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6章 大把柄!
胡金明这个时候终于知道,眼前的这位年轻人比传说中要更为恐怖一些。
  
  他从被抓进来开始,就一直没打算配合,即便苏锐出言相激,胡金明也打算随便敷衍两句了事,可是,这随随便便的敷衍,却让他陷入了苏锐随手就挖好的大坑里面!
  
  一个又一个的坑,让胡金明想跳都跳不出去!
  
  他一直以为苏锐想要证明的是白秦川妄图杀害白忘川,可是他却完全不知道,苏锐和白秦川早就在这一点上达成了默契!而今,苏锐的重心一直都是放在白秦川包庇双面间谍的问题上!
  
  现在,这胡金明觉得自己就算有一百张嘴都难以解释的清楚了!
  
  他盯着苏锐,眼珠有点发红,胸口很是有些堵得慌被别人用语言来这样玩弄,感觉实在是不太好。
  
  “我不是你的对手。”胡金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也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过对手。”苏锐实话实说,微微一笑:“现在,是不是可以把详细的情况说来给我听一听了呢?”
  
  胡金明的面色一凝。
  
  “我不关心白秦川是否要杀了白忘川,我关心的是,他为什么要包庇你这个双料间谍呢?在我看来,白家大少爷完全不需要这样做的。”苏锐的目光锐利无比。
  
  …………
  
  一个小时之后,苏锐走出了房间,在他的手中,还捏着一根录音笔。
  
  而胡金明则是瘫坐在椅子上,这么冷的天气,可他浑身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给湿透了。
  
  面对苏锐一连串的质问,他真的没有任何招架之力,哪怕自以为刚刚从苏锐挖的坑里面爬上来,却已经不知不觉的踩进了另外一个坑里面。
  
  胡金明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审讯方式,简直就是把人当猴耍!
  
  因此,现在胡金明的心里面满满都是挫败感!
  
  他不想出卖白秦川,可是在苏锐的面前,他真的是身不由己!
  
  事情的发展变化根本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当胡金明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他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说出来了!
  
  他真的不知道苏锐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为什么一个坑接着一个坑的挖出来,自己却不会犯迷糊!如果换做一般人来用这种审问招数的话,恐怕还没把别人绕进去,自己就已经先被绕晕了!
  
  “白秦川,对不住了这次。”胡金明长长的叹了一声:“实在是没办法,摊上这样的敌人,是我的不幸,但更是你的不幸了。”
  
  此时,白秦川正坐在首都机场的商务机楼里面,准备乘坐自己的私人飞机前往马尔代夫呢。
  
  他是真的按照苏锐给出的建议,准备抛开一切,好好的去度个假。
  
  签署了那么多股权转让协议,白家大院接下来肯定是一团糟,白秦川现在几乎什么心情都没有,一切的坚持都已经变得没有了意义。
  
  他没有向家人解释,甚至只是简单的跟老爷子汇报了一下情况,便主动的挂断了电话。
  
  当然,此时的白天柱老爷子虽然知道了白家付出了一些代价,却不知道这些代价到底有多么的惨重,甚至把中东的布局都拱手让出了大半,否则的话,白秦川现在根本没有离开首都的机会了白老爷子不把他用家法惩治都是好的了。
  
  就在这个时候,白秦川忍不住的打了几个喷嚏。
  
  有人在念叨他吗?
  
  他想起了被抓住的胡金明,想起了被抓住的小丁,也想起了将小丁托付给自己的那个男人。
  
  “都过去了。”
  
  白秦川摇了摇头。
  
  然后,他站起身来,准备登机了。
  
  暂时的离开这里,暂时的把那一切都抛诸脑后吧。
  
  白秦川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然后关了机。
  
  …………
  
  “锐哥,现在证据确凿,我们完全有足够的理由对白秦川实施抓捕了。”汪泽龙看着苏锐手中的录音笔,略带兴奋的说道:“仅仅是包庇通缉犯这一条,就足够这位白家大少爷好好的喝上一壶了。”
  
  唯恐天下不乱的汪泽龙兴奋的搓了搓手,甚至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起来。
  
  越是来事,就越是不怕事,他和苏锐的许多战友兄弟都有着这种相同的特质。
  
  然而,苏锐却摆了摆手。
  
  “暂时不用。”苏锐说道:“白秦川这次所犯的事情虽然很严重,但是凭借白家的关系,这一切都还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并不能够对白秦川形成致命打击,况且,我现在完全不需要对白秦川这样做。”
  
  苏锐知道,他和白秦川虽然有一些裂痕,但是还完全没有必要发展到最终决斗的程度,可是,如果这次苏锐把这“包庇罪”给祭出之后,那么他和白秦川将彻底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其实,抛开最近白忘川的事情不谈,苏锐对白秦川一贯的观感都还算是不错的,虽然他通过李连玉,在白秦川的身边埋下了一颗钉子,但是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话,苏锐是不想让这颗钉子发挥作用的。
  
