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3章 全部抵消!

  什么事情?
  苏锐指的自然就是他和白忘川之间兄弟相残的事情!
  听了这话,白秦川的手指猛然一僵!
  只要签了这个协议,那么苏锐从此以后就不再提起白秦川的某件事情,那兄弟相残的消息也永远不会被传扬出来。
  事实上,站在苏锐的立场上面,也许不愿意提出这样的条件,毕竟,如果把这件事情掌握在手中,就相当于捏住了白秦川的七寸,让这位白家大少爷在今后的行事上不得不有所顾忌。
  但是,苏锐同样不想把白秦川逼的太狠,白秦川并不是普通的世家公子哥儿,狗急了尚且能跳墙,更何况是白秦川?
  所以,苏锐才会开出来这么一个条件。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用说的太透彻,白秦川都是可以明白的。
  白秦川同样也不想继续在苏锐的面前装傻充楞了总是有事没事的把他的演技展现出来,这对于白秦川本人来说,也是一种侮辱。
  他是骄傲的,但是,有白忘川所犯的错误在先,秘密还被对方所掌控,在强势的苏锐面前,白家大少爷不得不低头。
  “我还是弱了一筹。”白秦川叹了口气,说道:“自叹不如啊。”
  他这句话感慨的自然是自己要干掉白忘川的事情了。
  如果不了解内情的人,听到双方此时的对话,估计一个个都会觉得云里雾里了。
  但是,他们彼此双方的心里面就和明镜一样。
  “签,还是不签,似乎并不是一件特别难以选择的事情,对吗?”苏锐把杯子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微笑着说道。
  白秦川决定不再掩藏之后,心中竟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直堵在胸口的那股郁结之气也骤然散去了。
  他苦笑了一下:“的确不是什么太难解决的问题,我想,既然锐哥给我指出了一条明路,如果我不照着走下去的话,未免有点太不明智了。”
  白秦川从始至终都还算比较配合的,虽然也纠结了一会儿,但是在苏锐抛出了最后那枚重磅炸弹之后,白秦川就不再有任何的犹豫了。
  虽然剩下的几份股权转让协议都是关于中东方面的,签订了之后会让白家整体大出血,但是白秦川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几乎只是草草的翻了翻,简单地看了一下接下来的协议,就已经完成了签名了。
  “白家大院这下子得闹翻天。”苏锐笑呵呵的说道,同时示意秦家的助理走过来,把刚刚签订完成的协议全部收起来了。
  接下来,他们就要正式的进入这些企业来完成股权交接了,估计到那个时候,才是白家所有亲属怨声载道的时候。
  “无所谓了。”白秦川摆了摆手:“其实中东那一块,白家知道的人并不算多,所以也就只有我会心疼而已,他们在意的反而是海川保险和那些能够在短期内获取利益的夕阳产业。”
  白秦川已经看穿了这一切。
  破罐子破摔对于他来说,这句话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
  至于他的身后会不会骂声滔天,管他呢!
  此事了结,白秦川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他的心情似乎并不如想象之中糟糕,反而浑身轻松。
  而这一切,都是由于苏锐的那句话。
  白秦川知道,苏锐是说到做到的人,从此之后,白秦川曾经对自己亲弟弟做出的那些事情,将永远不会再从苏锐的口中泄露出去。
  这是值得的哪怕付出再多的金钱,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当然,此时的白秦川并没有想过,其实这件事情并不是只有苏锐才知道,秦家的姐弟两个都是知情人。
  “锐哥,就像你所说的,我现在干脆买机票去度个假,其他的事情懒得再管。”白秦川说道,他甚至伸了个懒腰。
  坚持了那么久,终于还是付出了极为巨大的代价,白秦川真的想好好的自嘲一下。
  “可以,机票我来帮你买。”苏锐笑着说道:“我虽然穷了点,但是你这来回的机票我还是能买得起的。”
  白秦川也把那一杯不怎么样的绿茶一饮而尽:“真不知道现在我在都其他人的眼睛里面,到底是不是个笑话。”
  苏锐摇了摇头:“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呢。”
  “人活在这个社会上,又怎么可能完全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呢?”白秦川叹息了一声。
  “我就不在意。”苏锐很认真的说道。
  “所以,这就是我和你的差距所在。”白秦川同样非常认真的说道。
  “回去好好的放松一下。”苏锐似乎不想再进行这次谈话了,而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希望我们以后还是朋友。”
