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登门赔罪
    一秒记住【笔趣阁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喧闹的时间总是飞快流逝,当欧阳明回到自家院子之时,天色已经变晚了。

    这一日的紧张、激动、兴奋、欢喜和感慨等等情绪逐渐地平静下来。他在院子中蹲了半个时辰马步,习练了半个时辰拳术刀法,随后走进后院,抽出军刀,使用军火焚烧一翻,一刀刺入了一头野猪的肚子之内。

    此次外出狩猎,分给了欧阳明两只猎物,他正好用得上。

    片刻之后,当感觉自身气血已然充盈之时,欧阳明果断地抽刀而退。

    随着对吞噬属性的了解增多,欧阳明对抽取多少血肉也有了一个较为合理的运用。不再是肆无忌惮地一次性吸收,那样做其实浪费极大,根本就不符合自家的利益。

    完成好一切,欧阳明将吞噬属性取回,回到房间。

    正当他想要安睡之时,门外却是突兀地响起了敲门声。

    微微一怔,欧阳明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登门拜访。

    开了大门,当他看清楚门外之人的时候,不由得脸色微变。

    此时,站在门外的那人,竟然就是钱粮营副主管张银凡,他的身后跟着一位仆役打扮的中年男子,那男子手中提着一个礼盒,佝偻着身子,用着讨好的目光看着欧阳明。

    “呵呵,欧大师,好久不见。”张银凡微笑着道:“深夜打扰,实在是因为有要事相商,还请欧大师见谅。”

    欧阳明勉强挤出了一个笑脸,道:“张大人客气了,请进。”

    他想了想,还是将张银凡迎了进来。

    与其让这家伙如同毒蛇般躲在暗中想什么害人的点子,不如把一切都放到明处,起码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张银凡和老仆一起进入了房子,那老仆将手中礼盒放在地上,轻轻打开。

    欧阳明的眼皮子一跳,道:“张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张银凡笑道:“欧大师,下官以前曾经得罪过您,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下这段仇怨吧。”

    欧阳明打了个哈哈,道:“张大人,您太客气了,过去的事情我已经全部忘了。”

    张银凡深深地看了眼欧阳明,笑道:“欧大师果然是宽宏大量,下官佩服得五体投地。”他站了起来,向着欧阳明深施一礼。

    欧阳明连忙侧身避开,道:“张大人千万不要这样做,折煞我了。”

    张银凡大笑数声,道:“好,欧大师既然如此爽快,那就请将这些礼物收下吧。”他正容道:“区区薄礼,就算是赔罪之用。”

    欧阳明连忙道:“怎能让张大人破费,这礼物在下万万不敢收的。”

    张银凡脸色微变,道:“欧大师,您若是不收下礼物,岂不是说明依旧在记恨下官么?”他苦着脸,道:“为了让下官能睡一个安稳觉,还请欧大师收下吧!”

    欧阳明看着这个礼盒里堆放着整整齐齐的金条,心中暗叹,最初相见之时,张银凡叔侄那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记忆犹新。而如今,当张银凡来到他的房间之时,却摆出了这等低声下气的模样,就算是送礼物也是送得这般憋屈。

    与此前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啊。

    霍然,欧阳明的脑海中闪过了一双充满了怨毒和恐惧的眼眸。

    张含玉,那位曾经偷袭自己,但最终却是被所杀的张家子弟。如果没有这个人的话,他或许会真心与张家和解。但是,一想到张含玉,他的背心处就荡起了一片寒意。

    就算他想要和解,但张家就真的会善罢甘休,并且对张含玉失踪之事置之不理了么?

    心中瞬间转过了无数念头,欧阳明的脸上却是流露出了受宠若惊之色,道:“张大人,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张银凡哈哈一笑,道:“既然欧大师不反对,那就这么说定了。”他点了一下头,道:“时候不早,我就不耽搁欧大师的休息,告辞了。”

    欧阳明连忙起身,道:“我送张大人。”

    两人虚情假意地客气了一番,终于将张银凡送走。欧阳明收起了笑容,翻开礼盒仔细地查看了一遍。礼盒中并无玄机,除了大概百两的金条之外,竟然还有着一张千两银票。若是单从礼物的数量上来看,张银凡确实是颇有诚意。

    不过,如今的欧阳明已经远非往日可以比拟了。

    就凭他能够随意锻造属性装备的能耐,只要他愿意,这些黄白之物肯定会如同流水一般哗哗而来。

    如今他所在意的,其实就是张含玉之事。但是,适才张银凡对此却是只字不提,让他心中的疙瘩始终未能解开。

    ※※※※

    远离器械营,回到了自己府邸之内。

    跟在张银凡身后的那位仆人霍然挺直了身躯,整个人似乎凭空长高了许多,就连气势都变得迥然不同了。

    张银凡的眼眸一亮,道:“大哥,您看过他了,感觉如何?”

