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节 推波助澜
    寒风冷峭,鲜血流离。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眼看荆州军和曹军的交战一触即……不知又有多少性命因为某些人一时的**被终结。
  
      有火光高燃!
  
      单飞手举火把,倏然飞身到了乱石堆最高处喝道:“你等若不想枉死,去告诉黄祖,单飞请见!”
  
      远方虽有火把连远接天,乱石堆左近却是暗影如魅。双方攻防错落有致、始终在闷声绞杀,自然不会张扬火把将自身置于万矢之地。陡然间望到有人明光高站、声亢传远,准备厮杀的兵士均是不由抬头望去,实难信这种紧要关头会有人这般站在光明之处。
  
      却无冷箭!
  
      或许寒风是能冷凝了鲜血,却终究无法冻结尚存的求生期待。双方军士得将帅所令,一强攻、一死守,但均对结果一片茫然。
  
      这看起来就像个绞肉的无底洞,自古以来,不知多少无辜的人死在这种命令下。乍听单飞扬言不用枉死,双方将领或是不以为然,荆州军攻势却缓,曹军亦是心怀期待……
  
      金鼓声慢。
  
      单飞手持火把伫立在乱石高处,见状再不迟疑,再次喝道:“黄祖,你要找的是我,莫要再让无辜的兵士送死,你若是个男人,难道连见我的勇气都没有?”
  
      断喝传远,本来张弓绞弦的射手松动了弓弦,那些持刀挺盾的兵士亦是止步不前。
  
      四野唯余风的呼啸、火把**的声响……
  
      有众人合声从正北方向传来,“闪开一条道路。”
  
      “哗”的声响,荆州兵倏然让开丈宽的通道。
  
      “单飞,你若是个男人,就来见我黄祖!”兵士高喊的声音从远方再次传来。
  
      赵达暗自叫苦,心道黄祖老奸巨猾,这般激将就是诱人上钩,你单飞若是去见,那不是自投罗网?在赵达看来,黄祖绝不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单飞却是毫不犹豫的手持火把飞身到了荆州军中。
  
      寒风凛冽。
  
      英雄燃血。
  
      流年暗逝中青涩已洗、沧桑隐现,不过是经年的悄然雕琢,已让那看似平和的少年有了极大的改变。
  
      变的是心境,心中的坚持从未变过。
  
      从身为家奴正对曹丕的横蛮、到对抗于禁勇于反驳血腥的规则;自怒喝审配揭穿所谓忠义的愚众,一直到如今直面淋漓鲜血的决然解决。
  
      素来都是勇敢的面对世上的不公丑陋,而不是人云亦云的可悲苟且。
  
      单飞举步前行,火光明耀着他脸上的坚决。他知道自己一定有办法解决眼下轮回杀戮的的事情,他也一定要解决!
  
      荆州兵见单飞纵身跃来,本是都有紧张之意,可看到少年持着火把镇静的缓步上前,不由都是垂刀低头退后了数步。
  
      他们从未想到从敌方阵营走出来的一个少年,会让他们心中兴起无边的期盼。
  
      单飞终于到了黄祖的面前。
  
      黄祖正立在林中,有火光熊熊,照在他周围护甲铁士的身上,形成一道巨大的阴影,将他遮掩其中。
  
      单飞离黄祖五六丈外已然止步。他看出黄祖深切的戒备,甚至感觉到黄祖那面传来冷然的杀机,可他还是正色道:“黄祖,我不会去杀吕布,你也不用急着来阻拦。这场仗不会有人会赢,甚至所有人都会死!”
  
      他知晓谈判的技巧,几句话先是直击要害,看到很多人已露出惊凛不安时,单飞接道:“你若是不想和跟你多年的手下一起死在云梦泽的话,告诉我刘表、吕布在哪里,我要见见他们。”
  
      云梦开启秘道时吕布离去,赵达随即要攻占吕布的藏身之地,黄祖反围……除了少数人外,并无人知道其中的瓜葛。
  
      单飞却是心知肚明——吕布恐怕已和黄祖等人联合,刘表既然能找来黄祖,就不是坐在襄阳等待结果之人。
  
      刘表只怕到了云梦泽。
  
      黄祖冷笑道:“你真的不会去杀吕布?”
  
      “不错!”单飞坚决道。
  
      黄祖神色有些讶然,他本是老奸巨猾的人物,若非这等人物,亦不能暗算了孙坚。单飞方才以言语挤兑,黄祖随即就用计谋反迫单飞。
  
      你单飞是男人,那不妨前来!
  
      他不认为单飞会来。他若是单飞,无论如何都不会来的,谁的性命能比自己的紧要?他却没想到这不过年余就声名鹊起、多方重视的人物居然就这么走到他的面前。
  
      有重重铁甲雄兵、护卫高手环卫,黄祖感觉这少年绝暗算不了自己,淡然道:“你看起来倒是个英雄。”
  
      “我不是。”单飞摇头道:“我不过有点头脑。”
  
      黄祖听出单飞的暗讽,冷淡道:“有头脑也罢、英雄也好,老夫见过的实在太多太多……老夫不管什么英雄狗熊,只知道挡住老夫道路的人……一定要铲除的。来人,杀了他!”
  
      他根本不再废话,手一挥,两侧早有雄兵挺枪就要向单飞刺来!
  
      “咚”的大响!
  
