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0章 希望
    “贝思柯德。我想知道这个家族的近况,如果可以的话,请替我传话给他们的家主霍恩,告诉他艾伦一切都好。”

    托姆仔细地记录下来,道:“我会想办法打听到的,不过可能会花些时间。一有消息,我会让布洛先生代为通传。”

    艾伦点头:“那就有劳了。”

    托姆走后,老布洛召集了人手到外头清理现场,以及安抚周围那些受到波及的店家。希米尔仍和其它人密谈着什么,艾伦不关心也不感兴趣,继续喝着他那杯蓝色风暴,直到见底。

    晚上的时候,他们就在酒馆上的客房落榻,艾伦刚换洗了一身衣物,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进来。”艾伦道。

    希米尔推门而入,女孩换了件薄衣和短裤,微微鼓涨的胸口尚显青涩,她表情有些拘谨,看着艾伦道:“打扰了,艾...不,陛下。”

    艾伦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怎么,现在相信我的话了?”

    希米尔吐了吐舌头道:“塔罗刚回来,他已经替您把话带到了。那位梅拉尼先生让他转告,让你不用担心,萝拉小姐已经完全回到莫克丹。”

    艾伦“嗯”了声,问:“还有事吗?”

    “是。”希米尔不安地揉着衣角道:“那个,明天能否请您跟我们去一趟洛滋。托姆给了我一个坐标,我们要找的人应该在那颗星球上。”

    艾伦笑了:“可以是可以,毕竟我们有约定在先。不过,我还要附加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艾伦指了指自己大腿道:“坐上来。”

    希米尔脸一红,倒是大大方方地走过去,坐到了艾伦的腿上。艾伦伸手在她胸口揉了揉,希米尔呼吸一重,干脆闭上眼睛,摆出一付任君把玩的模样。别说已经确认眼前这个男人就是魔影国的皇帝,哪怕他不是,单凭他白天那灭杀菲妮的手段,希米尔就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让他一起去洛滋星,哪怕要献上自己的身体。别看她在星舰上调戏艾伦,可在男女一事上,希米尔尚是处子,现在让艾伦的手一作恶,整个人都变得软绵绵起来。

    果然,艾伦抱起她放到床上。希米尔即紧张又好奇,这时艾伦弹了弹她的脑袋道:“肉太少了,你得多吃点才行。”

    “啊?”希米尔张开眼睛,见艾伦一脸笑容地看着她,却没有继续动手的打算,忍不住问:“你不继续吗?”

    “继续什么?”艾伦晃了晃刚才作恶的那只手道:“已经报了星舰上的仇,我们两清了。”

    希米尔这才知道,原来刚才艾伦只是要报复星舰上被她揩油一事,然后便听艾伦补充了句“再说我对小女孩没兴趣”。希米尔当下跳了起来,在床上大叫道:“什么小女孩,我已经十五岁了!我们古斯人的女人十四岁都已经成年了!”

    “好好好,算我失言。”艾伦摆手道:“比起那个来,我更想知道你们苦苦寻找的究竟是什么人?”

    希米尔想了想,才说出来:“逐日者安道尔。”

    “逐日者?”

    “是,他是一个传说,也是我们曾经的皇帝。”希米尔露出憧憬的表情道:“在基德人第一次入侵我们家园的时候,是安道尔陛下带领我们古斯人掀起反抗的风暴。那一次,我们甚至已经把基德人驱逐出去了,可就在要成功的时候,基德人加强了对我们的打压力度,而且他们的皇帝也亲自出马。”

    “逐日者和基德人的前代皇帝进行了殊死对抗,最终,安道尔陛下受了重伤,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发生。”

    在安道尔战败之后,这位被古斯人寄以希望之重托的传奇人物便悄然失踪。没有超级强者作为支撑,古斯人的防线很快被击破,从而决定了这个种族被奴役的命运。入侵完成之后,古斯人被分批带往奥米斯加,至于基德人的前任皇帝,在返回机械之星后没多久也伤重逝世。之后才由现在的萨弗登上了王位,也正因如此,古斯人才对逐日者仍寄以厚望,古斯人相信只要安道尔卷土重来,他们便有望摆脱基德人的奴役。

    这番说法对于艾伦而言简直不可思议,希米尔他们不自己努力去寻求解决之道,反而将希望寄托在一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人物身上。而就算逐日者还活着,艾伦也不觉得一名超级强者就可以带领古斯人摆脱数百年来压在他们身上的命运。

    超级强者的战力固然重要,但奥米斯加又不是没有同级的强者拿出来抗衡。要对付基德人这种强大的种族,需要的不止是强者,还需要一支同样强大的军队。否则,最好的结果也就如艾伦当初在魔索星上所做一般,将尼尔姆人的皇帝干掉,让尼尔姆人陷入内乱的局面。而这,还是在艾伦占足优势的情况下才能做到。

    如果艾伦要彻底毁灭尼尔姆人或基德人的话,同样需要有大量的兵马和强者作为后盾,否则单凭他自己绝难办到。

    由此推之,除非那个逐日者还活着,而且已经问鼎至尊,否则希米尔他们最终只会从希望中狠狠跌到绝望里。

    可女孩脸上一片狂热,艾伦无法理解,却知道古斯人对逐日者有着盲目的信任。他微微眯眼,希米尔发现他表情有异,问道:“陛下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或许这样说很残酷,但我不认为一个逐日者可以改变什么。”艾伦直视着女孩的双眼说。

    希米尔笑道:“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们的陛下,不了解我们对陛下的信任。只要安道尔陛下登高一呼,我们古斯人就能反抗基德人了。”

    “也就是说,没有安道尔的话,你们根本没勇气反抗基德人?”艾伦淡然问道。

    希米尔像是被人用针扎了下般,脸上笑容僵住,接着冷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显然生气了,别说用上敬语,连脸色都变得很差。

    艾伦浑若末觉般地说:“这不是很明显吗?按你的话来说,除非有安道尔站出来,否则你们古斯人便连反抗基德人的勇气都没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