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7章 白星剑的异动!
    铠师强大的战斗力和生存能力,以及星舰外壳的坚固和内部的脆弱,决定了晶铠白刃战的重要性。
  
      无论负责防御的神盾舰,还是负责进攻的武库舰,在搭载了庞大的灵能护盾和干扰力场发生装置,以及驱动这些庞然大物的晶石仓库之后,便极少有空间能容纳更多铠师。
  
      更何况,即便有大量铠师部署在星舰内部,双方大打出手,激荡出排山倒海的灵能,同样会对星舰造成严重伤害。
  
      所以,一旦被敌方铠师侵入己方星舰内部,就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在对方被彻底消灭之前,完全可以从内部摧毁一艘星舰50%以上的战斗力!
  
      更何况,看似轻装上阵的铠师,还可以携带“乾坤戒”这样的大杀器,谁知道乾坤戒里能提取出多么可怕的致命武器?
  
      一旦被这样的铠师悄无声息摸到动力舱、晶石仓库或者弹药仓库,一台小小的晶铠,就彻底轰爆一艘庞大的星舰,这是上万年星海战争史里不断被证明的事情。
  
      所以,星海会战的胜负,很大层面上并不取决于巨炮对轰,而是取决于铠师之间的激情碰撞,哪一方的铠师攻击集群可以顶着对方的炮火先侵入对方星舰内部,破坏对方的灵能护盾、炸毁对方的晶石和弹药仓库,甚至直捣舰桥,实施“斩首战术”,哪一方的巨炮就更有机会发挥出120%的威力!
  
      如果说巨炮对轰是古典战争时代的“排队枪毙”,那么铠师的对决就是不折不扣的“刺刀冲锋”,更加惨烈,更加刺激,更加需要胆魄和勇气,也更加可歌可泣!
  
      两股钢铁和光焰的洪流碰撞在一起的瞬间,就有万千火球和弧光从他们中间迸裂开来。
  
      真空中听不到声音,这无声的战场便显得更加残酷。
  
      链锯剑撕裂血肉,震荡战刀磨碎骨骼,爆炎战斧将五脏六腑都烧成灰烬,鲜血吞噬着鲜血,肢体纠缠着肢体,一朵朵赤红色的花朵如死亡罂粟般冉冉绽放,触碰到双方星舰激荡出的十万根光焰长枪之一,又在瞬间湮灭于无形!
  
      在如此浩大又如此惨烈的会战当中,在数十万甚至更多铠师和宇宙战梭纠缠到一起的真空地狱里,什么修为,什么境界,什么神通,都是狗屎。
  
      即便“疯狗”这样的金丹强者,眼睁睁看着上万道毁灭性的光柱朝自己劈头盖脑砸来,以及光柱的衬托下,彻底变成一片黑暗的苍茫宇宙时,都深深感知到了自己身为人类的渺小,以及对这种渺小的无比暴怒!
  
      “哇杀!”
  
      疯狗被战场上急速回旋的残肢断臂撞来撞去,通讯频道中传来的惨叫和呻吟实在叫人心烦意乱,他干脆关闭了断断续续的通讯,驱动晶铠“夜叉”的动力符阵,全速朝帝国铠师最密集的区域扑去,双手杀龙刀挥舞出了十几米长的鞭形刀芒,狠狠斩落在一名身穿黑色镜面晶铠的帝国铠师身上!
  
      这帝国铠师的镜面晶铠拥有极强的防御力,却抵挡不住疯狗燃烧到极限的生命能量,刀和盾僵持片刻,便势如破竹地斩了下去,直接将这名修仙者一劈两半!
  
      断裂成两半的尸体在灵磁之力推动向分别朝两侧飞了开去,露出后面四五名修仙者同时朝疯狗倾泻最凶猛的火力,疯狗却不闪不避,在怪笑声中朝他们扑去。
  
      “整整一百年,贼老天都没能干掉本大爷,就凭你们这几个杂碎,又怎么够资格啊!”
  
      如疯狗这样拥有金丹修为,又悍勇到极点的怪物,在天元舰队中终究是少数,相对于稍嫌稚嫩的联邦铠师,自幼接受最残酷修炼,以厮杀为乐的黑风人明显技高一筹。
  
      在疯狗身后不远处,以四人小组为一个锥形战斗单元的帝国铠师攻击集群逐渐取得了优势,一台又一台联邦宇宙战梭被光焰缠绕,一名又一名联邦铠师四分五裂,天女散花。
  
      而在更远的地方,天元舰队深处终于膨胀起了一团铺天盖地的大火球,狂野粗暴的灵能风暴从火球中狂飙而出,像是得到了上千条生命的血祭,酒饱饭足的炎魔,挥舞着丑陋的触手,四周星舰都被波及,阵型一时间散乱起来——这场星海会战中,第一艘被完全击毁的星舰终于出现,但却远远,远远,远远不是最后一艘!
  
