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灵脉之秘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咻!

    天地之间,两道璀璨流光,犹如陨石一般划过天际,流光过处,空间尽数的崩塌,毁灭波动散发出来,令得整个天地都是在为之颤抖。

    那两道流光并没有采取多余的手段,而是直接以最为蛮横的姿态划过天际,最后轰然撞击在一起。

    轰!

    那等撞击,却是有着无边无尽的灵光自天空上肆虐开来,数万里之内,高空上的云层被瞬间摧毁得干干净净,蔚蓝天际,空空如也。

    而虽然双方的战斗已是在九天之上,但依旧是有着余波扩散下来,令得下方那一望无尽的大地都是在震动,大地板块被撕裂...

    这看得不少地至尊强者头皮发麻,这等攻势,就算是余波,恐怕都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

    咚!

    在那无数道震撼视线的注视下,高空上,璀璨灵光爆发间,两道光影也是在下一瞬间倒射而出,他们身后的空间,尽数蹦碎。

    牧尘退后数千丈,身躯微震,那彻底化为灵力,犹如璀璨晶石般的身躯表面荡起一圈圈的涟漪,便是将那种恐怖的力量化解而去。

    而在那对面,玄天老祖倒仅仅只是退后了千丈左右,而他的灵体,与牧尘略有不同,在其身体表面,犹如是铭刻着周天星辰,星辰闪烁间,轻易的就将所有侵入体内的力量吸收化解。

    两人这番交锋,显然还是老牌天至尊的玄天老祖微占上风。

    不过虽说如此,但玄天老祖的面色,反而是变得凝重了许多,经过这一次的正面硬碰,他已是察觉到,牧尘的这天尊灵体,虽说才刚刚凝炼而成,但却出乎意料的凝实,显然,后者以往的底蕴极深,根基非常雄厚,并非仅仅只是依靠机缘一步登天。

    而在玄天老祖面色凝重时,牧尘倒是若有所思,他盯着前者那具天尊灵体,同样能够感觉到两者间有些区别。

    他的天尊灵体,通体璀璨如水晶,极为的纯净,而玄天老祖的天尊灵体,则是暗蕴着周天星辰,散发着一种奇异奥妙之感。

    “看来这应该是天尊灵体的强化方式...不过我才刚刚晋入这个层次,对于天至尊的修炼还颇为的陌生。”

    牧尘在心中自语,毕竟他的修炼,始终都是依靠自身,并没有长辈的随时指点,同时背后也没有超级势力,自然在这上面要缺少一些经验。

    不过,在与玄天老祖交手的时候,牧尘却是隐隐的有所感悟,仿佛是触及到了什么。

    所以,他的目光微闪了一下,忽然再度暴射而出,犹如一道流光,携带着磅礴气势,直接冲向玄天老祖。

    他没有动用任何的神通之术,就完全是凭借着天尊灵体的强悍,施展着最为粗暴与蛮横的肉身攻势。

    因为在晋入天至尊之后,肉身转化为纯粹的灵力,那举手投足间,都是拥有着无法形容的浩瀚之力,毫不客气的说,此时的牧尘即便是随意的一拳打出去,那所具备的威能,恐怕都不会逊色他之前动用的八部浮屠。

    “哼,凭借你这最初步的天尊灵体,也想与老祖我斗?”

    玄天老祖瞧得牧尘这架势,却是一声冷笑,只道是牧尘先前落入下风不服气,不过对于后者这举动,倒正是合他心意,毕竟灵体相斗,他可是稳稳占据上风的。

    因此,他身躯一震,身躯之上,周天星辰闪烁光芒,然后也是暴冲而起,化为一道流光,与牧尘再度冲撞在一起。

    轰轰!

    高空之上,两道流光不断的冲撞,他们纠缠在一起,凭借着肉身之力硬憾,每一次的拳脚碰撞,即便是残影相碰,都将会带起惊天动地之声。

    一时间,高空上,仿佛是惊雷不断,天地震荡。

    而无数道目光,都是震撼的望着那两道纠缠一起,不断交错而过的光影,因为牧尘与玄天老祖周身的灵光太过的强盛,所以天至尊之下的人,若是看得久了,便是感觉到双目刺痛,体内灵力都是随之震荡。

    不过虽说不能持续的观看,但众人都是看得出来,此时的两人交锋,显然是玄天老祖占据着绝对的上风,每一次的对碰,都是牧尘被震退,但他却是悍勇至极,即便是落入下风,但依旧爆发出狂风暴雨般的攻势,源源不断的轰向玄天老祖。

    “曼陀罗大人,府主似乎局面有点不对啊。”柳天道等人望着这一幕,不由得有些担忧的道。

    曼陀罗与灵溪对视一眼,倒是显得颇为的平静,因为他们对牧尘太了解了,眼前的后者,根本就没有施展任何的杀招,只是凭借着那强悍的灵体在作战。

    她们可是很清楚,牧尘身怀一气化三清与八部浮屠这两道大千世界顶尖的绝世神通,但眼下他却是一个都没动用,显然是在以那玄天老祖为磨刀石,借助这场战斗,感悟天至尊的不同之处。

    咚!

