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1章 苍白的希望
    希米尔的脸色变得更加糟糕。

    艾伦却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继续道:“而且,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这未免也太可笑了,那可是关于你们全族的命运,这么随随便便放到一个传说中的人物身上真的好吗?何况,你怎么知道安道尔就肯定值得托付希望?就算那个人现在还活着,但你们族人被抓的时候他在哪里?星球毁灭的时候他又在哪里?一个在种族存亡的浩劫之前都不敢站出来的人,你还指望他能够带领你们反抗吗?”

    “别说了!别说了!”希米尔捂着耳朵叫道。

    她是个坚强的女孩,可这一会,眼眶却有泪花在打转。长期以来认定的信念就这么给艾伦残酷地推倒,她没有立刻崩溃已经很不错了。尽管表面不愿承认,可希米尔的脑海里有另外一个声音不断在提醒她:艾伦说的可能是对的。如果是别人这么说的话,希米尔大可一笑置之。可如果那个人是魔影国的皇帝,份量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她不想承认,可理智却告诉她艾伦没有说错,这让女孩相当矛盾。

    艾伦分开她的手说:“与其把赌注压在一个逐日者身上,倒不如考虑和我合作。希米尔,把奥米斯加的情报给我,洛滋星也不用去了,明天就跟我回阿加雷斯。我平定叛乱之后就全力攻打奥米斯加,你的族人会得救的,而且我可以给你们一块休养生息的领地。”

    “不,逐日者肯定还活着,安道尔陛下会解放我们,我相信他,我相信他!”希米尔甩掉艾伦的手,跳下床冲出了门去。

    艾伦看着大门轻叹一声,走了过去准备关上门的时候,心中一动。一只手按住门沿,然后塔罗的脸出现在艾伦眼里。老人低声道:“抱歉了,艾伦陛下。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其实我赞同你的提议。不过小姐……不,公主。希米尔公主她一直相信逐日者的传说,相信着那个身为她曾祖父的男人,相信安道尔一定会解放古斯人。这些信念是支撑着她一路走过来的动力,所以她一时间无法接受你的看法,哪怕你所说的是眼下更好的解决之道。”

    “没关系,我只是提个建议。当然,她执意要去洛滋星,我也会走一趟。只是在那之后,你们必须按照约定把奥米斯加的情报交给我。”

    “这是当然。”塔罗退后说:“打扰了。”

    艾伦点点头,就要关上门。塔罗又说:“其实你说得对,我们古斯人并没有反抗基德人的勇气。在长达数百年的奴役里,那些有勇气的人早就惨死在基德人的手里,剩下的,无非想苟活而已。公主也是知道这一点,同样也知道自己没有唤醒同胞勇气的力量,才会苦苦追寻着一个传说。她想或许安道尔陛下可以让大家重新生出勇气来……”

    “我知道了。”艾伦关上了门。

    看着那扇紧闭的门,老人叹息一声,才挪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翌日,艾伦在酒馆底层用着早餐,希米尔走了过来。她的眼睛有些发肿,看来昨晚没少哭过。女孩对艾伦欠身道:“早安,陛下。”

    “你还好吧?”

    “承蒙关心,我一切都好。”希米尔说得客客气气,反而有着一种疏远感:“如果陛下没什么吩咐,我就去用餐了。”

    艾伦“嗯”了声,他自然没有必要去讨好一个小丫头,哪怕知道她是赌气才用这种态度跟自己说话。事实上这也是一种不成熟的做法,不过想想希米尔只不过刚成年,会这样也属正常。

    他们吃过早餐之后,由老布洛叫来一辆陆行车把他们送往星舰停泊点。临行前,老布洛对希米尔道:“请一切小心,殿下。”

    “我知道了。”希米尔关上了车门。

    前往洛滋星需要两个来钟头的航程,在星舰起飞之后,艾伦就呆在一个小房间里。他计划着护送希米尔走这最后一趟后,就返回阿加雷斯。届时先去一趟魔环城,看看拉默是否有胆往暗影大厅那张王座上坐。如果拉默敢这么做,那艾伦不介意让他当一次最短命的皇帝。接下来自然是对付奥米斯加,萨弗既然送了那么一份大礼给他,没有回报的话也太说不过去了。敲门声就这么响起,艾伦叫了声“进来”,自动门便打开,塔罗钻了进来。这个老古斯人往房间里一钻,空间立刻显得拥挤。塔罗摸着脑袋道:“抱歉,陛下。本来由小姐过来会好一些……”

