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4章 问心
    夜色降临。

    陆行车行驶在荒野上,灯柱孤寂地照着地面。车厢里头,塔罗不时看了看坐在角落的希米尔,女孩一路沉默,看得老人双眉紧锁。艾伦闭目假寐,却是对车厢里的情况了如指掌,特别是希米尔,她现在的气息毫无活力,几与死物无异,和昨日初见判若两人。艾伦知道她的心结,但能否解开还要看她自己。而如果一个上位者如果连如何取舍都做不到的话,艾伦也没必要和古斯人进一步合作,一切将止于拿到奥米斯加的情报为止。

    突然有光线从后面照来,艾伦探头往后看去,后面是几辆陆行车。隔了大老远,便不由分说地开火,一道道光束从车后打来,轰在左近的地面上,炸起一蓬蓬火焰。艾伦冷笑,打开车门朝后方扬了扬手,当即一条火线由左而右,横跨数百米的距离。后方的陆行车撞过火线,一一爆炸,成为荒野中几个明亮的火团。艾伦回到车上随手关门,这点小插曲没给他放在心上,像洛滋这种没有法律、没有约束的星球,像这样的事多了去。

    直到抵达了星舰的停泊地点,希米尔也一言不发。只是沉默地把那个记录着大量情报的储存器交给艾伦,然后便往星舰上钻。塔罗叹了一声道:“我们会把陛下送回阿加雷斯,再返回维迦星。”

    “那个星球可不安全。”艾伦提醒道。

    塔罗点头:“菲妮死在灰羊市集,基德人肯定会过问。我们回去准备一下,便会离开。”,老人说完对艾伦鞠躬行礼,便去指挥其它人把安道尔的遗骸以及其它物品运上星舰。星舰离开洛滋星后,便设定了前往阿加雷斯的航线,以这艘星舰的速度,大概需要四个钟头才会抵达阿加雷斯。算算时间到时应该是早上,艾伦打算先回莫克丹,把储存器里的资料交给梅拉尼让人去复制和分析。自己则去一趟魔环城,看看魔影国的帝都现在谁坐镇,最后当然是和基德人算老帐。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艾伦在小睡片刻醒来后看了眼旁边的智脑屏幕,上面已经刷新了数据,按照智脑的计算抵达阿加雷斯还有四十五分钟了。艾伦开始脱下希米尔给他的衣物的护甲,换上了那套极具魔王风格的盔甲。在穿戴完成之后,自动门旁边的对讲器里响起希米尔的声音:“我能够进来吗?”

    艾伦打开了门,门外女孩垂着头,从艾伦身侧走了进去。她抬起头,看了看重新换上魔王盔甲的艾伦,小声地说:“塔罗说,如果我愿意的话,陛下仍然会和我们合作,是这样子吗?”

    “没错。”

    “那么,我们愿意跟陛下合作。除了已经交到你手上的数据之外,我们还可以提供更多关于奥米斯加的内部情报。作为交换,我希望陛下能够解救我们的族人。”

    艾伦沉默地看着她。

    希米尔咬了咬牙道:“陛下认为条件还不够?”

    “那倒不是,以你们古斯人现在的处境,我想也没办法再增加筹码了吧?”艾伦道:“不过我想问一句,这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塔罗的意思?”

    希米尔垂下头,视线看往别处:“这有区别吗?”

    “当然有。”

    “我不明白。”希米尔摇头道:“谁的意思关系应该不大吧,反正都是合作,无论如何,我都会把自己所知道的都提供给你。”

    艾伦说:“那之后呢?”

    希米尔似乎听不懂,问:“什么之后?”

    “解救你的族人之后呢?你们的母星已经没有了,你打算去哪?还有,即使摆脱了基德人,但约顿星域里强横的种族并不只有基德人。所以我才问你,之后你打算怎么办。是带着族人在星际间流浪,还是被另外的强族奴役,然后重复以往的命运?”

    显然希米尔并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她用力地揉着衣角,眼神慌乱极力想躲避艾伦的视线。艾伦道:“所以这就是区别了,如果是你自己的意思,那么你就会仔细地考虑接下来要怎么办,你会考虑如何带族人走出困境,而不是现在这般完全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贸然提出合作。”

    “再者,考虑到你是这样一位领导者,我想我会收回前言。”艾伦漠然道:“我已经拿到奥米斯加的诸多数据,就算不太清楚那颗机械之星的内部情况,可影响不大。所以你看,你们古斯人的价值对我来说并非无可取替的。这次我可以帮你们,但解救了你们之后,古斯人又会因为你的关系而重复以往的命运,那我所做的事情便完全没有价值了。而且为了解救你们,我还得考虑更多的因素。与其这样,不如一开始就把你们放在需要考虑的范围之外,我行动起来不是更方便一些?”

    “不,怎么可以这样,你明明答应过的。”希米尔终于有些着急。

    此刻的艾伦表情冷酷,双眼中更不带任何情感,他笑了笑,道:“身为上位者,每一个决定都是从实际情况去考虑。之前我答应帮忙,那是因为我看到古斯人还有希望,我所做的事不会没有价值。可现在却是两回事,告诉我希米尔,为什么我要浪费人力物力去拯救一个注定走向灭亡的种族?”

    “我……”希米尔突然大叫道:“我不知道啊!不要问我这一些,我也不想生下来就是公主殿下,我就是一个会甩嘴皮子却没有一点实际能力的家伙。我也讨厌自己这样子,可我不知道要怎么做啊,没有人帮我,没有人教我,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怎么走!”

    她哭喊着,近乎失控地捶打着艾伦,把她的绝望、恐惧以及迷茫一股恼地发泄了出来。

    艾伦握住她一只手,说:“那么就先问问你自己,希米尔,问问你自己的心。撇开一切,问问自己是否想要拯救自己的族人。当你有了答案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该怎么去做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