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蛮人部族
    黎明之前,天色还阴沉黑暗的时候,一路奔逃的陆尘与阿土来到了恶蟒谷外。

    黑暗中看不清那座传说中据说到处都是蛇虫毒物的山谷是什么模样,但是从风中传来的那种蛇虫特有的腥气说明了前方的危险。

    要知道,如今他们还在恶蟒谷外的开阔地带,如果只是普通蛇类的气息,大概被风一吹也就散了,但隔了这么远仍然如此浓烈,可想而知那里面的蛇虫毒物之多。

    阿土在陆尘的身边有些不安地躁动着,这在最近它的身上可不多见,哪怕是在逃亡途中陆尘也没看到阿土有过类似的反应。他站到阿土的身边轻轻搂了搂它的脖子,然后阿土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黑夜中有寒风,但是一人一狗彼此间还是能够感觉到一丝温暖。

    “前头的路有点难走啊,还很危险,换了其他人,我就想办法让人走了。”陆尘有些感慨地道,“不过你这么笨,又这么好骗,我真是舍不得让你走啊。”

    阿土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两只眼睛绿油油发光。

    陆尘大笑,挥手道:“走吧……”

    “咕咕咕!”话音未落,他却听到身边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却是阿土的肚子叫了起来。陆尘一怔,随即醒悟过来,这一日一夜的亡命逃跑,阿土毕竟不是人族修士,作为妖兽,还是刚进阶不久的血肉之躯,还是会肚子饿的。

    有那么一刻,陆尘忽然觉得脸颊上和眼眶中同时有些微热,因为这一日和这一夜都太过紧张,又或许是以前在昆仑山上时,他早已习惯了让阿土自己出去找吃的解决温饱,所以竟忘了这一档子事。

    而阿土这本该是惫懒的家伙,居然也就真的一路跟着他拼命逃亡,不离不弃,不怨不悔地走了下来,连一声抱怨都没有。

    陆尘在黑暗中深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拍拍阿土的头,轻声道:“走,我们找吃的去。”

    ※※※

    在这个天还没亮的时刻去找吃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是考虑到阿土这货今非昔比,普通的肉食早就看不上眼了,至少陆尘随身带着的一点干粮肉铺递给它时,阿土一副嫌弃的模样,就差嗤之以鼻了。

    好吧,进阶了的圣兽当然要吃更高档的东西,普通的肉食不行,那自然只能找妖兽了。如今这个地方最明显有妖兽的所在当然就是恶蟒谷,不过这深更半夜的闯进满是毒物的山谷,和找死也没什么两样了。

    陆尘不想去,饿得半死的阿土同样也没这个意思,看它的模样,光是闻着那些腥气就厌恶得不行。

    所以,陆尘只得带着阿土先往恶蟒谷旁边的山岭走去,看看能不能抓到几只不开眼且倒霉的妖兽,先给这只擅长逃命的圣兽填饱肚子,然后等天亮后再想办法通过恶蟒谷,直奔龙川大河。

    恶蟒谷实际上是一片高大起伏、绵延万里的雄伟山脉中某个突然下陷的谷地,虽然阴森潮湿的环境滋生了无数毒虫怪物,但从地势上来说,恶蟒谷其实是通往龙川大河最便捷的通道之一。

    当然了,如果是元婴境大真人那种层次的人物,自然无惧高山以及高空里强烈无比可以震散灵力的罡风,直接从山顶飞过去的。

    陆尘虽然身怀黑火这种诡异的道法手段,在实际斗法厮杀中威力极大,但御空飞行这一方面却是不行。而且除了他自己,还有一头身躯庞大的黑狼阿土跟着,就更不可能直接翻山越岭飞过去了。

    所以,当他和阿土走上那座最近的山岭时,看着前方绵延的群山,忍不住也是叹了口气。不过很快的,他忽然又转过身,回头看了一眼。

    背后是黑漆漆的深夜,黑暗无所不在,但除此之外似乎空无一物,没有任何动静。

    但,明明就在刚才,陆尘又感觉到了那种奇异的,如毒蛇般阴寒的目光。

    他皱了皱眉,过了片刻后面无表情地又转了过来,与阿土一起向上走去。

    不过,这个夜晚他们的运气看起来不太好,在山岭上找了好一会,却并没有碰到哪只倒霉的妖兽跑出来。在这个夜晚里,似乎所有的妖兽都舒舒服服地赖在自己的窝中,不肯出来当某只圣兽的晚餐夜宵。

    阿土显得有些恼怒和烦躁,陆尘也有些无奈,正寻思是不是继续往这片山岭深处再找找的时候,忽然阿土猛地抬头,却是在空气中闻嗅了几下,随即一下子回过头,却是对陆尘叫了起来,声音中居然有几分欣喜兴奋之意,随即迈步向前头某个方向跑去。

    陆尘顿时怔了一下,此刻他们身处山岭之上,因为是在上风口的地方,恶蟒谷中传来的腥臭气息终于闻不到了,但阿土的样子却似乎是在这时突然发现了什么?

