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节 一触即发的生死战
单飞眉头微跳,不由向张郃看了眼。他不用赵达解释,已知道张郃派人布阵坚守这里的用意!
  
  虽然心中了然,单飞还是故作糊涂道:“我感觉赵大人实在太高看我了,巨人阵都拦不住吕布,我又能帮上什么?”
  
  赵达脸上的刀疤颤了下,拉住单飞的手腕道:“请单统领借一步说话。”他拉着单飞到了处石堆暗处,远离了张辽,慎重道:“单统领,我等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单飞默然的向张辽望去。
  
  张辽立在空地之上,看着张郃忙碌的指挥众兵士,很有落寞之意。
  
  赵达看了眼那些兵士的进度,继续道:“万幸我等才到此间就遇到了单统领,如今我们还有机会。”
  
  他当初大破卢洪、逼走蔡瑁时都轻而易举,倒很少有这么沮丧的时候,如今想必知晓问题的严重,见单飞还是淡然的样子,赵达终于道:“单统领,事到如今,大伙是一家人就不用隐瞒什么。曹司空先后派遣数波人马前来,本就是为了杀掉吕布。因为有人清楚的传信给司空,提及吕布不但死而复生,最要紧的会变成传说中的不死僵尸,若不除之,不但会严重威胁许都,更会成为天下大害。”
  
  赵达在这种时候还记得单飞不关心什么天下,知道若以百姓动之更有把握。
  
  单飞早知道传信的就是鬼丰,心中多少无奈。他明白曹操着实重视此事——先有荀攸、后有郭嘉,再有赵达、张郃、徐晃一帮奇士猛将助力。曹操遣这些人接连南下,已不仅仅是要帮助他单飞和曹棺,而是一定要除去吕布!
  
  赵达凝重道:“我在不久前遇到吕布,见他果然变成了不死僵尸,张郃将军以巨人阵对之,被其轻易破掉。鏖战之中,吕布狂性大发……”
  
  眼皮子剧烈的跳动几下,赵达带着惊惧道:“他居然抓住个兵士咬了口,满嘴都是鲜血。”
  
  单飞想到当时的情形就头皮发麻,暗想吕布变成今日的模样固然可怖,但他能这快的嗜血,却是“归功”于你赵达了!
  
  他曾听姬归说过,吕布眼下还不知道咬人——事实也是如此,吕布和赵思益、楚天理交手时还是凭借武功。
  
  那时候的吕布是个高手!
  
  张郃、赵达等人却最快的逼出吕布变成僵尸后嗜血的本能!
  
  一切发生的自然而然,这是不是亦在鬼丰的算计中?
  
  “吕布随即离去。<>”
  
  赵达身躯颤了下,“被咬死的士兵本来被打的筋骨折断,胸口还被抓破,心脏都能看到,更被吕布吸了鲜血。”他见单飞神色难看,还能坚持道:“但那士兵居然还活着!”
  
  单飞明白赵达要说什么,制住道:“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你不知道!”
  
  赵达见单飞神色漠漠,几乎吼叫道:“你不知道!那士兵不但活着,居然还能冲过来要咬我!你不知道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他那一刻终于露出骇然之意,实则是他虽多经秘事,但对于这种难以抗拒的诡事还是心怀恐惧。
  
  冷静是因为能够掌控,等一切失去了控制,赵达这般人亦是难免惊怖。
  
  单飞却是益发的平静,“我知道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那明明应该是具尸体,可还是执着的要找人来咬。那尸体不再区别身份和地位,只要是人的话,尸体就会去咬上一口的。”
  
  赵达一怔。
  
  他呼喝后释放了惊惧,见单飞说的清清楚楚,赵达心中反倒有了喜意,“原来单统领全都知道,你有对付僵尸的方法?”
  
  单飞心道我又不是天师,怎么能斗僵尸?
  
  摇摇头,单飞皱眉道:“我没有方法,但赵大人不会没事占据这里,想必有了方法?”
  
  赵达盯着单飞半晌,“单统领,你何必明知故问?”
  
  “不错。”张郃从远处走近道:“单统领真的不能推搪。你应知道这件事带来的灾难。”他压低了声音,亦是紧张道:“我们有数十人砍了那被吕布咬的兵士后,几乎将其砍成肉酱,可那兵士好像还在动弹。”
  
  单飞想象那时的情形,很不舒服。
  
  张郃看起来亦要呕吐的样子,还是坚持道:“张郃不敢自夸,但带领的手下已不是一般的士卒,但见到那般情形,还是有士兵几近疯狂。我等怕那士兵再活,用一把火烧了那尸体。”脸上带着神秘,张郃低声道:“单统领,我曾听说一件秘事,董卓死去后亦是这般情形,也是被吕布一把大大烧成了灰烬。”
  
  “董卓是僵尸,吕布也是,被吕布咬的兵士亦是。”赵达做了结论道:“要杀他们,就要将他们斩成肉酱,然后一把火烧了才能杀死。<>”
  
