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3章 希望到绝望的距离
    在矿道中行走中没有时间感和距离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长的距离,队伍终于停了下来。因为前方被乱石堵死,再无法前进。希米尔沉声说:“再找其它的路。”

    塔罗苦涩道:“已经没有路了,小姐,这是最后一条。”

    在来的路上他们经过了多年岔道,不少已经堵死,这里应该就是矿道的尽头了。希米尔心有不甘:“难道我们就在这停下来?安道尔陛下肯定在这里!”

    一名护卫贴在乱石堆上说:“小姐,有风。”

    有风便说明石堆后是更大的空间,希米尔立刻说:“炸开它。”

    “还是我来吧。”艾伦上前,伸手贴在石堆上。很快乱石堆就开始发红发亮。大大小小的石头变得通红,然后以艾伦的掌心为原点,一圈火焰扩散出去。火焰所到处万物成灰,生生给艾伦开出了一个缺口来。乱石堆后果然有另外的空间,七八根光柱扫进去,可以看到这里是座地厅,也不知道是天然还是人为,一根根石柱支撑起地厅的穹顶。

    一行人走了进去,往地厅深处走了一段距离便听到了水声,有地下河流流淌而过。地河里有发光的微生物,让整条河仿佛会发光般,河水里有鱼类游动,只是这些长年生活在地底的鱼基本上都没有眼睛,看上去十分怪异。忽然前方有光亮了起来,片刻后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当那光渐渐接近时,艾伦看清那是一个火把。火把下是个披着斗蓬的人,看不清模样,但从握着火把的手来看应该有些年纪了。对方在河的另一边停住,说:“这里是死者的墓场,他们不应该被打扰,你们是什么人?矿区都已经关闭了,为何还到这里来惊扰亡灵。”

    希米尔神色激动,果然在矿区的深处有人生活在这里,她颤声道:“我们是古斯人,你……不,您是否就是安道尔陛下?”

    听到这句话,那个人双肩颤动了下,然后揭下帽子,露出一张苍老的脸。这个老人头发只有稀疏那么几缕,但无论皮肤还是那双猫耳,都说明他也是一个古斯人。他的眼珠很小,看上去十分诡异,老人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您是否就是安道尔陛下?”

    “你们是来找逐日者的?”老人响起苦涩的笑声:“小姐,那不过是个传说罢了。”

    “我不信!”希米尔拿出那把残剑说:“安道尔陛下肯定在这里,否则的话,他的佩剑为何会从这个矿区流出外界。”

    “原来如此,看来你们还真是下了一番苦心。没错,我的同胞,安道尔陛下的确在这里。好吧,你们跟我来,陛下应该也希望可以再见到自己的族人。”

    希米尔欢叫了声,塔罗和其它人也很激动。只有艾伦保持沉默,一来他只是个外人,二来他不觉得安道尔还活着。原因很简单,刚才他制造缺口的时候故意释放了自己的气机。如果安道尔在此地的话,以他的实力理应感觉到自己的气机,那么无论回应还是其它动作,艾伦应该略有所觉。然而什么都没有,一切都过于平静。

    他们跨过了地河,跟着前面的老人前行,地厅地势逐渐收窄,最终在尽头处,一块无字的石碑竖立在众人眼前。在这块石碑后堆放着一件沾满了灰尘的盔甲,插着几根长枪,摆放着一截剑刃,还有其它零零散散十几件物事。看到这块碑和后面的东西,希米尔全身一抖,她看向老人道:“安道尔陛下呢?”

    老人伸手划过石碑,说:“就在这啊,这里便是安道尔陛下的长眠之所。”

    听到这句话,艾伦低下了头,他的感觉果然是对的。而对于希米尔和其它人来说,却无疑是一记晴天霹雳。特别是希米尔,就在刚才,她以为自己可以见到那位传说中的人物。然而留给她的,却是一块冰冷的无字碑,以及一些安道尔的遗物。希米尔像是失去所有力气般,女孩坐到地上,看着那块无字碑久久无言。

    老人说:“当年安道尔陛下受了重伤之后,基德人苦苦追杀。陛下的贴身侍卫冒死把他救了出来,几经波折来到洛滋星,便在这颗星球定居下来。本来打算伤势恢复之后再做打算,但没想到陛下的伤却是一天比一天重。在此地养伤的时候,陛下十分挂念他的子民,并为无力拯救大家而深深自责。最终,陛下还是无力回天,怀着绝望和自责的心情死去。他说自己愧对古斯人一族,所以死后墓碑不必留名,因为他不配当一个皇帝。那名侍卫埋葬了他,而为了守护陛下的陵墓,他也始终没有离开过。我就是那名侍卫的后代,我们世代看守着这里,我已经是最后一名守墓人了。现在你们来了,很好。无论如何,陛下不该在这里,他应该回去自己的故土……”

    说着说着,老人沉默了。他就在站在那,手触石碑,脸上挂着微笑。见他半天没有动静,塔罗走了过去,伸手在他鼻间一探,然后回头对希米尔道:“他死了。”

    希米尔身体晃了晃。

    从矿井里出来,天色无比昏暗,夜色快要降临。艾伦看了后头数人一眼,除了希米尔外,每个都背着些东西。里面包括了安道尔的遗骸,还有那位皇帝的盔甲长枪等。至于那个守墓人,则给安葬在了地厅里,他看守了一生的陵墓,最终也变成他自己的长眠之地。

    一行默默坐上了陆行车,车辆离开矿区往星舰停泊的位置开去。希米尔蜷缩在角落里,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偶。塔罗叹了声,对艾伦道:“陛下,能否求你一件事。”

    艾伦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摇头道:“我早就说过,与其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传说的人物身上,不如直接跟我合作。可惜希米尔不听,不过我的承诺依旧有效,但即使如此,也要希米尔自己肯站出来才行。这一点,谁也帮不了她,我也不行。”

    PS:圣诞快乐!之前说过,今年最后一月的最后一周要加更,就从今天开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