    陆尘没有更多的迟疑,因为阿土跑的速度可不算慢,而且这里毕竟是迷乱之地的黑夜,到处危机四伏的,所以他还是跟了上去。

    如此跟着阿土在这片山岭上穿行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后,天色却是已经微微亮起,远方天际地平线上,都露出了一丝晨光,洒向这片混乱的大地。

    也就是在这片晨光中,当陆尘和阿土跑到一处山岭间的半山腰开阔处时,忽然一起站住了脚步。

    因为在他们眼前,这片本该是原始、野蛮、荒无人烟的山岭中,突然有一片明显是人聚居的部族群落,出现在前方。

    那是在一个隐蔽的山坳里,靠着一面高耸石壁,石壁上被凿出了几个大山洞,除此之外,山洞外头还有不少木头和石块混杂搭建在一起,十分粗糙的屋子。

    清晨的光芒从这座有些荒凉原始的部落中掠过,一切都静悄悄的,没有炊烟,也没有任何人走动,似乎在那边所有的人都还在沉睡中。

    陆尘的瞳孔缓缓收缩起来,他凝视着这个部落,目光从那些山洞看到那些粗陋但高大的屋子,最后落在那部落中央,一堆乱世堆砌搭成的一个三角形状的石碓上。

    只见石碓上插着一根黑色的手臂粗细的木头,上面雕刻着一些十分诡异的图案花纹。

    哪怕隔了这么远,陆尘依然可以看得很清楚,然后竟觉得有些眼熟。只是一时之间他想不起来,究竟以前在哪儿见过这些像是图腾一般的东西。

    图腾、图腾……他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着,不知为何他有种预感,似乎这东西十分的重要,一定要想起来才行。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在他身边的阿土低声咆哮了一下,却是显露出一丝激动与欢喜。

    陆尘转头向阿土看了一眼,只见阿土半张着嘴,似乎快要流口水的样子,一双狗眼眨也不眨地盯着那片部落中的某处。

    陆尘随即也顺着阿土的目光看去,只见那里是几座木屋的外头,两棵大树间拉了一根粗绳,然后在绳子上倒吊着七八个看起来像是腌肉一般的东西,估计是这只笨狗看到吃的忍不住了。

    不过,能让阿土这么激动向往的,想必那些应该是妖兽的肉吧,这么一想,这个部落的实力应该不差,居然能捕获妖兽了,看着数量也不少。正想着的时候,陆尘忽然觉得那绳子上的东西有些眼熟,确切地说,是和他以前听说过的某些东西很像。

    那是鼠丘山上本该有的妖兽,凶残嗜血的云地鼠!

    远远地看着那一排本该是耀武扬威令人头疼的云地鼠如今被人杀死扒皮倒挂在那里,当作腌肉一般的样子,陆尘便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再回想之前通过鼠丘山时候的异常平静,陆尘心里也是忍不住咯噔一下,心想,该不会是这个部落以捕鼠为生,硬生生将鼠丘山的云地鼠都抓得七七八八了吧?

    身边的阿土有些忍耐不住了,用头蹭了蹭陆尘的身子,眼中有询问之意。

    陆尘犹豫了一下,点头道:“那好,你去吧,有什么不对劲就赶快跑回来。”

    阿土一声欢呼,撒腿就往山下的部落跑去,陆尘并没有跟上,而是紧盯着阿土的身影,看着它慢慢接近了那个神秘的部落。

    部落中无人出现,周围也没有任何阻挡隔断的东西,比如篱笆,或是木栅什么的,所以阿土很轻松地钻了进去。

    不过在靠近部落之后,阿土明显也小心了起来,不停地鬼头鬼脑、四处张望,然后放轻脚步慢慢靠近了那些悬挂的肉食,片刻之后忽然一跃而起,直接咬住那上面的一只云地鼠,用力一扯,顿时就将那玩意叼了下来。

    阿土转身就跑,但这一阵动静已经惊动了部落里的某些人,片刻后便有人从最近的一间屋子里跑了出来,满脸怒色地冲着偷窃得手的阿土大声咒骂着,顺带还丢了一支石矛出来,“咄”的一声,正好刺在阿土刚刚跑过的地方,兀自嗡嗡震动个不停。

    陆尘在远处忽然身子微震,看着晨光里那个破口大骂愤怒的人,面目狰狞,口有獠牙,脸面额头上画着许多奇异花纹的人,一瞬间猛然醒悟过来。

    这是蛮人!

    这个部落是蛮人的部落!

    而刚刚令他产生熟悉眼熟感觉的那个图腾花纹,他也的确曾经亲眼见过的,就是十年之前荒谷之战中,他所看到的那个火之萨满脸上所刺出的图纹痕迹!(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