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8章 审讯技巧!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了苏锐的话,丁小龙仍旧趴在地上,但是眼睛里面的情绪却渐渐的变得复杂了起来。
  
  很明显,他现在很纠结,这种纠结让他感觉到非常的痛苦。
  
  如果选择去调查哥哥的事情,那么就意味着要背叛白秦川,他不想这样。
  
  可是,如果真的帮白家大少爷背了黑锅,那么丁小龙余生极有可能都在监狱之中度过,调查哥哥的死因也就成了幻想了。
  
  “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好好的想一想,十分钟之后,我会重新回来。”
  
  苏锐说着,便把自己的手表解开,表盘竖起来,放在了桌子上。
  
  对丁小龙丢下了这番话,他便转身和汪泽龙走出去了。
  
  “大哥,你就这么肯定,这丁小龙会在十分钟之后吐口吗?”汪泽龙说道。
  
  他揉了揉发涩的眼睛,然后点了一根烟。
  
  连续的熬了两夜,咖啡已经全无作用,也只有靠烟草的味道才能够勉强提神了。
  
  “还是要多休息,这样熬下去会影响到思路的清晰程度。”苏锐并没有立即回答汪泽龙的问题,而是摇了摇头,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汪泽龙苦笑了一声:“天天这么熬,睡眠不规律,长年累月的,我都习惯了。哪天要是让我在正常的时间点儿睡觉,反而可能会失眠到半夜。”
  
  “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的。”苏锐劝说道。
  
  在外界的眼中,这些国安特工看起来既神秘,又风光,但是他们的工作量真的极为庞大,与这些工作量成正比的,则是他们肩膀上的沉重压力,如果没有超强的抗压能力,那么这些特工们恐怕早就被累趴下了。
  
  况且,他们面对的不仅是强大的工作压力,还有层出不穷的危险——那些随时有可能发生的险情,都是可以带走他们的生命的。
  
  汪泽龙苦笑了一下:“大哥,你还不知道我们吗?心里装的事情太多,这觉便睡不着了,除非累到极点,到头就睡,那样才能睡的舒坦。”
  
  简单的几句话,却透露出这个职位的不简单,为了这个国家和社会的安宁,他们的付出真的太大太大。
  
  不光是国安,警察也同样是如此,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那么便和安宁的家庭生活绝缘了。
  
  舍小家,为大家——生活从来不会轻松,如果你觉得轻松,那就是因为本该属于你的那一份重量被别人帮你承受了。
  
  抽了一根烟之后,汪泽龙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状态好了一些,他说道:“锐哥,你怎么能够确定,这个丁小龙十分钟之后一定会吐口的呢?”
  
  汪泽龙知道的是,苏锐之所以给出这十分钟的时间,是有着特定的作用的。
  
  这十分钟之内,一定是丁小龙内心最挣扎的时候,他在这十分钟之内,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其实,事实都在丁小龙的眼前摆明了的,不选择这条路,就必须走向另外一条路。
  
  而苏锐特地把手表放在丁小龙的面前,让他不得不盯着秒针在走,这样在无形之中就极大的增加了他内心之中的紧张感觉。
  
  越是紧张,就越是会影响到丁小龙的判断!在审讯过程中,审讯人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对犯罪嫌疑人造成极大的心理波动!只要能够准确的把握好这些心理活动,那么撬开对方的嘴巴也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了。
  
  苏锐说道:“十分钟的时间不算长,但是我确定的是,这个丁小龙是个重情重义的家伙,这从他之前一直默不作声的维护白秦川的行为中,就能够很明显的看出来。”
  
  “既然这样‘重情重义’的话,我们不就更难撬开他的嘴巴了吗?”汪泽龙有点不解。
  
  “恰恰相反。”
  
  苏锐摇了摇头,说道:“对于丁小龙这种性格特质的人而言,亲情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早就在半路换车逃离了,而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才把他哥哥留下来的改装车换掉。”
  
  汪泽龙仔细一下,确实是那么回事儿,如果丁小龙真的半路换车的话,那么他们的追捕行动将会遭遇到极大的困难,二十四小时之内破案也就成了难以完成的奢望了。
  
  “所以,就像你说的那样,丁小龙的心中是有坚守的,他的性格是很善良的,所以,我们只要给他指引出一条正确的道路,他自然会朝着那个方向走过去的。”
  
  苏锐说这话的时候,不禁想起来自己之前被那津山大肉包的汁水烫到的时候了。
  
  此时,在他眼前呈现出来的场景,正是丁辉在改装车子的时候,被电焊的管子给烫了一下。
  
  在那个时候,一个少年就在丁辉的旁边,见到这种情况,立即冲上去帮忙,当时苏锐就坐在一旁的休息区里,把这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而那个少年,正是丁小龙。
  
