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6章 王者归来
    “处刑开始!”

    甘利从士兵手上接过一把高能光束剑,启动之后,弹出一抹滟红光束。光束嗡嗡轻颤,照亮了甘利的脸,疯魔将军眼中满是戏谑的味道。他走向格隆,对这个家主道:“你肯定满腔怨恨吧?可惜那一点用也没有,要恨,就恨这个时代,恨你和拉默合作吧!”

    光束剑高举过顶,甘利打算把格隆整个人劈成两半。

    正当他举剑欲劈时,光剑的颜色骤然大亮,接着逐渐转淡,最后化成了一道灰色的火流喷上半空。整个握柄炸了开来,甘利狼狈地倒退了几步,脸上又恼又怒,大吼道:“是谁在搞鬼!”

    声音响彻云宵。

    拉默瞳孔缓缓扩大,那道灰色的火流实在太熟悉了,可能够使出灰焰的那个人应该已经不存在了。他手中的酒杯蓦然给自己捉碎,拉默四处搜索,一无所得。

    直到,有个声音响起:“是我。”

    声音的音量不大,却在每个人耳中响起。更重要的是,拉默认得这把声音,便是属于那个本该不存在的人!

    “不可能……”他有些失神地往后退去。

    接着振翼声就在上空响起。

    甘利抬头,看到从大断层的方向出现一个黑点。黑点迅速扩大之后,那俨然是头飞兽。长着狼一般的脑袋,全身漆黑,身上布满滟红的纹路,不时从嘴中喷出带着火星的气息。背生四翼,上下扇动时在身后留下蓬蓬火星。飞兽上则坐着一人,银发红瞳,不是艾伦还有谁。

    不少人看到了艾伦,无不惊呼了起来。紧接着,在大断层后出现一支舰队,密密麻麻的战斗飞舰列成编队如同乌云般往暗影堡的方向推进,在那后面,一艘艘被称为空中堡垒的战列舰已经启动所有武器平台。最后,还有两艘大将座舰,其中一艘锐利狰狞,风格独特,正是戴弗琳的座舰。

    舰队悬停在魔环城的上空,不过武器已经全部锁定了帝都。只要艾伦一个命令,舰队的饱和轰炸只需一轮就可以让这座城市化为废墟。那就像一把无形的刀刃搁在众人的脖子上舰,包括拉默在内,参与了叛乱的士兵和军官无不人人脸色紧张。

    飞兽降落到广场上,艾伦端坐不动,居高临下地看着甘利说:“格隆、拜罗本来应该被处死了,现在却活生生地在我眼前。告诉我,甘利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甘利半跪在地,垂着头道:“陛下归来,真是万幸。这些叛党勾结了基德人,致使陛下的舰队全灭,实在罪该万死,还是先让属下处死他们吧!”

    他抬手,一道隐晦的光线从指间弹出,射向格隆的脑袋。

    艾伦冷哼,瞳孔略微一扩,那道光线如同撞上无形之物般骤然扭曲,接着炸射出一蓬源力火焰来。艾伦挥手,火焰立刻降下,始道:“若他们是主谋,理应由我亲自审讯,哪轮到你插手。”

    他指着格隆道:“把他嘴里的东西给我拿掉。”

    格隆左右两边的士兵犹豫了下,终究不敢抗拒,伸手摘下了塞在格隆嘴里的东西。格隆立刻叫道:“陛下,是拉默!这一切都是拉默主使的,他私下放了我们,又骗我们与其合作。拉默同时和基德人达成协议,他要置陛下于死地。最后把所有罪名往我们身上扣,拉默图谋的,是陛下的王位啊!”

    甘利叫道:“陛下,别听他胡说。”

    “胡说?”格隆笑了起来:“拉默阴险,我也不笨。当日在地龙堡和他秘密见面的时候,我已经暗中做了记录。只要陛下看过这份记录,一切就都明白了。”

    甘利咬牙,猛然抬头,长啸一声掠向艾伦。格隆竟然还留了这么一张牌,如今只要他拿出来,自己和拉默便无所遁形。甘利眼中射出疯狂的神色,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杀掉艾伦。至于后果,他已经不去考虑了。

    艾伦像是没有察觉到他一般,仍坐在飞兽上不为所动。眼看就要接近艾伦,忽然一道漆黑的刀光从天而降,斩在甘利身前,仅是刀光的冲击便让甘利有些透不过气来。他刹住脚步,又有一道弧光打横扫来,甘利只能往后疾退。等他站定,才见戴弗琳手持战刀黑魔,正一脸杀气地指着自己。

    甘利呸了一声,道:“戴弗琳,什么时候你甘愿当起一个人类的走狗来了。”

    “我只承认陛下指定的人,不管他是谁。”戴弗琳冷笑道,她嘴里的陛下指的却是斯伯纳克。

    艾伦一点也不介意,只要戴弗琳肯为自己所用就行了。他对第一大将道:“甘利交给你了,我看看拉默有什么要说的。”,伸手拍拍飞兽,飞兽仰头长啸,四翼拍动,在蓬蓬火星里冲天而起。

    拉默不断往后退去,视线落在广场的石栏前。石栏前空无一物,但很快破空声传来,片刻后艾伦骑着飞兽掠过了石栏落到广场上。艾伦跳了下来,抬步朝拉默走去。拉默立刻跪倒在地大道道:“恭迎陛下归来。”

    “拉默将军,我刚在下面听了一些关于你的指挥。对此,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有的。”拉默抬起头,蓦然大叫:“我想请陛下去死!”

    身形如飞,拉默展现出和他体形绝不相称的速度。身影化成了一道黑线刺往艾伦,他踩着异常细碎的步伐,这使得他在高速推进的同时身形变得难以捉摸,实在是一套高级的步法。就在他再踩下一步时,以他脚尖为落点,突然一个冰晶图案扩散了出去。然后在地面这个图案的每道纹路里皆喷起凛冽的冻气,拉默的速度骤然锐降,身周冰雪飘零,如同一脚踩进了极地里。非但速度降了下来,就连感觉也变得十分迟钝,拉默大惊。就在这时,背心处一痛,他下意识地扭转了身体。于是落到他身后的萝拉,本来要透胸而过的长剑偏移了少许,才刺了进去。尽管一剑穿透了拉默,可却无法像她预计的那般刺穿拉默的心核。拉默低头看去,捉着剑锋屈指一指。

    PS:2016年最后一周了,大家嗨起来,求各种票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