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节 守株除兔
    鬼丰眼中有寒光闪烁,他背后的长剑亦是嗡嗡鸣响不休,似要激荡出鞘。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单飞昂然,并没有丝毫的畏惧。
  
      那曾在小白马寺的少年,当初听赵达鼓动后、还有着明哲保身念头,从未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向鬼丰宣战。或许他亦没想到自己一到此间就会对抗权势、惹怒曹丕、甚至对于禁、曹操所为都会做出反抗。
  
      “成熟”的人不应该这么做,“成熟”的人从来是在暗地嘲笑这种面向不公的勇敢,但他还是毅然的挺身而出揭穿鬼丰的计划、对抗鬼丰的计划!
  
      因为他问心无愧,更因为他无愧才无惧。
  
      许久的时光,鬼丰轻叹道:“单飞,你的激将法用的很好。”
  
      单飞反笑道:“这么说你眼下不会出手对付我了?”
  
      鬼丰背后的长剑终于不再激荡,缓缓点头道:“不错。我知道这世上有太多的人说说就算,可你却不是这样的人,你既然决定破坏我的计划,就一定会努力的实现。我若是这时候杀了你,那对我自己就太没有自信了。没有自信的人什么都做不了,更不要说去灭世。”
  
      转头看向了吕布,鬼丰道:“就像吕布这样的人,谁都不能否认他的能力和武功,但他缺的就是自信。没有自信的他这才会输得莫名其妙。你有自信……很好。我等你。”
  
      正视单飞,鬼丰面具后那双眼眸有着说不出的悠远,“我就等着看你如何破解我的灭世计划!”
  
      单飞知道这种人既然这么说,那就不会对他施加暗算,因为鬼丰虽抱着灭世的念头,却从来都是高傲的人。
  
      高傲的人说话亦不会不算,不然只能算是狂傲。
  
      看了眼手中的通灵镜,单飞不再多话,纵身跃出了地室。再看向那一灯如豆的地室,鬼丰孤独的站立那要变成僵尸的吕布之前,单飞暗自皱眉,飞身之际已然消失不见。
  
      单飞倏然离去,鬼丰不以为异,只是静静的看着昏迷的吕布。
  
      灯光闪烁,照着那既狰狞、又迷离的面具上,让人实在难以揣测他的心思。
  
      “我以为你会杀了他。”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暗夜中带着诱人的媚意。如仙不知何时到了鬼丰的身后。
  
      鬼丰喃喃道:“如仙,你比不上单飞的。”
  
      如仙本有的媚意变成了冷,“我们是同盟,你和单飞却是敌手!为何你每次都是讽刺盟友却是赞美敌手?”
  
      “你不是我的盟友。”
  
      鬼丰冷淡道:“你也根本不配做我的盟友,我能将吕布变成不死僵尸,但你不能。你若不是想利用我的这个本事,亦不会让我见到吕布。如仙,我们不过是彼此利用,用不着说的那么好听。”
  
      如仙的俏脸都有些青,她和鬼丰谈得越多,反倒越不懂这个男人,偏偏她又不能不和这人打交道。
  
      “我还真不知道你的脸皮如此之厚。你的计划是不是失败了?这才将怒火到我的身上?”如仙心中忿然,忍不住讥讽道:“你说了,如果你计划无误的话,单飞迫于局面,极可能会来。你在冥数的时候,已算出单飞使用无间能至的时间,因此你才趁貂蝉不在,专程等单飞来杀吕布。你说吕布越是被杀,就会变得越强悍,这本是没有第三人知晓的秘密,可单飞看似已然知晓。”
  
      “他不知道的。”
  
      鬼丰摇头道:“他没有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并不是他知道这个秘密,而是因为他和你不同的。”扭头看向如仙,鬼丰淡淡道:“很多人对付问题的方法都是简单粗暴的一杀了之,自诩为果断,哪怕是自古的君王亦是难逃这个人性的劣根。你虽是女人,解决的方法却和男人没有什么不同。都说男女不同,但女人有了绝对的权利,不会和男人有什么不同的,都会倾向使用强权行事。”
  
      如仙很是讪讪,却是无法反驳,她真不知道鬼丰如何会说得出这些一针见血的道理。
  
      “单飞看起来不准备用杀戮解决问题,那很好。”
  
      “这有什么好的?我不明白!”如仙暗自冷笑,心道你鬼丰失败就是失败了,这般说辞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不成?
  
      鬼丰却不解释,只是淡冷道:“你就是因为不明白,这才只能听我的吩咐。”
  
      如仙一跺脚,人已出了地室。
  
      鬼丰丝毫不以如仙的离去为意,回头看向仍在昏迷的吕布,喃喃道:“单飞,我很想看看你如何能够不杀吕布,却破掉如今的步步紧逼?!吕布狂了,到时候你就算不想杀他,恐怕已由不得你的心意!”
  
      xxx
  
      单飞已回转到正常的时间。
  
      四野幽冷,乱石嶙峋如鬼影林立,他这才能稍舒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的内心着实有些紧张。
  
      长气才出,他倏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他察觉到前方不远处有块石头似乎晃了晃。身形微闪,单飞惊异时还能飞快转到那块晃动的石头旁侧,辨出那是一人。
  
      那人亦是了得,看起来虽是极为疲惫,仍在那刹那间转身竖掌凝神以对单飞。
  
      单飞才待出手时脸有喜色,“张兄?”
  