    这位仆役其实就是张银凡的兄长张银理,他淡淡地瞅了眼兄弟一眼,那目光中竟然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威严。

    张银凡立即低下了头,竟然不敢与兄长的视线对望。

    “哼,这欧阳明天资如此不凡,你昔日是瞎了眼么?竟敢打他的主意!”张银理毫不客气地说道。

    张银凡心中暗道,若是早知道这小子有着今日的成就和威风,我打死也不敢那样做啊。得罪这样前途无量的小子,是所有人都最为忌讳的事情。

    可是,一想到最初相遇之时,欧阳明所表现出来的畏缩模样,他就是苦笑连连,道:“大哥,那欧大师的表现与以往截然不同,判若两人啊。哎,不管如何,都是我的失误,请大哥责罚。”

    “算了,既然仇已经结下了,那也无可奈何。”

    张银凡心中一紧,讶然道:“大哥,莫非他在欺骗我们?”

    “哎……”张银理长叹一声,道:“在与他见面之前,我并没有把握玉儿的失踪是否与他有关。但现在么……”

    张银凡的心顿时沉了下去,道“莫非,真的与他有关?”

    张银理缓缓地道:“他最初听到你要化解恩怨,确实是颇为意动,但突然间情绪有着极大的变化,对你变得提防和警惕。嘿嘿,这说明他根本就信不过你。”看着自家兄弟,他的语气竟然有着几分悲凉:“你身为钱粮营副主管,亲自到他家赔礼,并且奉上和解礼物,已经表现出十足的诚意,但他却依旧如此,那只能说明一件事了。”

    张银凡嘴角微微抽搐,道:“因为他和我们有着化不开的仇恨,所以才会如此提防。”

    “不错。”张银理缓缓地道:“今日看他对倪运鸿和老匠头的态度,就知道他不是那种睚眦必报之人,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杀了张含玉,所以才不放心我等。”

    若是欧阳明在场,并且听了他的评价,怕是会佩服得五体投地。

    原本自己以为天衣无缝的事情,竟然被人轻而易举地推测了出来。这些老江湖的阅历和见识,确实是可怖的令人心悸。

    “大哥,他杀了含玉侄儿,那摄火令肯定也是他的手中!”张银凡上前一步,恶狠狠地道:“我们决不能放过他,要不……”他做了一个手起刀落的手势。

    张银理转头,一双眼眸如同寒冰似的盯着他,仅仅是片刻功夫,就让张银凡心惊胆战了。

    “小弟,你真是越来越狂妄自大了!”张银理缓缓地道:“昔日将玉儿交到你的身边,确实是我做错了。”

    张银凡的身体一个哆嗦,喃喃地道:“大哥,我只是心痛玉儿,想要为他报仇。”

    张银理冷哼一声,道:“玉儿之仇,务必要报,呵呵,我比你更恨此人,巴不得将此人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不过,在这儿,却无法动他。”

    “大哥,为何?”

    “今日那几位将军你都见过了,除了田将军之外,其余三位将军都对他另眼相看。”张银理缓缓地道:“你若是在这儿动他,无论成功与否,我们张家都难以脱身了。”

    他虽然心痛爱儿之死,但却依旧保持了绝对的冷静,不会因小失大。

    张银凡沉吟片刻,缓缓点头,道:“那我们要怎么做?”

    张银理冷笑道:“欧阳明获得天赐属性之后,你可知方一海为何会突然变得这般亲热?”

    “小弟不知。”

    “因为方家获得了一批特殊的珍品矿石,如今正在寻觅合适的人选,想要锻造出一整套射手装备。呵呵,欧阳明竟然获得了精准天赐属性,方一海若是不把握住,他也就不是方家子弟了。”

    张银凡目光闪烁,陡然道:“我明白了,方家的矿石和装备都在府城,若是要请欧阳明出手,肯定会邀请他们前往府城的。”

    “不错!”张银理眼眸中杀机凌厉,就连身周的空气似乎都变得阴冷了许多:“只要方一海邀请欧阳明前往府城,我就在途中动手,亲自将那小子擒拿。哼,我不但要夺回摄火令,还要让他受尽人间酷刑,哀嚎数月而亡!”

    他的双拳握紧,一字一顿的道:“玉儿,你放心,为父一定为你报仇!”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