      地面都颤。
  
      那些兵士听从黄祖所言,心中或有犹豫,但在军令的下达后还是不由挺枪向单飞逼来,他们陡然闻到惊天动地的巨响,都是不由的止住了脚步。
  
      众人面面相觑间,就听有嘹亮的喝声从乱石堆的方向传来——黄祖,你若敢动单统领一根毫毛,你的儿子黄射就会死在这里!
  
      四野静寂!
  
      单飞皱了下眉头,铁甲防护中的黄祖神色凝冰般。
  
      xxx
  
      “战鼓声停了,应是单飞要见黄祖,只有他才会在这种时候出手。”夜星沉冷冷道,他虽是绝顶高手,但离战局毕竟遥远,如今又是深夜,除了观望火光的方向外,他只能从随风传来的鼓声、厮杀声来分析战况。
  
      他不用亲临现场。
  
      这本是他亲手策划的一场大戏,对戏中的角色他亦是了如指掌,这些人会如何来做,他亦是清清楚楚的知晓。
  
      “夜宗主早预先将吕布的变化详细的告诉了刘表。”
  
      鬼丰仍旧如枪般的立在树巅,分析道:“刘表年迈,自知死期将近,渴求长生心切,他如果得不到长生香的话,你说他会不会渴望变成个僵尸?”
  
      “我只知道有人为了活下去,变成什么都不会犹豫的。”夜星沉轻淡道。
  
      鬼丰笑道:“不错,刘表一定会来云梦泽的,因为他已等不得,他虽忌惮吕布,但这刻却是不惜一切的要保护吕布,说不定还希望吕布将其变成僵尸。黄祖也老了,对延续生命亦是极为期盼,他知晓刘表的用意,更知世仇孙策就在此间,亦知赵达以后不会放过他,因此他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将众人绞杀在这里。对黄祖来说,杀了单飞是最好的结果。黄祖假意合谈,实则是想杀了单飞。”
  
      “杀单飞并不容易。”夜星沉摇头道:“这世上没有几人能杀单飞。能用无间的单飞和变成僵尸的吕布般,都是这世上最奇异的存在。”
  
      “单飞自然可以一走了之。”
  
      鬼丰早将这种情况算计其中,“但他若是想走早就离开这里。他留在这里是要解决这里的危局,而他要解决就不会动用无间远走的,难道不是吗?”
  
      夜星沉冷漠道:“他不离开这里就只有死在这里!不过或许有人会帮他……”
  
      鬼丰面具后的双眸有光芒微闪,“赵达一定会帮他,赵达哪怕恨单飞不听他的吩咐,但在这种时候一定要帮他。”
  
      夜星沉笑的很奇异。
  
      鬼丰叹道:“但赵达的那些手段不会脱离夜宗主的考虑,黄祖叱咤江东,杀死孙坚后为防江东报仇,对自身的防范很是严密……赵达想的亦多,他不会没有后招的就深陷云梦泽……”
  
      有呼喝声依稀从风中传来。
  
      鬼丰双耳微动,已笑道:“自古很多时候都是爷是英雄儿混蛋,原来赵达捉了黄射。赵达要用黄射换取单飞谈判的机会,可惜……”
  
      “可惜什么?”夜星沉反问道。
  
      “单飞要做真正的解决,不然他何必去见黄祖,去杀吕布不是更好?”鬼丰摇头道:“赵达这一套除了更加刺激黄祖外,还会有什么结果?”
  
      “我倒感觉你很希望单飞能破坏我的计划。”夜星沉神色微冷道。
  
      鬼丰反问道:“我一直想问宗主一件事情?”见夜星沉不语,鬼丰并不介意道:“能看穿卢洪的手段,悄然的潜入蔡瑁军中,杀了卢洪后、还有胆量杀死楚天赐的人不多,在我想来,恐怕只有夜宗主才有这般胆量和手段。”
  
      夜星沉冷淡道:“你说的这般详细,反倒让人怀疑下手的是你。”
  
      “宗主不承认不要紧。”鬼丰沉吟道:“不过蔡瑁不会放心将楚天赐交给卢洪,他一定还会留人控制卢洪。蔡瑁身边能控制卢洪的人不多,黄堂应是最可行的人选。可地穴死人只有两个,黄堂去了哪里?”
  
      看着沉默不语的夜星沉,鬼丰目光闪烁道:“宗主绝不会杀了卢洪和楚天赐后,却将背叛冥数的黄堂留下来?黄堂如果能够留下来……那他恐怕……”
  
      轻轻舒了口气,鬼丰叹道:“夜宗主又下了一步好棋。黄堂如果被宗主控制的话,那宗主想用他做什么?”
  
      xxx
  
      “单飞,这就是你过来和谈的‘诚意’?”
  
      乱石阵中的呼声才落,有声音冷冷传来。黄堂从树后闪身而出,冷笑道:“你们奉曹操的命令,派遣高手暗中刺杀了楚天赐和卢洪,幸好我还能逃出来揭破你们的阴谋。如今你来这里本想再暗算黄祖,不想却被黄祖看穿诡计,如今你们终于露出阴险的心机,开始用黄祖最疼爱的儿子黄射来威胁黄祖。你们这种阴险反复的人,说什么不会杀吕布的承诺,完全是屁话!”
  
      .
  
      ps:不知不觉推荐票过百万了,兄弟姐妹们威武!老墨在起点的几本签约书,推荐票都是过百万的,感谢你们的支持,老墨拜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