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8章 误入桃花源
    李耀醒来时,从木窗外听到了瀑布“哗哗”的湍急水声,潮湿的空气都带着几缕山水甜津津的味道,他有些吃力地睁开双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黑黢黢的房梁,和挂在上面的鱼干、腌肉和黄澄澄的油发猪皮。
  
      轻轻一动,身下“咯吱咯吱”响,是一张用了很多年,已经松松垮垮的竹榻。
  
      地上摆放着一双草鞋,打得紧密绵软,穿上去舒服极了,就像是赤脚踩在草地上,让每个脚趾都欢快地跳动起来。
  
      而自己身上则穿着一套灰扑扑的葛布粗衣,像是用草汁熏染,又被大太阳暴晒过,充满了阳光和植物的味道。
  
      李耀活动着酸疼发胀的身体,仔细观察着自己的双手和周身,乍一看并没有什么异常,但身上却多了几十道刚刚结痂的伤疤,这些伤疤被制作得惟妙惟肖,他甚至能感知到那股皮肉被牵扯,如蚂蚁在里面爬行的古怪感觉。
  
      但是,他的乾坤戒不见了。
  
      存放他所有晶铠、法宝、晶石炸弹特别是巨神兵的乾坤戒,统统不见了,在这套葛布粗衣下面,他浑身上下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李耀没有惊慌失措,他在竹榻上盘膝而坐,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解开裤带,往双腿之间望去。
  
      果然,这不是他的******如果莫玄教授投入了“垓”级超级晶脑以及他自身的大量计算力,的确有可能构建出一个惟妙惟肖的虚拟世界,甚至将他在现实世界中偷偷拍摄到李耀的脸、手乃至体态数据,都完美复制到虚拟世界里去。
  
      但他绝不可能偷窥到李耀的***也就只能胡乱用一根模板了。
  
      而一个男人,即便是瞎子,又怎么可能不认识自己的**究竟长什么样子呢?
  
      这就是虚拟世界,看似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但这些致命的破绽,说穿了却不值一提。
  
      李耀拨弄了它一番,它立刻充血贲张起来,那种一寸寸绷紧的感觉很真实,却和自己过去的体验有极其细微的不同——任何度过了青春期的男性都可以瞬间分辨出来。
  
      “这是假的,我的身体还在百花城01号空间站内,受到巨神兵的严密保护,莫玄教授一时半会儿别想侵入巨神兵的,所以他就想办法施展精神攻击,将我的神魂拖入灵界了。”
  
      李耀默默想着,虽然迷失灵界,却也并不惊慌,精神攻击是一把双刃剑,双方的神魂直接碰撞,稍有不慎,就会反噬自身的。
  
      想要把他困死在灵界里?那就看莫玄教授有没有这么强大的计算力、精神力和神魂力量的吧!
  
      李耀重新系上裤腰带,跳下竹榻,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间小小的木屋。
  
      小木屋里的陈设十分简陋,除了竹榻之外,就是一张歪歪扭扭的木桌。
  
      被黄泥细细涂抹起来的墙上挂着一件蓑衣,除了角落里还有一个被擦洗得一尘不染的木箱之外,便别无他物。
  
      虽然简单,却十分清爽,李耀顺着小窗向外望去,这件木屋似乎建造在一挂瀑布的不远处,隐隐可以看到挂满了藤蔓的悬崖,和瀑布飞溅、晶莹剔透的水珠。
  
      一只壁虎从窗沿上探出脑袋,和李耀对视了一会儿,又飞快爬了下去,消失在藤蔓之间。
  
      门外依稀传来了欢快而悠扬的歌声,李耀深吸一口气,猛地拉开门,便看到一座世外桃源般的小山村。
  
      小山村坐落在一处巨大的盆地里,四周都是高耸入云的悬崖,悬崖上面好像是密密麻麻的原始森林,就连天空都被淡淡的云雾笼罩,云彩极低,低得像是一伸手就能捞到,令小山村充满了仙云缭绕的味道。
  
      他所处的木屋,就建造在小山村地势最高的地方,左手边是一挂云絮般的瀑布,在地上砸出了一口清澈透明的深潭,又化作蜿蜿蜒蜒的小河穿村而过,小河两侧架设了几十座水车,勤劳而欢快的农人们一边喊着悠长的号子,一边踩着水车将甘甜的河水送到农田里去,不知道虚拟世界是什么时节,但那稻穗已经爆满得快要爆裂开来,空气中浸润着稻花的香气,恍惚间如桂花酒一般令人迷醉。
  
      男人们用力踩着水车,女人们在田间弯腰劳作,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们依旧是半走半爬,在村头的晒谷场和“咯咯咯咯咯”的老母鸡嬉戏,村尾好像还有一座小小的学馆,传来了“咿咿呀呀”的读书声,云深不知处,有摘果采药的村女正在歌唱,各省级九曲十八弯,就像是小河淌水一样。
  
      尽管明知一切都是假的,李耀虚拟的心跳还是不由自主缓慢了几分。
  
      这一处虚拟世界比火种计划基地里面那座公开的灵界更加精致也更加魅惑,看来这才是莫玄教授构建虚拟世界的真正实力了!
  