    艾伦知道希米尔还在赌气,点头道:“没关系,说吧,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想跟你说明下到洛滋星后一些需要注意的事宜。”塔罗说道:“尽管有托姆先生的情报,不过我们这次寻访逐日者的行动还是要低调从事。洛滋星虽然不是基德人的殖民星,但基德人在那颗星球上也布置了几支军队。如果没有必要,我们不想跟基德人发生冲突。”

    艾伦“哦”了声,道:“没问题,我和基德人的帐迟点再算。”

    塔罗谢过,又道:“陛下,万一找不到逐日者,不知道你还能否协助我们摆脱基德人的奴役。”

    艾伦笑了笑,说:“这种事你不觉得由希米尔来跟我说比较好吗?”

    “这样的话,那我明白了。”

    “我倒是有点想不明白。”艾伦问:“你们那位安道尔陛下失踪了这么久,你们如何断定他还活着的。”

    “这件事啊,说起来是两年前的事。当时我们无意发现了一件安道尔陛下的物品,通过追查,我们找到带出这件物品的人。和他的接触里,他似乎见过神似陛下的人。可惜没过多久他就被杀害了,我们相信那是基德人干的。于是我们下载了奥米斯加的信息,特别是关于那件空间兵器的数据,然后再逃了出来。”

    “这么说的话,你们是打算在必要的时候拿奥米斯加的情报威胁基德人。”

    塔罗点头:“没错,如果那份情报公开,奥米斯加便等于不设防的要塞。基德人会有所忌惮,在没有确切把东西拿回去之前,他们不敢下杀手。否则昨天,菲妮就不是捉着托姆威胁,而是直接杀进来了。”

    “明白了。”艾伦说完,没有再搭话。塔罗也是识趣,起身告退。

    洛滋星资源贫乏,不过星球上出产一种特殊的矿材,以之提炼能够产生巨大的能量。可惜洛滋星人没有这种提炼技术,一直以来也对这种珍贵矿材未曾发现其价值所在。当基德人发现之后,轻易地占据了这颗星球百数条重要矿脉,在不断挖掘之下,洛滋星的环境迅速变得恶劣,对星球上的土著来说便是雪上加霜的灾难。这种矿材,基德人仅是给了它一个编号,洛滋星人则称它为洛滋之血。

    如果说把整个约顿星域视为一座巨大的城市,那么阿加雷斯必然是富人区的所在,至于洛滋星毫无疑问就是贫民区了。古斯人的星舰降落在一片荒野之上,当艾伦走下甲板的时候,一阵带着铁锈味的狂风迎面而来。风中带着大量的金属颗粒,打在星舰外装甲上响起炒豆子般的声音,拍打在人的脸上甚至会擦出血来。所以希米尔等人均把自己从头包裹到脚,便连双眼的部分也戴上了护目镜,否则在这种气候下难以在地面活动。至于艾伦,他倒是不惧这种恶劣天气,但为了不引人注目,和希米尔一样也穿上了防护服。

    塔罗正指挥着舰上的人员放下一辆陆行车,陆行车就和星舰般看上去很残旧,似乎随时可以丢进垃圾场的那一类。但坐上去后,却发现里面的空间宽敞,开动之后性能也不错,当和星舰舰做足了伪装。陆行车离开了星舰停泊点,在一个多钟头之后开进个镇子。这个镇子建筑低矮,远远可以看到一排烟囱,正不断朝天空排放着黑色的浓烟。镇子上飘荡着污浊的空气,在艾伦跳下车时,他那敏锐的感官此刻变成一个麻烦,他可以轻易分辩出空气里带着铁锈、机油以及其它林林总总十来种不同的气味。这些气味无不例外的均由重度污染所导致,小镇的地面到处可见泛着绿色萤光的污水,没加任何保护措施的排水渠里更是飘荡着恶臭。

    就在那些排水渠旁边,却有洛滋人的小孩在嬉戏玩耍,似乎一点也不在意旁边的污水带。

    洛滋人头大身小,长得颇有些像直立行走的青娃,他们的皮肤颜色深沉,身上有增生的肌体,却不知道是因为环境污染而变异还是本来便是如此。除了小孩之外,成年的洛滋人均双眼无神,就像一具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他们对于艾伦这些外来者也仅是看了一眼,便勿勿而过,似乎对陌生人一点警觉性都没有。

    或许在这颗星球上生活得太久,他们已经失去了任何希望,在他们的眼睛里,艾伦看到了深入骨髓的绝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