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5章 铁证如山!
〝slk〞tw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当苏锐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意味着彼此的交锋已经真正开始了。
  
  即便这胡金明再狡猾,也不得不直面苏锐的问题——这也是他今天的行事动机。
  
  胡金明相信,如果他不能够给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那么接下来的时间恐怕就不会那么好受了——苏锐一定会给他上手段的。
  
  而自己能不能在苏锐的手段下面坚持住,可能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对于这一点,胡金明自己都没有什么自xìn。
  
  面对这位在传说中有着极可怕形象的年轻男人,胡金明必须要慎重再慎重才行,可是,他很快就要知道,在苏锐的面前,这种慎重并没有什么用处。
  
  “不要犹豫,回答我的问题。”苏锐的眼睛骤然间便眯了起来。
  
  两道冷光从苏锐的眼中射出,而坐在对面的胡金明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双眼好像被苏锐的眼神给刺痛了!
  
  这种犀利的眼神一下子便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就是想杀了他,你有什么意见吗?”胡金明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要给出什么样的答案,顶了苏锐一句。
  
  “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苏锐并不介ì对方的这种态度,而是眯了眯眼睛:“我希望你能明白的是,既然想要杀了白忘川,那么他曾经就肯定得罪过你,当然,也有可能得罪过你的主子。”
  
  苏锐这句话显得ì味深长,而胡金明立刻回答道:“他没有得罪过我,我也没有主子。”
  
  “是么?”
  
  苏锐微微一笑:“两个没有发生过任何交集的人,却要打生打死,你说出这样的话,以为我会相信吗?”
  
  “你不相信也得相信。”胡金明冷冷的看着苏锐:“因为这就是我的答案。”
  
  “白秦川待你恩重如山,对吗?”苏锐忽然冷不丁的插了一句。
  
  “我不认识白秦川。”胡金明继续嘴硬。
  
  “我想,你之所以对他如此的忠心耿耿,还是因为他之前曾经包庇过你,对吗?”苏锐微微一笑:“如果有人帮我躲避了国安的搜捕,帮我免除了牢狱之灾,我想,我也会对他感激涕零的,并且在关jiàn时刻,我愿ì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对方。”
  
  停顿了一下,苏锐继续说道:“我想,你和我应该是同一类人,你说对吗?”
  
  “我和你才不会是同一类人,也没有人帮我躲避国安的搜捕。”
  
  胡金明冷冷的说了一句:“我希望你的审问工作可以进行的专业一点。”
  
  “好,这很简单。”苏锐在汪泽龙的耳边简单的说了一句。
  
  后者点了点头,便起身出去了。
  
  在汪泽龙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面,苏锐一直都没有讲话,就这么似笑非笑的看着胡金明。
  
  胡金明被苏锐的这种眼神看的心里微微有点莫名的发毛,他忍不住的说了一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看着我?”
  
  苏锐仍jiù不讲话,就这么直视着他。
  
  “这就是所谓的心理攻势吗?呵呵。”胡金明故作镇静。
  
  直到汪泽龙走进来,递给苏锐一样东西,后者这才开口:“仔细看一下,认不认得这个?”
  
  胡金明当然认识,这就是他的手机!
  
  “这是我的手机,你想要干什么?”他的心中猛一咯噔,问道。
  
  在看到自己手机的时候,胡金明便已经立刻意识到,他之前的谎言有多么的拙劣!
  
  苏锐先前那一个凌厉的眼神,便立刻打乱了他心中的所想!所有的计划都成了一团糟!
  
  “所以,你应该不会不知道,你的手机里面有通讯记录的吧?”苏锐嘲讽的笑了笑:“你尽管已经删掉了某条通讯记录,但是我们已经进行了很简单的复原,我们发现,在白忘川遭受枪击之前,你和白秦川的手机有过持续一分钟的通话。”
  
  查出这一点并不难,只是让胡金明很蛋疼的是,他之前一直否认自己认识白秦川。
  
  “是的,那又怎么样?”胡金明冷冷一笑:“现在我承认我认识白秦川,行不行?”
  
  听了这话,苏锐摇了摇头:“你可知道你这句话说错了?”
  
  “什么意思?”胡金明登时便感觉到一阵不妙,难道自己一时慌乱,又被苏锐给逼的口误了?
  
  “你之前口口声声说自己不认识白秦川,现在又说自己和白秦川在枪击白忘川之前通过话,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苏锐的目光之中带着咄咄逼人的感觉,他一句话说完,胡金明还没来得及张口,苏锐就立刻紧接着说道:“所以,你的自相矛盾,一定是为了掩盖什么,对不对?”
  