      “啊,你醒啦!”
  
      李耀回头看时,发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捧着一大盆香喷喷的烧田螺,满脸惊喜地看着他。
  
      小姑娘同样一身村姑打扮,粗布葛衣加上一双高赤木屐,吹弹可破的脸上不施半点粉黛,但青春洋溢的光彩和天真烂漫的神情,却足以化解一切警惕和敌意,她将烧田螺放到了屋檐下正对着瀑布的一张小木桌上,烫得直吹手指头,一边揉着耳朵,一边脆生生笑道:“别急,等爷爷回来就可以开饭了,一连下了好些天的雨,总算放晴了,爷爷说今天在外面吃,不要那么憋屈了。”
  
      李耀深深凝视了她半天,虽然80%肯定她是……异灵,却实在分辨不出和真人的区别,皱眉道:“我……”
  
      “你不记得了吗?”
  
      小姑娘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指了指悬崖上方道,“你从上面掉下来了,身上还有几十道鲜血淋漓的伤疤,好可怕,是爷爷救了你,当时还以为你非没命不可了呢!
  
      “那都是半个月前的事情啦,这半个月你一直都在发烧,说胡话,还老说什么打仗,冲啊杀啊之类的话,你是当兵的吗,听说外面的世界一天到晚都在打仗,真的吗?”
  
      小姑娘是个碎嘴子,不等李耀回答,继续摆手说下去:“我们这里叫‘桃花村’,别看现在没什么,每年二三月份桃花漫山遍野的时候,可漂亮啦!
  
      “听村里的老人说,我们的祖先原先也住在外面,不过外面兵荒马乱,整天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实在太可怕了。
  
      “后来他们找到了这里,就陆陆续续搬了好多人进来,嗯,我想想,大概有上千年了吧?过去几百年呢,也有很多当兵的像你一样,被人追杀啊,追杀别人啊,从悬崖上掉下来,到了这里之后,都舍不得走啦!
  
      “喏,村东头赵老四家,村西头林婆婆,听说他们的太爷爷的太爷爷,就是这样掉下来的。
  
      “看你身上这么多伤,你在外面也一定打了不少仗,杀了不少人吧,那多不好啊,你也别走了吧,就留在我们这里生活,这里的日子多好,多清静啊!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忘了吗?忘了也不要紧,我叫阿萝,不是田螺的‘螺’,是藤萝的‘萝’,嗯,也就是萝卜的‘萝’啦!不过我烧的田螺可好吃了,爷爷没回来,你可以先偷偷吃两个,然后把壳丢到水潭里面去,嘻嘻!
  
      “还有一个菜,我去端,你先坐,等着我啊!”
  
      少女笑嘻嘻地向后厨跑去,木屐在青石板上敲出了“咔哒咔哒”的响声。
  
      李耀转到屋檐下,朝小木桌上一看,已经摆放了四味土菜,除了烧田螺之外,还有一碗雪菜炖豆腐,一盘辣炒小鱼干,一盘油发猪皮炒小青菜,菜色简单粗陋,但香气却浓郁诱人,令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木屐声再次响起,阿萝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口极深的土陶罐,里面传来了山鸡的勾魂香味,快步走来。
  
      她将土陶罐摆到四道土菜之间,炖到极致的鸡汤竟然如醇酒一般,绽放出金灿灿的光泽,那鸡肉酥得像是吹一口气就会从骨架上掉下来,在鸡汤里完全融化,李耀在真实世界里,从未见过这么好的鸡汤。
  
      阿萝对自己的手艺十分骄傲,毫无心机地笑了起来,她朝山脚下望去,忽然眼前一亮:“啊,爷爷回来了!”
  
      一个戴着斗笠的老农人,赤着双足,穿着葛衣,挑着两大捆柴火,腰间用一根草绳简简单单系着,手里还提着一个偌大的酒葫芦,一路慢慢往半山腰上走来。
  
      雾气渐浓,他的斗笠忽隐忽现,斗笠下那双炯炯有神,恍若少年般天真而炙热的眼眸,却丝毫不曾被遮掩。
  
      正是莫玄教授。
  
      不一时,作老农打扮的莫玄教授回到了半山腰的小木屋前,他将干柴都倒在后屋,轻轻捶着腰杆,这才转回到了小木桌前,将酒葫芦放到李耀面前。
  
      “山村简陋,难遇贵客,招呼不周,远道而来的贵客,多多包涵吧!”
  
      莫玄教授笑呵呵地说,拔去酒塞,蜜糖一般黄澄澄的酒液倾倒而出,千丝万缕,连绵不绝。(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