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节 孤注一掷
    感谢书友“晓猴儿”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谢谢。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也感谢书友“轩辕dragon”的飘红打赏,谢谢。感谢众多书友的订阅打赏投票支持,谢谢你们!
  
      ---
  
      众人站在高处一见远方那火光的范围,已知来兵势大,等见到火光之前有无数暗影如溪流般向此间汇聚,更看出来敌井然有序、显然是身经百战之兵。
  
      张郃饶是精于运筹,可一时间却真不知道来敌到底是哪个。若是以往遇到这种情形,他自然或避其锋锐,或守城待援,等探明敌手的虚实后再做打算。真正的名将更需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无头苍蝇般的交手,能胜出那才是神话。
  
      但张郃早和赵达商议,固守此地帮单飞除去吕布。既然如此,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手围来。
  
      必杀吕布!
  
      吕布当年以陷阵军都能无敌天下,若是被他将陷阵骑兵改成僵尸军团的话,那天下再没有任何希望!
  
      张郃杀死那被吕布咬死的士兵后就意识到这点。
  
      他们不能撤。
  
      眼睁睁的看着敌方由溪流变成河水,又从河水汇聚成汪洋将此间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风雨难透,张郃凝声道:“应是刘表再遣的人马!”
  
      暗夜中,他实在看不出对方的来历,但从对方训练有素的围攻阵仗可知对方是正规军,而能派遣出这多人手前来云梦泽的势力,也只有刘表。
  
      曹操、孙策不是没有这多人手,但云梦泽本是刘表的势力范围。许都、江东能让少数兵力悄然的潜入刘表的地盘,可要说派出这种长途跋涉的磅礴军队还是力不能及。
  
      寒风冷劲。
  
      暗夜中的兵力开始凝结成阵。
  
      “嚓”的声响,北方有盾牌竖立的声响,张郃眉头微扬,“他们已准备进攻!”他虽是久经阵仗,亦是骇异对方的聚集之快、信心之决,根本不做任何招呼的进攻。
  
      曹营占据了此间,刘表的军队随即坚决的进攻,不问可知,这些人亦瞄准了这块地势,看架势不但要抢回这个地点,甚至还要将所有人均是扼杀在这里!
  
      他们知道已方的计划?
  
      张郃略有诧异,但还是冷静的坐镇中军,甚至没有前往北方助阵。乱石阵矗立的小丘占据了地势,三面面林,南方地势如有刀切。张郃深知眼下已方加上孙策率领的青巾军,亦不过是千余的人手,眼下他们能依仗的只有地势。
  
      在分派人手时,张郃在南方以精锐的弓手扼住了地势,在北、东、西三面布置了相若的兵力后,还能留下最精锐的二百长枪手压阵,随时准备支援突的意外。
  
      对方占据人和,他张郃扼据地利,如今是以一当十的局面,已方难以持久,以带来的饮水食物而言,最多支撑三天,这还是乐观的打算。
  
      张郃盘算间,就听北方哨声嘹亮,知晓双方已然接战。
  
      单飞皱眉道:“赵大人,如今……”
  
      赵达已知单飞要说什么,截断道:“如今再没有商量的余地。单统领,你也看到了,他们是要我们死的!”上前一步,眼中满是热切,赵达急声道:“单统领,刘表派这般兵力前来,明显已是孤注一掷。我等坚持不了多久。”
  
      “但我们还可以走!”单飞建议道。
  
      “我们不能走。”赵达摇头道:“我们如今只剩下杀吕布的最后一个机会,这个机会若是失去,天下再无活路。单统领,我等能不能活下去,全看你的一念之间。去杀了吕布……我等为你守住这里。”
  
      前方刀兵相接之声清晰的传来。
  
      鲜血瞬间染红了夜色。
  
      张郃的手下依仗着乱石、灌木等障碍还击,但敌方却是竖盾以推土阵势强攻,死伤看起来丝毫阻挡不了对手进攻的步伐。
  
      双军交接,曹军一丝丝的退守,但每退数步,防御反倒增强了几分。
  
      单飞举目望去,见到黑色衣着的曹军和灰色甲胄的荆州军犬牙交错的碰撞,摇头道:“我不能去杀吕布!”
  
      赵达目光微凛,一字字道:“那单统领就忍心看到所有为你的人死在这里?”
  
      单飞反问道:“他们是为我还是为了赵大人?”
  
      赵达微微的吸气,“我不明白单统领的意思。”
  
      单飞扬眉问道:“我其实一直奇怪一件事情,吕布变成不死僵尸是不久的事情,赵大人能知道吕布变成僵尸不足为奇,奇怪的是——赵大人一定让张郃将军固守此地,看来确信吕布以前是藏身此间,你是如何确定这点?”
  
      越是在这种紧张的情形下,单飞反倒益的清醒。
  
      他将和吕布见面的事情飞快的回忆一遍,暗想吕布受创一事极为隐秘,当初知晓吕布受创的人除了刘表那方的人手外,只有已方的郭嘉、曹棺等人。
  
      郭嘉和曹棺却始终没和赵达见过!
  