      ……
  
      距离战场70光秒,大白舰队呈锥形战阵,风驰电掣地前进。
  
      旗舰“无尽燃烧号”的舰桥之上,天元舰队在黑风舰队的碾压之下苦苦支撑的画面,通过早就释放出去的宇宙侦察晶眼,传输到了球形立体光幕上。
  
      就像是以百万人的生命为燃料,燃放的一场绚烂多彩,却又残酷无比的烟花。
  
      白星剑盘坐在指挥椅上,像是一截冷钢锻造而成的雕像,平时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气质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兴奋、期待和饥肠辘辘的模样。
  
      “即便有‘天元铁壁’的火力支持,天元舰队也撑不了太久的。”
  
      他的参谋长萧离水在旁边皱眉道,“毕竟只是一支区域驻防舰队,和黑风舰队这样的深空舰队相比,无论装甲、火力、速度和舰载铠师的素质,都相差太远了。
  
      “如果我们不及时救援的话,他们应该会在三个小时之内被彻底击溃的吧!”
  
      就在这时,通讯兵收到了来自联邦防御理事会的命令,这道命令叫萧离水微微一怔,随后欣喜若狂。
  
      “来自防御理事会的命令,要求我们立刻赶到25.44.45星区,巩固二号和三号星空之门附近空域,等待燎原舰队的出现——燎原舰队第一波次攻击集群,会在两个小时之内完成跳跃!
  
      “这,这,这样一来,形势就完全逆转了!
  
      “但是,怎么可能呢,燎原舰队不可能这么快的,除非——”
  
      萧离水的双眼闪闪发亮,脸上每一根皱纹都跳跃起来。
  
      他是久经沙场的老人,瞬间把握到了其中蹊跷。
  
      黑风舰队孤注一掷对联邦核心星域发动突袭,打的就是燎原舰队不在天元界的时间差,只要能在燎原舰队及时赶到之前,摧毁天元星周围的防御体系,控制住所有星空之门,就彻底占领了天元界。
  
      到时候,就算燎原舰队再一**跳跃过来,也只是分批送死而已。
  
      然而现在,黑风舰队也只传送了一小半先头部队过来,还陷入了和天元舰队的纠缠当中,正是如鲠在喉的时候。
  
      如果在他们彻底解决天元舰队之前,燎原舰队可以及时赶到的话,那形势就彻底逆转了,就从黑风的突袭,变成了联邦的歼灭!
  
      但是,怎么可能呢?
  
      一支主力舰队的大规模星海跳跃,就像是百万大军的全面进攻,绝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往往要用几周来集结、准备、组织和测绘!
  
      从黑风舰队撕裂星辰的涟漪呈现在联邦的监控光幕上,不过短短几个小时,远在几十光年之外的燎原舰队,或许还在执行巡航和演习任务,或许还在母港中例行检修,或许还被分散在广袤星海的各处,哪有这么容易完成集结,准备跳跃的?
  
      除非——
  
      除非燎原舰队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秘密准备这次跳跃了,他们早就知道黑风舰队要来!
  
      这不是一场猝不及防的突袭战,而是联邦精心设计的陷阱,是一个天大的圈套,是一举歼灭黑风舰队的大好机会!
  
      “原来如此!”
  
      萧离水自以为彻底明白了,“是、是我们引蛇出洞的计划!明白了,全军加速,前往二号、三号星空之门吧!”
  
      “等等。”
  
      这道命令,却令笼罩在白星剑眉眼之间神秘莫测的火焰更加浓烈,他凝视着光幕上五彩斑斓的战场漩涡很久,一字一顿道,“目标,22.56.24星区,呈三角战斗阵型,1%光速前进,争取绕到黑风舰队的屁股后面去。”
  
      “什么!”
  
      萧离水惊呆了,又扫了一眼战场形势,十分肯定地说,“命令很明确,就是要我们去守护其余两座星空之门,你不会想在这时候违抗最高军令吧?天元舰队已经没救了,就算我们加入战场也无济于事,还有可能被黑风舰队各个击破,还是等燎原舰队跳跃过来之后,两面夹击,才是制胜之道!”
  
      “执行我的命令。”
  
      白星剑低沉却坚定地说道,见身边的参谋长久久没有挪步,又添了一句,“忘了燎原舰队吧,他们不会出现的,至少,现在不会。”
  
      萧离水瞪大了眼睛,不明白白星剑为何如此肯定,甚至比联邦防御理事会,议会、军方和修真者协会那些高层都要言之凿凿。
  
      “另外——”
  
      白星剑淡淡道,“进入灵网静默状态,屏蔽来自外界的一切消息,包括联邦防御理事会在内,从这一刻起,我不要外界的哪怕一缕神念流窜到我的舰队里来。”
  
      在参谋长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从指挥椅上跳了下来,活络了一下周身筋骨,体内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瞬间像是变了一个人,脸上绽放出了如饥似渴的光芒,拍了拍萧离水的肩膀,道:“现在开始,我们只能自己干了,先绕到黑风舰队的屁股后面,想办法干他一炮!”
  
      “老白,你究竟……”
  
      萧离水隐隐琢磨过来,“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那个死老鬼果然没有骗我……”
  
      看着光幕上密密麻麻的光点和纵横交错的灵焰,白星剑的表情十分诡秘,并没有回应参谋长的疑问,沉吟了半天才咧嘴笑道,“不过,我怎么好像还是着了他的道儿了?不该和这个死老鬼交易的,这笔买卖真他妈的亏到姥姥家啦!”(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