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当和事佬
    天才3秒记住本站网址【笔迷阁 Www.BiMiGe.Com】

        也有人担心柳细月和刘佩龙都不是好惹的主儿,就怕到时候双方撕破脸皮吵闹起来,弄得好端端的一个乌衣聚会,大家都下不了台。

    一颗一颗的汗珠从宋保军额头涌现,顺着脸颊顺下,滴到地面。

    眼看箭矢离弦射出之际,突然嘭的一声巨响,将众人齐齐吓了一跳。

    那是茶州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大二男生虞超杰,喝得醉醺醺的,满脸通红,脚步踉踉跄跄,刚把一瓶没开过的波尔多干红葡萄酒摔在了宋保军的脚下。玻璃渣四散飞溅,暗红色的酒液呈放射状翻滚洒出。

    几个离得近的女生连忙尖叫着跳起避开。

    刘佩龙的眼睛立即落在箭靶上,箭矢有些歪了:六环。

    裁判示意得分有效,宋保军总分二十六分,和刘佩龙同分!

    总算宋保军的人格融合不够完美,突然受惊,出手角度略微偏斜,导致最后失去准头。如果他幽能足够充沛的话,就算泰山崩于前也不会为之变色。

    易琮宁大声喝道:“虞超杰,你到底要干什么?”

    那男生喷着酒气坐倒在地上,连连摆手道:“不、不好意思,喝,喝多了,手、手滑!”

    易琮宁又是恼火又是无可奈何,吩咐侍者带他下去醒酒。

    这家伙突如其来,好不好就在宋保军射箭的一瞬间摔瓶子,令人觉得其中必有蹊跷。柳细月自然大为不服,先朝裁判叫道:“这局不算!没看到有人故意干扰么?”又拦住虞超杰道:“是谁指使你来的?”

    虞超杰瞪着眼睛唯唯连声,却是说不出话来。

    宋保军拉住柳细月,笑道:“算了,让他一局又何妨?全省射箭冠军都为我擦鞋子的,你说我怕过谁来着?既然同分,那么我们再比一次,双方分个雌雄,也好让刘公子心服口服。”

    刘佩龙道:“我怕你?”

    宋保军仔细记住了那个醉酒男生的相貌,见他虽然满脸酡红之色,眼睛却显得十分清明,手脚僵硬分明就是装出来的。一时也不点破,说:“刘公子,不管你喜欢玩什么花样,我陪你到底就是。”

    易琮宁不欲把事情闹大,命人很快拖着虞超杰走了。

    接下来算是两个人的中场休息,没比过的几个哥们分别射了箭,又在易琮宁的主持下评出名次,倒数十名喝酒。

    比赛中没得分的都评为并列倒数第一,每人十杯满满的白兰地。没得分的正巧有十个人,于是由柳细月帮忙射过一箭得了一分的乔乔幸免于难。

    一共是一百个高脚杯的x.o等级白兰地。每个杯子容量为三百五十毫升,换算成重量将近三两五钱,十杯加起来三斤五两。

    白兰地酒精度数四十度左右,就算是一个壮汉一次性喝下三斤半的四十度白酒也得烂醉如泥,何况现场还有不少女生。

    没过多久已有人趴倒在地,还有人开始呕吐,另外有人颠三倒四的到处求人帮忙喝酒。

    眼看场面大乱,易琮宁强行中止比赛,现场评出第三名。是由一个三箭射出十四环的男生获得,那辆酷炫至极的电力摩托车“电磁风暴”就属于他了。

    第一第二名尚要在宋保军和刘佩龙之间决出。在整个凌乱嘈杂的场面中,这两人如同决战紫禁城之巅的叶孤城与西门吹雪,坐在椅子上,两者相距五六米远,冷冷的对视,并不吭一声,身边是喝五吆六的醉汉与之相映成趣。

    易琮宁弄走几名醉客,宣布二人的赌斗重新开始。

    “这局你先来,如何?”刘公子笑道。

    宋保军淡淡一笑,道:“又有何难?”反手抓起反曲弓。这次他拿的不是原先那把三十六磅弓,而是箭术俱乐部收藏的一百磅弓。

    裁判惊疑不定:“先生,你确定?”因为见识过他的专业射箭手法,裁判和教练已经不敢小看,没有刚才反应那么激烈。

    宋保军点点头道:“是的,开始吧。”

    裁判见劝阻无效,发出可以开始的指令。

    一回头,只见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包括神经兮兮的柳细月以及瞪眼咬牙的莫艾霞,还有从始至终默不作声的袁霜。