  首都的局势已经非常的复杂了,倘若苏锐和白家全面开火,那么恐怕会有很多人想要坐收渔翁之利。
  
  明白了苏锐的意思,汪泽龙并没有任何的遗憾,他仍旧说道:“那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把这个消息紧紧的攥在手里,到了关键时刻再抛出来,就算不能把白秦川给打垮,也能让他闪了腰。”
  
  “闪了腰……”苏锐摸着鼻子笑起来,显得心情非常不错:“这个词用的好。”
  
  “现在去看一看那个司机吧。”汪泽龙说道:“这小子的嘴巴也确实够硬的。”
  
  “那是个油盐不进的家伙?”苏锐问道。
  
  “不,不是油盐不进,在我看来,和胡金明相比,这个年轻司机的表现更像是一种坚持。”汪泽龙斟酌了一下用词,然后准确的表达道:“嗯,是坚持,而不是顽抗。”
  
  “哦?”
  
  苏锐听了之后,饶有趣味的笑道:“你的这种说法看起来倒是很新鲜。”
  
  “是的,这司机看起来很老实,可是心中有坚守,我们办案这么久了,都知道,越是碰到这样的人,越是难对付,可能就算给他上了手段,也不一定能够起到多少作用。”
  
  “走,进去会会他。”苏锐眯了眯眼睛。
  
  …………
  
  司机小丁的状态看起来要比胡金明好上一些,他静静的坐在那里,目光盯着桌面,当苏锐进来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面才出现了一丝波动。
  
  “你知道我是谁吗?”苏锐望着小丁,笑着说道。
  
  他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让小丁竟莫名的感受到了一种无法言说的亲和力。
  
  这种亲和力似乎完全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审讯者的身上,因此小丁感觉到非常的意外。
  
  他知道苏锐,也知道苏锐的名声到底是怎样的,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个男人为何要这样对他笑呢?
  
  “丁小龙。”苏锐拿过一张纸,看着上面的内容,说道:“今年二十一岁,车技了得,曾经在全国某个拉力锦标赛上,以私人参赛者的身份获得过第三名。”
  
  丁小龙默不作声,他不知道苏锐为什么会突然说起这些来。
  
  “你是唯一一个没有所属车队的私人参赛者,而当时,你的年龄才只有十九岁。”苏锐微微一笑:“在当时,你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也有很多车队想要招揽你,但是却全部都被你给拒绝了。”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问道:“请问,我说的对吗?”
  
  “对。”丁小龙回答道:“可是,对又怎样呢?”
  
  “这种拉力赛,以私人的身份来参加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应该知道,玩车是一件非常烧钱的活动,尤其是改装车子,简直就是个无底洞,在当时,你能够年纪轻轻的就取得第三名,绝大部分参赛者都认为你的车子都是改装过的。”
  
  “我承认这是改装过的车子,但是那又怎样,所有参赛者都是要改装车子的,你们在怀疑我没有改装车子的钱吗?”丁小龙又问道。
  
  “我并不怀疑你有没有改装车子的钱。”苏锐摇头笑了笑:“因为你的哥哥曾经给你留下了一大笔的遗产。”
  
  “我的哥哥?”
  
  听到苏锐这么讲,丁小龙的神经骤然一紧:“你怎么知道这一切的?你想怎么样?”
  
  苏锐刚刚说出来的话,让丁小龙极为的意外,他的神色都已经完全变了,和之前的那种淡然完全不同!
  
  这就意味着,苏锐用了一句简单的话,就在丁小龙的心里面打开了一道缺口!
  
  望着丁小龙的表现,苏锐再度摇了摇头,在他看来,对方不过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而已,这样的年轻人被抓进警局里面,面对着即将来临的牢狱之灾,就算是再淡定,又能淡定到什么地方去?
  
  都是外强中干的伪装而已!
  
  汪泽龙又想给苏锐竖个大拇指了,他自认为自己在审讯方面也是非常厉害的,可是和苏锐一比,真的还有太长的路需要去追赶了!
  
  轻飘飘的几句话就能够找准对方的痛点,准而又准的撕开心理防线的最薄弱位置,汪泽龙自问自己真的做不到这一点。
  
  “你的哥哥当年那么出名,我想不知道也难啊。”
  
  苏锐笑了笑:“都是在秋名山一起玩耍的,谁不认识谁?”
  
  “你也在秋名山呆过?”丁小龙继续震惊着。
  
  “那不过是个普通的山道而已,又不是什么鬼见愁的地方。”苏锐的眼睛之中透发着无法言说的光芒:“当然,在你的眼睛里面,那是个赛车场,但是,在我的眼睛里面,那可就是许多黑暗世界大佬洗-钱的地方。”
  
  ps:第一更送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