  单飞微笑道:“原来赵大人早有妙计在怀,既然如此……”他转身要走,却被赵达一把抓住,“单统领,我等虽知道杀死吕布的方法,但如今天底下,只怕没有人再能抓住他。更何况吕布能让人变成僵尸,无论我们派多少人去捉他……”
  
  赵达说话时,眼角眉毛都是颤个不休,他未说的是——谁去抓吕布,就可能被吕布变成僵尸,这种敌人简直是噩梦一样的存在。
  
  张郃终道:“单统领,我和赵大人详细商议,知道眼下只剩下最后一个方法。”正视单飞,张郃肃然道:“吕布从这里冲出,这里应是他当初的藏身之地。张郃不才,带精卒帮单统领守住此地,绝不让任何人冲入此间,然后还请单统领施展神通去杀未变成僵尸的吕布!”
  
  你以为我没有试过?
  
  单飞早知道这二人的打算,心道你们想的倒简单,可我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吕布,还有鬼丰那种人物。
  
  再说杀吕布本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看鬼丰那样子,他单飞亦不见得能杀了吕布.
  
  皱眉半晌,单飞道:“但荀攸等人还在吕布的手上,张辽将军找我,本是让我先去见吕布,我眼下若不去见吕布,荀侯只怕不妙.”
  
  “你能杀了吕布,就算荀侯一人赴难亦是值得。”赵达毫不犹豫道。
  
  单飞心中微寒,不由向张郃望了眼。张郃顾盼左右,装作没有听见。
  
  虽知“蝮蛇螫手,壮士断腕”自古有之,但人家断的是自己的手腕,这个赵达为了目的,看起来除了自己的腕子,舍弃谁的都是毫不犹豫。
  
  单飞心中感慨时,摇头道:“不行,我一定要去见吕布。”他转身要走,就被赵达一把拉住。
  
  赵达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单飞瞥见亦是心惊时,就听场外有哨声尖锐,张郃道:“有外人前来,应是孙策。”
  
  张郃身经百战,一听已方哨响就知晓来人不少,却没有进攻之意。对在云梦泽中的势力,张郃可说是了若指掌,略一盘算就知道除了孙策外再无旁人。
  
  赵达缓缓松开了单飞的衣袖,低声道:“单统领,你再仔细想想,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去见吕布。吕布若知道你的本事,就知道你是眼下唯一能杀死他的人,如何会不想方设法的杀了你?还望单统领……”
  
  见单飞清澈的望来,赵达心虚道:“还请单统领以黎民苍生为重。<>”
  
  张郃快步迎出,片刻后引入一人,那人正是孙策。一见众人在此,孙策立即道:“形势极为不妙。”
  
  众人都知道孙策的胆色,听其这般说不由相顾凛然。赵达皱眉道:“你也看到变成僵尸的吕布了?”
  
  “吕布变成了……僵尸?”孙策的声音中明显很是错愕。
  
  张郃见孙策不解,简洁的将一切叙说了一遍。他是能权衡局面的人物,知道眼下单飞绝对是关键人物,单飞对孙尚香有意、和孙策又是交好,如今且不管许都和江东的旧怨,当联合孙策除去吕布才为当务之急,至于吕布死后如何面对孙策,那是曹司空的事情。
  
  孙策讶然道:“吕布居然变成了不死僵尸?那他去见蔡瑁做什么?”
  
  张郃心中凛然,“什么?那事态更加的糟糕!”
  
  他想以吕布一人就是难以对付,若吕布联合了蔡瑁肯定更加的麻烦。蔡瑁自然不足为惧,可是蔡瑁很有人手,若是人人被吕布咬一口的话……那大家能不能活着出云梦泽要看老天的眷顾了。
  
  张郃脸色才变,倏然盯向了孙策,因为在这片刻的功夫,有警哨凄厉的从远方传过来。哨声伊始还在数里之遥,随即以里许的距离递进,片刻的功夫已传到乱石堆前。张郃疆场名将,布阵此间时对方圆数里的动静怎会不留有暗哨?
  
  暗哨示警,有大军临近!
  
  张郃虽不知敌方何人,但想以孙策之能,如何会刺探不得?但孙策还是如此安然,莫非孙策是敌人的里应外合之兵?
  
  兵者本诡道也,张郃为人儒雅,但既然领兵作战,就对各种可能的情况均加以盘算。
  
  孙策倒还镇静的立在那里,沉声道:“方才我就说了形势极为不妙,有过万的大军深入云梦泽,来的方向正是这里!”
  
  他谈话间,蓦地抬头望去,众人就见远方有火光冲天,燃淡了云梦泽的暗色。不久后,就有齐整如踩到心脏的脚步声沙沙的向这个方向传来,惊心动魄!
  
  .
  
  ps:感谢兄弟们的理解和关心,头还是疼,暂时理疗中,最近更新不会多,保证不断更吧。对不住大家了。抱歉。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