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9章 人情
    在老布洛说到帝国皇帝的时候,希米尔看着艾伦的脸色越来越古怪,惹得老人也对艾伦多看了几眼。艾伦却是轻摇着酒杯,没有说话。希米尔艰难地从他脸上移回目光,小声问:“那个帝国皇帝长什么样的?”

    老布洛道:“听说是个人类,在前不久的加特星域入侵战后,那位至尊便丢下偌大的帝国失踪了。那位临走前指定了一个人类继任帝国新主,好像是叫艾伦来着。长相么,哦,说是银色的头发和红色的双眼,十分好认。”

    希米尔突然把蓝色暴风喝掉了小半,老洛克连忙叫道:“小姐你慢点喝。”

    女孩从嘴里喷出一口冰气,对老洛克道:“你继续说。”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毕竟这些事发生在你们到来前不久。”老布洛拍拍脑袋,说:“哦,倒是有件事值得一提。在魔环城叛乱期间,拉默想要把帝国皇帝的心腹一网打尽,不过最终失败了。皇帝的心腹强攻了星舰港口,并夺取了一艘高速舰离开了魔环城。那里面就包括了那位皇帝的女人,因为这个,听说拉默气得暴跳呢。”

    “拉默是不会气得暴跳的,那个阴沉的家伙只会继续进行下一步的算计。”艾伦淡然道:“接下来应该就是对付那位皇帝在南线的基业了,不过如果拉默以为控制了魔环城就可以简单攻下莫克丹,那就真是个笑话。”

    老布洛没有接话,艾伦突然鼻子抽动了下,然后道:“真臭。”

    “什么?”希米尔一时没反应过来。

    艾伦说:“杀气啊,从外面透进来的,难道你没发现,外头好像太安静了点?”

    女孩两只猫耳动了动,古斯人向来听觉灵敏,这一集中精神,希米尔果然感到一些异常。他们进来的时候酒馆外头还人声鼎沸,可这会却安静得如同鬼域。这前后的反差绝对不简单,希米尔立刻朝塔罗那桌吹了声口哨。老人朝一个异星人打了个手势,那人是希米尔船上的成员,立刻提着把光束枪往酒馆外钻。

    才钻出酒馆,就响起了枪声和惨叫,然后一个阴冷的声音从酒馆外响起:“希米尔公主,我知道你在里面,也知道灰羊市集在这里担任了什么样的角色。可你如果以为这样就可以对抗我们的话,那真是大错特错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手上这个家伙叫托姆,他似乎有重要的情报要跟你交换。不过很可惜,现在他在我的手里。要不,你拿那件东西来换?”

    是把女人的声音,阴冷中透着残酷的味道,如同一条毒蛇。塔罗这时跑了过来,说:“是她没错,锋锐之锯机动部队的队长,残忍之弑菲妮!”

    老布洛大叫道:“今天不营业了,不想死的立刻给我从后面离开。”

    酒馆里的客人连忙起身,在那些羊角女郎的指引下往酒馆后离去,调酒师和其它酒保则拎起了武器,一付准备开战的架势。希米尔往艾伦看去,后者尚有余暇对她举杯微笑,然后将杯里的饮料喝了个干净,再吐出口酒气。放下杯子,艾伦跳到地上:“作为刚才消息的回报,你们都呆在这里,外头让我打发好了。”

    “托姆先生……”希米尔叫道:“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救下他。”

    艾伦点点头,就这么朝酒馆大门走去。老布洛再忍不住,问道:“小姐,那是什么人?”

    希米尔看着艾伦的背影道:“他说自己是魔影国的皇帝。”

    “什么?”老布洛失声惊呼。

    酒馆里光线比较昏暗,钻出大门的时候,艾伦那护目镜里的双眼不由合上,然后才适应了外头的光亮。就在这时,一道光束迎面朝他轰来,艾伦抬抬手,那道光束竟然凝停在半空,然后他才道:“这种不由分说见面就打,还真是符合你们基德人的风格。”

    一身金黄护甲和制服的菲妮眯了眯眼睛,她看得出来那是艾伦以源力束缚住高能光束。她自问也可办到,却无法做得如艾伦这般轻描淡写,当下道:“我们要对付的是希米尔,你看上去并不是古斯人。既然不关你的事,那就请你快点离开吧。”

    菲妮又岂是好说话的人,只是感到对面这个神秘人不简单。这次为了追讨被希米尔带走了绝密情报而来,她不想在这紧要关头节外生枝,所以才客气地请艾伦离去。

    艾伦笑了笑,说:“我欠里面那些人一个人情,不如这样,把你手上的人放了,你们可以活着离开。”

