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5章 灾星!
    壮汉阴阳怪气而又充满愤懑的笑声,引来诸多不满。
  
      这艘隶属于联邦军天元舰队第三分舰队的小型突击舰才刚刚入役不久,舰上成员都是新近集结起来,而配属到舰上的铠师,更是为了应对帝国日益逼近的战争威胁,刚刚从各地抽调上来,尚未彼此熟识,这个丑恶的疤脸汉子平素又独来独往,神秘得很,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
  
      “这家伙……”
  
      他晶铠胸口代表着少校军衔的暗金色酒九星升龙战徽,令人不敢大声斥责,但也禁不住士兵们嘀嘀咕咕,“这时候还笑得出来,是不是疯的?”
  
      “别惹他,他的确是疯的。”
  
      知道内情的老兵们,却是立刻阻止了新兵蛋子继续议论,“你们不知道吗,他就是‘死不了的疯狗’!”
  
      这六个字顿时在士兵当中激起一阵抽气声:“是,是那条疯狗!”
  
      死不了的疯狗,在联邦军基层部队当中,都算是小有名气的风云人物,只不过,是凶名卓著,令人望而生畏的那种。
  
      他是那种以危险为乐趣,主动去寻求死亡刺激的人,在**十年前联邦的和平年代,他就活跃于一处处生死相搏的地下竞技场,在放倒无数对手的同时,也给自己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
  
      后来,他嫌地下竞技场都不够刺激,便流浪于星海边陲的荒芜之地,到处寻找妖兽和星盗的踪迹,数百次九死一生的冒险都没能杀死他。
  
      随着联邦开拓四大新世界,特别是天环战争的爆发,这条疯狗更是如鱼得水。
  
      他凭借强大的铠斗术加入联邦军,在天环战争中极其活跃,死在他手下的天环铠师不下千人,是不折不扣的“千人斩”!
  
      按理说,这样一个悍不畏死的勇士,应该被冠以“英雄”之名响彻全军。
  
      但笼罩在这条疯狗周身的,除了和死亡谈笑风生的胆魄之外,似乎还有无比浓烈的诅咒。
  
      每场战斗,他都主动要求执行最危险的任务,每次都遇上最糟糕的局面,历经千难万险才能完成,非但自己换来一身触目惊心的伤疤,一起执行任务的同伴往往都死于非命。
  
      上百次任务,每次都是这样,一个小队或者一个中队一起出击,明明他冲在最前面,迎着最猛烈的炮火和最锋利的刀剑,但最终结果却是中队全灭,唯有他像是一团混杂着钢铁残骸的烂泥,被拖曳回来之后缝缝补补,竟然又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那就像是,有某种无比强烈而又古怪的力量,在这具支离破碎的躯壳中支撑着他,继续在人间行走,厮杀,和死亡角斗!
  
      “这家伙,怎么死来死去都死不了?”
  
      “但是和他一起出战的同伴却都死了,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灾星!”
  
      “不是灾星,是疯狗,是一心求死,却怎么死都死不了的疯狗!”
  
      疯狗之名,就这样在联邦军基层当中流传开来。
  
      倘若仅仅如此,以他疯狂积累的战功,时至今日至少是上校军衔,有指挥一个战团的权力。
  
      但他却是一个为了修炼不折手段的人,好几次通过地下渠道购买军方和政府都明令禁止的禁药,甚至还在休假期间违反联邦军令,偷偷摸摸前往龙蛇星域、鱼龙城,对自己的身体进行非法刺激和强化,因此又和当地黑帮闹出矛盾,据说单枪匹马,一口气杀死数百名黑帮成员,闹得龙蛇星域都人心惶惶,还以为联邦就要吞并这里了。
  
      熟悉疯狗的人都知道,他之所以去龙蛇星域,什么“进行非法刺激和强化”都是借口,他就是百无聊赖想要去杀人或者被杀而已!
  
      真正的修真者都是最坚定的无神论者,是以“灾星”之说,在官方是绝对不能成立的,但三番五次违反军令,却足以将他的血腥战功都一桩桩抹杀掉,加入联邦军三五十年,已经冲上金丹境界,他依旧只是一个小小的少校。
  
      疯狗却满不在乎,无论是军衔还是指挥权都不是他追求的东西,他只要能投身到最危险的战场,最危险的前线,最危险的任务当中就好!
  
      “怪不得会遇上黑风舰队主力,原来他在这里!”
  
      “听说,他就是‘那个人’,就是一百年前的……对吧?”
  
      “这次完蛋了,啊,他、他走过来了!”
  
      在紧张和惶恐中,士兵们并没有特意压低声音,更何况,即便将声音压到极限,也不可能逃过疯狗的耳朵。
  
      他扛着三米多长的杀龙大刀,不慌不忙走到了士兵们面前,布满刀疤,筋肉暴突的脸上绽放出了渗人的笑容,直勾勾盯着众人。
  
      联邦的医学高度发达,一般的刀疤和创痕大多可以修复,至少能通过各种整容技术来弥补。
  
      虽然也有些崇尚武勇的赳赳武夫,以“伤疤是男子汉的勋章”为由,或者为了纪念某场刻骨铭心的战斗,故意在脸上、身上残留一两道伤疤,但是像疯狗这样,已经到了毁容的程度,依旧不做任何修饰,绝对是异类中的异类。
  
      由此都能看出,“疯狗”之名,真是名副其实了!
  