  苏锐之前对白秦川讲过,只要签了那些股权转让协议,那么所有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从这一点上miàn来讲,似乎枪击白忘川的事情已经成为了过去。
  
  可是,苏锐放白秦川一马,和他此时审问胡金明,并不是一档子事。
  
  前者是私事,后者是公事,这是非常明显的两码事。
  
  当然,至于这份审理结果会不会外露,那么就在苏锐的一念之间了。
  
  答应了的事情就要办到,苏锐虽然在很多时候都挺无耻的,但是在白秦川这件事情上miàn,却不会食言而肥。
  
  这一场审讯的结果,可能会走向另外一个方向。
  
  他看着胡金明,目光之中透发着玩味的光芒。
  
  苏锐知道,所有的自相矛盾,都是有原因的,他只不过稍稍的用语言刺激了一下,胡金明就在给自己挖坑了。
  
  “告诉我,你在掩盖什么?”苏锐忽然加重了语气。
  
  “我……我没想掩盖什么!”
  
  胡金明吱唔了一句,他的阵脚似乎乱掉了!
  
  本来就是随便扯个谎应付一下,结果苏锐非得上纲上线,这下弄的胡金明自相矛盾了!
  
  “那就让我来帮你分析一下。”
  
  苏锐眯着眼睛,看着胡金明:“白秦川让你杀掉白忘川,所以才给你打了那一分多钟的电huà,电huà的内容我们猜也能猜得到,对不对?”
  
  “不,你们大可以去把通话的录音给调出来,听一听白秦川到底对我说了些什么!”胡金明吼道,他现在为了维护白秦川,已经是堪称不遗余力了。
  
  “以我们现有的技术,根本调不出录音来。”苏锐摊了摊手:“全华夏每天的通话那么多,难道我们还能对每个人的通话进行录音吗?那得需要多大的存储?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听了这句话,胡金明怒极反笑:“你放屁!我又不是不知道国安的手段!要是连这么简单的录音都调不出来……到底你们是傻逼,还是把我当成了傻逼?”
  
  “看来,你很期望我们能够调出那份通话录音?”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
  
  越是想要透露出什么,越是想要掩盖什么!
  
  这句话并不矛盾,反而在某些时候可以被称之为绝对真理!
  
  胡金明并没有觉察到苏锐在言语之间所下的套:“你们听一听那份录音,就知道白秦川根本没有指使我干掉白忘川,一切都是我自作主张!”
  
  苏锐耸了耸肩:“很抱歉,我并不能调出那份录音,实在是因为技术达不到。”
  
  “你调不出来,那我来告诉你好了!”
  
  胡金明吼了一嗓子:“我问白秦川要不要干掉白忘川,白秦川说不用,让我接他弟弟回来!那一分钟的通话就是这个内容!”
  
  “哦,这样啊?”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这么说来,白秦川是清白的?”
  
  “他就是清白的!”
  
  苏锐陡然间加重了语气:“也就是说,你认识白秦川,一直都认识,一直都在为他做事,对不对?”
  
  这句话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厉声相问了!
  
  “我草,认识又怎样?”胡金明不服气,也吼了回来:“老子一直都认识他,一直都给他做事,可是这并不能够说明,他指使我去害白忘川!有问题吗?”
  
  说完之后,他觉得自己的气势还算是可以,只是没想到的是,苏锐并没有任何的回应,就这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苏锐这样的表情让胡金明感觉到心中更加发毛了!
  
  他的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觉,连忙回想之前到底有什么地方说错了,可是一时间却完全的想不到。
  
  “说完了吗?”苏锐微xiào着问道。
  
  “说完了,怎么着?”胡金明一挺胸,怒瞪了回来。
  
  “说完了就好,都记下来了吗?”苏锐转脸问道。
  
  汪泽龙则是亲自做记录,刷刷刷的在笔录上写着什么。
  
  事实上,汪泽龙在审讯的时候,都是会随身携带录音笔的,而此时亲自用笔来做笔录,则是为了相应的记录下一些最关jiàn的点。
  
  而苏锐刚刚七绕八绕的给胡金明挖坑,无í已经让对方把最关jiàn的话给吐出来了!
  
  写完之后,汪泽龙把笔轻轻放下,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锐哥,你太了不起了。”
  
  这是一句发自内心的话,汪泽龙说着,甚至还给苏锐竖了个大拇指!
  
  胡金明绝对是个难啃的硬骨头,汪泽龙花了整整一晚上的时间,都没有取得任何的突pò,可是,在苏锐一个坑接着一个坑的猛烈攻击之下,胡金明都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已经把最关jiàn的部分交代出来了!
  
  “既然你这些年里面一直在跟着白秦川做事,那么,在国安通缉你之后,白秦川一直在包庇你,对不对?”
  
  苏锐的眼睛眯着,他从一开始就不是要证明白秦川妄图杀害白忘川,而是要证明,白秦川私下藏匿了胡金明这个双面间谍!
  
  胡金明浑身骤然失去了力气!
  
  在苏锐一系列的七拐八绕之下,一切已经是铁证如山!
  
  ——————
  
  PS:第二更送上!
  
  明天烈焰滔滔的微信公众号会有赠送台历活动的最后一波,最先留言的10位小伙伴将会获得烈焰滔滔定制台历一本~留言要超过20个字。另外,明天的活动文章,赞赏金额最多的前五名,也会获得定制台历一本,大家抓住机huì吧!
  
  晚安啦!
  
  ~slk~tw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