  苏锐在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希望白秦川的心里面不要太记恨自己,毕竟,谁也不想多出这么一个强悍的对手。
  他甚至伸出手来,和白秦川使劲的握了握。
  当然,如果白秦川真的要记恨他的话,苏锐也是会见招拆招的,他从来就不怕事儿。
  “锐哥,希望我们永远是朋友。”白秦川几乎把苏锐的话给重复了一遍,然而,两个人说的虽然是同样的话,但是却不知道所表达的真正意思是否相同。
  “我今天就不留你吃饭了。”苏锐微笑着说道。
  “我一个人得找个地方大吃一顿。”白秦川苦笑着说道:“世界已经那么残酷了,我自己得对自己好一点。”
  “又去川味居吗?”苏锐问道。
  他倒还记得那位气质独特的美厨娘徐静兮呢。
  听到“川味居”三个字,秦冉龙的眼光登时就亮起来了,他一直想去见一见那位小梧桐呢。
  “不去川味居了,大家都是单身男女,单纯的为了照顾生意,去个三四次也就足够了,如果次数太多太频繁,难免当事人会多想。”白秦川说道。
  秦冉龙在一旁不屑的撇了撇嘴:“切,只去过三四次吗?也不知道说的是不是真的。”
  面对秦冉龙这莫名其妙的醋意,白秦川愣了一下,笑了笑:“其实川味居有很多故事的,如果冉龙你愿意的话,大可以好好的挖掘一下。”
  说着,白秦川便告辞了。
  至于黑龙,一直在旁边冷眼相看,估计这个家伙的心里面还在想着跟你们这群公子哥打交道真费劲,有什么话难道不能直说吗?
  苏锐和秦悦然站在酒店的会议室窗前,就这么看着楼下的风景。
  望着白秦川的车子离去,秦悦然说道:“估计这次白秦川会把我们恨的不行了。”
  “也许,不过我更愿意相信,他会把对我们的恨意全部转嫁到白忘川的身上。”
  “白忘川……”秦悦然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你就这样把那个秘密给抵消了,会不会有点太可惜?”
  “不可惜。”苏锐微微一笑:“白秦川知道我是什么人,我也知道他是什么人,他既然能够下决心除掉自己的弟弟,那么这样的人就必须要小心提防。我今天之所以这样说,就是在给他提个醒,让他在以后想要做出一些过激行为的时候,最好三思而后行。”
  顿了顿,苏锐继续说道:“我想,白秦川应该是很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没你想的那么深。”秦悦然终于明白苏锐的意思了,不禁有点佩服。
  她一直自认为自己还算是比较有脑子的,可是在一些关键性的决策上面,秦悦然的思虑总是不如苏锐更深远一些。
  “那两个东洋的杀手,你准备怎么办?”秦悦然问道:“要不,把他们交给国安?”
  “的确要把他们交给国安,但是在这件事情上,还大有线索可以挖,绝对不是白秦川所说的那么简单。”苏锐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一抹精芒:“白秦川明明是有精力也有能力查出来的,但是他却只是查了个表面,便把这一切戛然而止了,这是要把皮球重新踢给我啊。”
  “任何人都只想把事情做到对自己最有利的那一步,再往前一步的话,对白秦川就不利了,也没有意义。”苏锐摇了摇头:“既然这两个杀手是龟山景洪的人,那么这件事就变得更了,我不可能袖手旁观。”
  “我们去看看那两个人。”苏锐说了一句,便拉着秦悦然朝外面走去。
  给汪泽龙打了个电话,苏锐便用后备厢装着这两个人,一路来到了津山市局。
  汪泽龙早就等在门口了
  “锐哥,那两个人很强硬,到现在都还没吐口。”汪泽龙说道。
  “我一会儿去问问他们,说不定能够聊出来一些东西。”苏锐摇了摇头:“虽然结果已经注定了。”
  “锐哥,这句话怎么讲?”
  “如果他们拒不交代的话,该怎么判就怎么判。”苏锐又想起了那辆油箱被改装过的瑞纳轿车,往事一幕幕的浮现。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苏锐在心中轻声说道。
  国安的几个特工上前,打开后备厢,把麻袋抬了出来。
  “给我找个房间,把这两人好好的审一审。”苏锐目光淡淡。
  这两个麻袋被抬到了一间审讯室里面,苏锐亲自解开麻袋,紧接着,他的瞳孔便登时凝缩了起来。
  而其他几个国安的特工也是一样。
  他们望着那两个东洋杀手,目光之中全是震撼的神。
  “我去,这也太狠了,这全身上下连一处完好的地方都没有了啊。”一名特工感慨的说道。
  “下手可真够重的。”另外一名特工说道:“这得心里多变态才能打的这么狠啊。”
  这两名东洋杀手简直是惨之又惨,他们的身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鞭痕,密密麻麻,看起来极为的触目惊心!
  ps:第一更送上!第二更可能要晚一点。8...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