    宋保军站在线前,暴戾人格开始融合,细胞记忆开始苏醒。

    心跳加速,让血液更快的传输到全身各处。肺部扩张,呼吸加快,带来大量氧气。肾上腺素激增,等于服用了过量的兴奋剂。血红细胞大量产生,极大的增强血液载氧能力。

    他左手持弓,右手持箭,一拉之下就把弓弦拉开了。

    刘佩龙蹭的一下站直身躯,惊得双眼圆睁,手里酒杯叮的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而裁判和箭术教练同时张大嘴巴,仿佛看见了全世界最不可置信的事情。

    那宋保军又瘦又矮,面孔苍白,外貌文弱无比,谁能想象他竟然看似不费吹灰之力拉开了一百磅的强弓。不是那种咬牙切齿,用尽全身力气去拉,乃至挣得满脖子青筋,而且姿势又难看的模样,而是轻轻松松的、顺顺当当的一拉就开。

    至于其他的公子小姐不了解射箭上的知识,不知道一百磅的弓想要拉开其中困难有多大,没有他们那么震惊。

    宋保军开弓搭箭,先是“嘭”的一声弓弦响,再是刷的一声。箭矢已不见影子。

    众人不禁去看箭靶,看他究竟射中几环。

    然而左看右看,没发现箭矢。刘佩龙就是一声大笑:“哈哈,我道你小子唬谁呢!都脱靶了!”

    却见裁判员脸色惨青,指了指三十米开外的箭靶。那上面红心处一个空洞,由压缩草垫制成的箭靶靶心已被射穿,草芯纷纷扬扬散落。箭矢紧紧钉在箭靶后方的墙壁上。

    刘佩龙不禁喉头咕隆一声,倒抽一口凉气。

    箭靶竟然被射穿了!

    宋保军说:“还要比吗?全省大学生运动会射箭比赛的季军?”

    刘佩龙想要说箭靶都坏了应该不能不计入成绩,然而这句话在喉咙里滚来滚去始终没说出口。

    “呵呵,你小子不就是想整整我,让我在大家面前丢脸吗?以后请你在打算整我的时候先去调查一番,看看我宋保军是什么样的人。”

    宋保军放下一百磅弓耸耸肩,掏出香烟叼在嘴上,满心欢喜的柳细月马上抢过打火机为他点燃,继而左顾右盼,得意洋洋,像是骄傲的小妻子。

    “你是什么人?”刘佩龙沙哑着嗓子问道。

    宋保军对他看也不看,头颅高高昂起,道:“刘公子此言差矣,我不是什么人,但是没有人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就问你一句,服了么?”

    刘佩龙内心极度矛盾,嗫嚅着说不出话来。一箭能够射穿箭靶的牛人,确实不用再比了。再怎么继续下去,被羞辱的始终还是自己。

    大家眼看他陷入尴尬的境地,谁都没好意思出声。你刘佩龙想整别人,反而一脚踢到铁板,这实在不好说话。

    柳细月笑吟吟道:“刘公子,不是我针对你哦,做人呢,愿赌服输是一项基本美德。那二十万我不太在乎,只要你现场绕游泳池爬一圈我就心满意足了。”

    “大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佩龙也就跟大家开个玩笑而已。真要爬的话,那也太伤体面了。”就在局面僵硬难堪之时,叶成器不知从哪冒出来,冲柳细月谦和的一笑,转向宋保军却立即变成冷冽:“宋先生,我好心好意请你来喝酒,诚心诚意与你交朋友,你非要闹得我们的宴席不可开交吗?”

    他一句话舒缓柳细月的情绪,不仅把刘佩龙的赌约轻轻揭过,还向宋保军兴师问罪,果然不愧是乌衣会的副会长,说话极有水平。

    虽然是刘佩龙提出要去羞辱宋保军,但在局面不可控制之时,叶少必须站出来予以维护,否则会对他的威信造成损害。

    其他几个还想看热闹起哄的人见叶少出来了,都不再说话。

    宋保军对他的恐吓不为所动,说:“叶少,你真想当这个和事佬吗?”

    “怎么?”叶成器眉头就是一皱。

    宋保军说:“既然叶少想赖了这把赌账也成,要不我和你再赌一把怎么样?我若是输了,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我还会亲自向刘公子道歉,如何?你若是输了,刘公子把欠我的二十万赌债翻倍还清。再添个彩头,你给大伙儿现场献唱一曲。”

    叶成器心道这家伙心机好重,一句话就把自己挤兑得下不了台。赌么,不见得是输是赢;不赌么,以后肯定会与刘佩龙心生嫌隙。当下问道:“赌什么?”

    宋保军道:“叶少,你看这里不算工作人员的话,大概有多少人?”

    易琮宁在旁边帮着数了数,说:“除去工作人员和送入客房休息的醉酒朋友,我们目前在场的共有二十九人。”

    宋保军道:“那么我赌这里二十九个人中有两个人的生日是同月同日,如果没有是我输,有的是你输。叶少,赌么?”

    众人闻言顿时纷纷在心中盘算。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