      赵达抢占此地,的确是为他单飞争取杀死吕布的机会,而且看起来这也像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赵大人如何确定这点的?”单飞再次问道,见赵达默然,冷笑道:“原来赵大人就是这么把我当作一家人的?!”
  
      赵达饶是厚黑,闻言还是微有不安,随即抬头道:“单统领,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我真的将你当作一家人。眼下不妨告诉你……有人向我说了这个消息!”
  
      “又是不明人物?”
  
      单飞以为是夜星沉、鬼丰策划的此事,却见赵达摇头道:“是个信得过的人。单统领,你要相信我,我这次绝不会受人摆布,消息也是千真万确,吕布前几日受了重创的确藏身在此,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只要我等杀了吕布,万事皆休……司空放下心事,你也救了天下苍生。”
  
      “信得过的人?”单飞反问道:“你知道他是谁?”见赵达点头,单飞道:“那他究竟是哪个?”
  
      赵达迟疑道:“我和他有过约定,绝不能透露他的事情。”他说话时看了孙策一眼,为难道:“单统领,隔墙有耳,那人真的在帮我等。”
  
      见单飞默然不语,赵达急声道:“消息千真万确,我若是存心欺瞒想害单统领,让我天打雷劈的不得好死。”
  
      孙策暗自皱眉,听出有人给赵达通风报信,亦在琢磨那人是哪个。
  
      “如今拯救所有人的重担就在单统领肩上。”赵达叹息道:“赵达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这种时候,亦知道只有除去吕布……”
  
      “你错了,你其实什么也不知道!”单飞反驳道。
  
      赵达怔住。
  
      他自从当了校事头领后,就再没有听人这么说过他,想他专门负责刺探天底下最为隐秘的事情,单飞居然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单统领何出此言?”赵达讪讪,但还能耐着性子道。
  
      单飞清楚道:“赵大人,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眼下你的一举一动全盘落入别人的算计。”
  
      赵达不置可否。
  
      “从你们知道吕布死而复生的那一刻起,对手就已张开了弥天大网,怀着将你们、所有深入云梦泽的人一网打尽的念头。”单飞正色道。
  
      赵达脸上的刀疤微有跳动,哂然道:“将我等一网打尽?”他心中着实不信,实则是这些年来他大权在握,可说是除曹操外少有能掌控大局之人。这些年的尔虞我诈、刀锋舔血虽让他伤痕累累,却也给他难言的自满。听单飞说有人要将云梦泽中的人一网打尽,他怎会相信?
  
      天底下有哪种势力会有这般的实力和野心?
  
      孙策本是沉默,闻言慎重道:“夜星沉他们动手了?”他征战江东十年,但只有在冥数呆过后,才真正知晓天外有天的道理。
  
      黄堂说夜星沉要灭世,孙策也是清楚知晓,是以一听单飞的结论,立即联想到夜星沉的身上。
  
      单飞点头道:“不止夜星沉,还有鬼丰的参与!”正视赵达,单飞凝重道:“赵大人,你不妨仔细想想,自从你知道吕布复活、到知晓楚天赐的事情进入云梦泽,看起来似乎大局在握,实际上形势是不是变得益的险恶?”
  
      见赵达皱眉不语,单飞道:“你一直在被别人牵着鼻子来走,甚至我们能够来到此地,亦可能是在别人的算计中。吕布本不是僵尸,但他会变成不死僵尸,本有赵大人你的助力。”
  
      他是在提及吕布嗜血的事情,不想赵达听了,脸上的刀疤却是急剧的颤动了一下,“我的助力?”
  
      单飞看到赵达这般表情,倏然想到个关键的问题,失声道:“难道卢洪背后的血字,是你命人写上去的?”
  
      他知道曹操派遣赵达这些人的根本目的就是要除去吕布,当初验尸的是赵达的手下,那种时候的赵达,轻易就可将此事嫁祸到吕布的身上——赵达极可能做出此事,他的目的简单明确,假手云梦铲除吕布!
  
      赵达未语,但神色却已验证了单飞的猜测无误。
  
      单飞暗想赵达的计策可说是巧妙,这本来亦是赵达这些人经常玩弄的手法,但在鬼丰的计划中,无论赵达等人如何玩弄权术,细节或有出入,最终的结果却是一样——分崩离析的相互残杀而已!
  
      帝王的权术再是犀利,亦无法永霸天下,因为权术从不意味着力量的凝聚。
  
      就在此时,北方焦灼僵持之势蓦地泄开个口子,有灰色的敌军汹涌灌入。
  
      孙策见状身形微挺,凝声道:“是黄祖,一定是黄祖在领军!”他父亲孙坚死于黄祖之手。之后的十年,他一统江东时亦在想着为父报仇,也着实和黄祖交手多次。伊始他或许还不知晓对方是哪个,但他一直揣摩着对方的实力,见对方这般老辣的进攻,如何认不出是宿敌黄祖的手法?
  
      黄祖带兵来了。
  
      刘表为求长生,终于调动镇守夏口的黄祖大军前来围剿云梦泽上的一切敌手,可说已是孤注一掷!
  
      .
  
      ps:求治疗头疼头晕眼涨的小偏方,还请大家帮忙。谢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