      那人赫然就是张辽。
  
      张辽见是单飞,身形微晃后缓缓的坐了下来,长舒一口气道:“单兄弟,你果然还在这里。”
  
      见张辽嘴角溢血,暗夜中看起来很是凄厉,单飞心中微沉,“你受伤了?是否严重?”
  
      “不妨事。”
  
      张辽说话间急剧的咳嗽,用手掌捂住了嘴,等垂手的时候,他手心满是鲜血。不过他还是装作无事般,只是愧然道:“单兄弟,对不住,我没有保护好他们。”
  
      单飞见状早有预料,凛然道:“吕布追上了你们?”
  
      张辽难过的点头。
  
      单飞不由先看看张辽的脖子,并没有现张辽的异常,稍微松了口气。他对让张辽先撤反倒有些歉然,若是张辽留在这里,进入云梦秘地反倒更加的安全。
  
      不过在那种情况下,他又如何能算得面面俱到。
  
      “我不是他的对手。”张辽低声道。
  
      单飞看着张辽满是内疚的表情,安慰道:“天底下没有几个人能是吕布的对手,张兄能从他手下离去已是幸事……”
  
      “我逃不过他的擒拿。”张辽黯然道:“他擒下了我们所有的人,然后放了我,让我来找你,”
  
      单飞微怔,“吕布要找我?他找我做什么?”他和吕布每次见面都在打架,搞不懂吕布为何突然要见他。
  
      张辽缓缓摇头,亦是困惑道:“我不知道。不过他说了,给我两天的时间,我若是找不到你去见他,你会知道后果。”
  
      单飞想到吕布露出的锋利獠牙,自然知道后果是什么——吕布会将他拿下的所有人一个个的咬死!咬死或许不是最坏的结果,最怕那些人统统的变成僵尸!
  
      “他为何要派你前来?”话才出口,单飞已想到了什么。
  
      张辽苦涩解释道:“因为我毕竟曾是他的手下,他知道我虽不会再归顺于他,但这种时候不会逃的。”
  
      单飞已记得张辽本是吕布手下八将之一,心中唏嘘间,单飞决定道:“好!我跟你去见他。”
  
      张辽心下感动。
  
      他为救众人的性命,身受重伤之际不能不来寻找单飞,找到单飞那一刻,他虽知道单飞必定会帮手,因为单飞从不是关键时推搪的人,不过他没想到单飞答应的这般义无反顾。
  
      单飞才待扶起张辽,身形微凝。
  
      他本被张辽所言吸引,但在此种情况,如何会不加倍的小心?远方暗处在他起身时有“咯”的一声轻响,他侧耳听去不闻动静,但那一刻却有种被包围的感觉。
  
      不待多说什么,有人在远方道:“单统领,你不能去见吕布!”
  
      单飞扬眉,听出那是赵达的声音。
  
      果如他所料,赵达大步从暗中走出,瞪了张辽一眼道:“张将军,你投靠了吕布不成?”
  
      张辽愕然,“赵大人,末将怎会有这般想法?”
  
      赵达冷哼道:“你若没有投靠吕布,如何会想不到带单统领去见吕布,本是让单统领送死?”
  
      他说话间,暗处有张郃缓缓走近,心有余悸道:“不错,单统领绝不能亲身试险!”
  
      张郃走出暗处后随即摆手,有哨声远远的传出,很快有不少兵士从远方暗处奔近,不用张郃再吩咐什么,那些士兵早就开始推转乱石,砍伐灌木代替鹿角,依仗乱石堆为中心行动起来。
  
      单飞见识过兵营,见那些军士设障碍、堆乱石、夹明道、布暗哨的,很有行军作战的架势,倒有点不解道:“张郃将军要做什么?”
  
      张郃不待回答,赵达已道:“单统领,楚天理擒了蔡瑁不久,我和张郃已然见到徐晃。我不知道楚天理、蔡瑁去了哪里。但看不死鸟在天中飞翔,知道不死鸟停留的地点恐怕就是吕布的所在。”
  
      单飞暗想赵达很有头脑,这般判断倒是丝毫不差。
  
      “我等有人手先行去探,很快现吕布冲来。”赵达脸上的刀疤跳动下,“那时候我等虽是没什么准备,不过……有张郃将军的巨人阵在侧,如何会放弃击杀吕布的机会?”他四下看了眼,目光掠过张辽时有些戒备,还是道:“只可惜我等……拦不住吕布。”
  
      他本是镇静自若的人,此刻终于有了焦急紧张,“张郃将军献出奇策,认为我等先占据此地,只要再找到单统领,就可凭借此地除去吕布!”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