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2章 黑风降临!
天元界,天元星,天都市南郊,毗邻联邦军总参谋部和作战中心的“联邦防御理事会”。
  
  作为个体战力强大的修真者文明,星耀联邦从六百年前的旧联邦时代开始,在国家武力上,一直走“平行路线”,在拥有一支强大联邦军的同时,各个宗派乃至私人,在遵守《修真基本法》的前提下,都被允许拥有极高水准的武力。
  
  很多时候,来自各大宗派的超一流强者,甚至拥有远远凌驾于联邦军之上的个体战力,只是就“深度”和“厚度”而言,自然无法和联邦军相提并论。
  
  尽管在六百年的联邦发展史上,军方和修真者也曾闹过一些矛盾,出现过诸如“赤龙军时代”这样一方彻底压制另一方的黑暗时期,不过其缺陷很快就暴露出来,被拨乱反正,回到了两个拳头的平行体制,双方互相监督,互相制衡,达到动态平衡。
  
  六百年的磨合,加上真人类帝国的威胁,令军方和代表广大修真者利益的“修真者协会”高度融合,时至今日,联邦的最高战争决策和指挥机构,既不是国防部,也不是军方总参谋部,更不是议会的国家战略研究所,而是这里——由军方高层、国家安全局也就是秘剑局高层以及修真者协会的诸多金丹、元婴乃至化神,共同组成的“联邦防御理事会”。
  
  按照惯例,除了由联邦议长兼任防御理事会的会长之外,三名副会长分别由军方、秘剑局和修真者协会的大佬担任。
  
  位于天都市南郊这一连串看似并不起眼的银灰色巨蛋建筑,便是全联邦七大世界致命武力的“指挥中枢”!
  
  此刻,无数装甲飞梭车乃至全副武装的铠师都似被激怒的马蜂般在银灰色巨蛋之间穿梭不绝,防御理事会内部更是警报声四起,一片大乱!
  
  军方、秘剑局、修真者协会、议会……各方巨头接踵而至,不少平日里在新闻上都甚少出现的神秘人物统统现身,却连他们都是面露焦躁之色,心急如焚。
  
  的确,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两个小时之前,十几艘伪装成补给舰的星舰同时对天元界外围星域的三座星空之门展开了突袭,顺利夺取了其中一座,并用混合了大量“金石墨”等干扰材料的灵波炸弹,封锁了其余两座。
  
  这就意味着,短时间内,天元界用来指引外部星舰跳跃进来的三座巨型“灯塔”,其中两座绽放出的光芒统统都被遮蔽,而剩下一座的导航之光,却被转向了未知的黑暗。
  
  谁知道从那黑暗中会冒出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因为内部被渗透的关系,这次突袭行云流水,悄无声息,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内就完成,而且突袭者还采用了相当先进的灵网入侵技术,事先入侵和替换了三座星空之门和天元星地面的“星海跳跃控制中心”之间的通讯联系,所以直到大半个小时之前,这件事才被彻底察觉。
  
  今天的联邦,拥有星海边陲广袤星海中的七大世界,勉强也能算是一头不大不小的“恐龙”,其中枢神经的反应速度自然不可能像老鼠那么快的。
  
  等联邦防御理事会方面彻底确认了事态的严重性,并且派出驻扎在首都星域的“天元舰队”主力气势汹汹朝三座星空之门杀去时,最大的一座星空之门附近,来自四维空间的涟漪,已经卷起了一道规模空前的灵能漩涡,恍若一张血盆大口缓缓张开,要将整颗天元星都彻底吞噬下去!
  
  星耀联邦最高议长万古青踏入防御理事会指挥中心时,看到的便是数百张光幕,以各种不同探测方式对这张“血盆大口”展开扫描之后,生成的五彩斑斓、触目惊心的立体图像。
  
  万古青今年两百二十五岁,以联邦议长而论,并不是那种熠熠生辉,光芒万丈的人物,他缺乏人格魅力,在各大宗派和军方的关系也不够深厚,完全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公务员形象。
  
  在背后,很多人都叫他“骆驼”,甚至连他夫人和孩子们偶尔都当着他面,半开玩笑这样叫他。
  
  包括他自己在内,所有人都非常清楚,他不是那种可以叱咤风云,被称为“英雄”的联邦议长,而是属于默默无闻为英雄搭建好舞台,准备好铠甲,磨砺刀剑,再用自己的肩膀作为台阶,把英雄送上时代巅峰的类型——从旧联邦时代到今天,整整六百年,上百名联邦议长,真正能在历史教科书上占据哪怕半个章节来简单描述的议长屈指可数,绝大部分议长最多在附件里以一个名字和生卒年表的方式出现,万古青就是其中之一,连立体照片都混不上半张,连最刁钻的考官都不会以他为考题来刁难学生的那种。
  