  一晃已经是好几年了,时过境迁,当初的那个少年,此时已经不记得苏锐曾经出现在他家的修车厂了。
  
  而当年的这个场景,也让苏锐断定,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丁小龙绝对不会弃车逃离的。
  
  …………
  
  苏锐和汪泽龙回到了审讯室里面,此时距离苏锐所给出的十分钟,也只剩下三十秒了。
  
  “还有三十秒,你就要做出决定了。”苏锐说道。
  
  丁小龙紧张的盯着表,目不转睛,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把苏锐的话听进耳朵里面。
  
  看着丁小龙额头上全部都是细密的汗珠,就知道他此时此刻内心深处究竟有多么的紧张了!
  
  而苏锐这个时候并没有给丁小龙留下安静的思考环境,而是说道:“这件事情其实非常简单,要么是生,要么是死。”
  
  听了这话,丁小龙的手指轻轻的颤了一下。
  
  说到这里,苏锐停顿了一下:“小伙子,你才二十岁出头,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没有体会过,就这么把一辈子都放在监狱里面,那么真的是太遗憾了。”
  
  说着,苏锐一伸手,把手表给拿走了。
  
  “时间到,给我你的答案!”
  
  苏锐加重了语气。
  
  这也是审讯技巧了,不管是苏锐刚刚所说的话,还是掐准的时间,甚至是那个拿走手表的动作,都对丁小龙的心理造成了非常清晰的影响!
  
  一个又一个的心理波动叠加起来,就会形成大波澜的!而这些波澜之中所积蓄的力量,足够让丁小龙做出某个决定了!
  
  丁小龙本来在盯着手表的秒针,聚精会神的看着呢,心里面纠结无比,可是,当苏锐把手表骤然收走的那一刻,他好像感到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被从心底拿走了,浑身上下立刻被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所笼罩!
  
  “给我你的答案吧。”苏锐眯着眼睛说道。
  
  “我想查清楚我哥哥的真正死因。”丁小龙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道。
  
  “很好,这正是一个男人应该做出来的决定。”苏锐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拉开凳子,坐下来了。
  
  …………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这一个小时里面,丁小龙的嘴几乎就没有停下来过。
  
  苏锐的问题似乎早就已经设计好了,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发问,让丁小龙-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哪怕他有些时候想要犹豫一下,苏锐都会用他那凌厉的眼神给制止。
  
  这也是为了保证审讯过程的顺利,以免此时出现一些证据对不上的情况。
  
  当然,以丁小龙的性格,应该是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但是苏锐还是坚持着谨慎的原则。
  
  汪泽龙听着苏锐所问出的那些言辞犀利且目标准确的问题,心中的佩服更多了。
  
  在这么大量的信息之下,苏锐仍旧可以如此直接的抽丝剥茧,提取出最关键的东西来,用最快的语速来进行提问,光是这一点,汪泽龙就自问做不到。
  
  不,他也能做到,不过却不是在一个小时之内,而是至少得延长至十个小时才行。
  
  这一个小时,让丁小龙说的口干舌燥,感觉到喉咙间都要冒出火来了。
  
  可是,苏锐偏偏没有在这期间给他一点水喝,苏锐自己也同样如此。
  
  喝水就是休息,就是停顿,苏锐不想让丁小龙拥有一丁点思考的时间,只有条件反射的回答,才能够得到最真实的答案。
  
  终于,苏锐说了一句:“我问完了。”
  
  然后,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改变了前倾的坐姿,靠在了椅背上。
  
  这连续一个小时的审问,对于苏锐的脑力和体力都是极大的消耗。
  
  汪泽龙在一旁听的很爽,但是他能够体会到苏锐的疲惫。
  
  以对方的身体素质,都做出了瘫坐在椅子上的动作,足可见刚刚的那一番唇枪舌剑是多么的不容易。
  
  “给他一瓶水。”苏锐指了指丁小龙。
  
  后者的状态也着实不怎么样,就这么歪歪的靠在椅子里面,丁小龙非常诧异的发现,苏锐的这一番审讯过程,竟然让他头昏脑涨,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开始酸疼!
  
  莫名其妙!
  
  在审讯的时候,丁小龙的神经高度紧绷,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此时一旦放松下来,无边无际的疲惫感立刻把他给吞没了!
  
  汪泽龙打开了一瓶矿泉水,递给丁小龙,后者立刻扬起脖子,一口气喝光了。
  
  随后,他一句话都没有再说,立刻瘫坐在椅子里面,沉沉睡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