      “我是个被老天玩弄的人。”
  
      疯狗咧嘴,声音又沙又哑,声带像是在十八层地狱的油锅里浸泡过,“贼老天舍不得杀我,它要慢慢玩我,一刀一刀地折磨我,没那么容易让我死的。
  
      “不过,你们就没我这么倒霉或者幸运了,你们会死,会死得很干脆。
  
      “不想死的话,出去之后就离我远一点,不要妨碍本大爷去死,明白了吗?”
  
      所有士兵都目瞪口呆,在疯狗强大而疯狂的气势压迫之下,说不出半个字来。
  
      疯狗双目圆睁,提高声音:“明白了吗!”
  
      士兵们深深打了个冷战,忙不迭点头。
  
      疯狗微笑,在肩部装甲上轻轻一敲,折叠式头盔立刻从肩部和背部装甲的缝隙中升了上来,将他丑陋的脑袋完全笼罩住
  
      联邦军惯例,在不遮掩战徽和部队标示的情况下,铠师拥有自由涂装晶铠的权力,很多人都会在晶铠头盔或者胸口绘制一些个性化图案,既是一种很好的心理暗示,也能增添几分威势。
  
      疯狗的头盔上,是一副白惨惨的头骨图案,是一个从眼窝里喷出万丈怒火的骷髅!
  
      “联邦军的勇士们!”
  
      出击甲板四周响起了舰队指挥官的怒吼,“我们面前是全宇宙最凶残最可怕的大军,我们背后是祖国,是家园,是无数等待我们凯旋的同胞的亲人!星海虽然广袤无垠,我们却已无处可退!这将是星耀联邦历史上最伟大的战争,无数史书和诗歌都将歌颂我们每一个人,一千年,一万年!出击,为了祖国,为了家园,为了亲人,勇往直前!”
  
      包括“死不了的疯狗”在内,大批联邦铠师跃入星海,这时候的星海已经不再冰冷黑暗,而是被万千动力符阵的光焰煮沸成了一团岩浆。
  
      他们加快速度脱离母舰四周,以免在舰炮对舰炮的残酷决战中遭到波及,数万台晶铠在矩形战阵最前方,组成了密密麻麻的光点大阵,乍一看去就像是一片五彩斑斓的密云。
  
      而在他们对面极远处,还有另一片更加浓密和刺眼的光斑朝他们呼啸而至,那就是他们的对手,帝国的铠师和宇宙战梭攻击集群!
  
      在那里,在黑风舰队的战术通讯频道中,每一名饥肠辘辘、嗷嗷直叫的黑风铠师耳朵眼里,同样激荡着舰队统帅黑夜明的声音。
  
      “勇敢的帝国将士们,高贵的修仙者们,人类文明的忠实捍卫者们!看哪,我们的敌人正在等死,就像是肮脏的猪猡即将被宰杀!看到他们的恐惧了吗?看到他们的彷徨了吗?看到他们的颤抖了吗?冲吧,结束这些可怜虫的性命,不要让他们在极度恐惧中等待太久,痛快地收割吧,尽力地屠杀吧,让这些星海边陲的蝼蚁,看看真正的人类文明,究竟是多么强大!”
  
      两座军阵,堂堂皇皇,庄严肃穆,缓缓前进。
  
      和很多人的想象不同,真正集结了上千艘星舰的星海会战,并没有太过眼花缭乱的战术变化,甚至看上去略显迟钝、缓慢和笨拙。
  
      灵磁干扰、灵能护盾和力场偏转技术的存在,令星舰的防御力大大超过攻击力,或者说是令命中率降低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而距离又成为了最不可逾越的障碍,在一光秒也就是近三十万公里的距离上,通常只有以光速前进的玄光武器才能瞬间命中敌人,而玄光武器的最大缺陷却是发射效率太低,冷却时间过长,一门重型玄光炮往往只能维持几十秒钟的持续发射,就不得不停下来喘息另一个几十秒。
  
      另一方面,巨大的星舰在被加速到一定程度时,就很难瞬间做出灵巧的机动和闪避动作,在超过1%光速的情况下,即便一个小小的转向,都有可能导致星舰外壳或者内部结构的严重撕裂——即便星舰不撕裂,星舰上的成员都受不了这种“疾速转向”,五脏六腑都有可能爆裂的。
  
      这就意味着,要么放弃部分速度,获得一定的灵动性。
  
      要么,去他妈的灵动性,就顶着敌人反正也不怎么准的炮火,一路狂飙,前进、前进、前进!
  
      ------------
  
      我简直要对咱们书评区的书友顶礼膜拜了!
  
      居然有人这么快就猜到了疯狗的真实身份啊,厉害厉害!(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