  而他对自己的使命亦甘之如饴,在两个五年任期当中殚精竭虑,竭尽所能,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一个铜板一个铜板积累联邦的战争潜力,为即将来临的“最高战争状态”夯实基础,为丁铃铛、金心月这样真正拥有英雄或者枭雄气质的人物,提供铠甲、刀剑、舞台和台阶。
  
  过去十年,他就像是整整老了一百岁,原本就没什么挥斥方遒、纵横驰骋的气质,现在就更显得古拙而木讷,像是一截被大火烧灼过无数道的枯木。
  
  原本再过两个星期,新一任的联邦议长就将诞生,从那一天起,联邦的各项权力就将陆续移交,一个半月之后,新议长面对九星升龙战旗和全联邦上千亿民众宣誓就职,他就可以彻底卸下这副深深镶嵌到他血肉和骨骼里面的重担,没想到——
  
  一个半月后,星耀联邦还存在吗?
  
  万古青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在深深的皱纹里,就像是过去十年间的每一天,就像是在沙漠中遭遇黑风暴,却依旧不徐不疾的老骆驼,似乎出现在数百张光幕上密密麻麻的光点,只是恼人的骆驼。
  
  这种冷静到近乎迟钝的态度,和防御理事会略显慌乱的气氛发生了奇妙的反应,渐渐的,四周所有心急如焚、焦躁不安的人们都被他感染,一个个放慢了脚步,甚至向他投来了满怀期待的目光!
  
  上百幅巨型光幕,接驳到了位于天元星各地,乃至卫星和小行星上五花八门的望远镜之上,以各种不同的探测方式,从不同层面,描绘出了正在星海中发生的恐怖场景。
  
  以引力改变和空间涟漪捕捉为主要探测手段的望远镜发送回来的立体图像上,深邃的星海好似一只脆弱的蛋壳,有什么东西忽然破壳而出,飞溅而出的“蛋壳碎片”清晰可见,维持了足足十几秒钟才逐渐湮灭。
  
  以灵能和热能为主要探测手段的望远镜上,则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几十只,数百只,数千只蝴蝶,他们周身缭绕着张牙舞爪却又瑰丽万分的光芒,光芒互相缠绕和交融,将整片黑暗宇宙统统照亮!
  
  而另一些散布在天元界外围星域的侦察用宇宙晶眼,在被干扰和摧毁之前发送回来的近距离图像上,便可以清晰看到“降临者”的真身。
  
  一艘艘通体纯黑,船身如镜面般光华而均匀,似水晶般清澈而通透,舰首两侧的“水晶”中还镶嵌着三星闪电战徽,以及黑色风暴战徽的超级星舰!
  
  在横跨数十光年的远距离跳跃之后,这些夹杂着无影无形的滔天灵焰,撕裂四维空间,闯入星耀联邦核心区域的降临者,在长达上万公里的战阵上,依旧保持着无比均匀、严密和整齐的阵型,就像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矩形,正对着天元星的方向。
  
  这种庄严、森然、严密的阵型,以旁若无人的姿态,张扬着真人类帝国星舰性能的先进,以及驾驭这些星舰的帝国修仙者,究竟有多么强悍!
  
  “超,超高能量反应!”
  
  “有超过三千艘帝国星舰正通过星海跳跃降临到天元界,这应该只是他们的先头部队,还有更多部队等待跳跃!”
  
  “天元界的外围星域完全乱成一锅热粥了,整片空间都被搅动起来,化作了极不稳定的乱流区!”
  
  “不好,我们的锁定失败了!”
  
  星海跳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像是巨大的恐龙穿过狭窄的峡谷,即便是先头部队的三千艘星舰,也不是一蹴而就就能彻底跳跃过来。即便显示出了强烈的灵能反应,他们依旧处在极不稳定的空间重叠状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仍旧同时处在天元界和褐矮星轨道圈两个地方。
  
  这是最脆弱的时候,亦是防御方最好的攻击机会。
  
  但是在各种监控和锁定光幕上,黑风舰队掀起的各种引力波、空间涟漪、灵能和热能波动,却统统模糊起来,虽然不至于让这头庞然大物完全消失,却为它披上了一层浓浓的迷雾,让位于天元星和近地轨道圈上各个小行星要塞的最强攻击手段,统统失去了目标!(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