    九天之上,天空震动,又是一次凶悍无匹的轰击,只见得牧尘的身躯一震,倒射出数千丈,步伐落下时,连虚空都在崩塌。

    不过虽说被震退,但牧尘的眼中,却是掠过一抹精光。

    他眼神灼灼,在先前一次次的与玄天老祖硬憾时,他也终于是渐渐的察觉到,玄天老祖的天尊灵体与他究竟有何不同的地方了。

    每当他的灵力侵入玄天老祖体内是,他身躯之上那些周天星辰便是会运转起来,将这些入侵的灵力尽数的化解。

    那种星辰运转的化解之力,比起他这种硬生生承受的方式,显然是高端了一大截。

    这说明玄天老祖的天尊灵体,比他要更高级。

    他的天尊灵体,固然强横,但却是与自身仿佛隔着一层难以察觉的隔膜,那层隔膜,令得他的天尊灵体,未曾具备这些奇妙的能力。

    而反观玄天老祖,则是将此展现得淋漓尽致,所以才能够在与他的一次次对碰中,占据上风。

    “我的血肉,骨骼,甚至血肉都是灵体化了,若是还有隔膜,那就应当是在身体的更深处...”牧尘的目光闪烁,心中念头飞速的转动。

    某一刻,一道灵光划过脑海,先前与玄天老祖一次次对碰时心中闪过的那些感悟,也是在此时福如心至的涌现而出。

    “我知道是什么了!”

    “是灵脉!”

    牧尘眼神深处掠过一抹了然之色,所谓灵脉,每一个最初修炼的人,恐怕都会对其记忆尤深,在刚开始修炼时,灵脉等级越高的人,其修炼速度,也会更快。

    牧尘犹自还记得,在那北苍灵院的时候,他的大敌姬玄,便是拥有着天级灵脉。

    只不过后来随着实力达到某种程度后,灵脉之说便是逐渐消匿,很多人认为,灵脉只是修炼最初有着作用,但到了往后,作用便是会越来越小,甚至于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倒也的确有着一些道理,甚至连牧尘都这般的认为,但在先前的那一瞬,他方才明白过来。

    那身体深处的灵脉,并非是没有作用,而是很多人都没有那个实力将其真正的炼化,而拥有这个实力的人,必须达到一种必要的条件。

    那就是踏入天至尊,修成天尊灵体。

    唯有将肉身与灵体之间转化,方才能够感应到身体深处的灵脉,进而才能够将其炼化,让自身的灵体化,达到圆满的程度。

    牧尘凌空而立,俊逸的面庞上露出一抹笑容,其实在踏入天至尊境,成就天尊灵体的时候,他就隐约有所感觉,似乎是缺了什么,而如今与一位真正的老牌天至尊交手后,终于是明白了缺陷为何。

    此时玄天老祖也是瞧见了牧尘的神色,当即眼神一凝,微微沉思,便是洞穿了牧尘此番作为的目的,当即嘴角都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暗感恼怒,这个小子,竟然将他玄天老祖当做了陪练,借助与他之间的战斗,来完善自身的缺点。

    亏得他先前还说牧尘心高气傲,是不愿意服输,哪知道人竟是故意在这上面与他激战,从而摸索出天尊灵体的圆满之道。

    玄天老祖面目阴翳,他盯着牧尘,咬牙道:“看来你这小子倒是聪慧,竟然这么快就知晓了你这天尊之体的缺陷。”

    “没错,老夫就明白的告诉你,唯有炼化了体内的灵脉,方才能够让天尊灵体圆满,而且,越是强横的灵脉,一经炼化之后,那天尊灵体就越是神妙。”

    “不过,就算你知晓了又能如何?临阵磨枪,又有何用?!”玄天老祖讥讽的道。

    这些经验,从某种意义而言,也算不得什么秘密,以牧尘的能力,即便今日没与他交手,想来日后也会领悟出来,只是会花费一些时间罢了。

    而且,知晓是一回事,想要炼化又是另外一回事,至少,他眼下可不会给牧尘炼化灵脉的时间。

    听到这玄天老祖的冷笑声,牧尘也是忍不住的一笑,道:“既然目的已经达到,那就不和你这老家伙玩了。”

    玄天老祖闻言,脸庞上的讥讽更甚,不过还不待他再次说话,却是忽然见到牧尘单手结印,紧接着,后者身旁的空间震荡,一黑一白两道人影,自那虚空中缓步走出,眼神漠然的望向玄天老祖。

    两道人影,与牧尘一模一样,而当他们屹立在牧尘两侧时,两股天至尊级别的无尽灵力,也是在此时浩浩荡荡的席卷开来。

    整个天地,都是在此时剧烈的颤抖起来。

    而那玄天老祖原本面带讥讽的脸庞,则是在此时,一点一点的僵硬下来,望着那两道与牧尘气息如出一辙的两道人影,绕是以他的老辣程度,内心深处,都是在此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