    菲妮怒极反笑,心想以古斯人的能力,至多也就请到一名支配级的强者,那已经相当了不起了。要知道放眼整个宇宙,也就艾达华星人和巴尔人里有不少支配级强者,至于其它种族,支配级强者无不是一方之尊,若想请动他们,无不得动用大量财力。基德人在这方面的战力也是有限,但菲妮本身便是支配级的强者,又何尝惧过同极对手。这女人手举起,她的手上提着个矮小的异星人。惨绿色的皮肤,不成比例的大头,脑袋上垂下几摄灰发,应该就是希米尔所说的托姆。菲妮道:“想要他?可以,你自己来拿呀。”

    “我就知道没这么轻松。”艾伦的斗蓬突然扬了起来。

    菲妮当即全神贯注留心他的动作,可看了半天,艾伦压根没动,她眯眼道:“怎么,不敢过来了?”

    “说什么呢,人已经在这了。”艾伦抬起手,手上果然多了那个托姆。

    菲妮一愣,朝自己手上看去。非但托姆已经不在自己手上,而且她的手腕被齐根斩下,断处正不断渗出机油和鲜血。她瞳孔扩张,不可置信地叫道:“怎么可能?”

    “比起那个叫银河的女人来,你差的可不只是一点半点,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艾伦往后一扔,便把托姆像皮球似的丢进了酒馆里,然后抬步朝前面的菲妮和其它基德人士兵走去。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已经拎着长剑黑月,随手一扫,酒馆外升起一个黑色的月牙。在那个月牙的弧锋上,除了菲妮外,其他几十名基德人士兵全挂在那上面,然后身体沿着弧锋分开滑落。

    菲妮这时才感到极度的恐惧,她已经知道自己计算失误。那个人根本不是什么支配级的强者,而是掌握了某种虚空源力的超级强者。那种层次的强者,可是能够匹敌铂金王族的存在,又岂是她这个黄金贵族能够抗衡得了。当下,菲妮已经顾不得希米尔,尖叫一声掉头要逃。

    可刚转身,她便动弹不得。低头看去,一片灰白色的荆棘正缠住她的手脚,然后从这些荆棘里,有狂暴的能量喷涌而出。艾伦转身步入酒馆的时候,在他身后一根灰白色的焰柱冲天而起,非但吞没了那名黄金贵族,连同周围街道的建筑也跟着遭殃。在荆牢的捕捉之后,便是爆发式的炎葬,当日连弗里乌斯在这招上尚受了轻伤,何况是一名黄金贵族。于是那凶名远播的残忍之弑,便这么葬送在灰色的火柱里。估计到死,她也不知道是谁干掉了自己。

    灰羊市集里升起了一朵灰白的火云,每一个看着这朵火云的人都由衷露出恐惧的目光。非但他们清楚那朵火云所代表的力量,更因为锋锐之锯的机动部队,就这么连同队长一起葬送在火云里。

    酒馆里抖落灰尘无数。

    艾伦掸了掸落在斗蓬上的灰,把黑月平放在调酒台上,对希米尔道:“把这把剑送去莫克丹交给一个叫梅拉尼的人,告诉他我要过一段时间才回去。在我没回去之前,只要莫克丹不失,随便他怎么做,包括调动遗境的军队。”

    希米尔耳朵抽动,跳到台后找到纸和笔,三两下把艾伦的话记下来,然后对塔罗道:“其它人我不放心,塔罗大叔,这件事只能交给你办。”

    塔罗看了艾伦一眼,鞠躬道:“小姐就拜托你了。”

    艾伦笑了笑,对老布洛说:“刚才那酒还有吗?”

    喝着另一杯黄色风暴,艾伦轻叹道:“再这样下去,我得变成和哈勃一样的酒鬼吧?”,然后又喝了口,才抬头看去。那边的酒桌上,希米尔和叫托姆的异星人似乎正交谈着什么。最后女孩朝老布洛打了个手势,老人把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箱子放到桌上,再推到托姆手边。托姆伸手轻拍,却不急着离开,而是来到艾伦身边道:“对于刚才的事,我十分感激。像您这样的大人,世俗的财富应该不放在眼里。我这个人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但我打听消息还有一手。如果大人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让老布洛和我联系,无论什么消息我都可以给您打听出来。”

    “真的吗?”

    希米尔道:“托姆先生是很厉害的消息贩子,这点我可以证明。”

    “那好,我想知道现在地球上的消息,能搞到吗?”

    “地球?”托姆想了想道:“是银河系边缘那颗行星吗?有点远啊,不过要查的话应该可以搞得到,就不知道大人您要哪方面的消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