦然的几个得力手下已经来到了酒店会议室。
  
  他们每个人都拎着两个大大的公文包,公文包件。
  
  他们把文件全部摆在会议桌上,偌大的桌子,竟然被全部摆满了。
  
  这个场景着实很震撼。
  
  全部都是各式各样的协议。
  
  当然,这些协议在白家的眼睛里面,那就是不平等条约!谁签了这些条约,谁就是出卖了整个白家利益的背叛者!
  
  事实上,在一般的商务合作中,签合同之前,都会把电子版的合同给对方传过去,双方修改到都没有异议之后,这才打印出来签订。
  
  而白秦川在此之前,甚至都完全没有看过这些协议的内容!
  
  这合同要怎么签?
  
  苏锐和秦悦然肩并着肩,进入了这会议室,看着那些合同,就连苏锐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我去,这么壮观。”苏锐感慨的说道。
  
  之前看电子版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此时把协议摆满了桌子,那可就相当的震撼眼球了。
  
  要知道,这可不止是一桌子的协议,而是一桌子的支票与股权!
  
  ps:第二更送上!
  
  因为我姐的孩子后天办满月酒,所以我明天赶回去帮忙,今天就两更,我马上去写明天的第一更,还有,看了今天的公众号留言,哈哈哈哈哈哈,天天黑我的童鞋们都去哪里了?让我得瑟一下啊!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