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战阵
    战况越发惨烈起来,血肉横飞的村子已经完全变作一个修罗地狱般的地方。原本大占上风的黑衣人势头猛然受挫,在这突如其来的反攻浪潮中,那些突然变得疯狂且狂暴的蛮人村民们给了他们意想不到的打击。

    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这些黑衣人连连后退,其中甚至有几个人见血负伤。

    这场面显然大大地出乎众人意料之外,连续几声急怒长啸在各处的黑衣人口中此起彼伏地响起,局面有些混乱起来。

    不过,这些黑衣人终究不是乌合之众,除了战力强悍之外,其中也有明眼聪敏之人,很快便有人看出了其中关键,大喝道:“是那老头,快杀了那老东西!”

    一声呼喊出来,众多黑衣人顿时醒悟,一时间剑光灼灼,锐啸连声,都是纷纷要向那老祭司的位置杀去。

    此刻,那老祭司还站在那座石堆边上,双目已经是一片血红,甚至连眼瞳也完全被掩盖到看不见了。几滴殷红的血水从眼角流淌下来,看起来诡异无比,格外凄厉。

    在他胸口的那块黑色木头仍然还在散发着无数红线,连接着这个村落里所有的蛮人,在他口中那神秘的咒语催持下,蛮人们纷纷咆哮如野兽一般,疯狂地向那些黑衣人扑去。

    陆尘毫无疑问是所有人中原本距离那座石堆最近的一个人,眼看就是伸手可及可以拿到那根古怪的黑色木块的时候,突然被那个老祭司给抢了过去,然后便发生了这令人惊悚的一幕。

    紧接着,几乎没有给他任何的反应机会,陆尘便陡然发现,自己在这一瞬间突然已是身陷重围。

    前后左右的周围附近,几乎到处都有蛮人,而此刻不知为何已经陷入疯狂的那些蛮人无论男女老少都纷纷向他扑来,陆尘一瞬间只觉得压力如山,仿佛有一种身陷妖兽群落里的错觉。

    他当机立断,立刻转身就跑,这些蛮人原本看起来也就是力量强大些,比人族普通凡人要强得多,但比起人族修士来说又差了不少。可是也不知道那老祭司通过那黑色图腾到底做了什么怪法,只是这一瞬间的红线催持,这些蛮人纷纷身躯暴涨,竟然强大到快可以和修士们搏杀的程度了。

    总算陆尘身手敏捷,而这些蛮人在力量突然暴涨后,大概是还没有完全适应这种变化,虽然扑杀凶狠,悍不畏死,但在进退转动间却没有太灵活,所以他一阵左冲右突后,居然真的是侥幸地从远路跑了出去。

    跑回到山林间,陆尘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些蛮人都没有追上来,最多也就是追到那个村落的边缘,然后便纷纷折返,再度冲向剩下的那些黑衣人。

    陆尘喘息一阵,忽然旁边林间一阵哗哗作响,他吃了一惊,向后退了一步,片刻后林叶撩开,却是阿土跳了出来。

    陆尘松了一口气,对阿土点点头,阿土看着他的眼光里有些担忧之色,看看陆尘,又看了看山下一片混乱血腥的村子,低声吼叫了一声。

    陆尘的眉头也是皱着,站在阿土身边也往下方望去,然后轻声说道:“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啊,太邪门了!”

    ※※※

    此刻在蛮人村落里,情况确实越来越古怪,那些蛮人好像真的一个个都完全疯了一般,一个个蜂拥而上,冲上来跟黑衣人拼命,撕咬踹砸,无所不用其极,哪怕是被黑衣人的兵刃所伤,砍掉手指、手臂什么的,这些蛮人竟好像也感觉不到疼痛,仍然还是大声狂吼着冲向敌人。

    原本要冲过去杀掉那个老祭司的黑衣人们,却发现自己非但被这些疯狂的蛮人所阻拦,而且逐渐被逼得慢慢后退,离那个老祭司反而越来越远了。

    这原本是一边倒的战局,竟然真的是被蛮人给扳了回去,胜负天平眼看就有逆转之势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只听人群之中猛地有人冷笑出声,随即忽然有人飞身而起,掠至半空,一声长啸过后,剑光暴涨,赫然化作万道青色剑芒,气势万钧地劈下!

    瞬间,地面上轰然巨响,有三四个蛮人首当其冲,直接被劈翻在地,鲜血泉喷。

    正是千极玄青剑!

    半空中,那黑衣人沉声喝道:“聚拢!”

    声音如雷霆响动,隆隆震荡出去,片刻后,所有的黑衣人同时向他这边靠拢过来,一路上各自彼此接应,一合二,二合三,黑衣人迅速地从原本各自作战的分散状态变作聚拢在一起的情形。

    同时,随着半空中那黑衣人不断出声喝令,黑衣人各自站住方位,竟是迅速结成了一个战阵。

    这一来,局面顿时又是不同,黑衣人转眼稳住了阵脚,在彼此呼应的战阵下,不再顾虑身后威胁,一力对外,不多时便挡住了那些疯狂的蛮人。

    远处,站在山腰上窥探眺望的陆尘面色一紧,眼中现出几分凝重之色,低声道:“厉害!”

    阿土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疑惑不解的样子。

    ※※※

    这一场生死搏杀的战斗中,人族的黑衣杀手们本就是道行极高的一方,对蛮人有着压倒性的优势。虽然在这中间也不知道那个老祭司施展了什么怪异术法,导致战局逆转,但在这些黑衣人结阵之后,一旦稳住阵脚,情况便立刻清晰起来。

    那些蛮人哪怕再凶恶再疯狂再悍不畏死,却也无法再逼退黑衣人一步,反而是在各种凌厉剑光纷飞之下,鲜血如潮,一个个蛮人又开始被砍翻倒毙在地。

    事情,终于还是没有脱离正常的范畴,这些蛮人的怪异术法,也终究是没能逆天。

    那个老祭司怀抱着黑色木块,面色狰狞,双目流血,但一丝绝望悲哀之色终于还是从他脸上浮现了出来。

    蓦地,他猛然一声悲凉的狂吼,仿佛带着他最后的所有生命气力,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直接洒到了那黑色木块上。

    黑暗的图腾霍然灵光大盛,一股强大而诡异的力量从天而降,轰然落下,笼罩在这个村落之上。

    半山腰上,陆尘突然身子一震,一个踉跄,直接摔倒在地,从他的全身,此刻,黑色的火焰一下子喷涌而出,直接让他化作了一个火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